2008年12月29日 星期一

搶救失業重於一切

失業,是許多社會問題的根源,讓眾多人民生活無法溫飽的政府,連執政的正當合理性都讓人懷疑!政府提出的三挺政策「政府挺銀行、銀行挺企業、企業挺勞工」,是空洞無用的口號,在十一月間台灣就有七千多家的中小企業挺不住了,也有三萬多名勞工流離失所,失業率一舉衝到4.64%,五十多萬失業大軍,如果加上長期未就業及無薪假人口,生活陷入貧窮線下的人口未來只會愈來愈多,而現在才是風雪的開始,未來半年,失業率仍將在景氣急凍下持續攀升

大多數銀行寧可任由存款水位暴升,資金放貸無門,仍強力要求分行要限時抽回有疑慮的放款,現在的市況是企業不挺勞工、銀行不挺企業,如果政府仍不願挺身而出,將有更多人飯碗不保、喝西北風。

過去五年景氣大好,許多公司賺進大把銀鈔,今年底預見景氣不佳,面臨生產線停產,企業主想出了無薪假的遊戲,勞工朋友此時才發現,不管你是正式或非正式職員,原來所有的薪資協議勞動條件都是訂假的,企業主一張一起放行政假公文,你就會面臨浮動薪資的命運,頂著共體時艱的大旗,員工薪資可任意調整,台灣勞工面臨前所未有的弱勢處境

勞委會對於勞工的問題十分被動,先認為無薪假於法有據,甚至連無薪假可能讓勞工連勞基法的最低工資都無法領足,仍不以為意,若非藍綠兩黨立委大動肝火,讓勞委會懸崖勒馬,將來出現本勞薪水低於外勞都有可能,勞工面對政府部門的顢頇,企業主的無能、無情,只能無語問青天。

隨著國際不景氣持續,零售消費持續緊縮、企業關廠、倒閉的情況明年只會有增無減,包括汽車、DRAM、面板、營建等產業的要求紓困事件將愈來愈多;台灣有不少無良老闆,一面要求員工放無薪假剋扣薪水,一面拿員工人數眾多,要求政府非救不可,政府與其將資金紓困注入這些無良企業肥貓老闆手中,不如直接把錢撥至失業者的手中,協助他們暫度困難,另覓生機

失業是一切社會問題根源,不論是自殺率提升、治安問題或消費緊縮都將因高失業率而難解,不景氣中,最該淘汰的是無能的企業家,而不是無辜的勞動者,政府的資源有限,在大不景氣的洪濤中,有些次要目標必須捨棄,搶救失業族群重要性,高於挽救績效不彰的肥貓企業,這些努力靈活的台灣勞工一定能創造更高的生產力。

馬總統選前呼籲大家投票解決他的失業問題,台灣的選民熱烈投票解決了他的困境,面對目前的失業狂潮大議題,馬總統應該集合內閣智慧全力來處理,而非交勞委會簡單應對,選民們別的能力沒有,四年後再讓政府閣員感受失業,是他們可以做的選擇。【資深財經評論家 許啟智 蘋果12.29.2008摘要】

 

參考資料:三言兩語963  擴大教育投資

凝聚民心 對下屆大選發揮力量

陳師孟:當初我們在做運動,八年代末期、九年代初期,也就是蔣經國末期與李登輝時代,國民黨本身是有意思要轉向,不再走專制獨裁的路線,這種轉向到底是自己的一種省悟,還是大環境的影響?可能兩種都有。

例如當時國際壓力非常大,台美斷交、美麗島的審判等種種事情,對蔣家政權、國民黨都是很大的壓力,所以當初對街頭運動、組黨、老國代退職等改革,我是覺得國民黨有在放,如果國民黨死抓著的話,這些社會運動不會有這麼多的成果。甚至廢除刑法一百條、懲治叛亂條例時,許多人講當時的運動如何如何,但我心裡很誠實的想,如果國民黨他們硬幹,你還是沒有材料。

但是現在,經過新興民主的過程,杭廷頓所謂第三波民主化之後,馬政府當前的作為其實我們應該稱他為「復辟」,他不是一個政黨輪替的問題,而是一個專制復辟的問題

無可諱言,大環境對他們是有利的,因為馬政府是全國大選選出的,而且他是從民進黨手中再贏回政權的,他比過去蔣政權世襲的、黨禁下維繫政權的正當性高很多;另一方面,中國對台灣的態度,與過去的漢賊不兩立相比,以及小蔣、李登輝、陳水扁時代的緊張,現在對馬政府即使不稱為籠絡,至少對馬政府沒有緊張關係,這些外在的環境都讓馬英九覺得沒有後顧之憂。

在沒有後顧之憂的情況下,馬英九又想與中國投資就可改善台灣經濟之類的,或者說他與中國政府就是好朋友,當初民進黨一上台就與中國起衝突,而他一上台與中國就是冰消雪融,他覺得他現在的地位、國際上的觀瞻,正當性都很高,所以他對民間的民主呼聲、人權的要求,現在完全是鐵板一塊,他不像當年的李總統,或者蔣經國,覺得有讓步的必要,因此他幹嘛理你!我認為,馬英九不是那麼需要媒體的包裝,馬英九他其實看得滿清楚的,所以他表現出來的態度就是你奈我何!

面對這樣的總統,基本上我認為民進黨應該改變對馬政府的定位,千萬不要把馬政府上台想成是一個政黨輪替,好像是民主國家的常態,應該把他想成是杭廷頓第三波民主化的一個逆流,也就是說雖然民主化是一個波浪,但會有一個逆浪,可以把你本來的新興民主國家,一下子就沖回到過去專制的政權去,老早他就已經預言是這樣,台灣現在的情況滿符合當初他預言的狀況。

所以我根本不承認這是一個民主國家的政黨輪替,因為民主國家的政黨輪替不應該有這麼不公平的競爭,國民黨的黨產少說也有幾百億吧,國民黨在司法體系、軍公教體系的人脈、樁腳,這都不是一個民主國家的常態,民進黨中央應該對馬政府的定位做出清楚的釐清。

問:會有這種情況,你認不認為是民進黨過去八年虛擲了改革時間,內部山頭爭戰,自己開了大門,才造成逆浪快速衝入中堂的原因?

陳:我並不把台灣的未來寄望在天王們身上,讓我覺得有希望的是,台灣另外有些人他們具有凝聚民意的能力,如果民進黨未來有氣度,把挑戰國民黨的工作交到適當的人手裡,放下你爭我奪,能夠共同支持,形成一個團隊陣容去與國民黨抗衡,這是大有可為的,勝算在五成以上。

也就是說,我不認為未來除了天王誰當老大誰當老二。絕對可以塑造一個台灣新領導團隊這樣的觀念,去打敗國民黨,如果馬英九繼續這樣下去的話。【鄒景雯/自由12.29.2008摘要】

參考資料:孫子兵法之 奇兵攻勢

空氣品質大倒退 16縣市糟透


台灣空氣品質最新調查結果出爐。環保署公告最新版「空氣汙染防治區」,全國不符合「空氣品質標準」縣市增加到十六個縣市,佔六成四。全台只剩北部、東部有乾淨空氣可呼吸,其餘縣市都淪落為最糟空氣汙染三級防治區。

為管制空氣品質,環保署將全國各縣市空氣汙染防治區分成三級,依據每日監測資料統計,每兩年更新一次。一級汙染防治區屬國家公園,除國家公園外的縣市如符合「空氣品質標準」者,屬二級汙染防治區。不符合「空氣品質標準」的縣市,屬三級汙染防治區。

環保署每年徵收廿多億元空氣汙染防治費,空氣品質卻愈整愈糟,環保媽媽基金會董事長周春娣痛批,「請問空汙費都用到那去了?」空氣汙染民眾無從選擇,例如最近爆發的大發工業區空氣汙染問題,廿多年來政府毫無改進,她要求環保署應盡速檢討。【聯合報╱朱淑娟/12.29.2008摘要】

金融海嘯下 多少童顏在哭泣

人間小愛41

「你兒子念建中,你家怎麼可能付不起房租?再繳不出房租,我就要報警把你們全家趕出去!」房東對著淚流滿面的媽媽不斷咆哮,媽媽除了一再流淚、道歉,別無他法,一家人最後竟然想不開喝通樂自殺。這不是灑狗血的電視肥皂劇劇情,而是在台灣社會真實上演的家庭悲劇。【聯合報╱曾懿晴/12.29.2008摘要】

屏東縣八歲蔡姓男童想吃巧克力,失業父母沒錢買,他仍吵不休,越籍媽媽氣得打他嘴巴,造成嘴唇破裂縫了數針,「這下子就不會再吵了!」【聯合報╱陳崑福/屏東縣12.29.2008摘要】

 

在金融風暴席捲之下,企業的減薪、裁員、無薪假等措施,已讓升斗小民成為全面性的受害者,更將原就處於弱勢的家庭推入谷底;近來發生多起犯罪、自殺、家暴事件都與大環境有關,證明經濟問題已成為社會問題,更是家庭悲劇的導火線。當父母面對失業、沒有收入,每天睜眼就得面對的生存壓力,極容易讓家中的孩子成為大人情緒出口的受害者

當父母無法與孩子溝通家庭經濟能力的改變,或者孩子因為年幼無法理解父母暫無法供應他的需索,種種親子間的衝突,讓家暴、虐待一觸即發。甚至,竟有父母將生育視為生財之道,將孩子當成牟利商品,公開標價兜售,聽來真是匪夷所思。當這波經濟低谷還看不到盡頭,不知多少虐兒、賣兒、攜兒自殺還可能發生。

當經濟情況惡化,家庭成員遭遇經濟危機,攜子自殺、虐待兒童、毆打配偶就會增加;當政府祭出各種經濟措施,在鉅觀層面解決景氣危機時,如何增加資源援助這類「高風險家庭」?【聯合報╱梁玉芳12.29.2008摘要】

 

參考資料:

三言兩語360 全台累計募款逾40

你有佛心沒有?

子彈已經上膛

健保費是民眾的錢 郝快還錢

昏庸無能12

對於台北市長郝龍斌欠健保費不還,民間團體代表氣到破口大罵,「郝龍斌快點把錢還來!」因為健保費是民眾的錢,不是總統、台北市長、衛生署長的錢,誰敢上下其手,民眾就到監察院檢舉!而中央健保局則低調表示,一定會確保債權。

健保局指出,若是台北市政府在民國99年,還沒有明確的還款計畫,將開始拍賣查封的29筆土地。對於台北市私下放話,全民監督健保聯盟發言人滕西華氣憤的大罵,「郝龍斌,你快點把錢還來!」她說,真正愛人民的方法,就是讓健保永續經營,所以「馬上把錢還來!

督保盟指出,健保是全民資產,健保費是民眾繳的,不是總統的,也不是市長的,一般民眾再怎麼辛苦,都得咬緊牙根繳費。台北市政府惡意積欠健保費,絕對不可輕放,否則其他縣市一定會跟進,不繳納健保費。滕西華說,勞工的健保費應該由戶籍地政府,或是工作地政府負擔,但是之前積欠的錢,就是得依法處理,依法償還

督保盟也對馬英九喊話,錯誤的政策比貪污更可怕,若是馬英九敢讓欠費和土地脫勾處理,就到監察院告馬英九。而葉金川要善盡健保善良管理人的角色,硬起來悍拒不合法及不合理命令,否則下台負責。【聯合晚報╱韋麗文/12.29.2008摘要】

 

 

大寮人被充分告知的權利

昏庸無能11

在這個月內高雄大發工業區,已經接連發生了三次不明氣體的毒害事件,緊鄰工業區的潮寮國中與國小直接受到波及,累計有上百名學生送醫治療,周末要舉行的學校運動會也被迫緊急取消。大寮鄉民不能接受這麼離譜事,日前他們發起激烈的圍堵抗爭,終於迫使被懷疑闖禍的汙水處理廠暫停運作三天

外人恐怕很難理解大寮人的憤怒,因為他們只看到電視上向警察投擲石塊的畫面。在以往,工業區多半是露天燃燒廢五金的工廠,陸續進駐了各式各樣的電子廠、化學廠,但是居民的環境惡夢才正要開始。

根據官方的資料,連續兩年,大寮空氣汙染是全縣之冠PSI指標大於100的日子多於石化產業密集的仁武與林園。三年前,居民還成立了社區巡「狩」隊,他們的任務不是一般的治安巡邏,而是進行貨真價實的「狩獵」,捉工廠偷排廢氣廢水。很諷剌地,前一陣子,捕捉汙染的獵人成為了以身試毒的金絲雀,隊員還被半夜的廢水嗆到送醫。一位無奈的鄉民就向筆者表示,反正景氣那麼差了,被捉去牢裏吃公家飯,也比在家裏被毒死好。

二十年前,林園鄉民也是懷疑汙水處理廠出了問題,他們直接衝入廠房,將電源關閉。結果林園事件使得石化業工區停擺了三個星期,政府與業者也付出鉅額的賠款。如果不是連續三次影響到學校的正常教學,如果現任的鄉長不是來自於直接受害的潮寮村,誰知道大寮人還要忍受多久。

大寮事件,也呈現了居民沒有被充分告知的窘境。在鄉民的封路圍堵下,環保署長與縣長都前來處理,但是他們對於肇事責任的歸因卻各持一詞。環保單位雖然已經在當地設置了空氣監測設備,但是他們卻不敢公布數據,事發之後才急忙找專家來判讀。長期以來,工業區鄰近居民總是在抱怨,每次報案之後,監測人員姍姍來遲,根本無法採集到瞬發性汙染的證據

正本清源的解決之道即是,在工業區周遭進行全面的環境監測,並且讓居民充分掌握最新的動態。如此一來,有沒有汙染產生是一目了然的事情,安分守法的業者可以放心經營,被汙染迫害的居民也省下了抗爭的成本,更重要地,這也符合環境保護基本法第27所揭示的公告與預警精神。

許多工業區服務中心都有完備的監測設備,但是其數據卻在連地方環保單位都無法掌握。一位工業區官員就曾筆者透露,民眾的「素養」太差,根本不看懂科學數據。事實上也正是這種不信任的態度,才迫使受害民眾採取更激進的抗爭方式。另一方面,帶頭抗爭的政治頭人也不重視環境監測,他們寧願將心力放在補償金額的討價還價上,模糊的汙染判定。在保守的官員貪婪的民代聯手下,居民被充分告知的權利被犧牲了。在這種情況下,類似大寮事件的環境抗爭只會接二連三地產生,工業區與社區也不會有和平相處的一天。(中山大學社會學研究所副教授)何明修 中國時報2008.12.29 摘要

 

李鈞震:如果王建煊學耶穌的精神,住在大寮國小旁邊,一切問題都好解決。

參考資料:高經濟成長率 是幼稚無知的想法

【黃昱之/新竹竹東(企管顧問)中國時報2008.12.29 摘要】沉寂多年後,監察院「重新開張」,也信誓旦旦地宣稱要為百姓伸張正義。至今,除了諸如「小屁屁」言語風波外,最受矚目的,當屬「后豐橋斷橋事件」的彈劾案。監察院理直氣壯細數官員決策有誤,水利署長、受害者家屬似乎頗有微詞。

台電公司採購決策錯誤,每年造成鉅額虧損,台電藉調高電價彌補損失,致使電價居高不下,監察院介入調查,尚未見到結果。對照於前者,同樣是決策有誤,但由於沒有特定的受難者哭訴陳情,調查案自然不了了之。

現任經濟部長尹部長,曾對外宣稱股市上看二萬點,引起全民對新政府無限期待,致使投資人信心大增,錢進股市。但現今投資損失慘重者達百萬計,影響程度不一而足。受害者時有所聞,當中嚴重者被迫生活不繼,甚至遭到逼債而走上絕路。

監察院真的以人身安全為優先考量嗎?看看政府面對在食品中添加有毒成分「三聚氰胺」、危害人民生命的不肖業者,輕易放過。誤食「三聚氰胺」、誤信尹部長談話之受害者遍布各地,政府不可能向諸多受害者交代,也不需平復?監院是否該深入調查,給百姓一個交代?

 

國民黨可惡,共產黨可怕

曹長青啟迪9

在到台灣之前,殷海光就明白「國民黨政權是建立於黨閥、軍閥、財閥和政閥這四大閥之上的。」「國共兩黨都信奉槍桿子裡出政權,都鄙視理性,崇尚權力。」他當時就認識到:「國民黨可惡,共產黨可怕」。到了台灣之後,他更目睹「國民黨是由一班職業黨棍組成的。」而那些在台中國人,「是無根的人,為了苟且偷生,他們只有依附權勢。」

在籌組反對黨的雷震被捕之後,殷海光寫道,我們這些渴望自由的人,「毫無掩蔽地暴露在一個沒有約束的權力之下。」國民黨是「天無二日,地無二黨」。殷海光生前最後一篇論文是「解剖國民黨」,直指蔣介石是沒穿衣服的皇帝,國民黨是「次級極權主義政權」。

殷海光夫人在序言中說,「殷海光被國民黨圍剿逼害,特務守在我們家大門外,歲歲過著恐懼擔憂的日子。接著殷海光患胃癌,主治及手術醫師說他只能活六個月,國民黨仍不讓他去哈佛大學做研究員。」而報上還一片國民黨文人的叫罵圍剿。殷海光悲涼地說,歷史上「趙高指鹿為馬,不過偶一為之,但今日我們在台灣所碰到的,是一群有組織的『趙高』。顛倒黑白,罔顧是非。」

在被台大解除教職(台大永遠的恥辱),貧病交迫中,殷海光才五十歲就去世了。殷夫人感歎到,「我們的不幸和犧牲值得嗎?」看到世界民主的潮流,殷夫人結論說,「是值得的。」但殷海光恐怕怎麼也不會想到,那個當年高調反共,並以此鎮壓一切自由聲音的國民黨,今天竟然和對岸的共產黨成為「一家人」。

一個共產黨小官陳雲林來台,舉中華民國國旗者都遭到鎮壓。而舉中共五星旗的,不僅沒事,還受到保護。上週六在自由廣場演講會上首播《紅色戒嚴》紀錄片,就真實地記載了那一片五星旗在台灣飄揚、而抗議民眾卻遭毆打鎮壓的場面。在國民黨主導的媒體上,又像殷海光時代一樣,一幫「趙高」們,顛倒黑白,為國共合作捧場。

而說真話的知識份子,則遭到恐嚇。例如本土的《新台灣週刊》採訪主任陳宗逸,最近突然遭調查局搜家,因他伯父是在美國為台灣遊說的組織FAPA的執行長;而支持台灣獨立的反共政論家林保華,最近也被警察恐嚇。包括馬政府在陳水扁案中的政治清算和囂張,都再次清楚地展示,國民黨的本性並沒有改變,就像狼一樣,動不動就露出吃人的本性。

對於這樣的國民黨,只有像殷海光一樣,以「我們的不幸和犧牲是值得的」精神,起來挑戰它。一個必將被歷史證明的事實是:只有國民黨在台灣消失,這塊土地才會真正有希望!(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自由12.29.2008摘要)

 

參考資料:

台灣自由思想者

周美青:上樑不正下樑歪

正義啟迪2

 

衝破密室決策

經濟評論33

今年的冬天不若以往寒冷,卻有一股寒意讓越來越多人感到不安。現在人民之所以焦慮,在於政府決策過程不透明、不民主,許多涉及公眾利益的政策,都在密室中做決定;也因此,政策不符人民利益,或犯錯的機會也就相對提高。更甚者,在面臨社會輿論強烈批評時,政府仍一意孤行或以說謊、硬拗來掩飾,讓許多人感到憤怒與憂心。

相較之下,民進黨執政時期,重要的兩岸政策制定,都是邀集社會各界和朝野政黨共同討論並形成共識後才決定。例如2001年經發會,將兩岸政策定調為「積極開放、有效管理」;2007年經續會,則再調整為「積極管理、有效開放」。這些政策民主審議的機制,在馬政府的決策中卻看不到;其不僅排除公民社會的參與,甚至把國會當成政策背書的橡皮圖章,或者乾脆逃避國會的監督

密室決策的結果,不但注定政策漏洞百出,更可能只照顧了少數人的利益,而傷害更多人。就像馬政府只提解除投資中國限制的好處,卻不提其背後的風險,讓少數人得以炒作中概股而獲利,而使多數散戶暴露在極大的投資風險中。例如七百多家上市公司,74%在中國設有子公司,雖然法令上要求母、子公司合併財務報表,但證交所若察覺有哪家中國子公司財報有問題時,卻無權去中國稽查,甚至連會計師要去查帳,也得委託中國的會計師;這類的風險,政府都不提。

就像台灣智庫陳博志董事長在演講中說的,馬政府在兩岸經貿政策上,故意誇大利益,而不提背後要付出的更大代價,這就是欺騙人民。一般人都知道,只有江湖郎中才會宣稱自己的藥可以治百病,而沒有任何副作用;馬政府一再強調靠中國可以解決台灣所有經濟問題,不就是這種江湖郎中式的宣傳嗎?這不是無能,而是欺騙

國家進步力量的根源在公民社會。思想坦克論壇就是要以專業的論述力量,持續與社會進行公共議題的思辨與對話,拆解被層層包裝的官方政策宣傳,激發人民獨立思考,並進而大聲地向政府說出主張。(台灣智庫董事、前行政院副院長) 吳榮義  自由12.29.2008摘要

李鈞震:

1.      密室政治,是國民黨的悠久傳統。由密室來安排人事、追殺政治犯、圖利黨營事業等等項目非常地多,如今國民黨只不過是密室決定紓困的財團對象,跟過去比較起來,還覺得已經非常光明磊落了,不是嗎?

2.      馬政府的做法,是透過國安基金撥數百億給財團,財團獲得政府的紓困金之後,撥一定的比例的金額,作為給國民黨的政治獻金,幫助國民黨用來綁樁、酬庸選舉樁腳、地方黨部,這就是國庫通黨庫的方法。

3.      被紓困的財團大老闆們,平白無故多了數十億的資金,可以慢慢地申請綠卡,將資金轉移到美國或中國,然後蓋豪宅,蓋好之後再結束台灣的事業,順利地達到掏空國庫的目的。

4.      國安基金從兩千億變成一兆,多出來的八千億是由郵局的存款戶而來,到時候都會成為郵局的呆帳,這一招邱正雄十年前就玩過了,後來也間接分到不少好處。

5.      七百家上市公司中,有七成在中國設有空殼公司,那就是一種洗錢的管道,一種在中國炒股票之後,再匯回國民黨黨庫的方法。

6.      有問題的財團,向政府要求紓困,不完全是因為國際經濟不景氣,更重要的原因是因為知識程度不足,他們會用招待所招待國民黨高官,來獲取利益,但是他們真的有能力炒股票嗎?不都是套牢在上海的股市跟房地產嗎?沒有知識能力的人,錢再多,錢都會跑掉。

7.      國民黨有權、有錢,欲望就不斷地上升,導致情緒失控。股市會上兩萬點,也是發自於內心真誠的感受,但是跟知識與真實無關。

8.      人的慾望無限上升,只會導致人體的內分泌不平衡,無法增長智慧,最後人的良心與身體都會被欲望所吞吃掉。

9.      獨裁者蔣經國的權力非常地大,為什麼子女都不如郭台銘、王永慶、林濁水優秀?欲望太強烈的人,不可能有理性冷靜的頭腦去好好地教養子女,第二代、第三代都會被連累而身心失常。

10.  權力越大,就會越腐化,根本不可能有能力自我教育,或訓練人才,組織一定越來越腐敗,不用管他,就自然會自我消滅

11.  王金平、吳伯雄、蕭萬長、江丙坤、馬英九、連戰,只要錢越多,權力越大,子孫一定越愚蠢。這是鐵律,歷史上沒有人可以打破。

參考資料:

老子啟迪11 令人心發狂

直航矮一等 政府還在狀況外

二岸評論11

直航大三通政策,實施至今還未超過半個月,馬政府所謂的「對等」直航馬上就破功,令人痛心的是,業者到處陳情,政府竟然都置之不理,直到業者表明要包圍抗議,發現事情大條後才面對,這根本是欺騙又遺棄人民的馬政府!

陸委會主委賴幸媛,昨一早被問及明年起台灣砂石船遭中國禁入港的問題時,竟然完全狀況外,只以「偏頗、不實報導」這種形容詞來回應,連台中市長胡志強都知道台商的困境,還請政府要儘快處理,身為主管機關首長的賴幸媛第一時間卻完全忽視,這對她昨天出席的大陸工作研習會無異是一大諷刺。

江陳會簽下協議前,相關業者與民進黨立委就提醒,直航後可能面臨的問題,以及我方權益,當時陸委會、交通部官員都信誓旦旦保證不會有問題,現在問題發生了,難道不需有人負責任?而當初談判到底是怎麼談的?

交通部昨稱,業者應先向中國申請,問題是業者早就去申請了,但中國就是不同意,馬政府至今還搞不清楚狀況,以為問題出在業者,但只要眼睛亮一點、頭腦清楚一點的人都曉得,問題當然出在中國身上,只要有機會,中國就想盡辦法要吞掉台灣,如果連這一點都看不清楚,不是無能無知,就是坐實大三通根本是向中國朝貢!

現在台灣進口砂石資源已多仰賴中國,若再加上運輸工具全由中國掌控,馬政府急於推動的愛台十二建設未來能不能如期完成,恐怕得看老共臉色,如果為了看老共臉色,馬政府又再繼續退讓、犧牲台灣人民權益,這後果令人不寒而慄。【邱燕玲/自由12.29.2008摘要】

李鈞震:

1.      賴幸媛當政務官,為什麼什麼事情都搞不清楚狀況、推得一乾二淨?彷彿家裡是開不沾鍋專賣店。到底為什麼她變成這副德性?

2.      依據周美青的理論,上樑不正下樑歪,賴幸媛長期被李登輝訓練,後來又當陳水扁的政府官員,顯然得到那二個人的垂直傳染。

3.      依據周美青的理論,賴幸媛的父母以及英國的教授們,應該都有不沾鍋的習性,讓她的病症更為嚴重。

4.      最重要的是,賴幸媛現在的直屬長官是賣不沾鍋出名的馬英九,他們二人交叉感染,水乳交融,一起開創不沾鍋產業。

5.      依據周美青的理論,賴幸媛的下一代,都有不沾鍋的基因存在。社會大眾就應該發現,周美青應該是近百年來最偉大的學者,超過愛因斯坦的相對論。

6.      胡自強因為離不沾鍋集團的中心比較遠,被感染的程度比較輕;毛治國因為在不沾鍋集團的中心,同時要負責宣揚不沾鍋的好處,所以交通部發生的任何問題都不用負責任,颱風來橋垮了,跟交通部無關,反而跟水利署有關,這一種分析根本違背工程專業。

7.      依據周美青的理論,毛治國的父母與子女,都跟他交叉傳染到不沾鍋的習性,不是嗎?

參考資料:周美青:教養 從家庭開始

敗類 警嗆開單 「吃」定小販

王卓鈞政績7

【林偉信、廖俊維╱蘋果12.29.20087摘要】景氣差,夜市攤販賺不到錢,竟還遭不肖警察「白吃白喝」!台北市一名惡警,多次以告發交通違規作為威脅,到萬華地區觀光夜市吃「霸王餐」,攤商不堪屢遭威脅,日前與其他受害攤販聯名檢舉,痛罵:「簡直跟流氓沒兩樣!

勒索攤販的惡警陳弘揚(三十四歲)任職於北市萬華分局警備隊,他不願對攤販的指控做回應,反向採訪的記者嗆罵:「拍什麼拍啦!沒拍過嗎!」對於陳弘揚的惡劣行徑,萬華分局坦承確有此事,強調全案調查後,已依偽造文書、貪瀆等罪嫌函送法辦。不過警備隊長許志清卻為陳解釋:「他精神狀況有問題,常忘記付錢。」且未做出懲處

多名萬華夜市的攤商日前聯名向檢調單位及台北市警局督察室檢舉,指陳弘揚從今年二月起,多次以開單告發做為威脅,到廣州街、梧州街一帶夜市白吃白喝,有時甚至穿著警察制服,直接抓起攤位上的蔥抓餅就走,連區區二十五元也不付,大部分攤商礙於他警員身分,根本不敢吭聲,任由他屢次到攤位找麻煩、吃霸王餐近一年。

其中一名賣雞肉小吃的劉姓攤販,今年二月在廣州街因闖紅燈遭陳弘揚攔下,陳告訴他,闖紅燈須罰一千八百元,但因為「大家都認識」,於是替他把罰單改為行人違規的三百元,劉姓攤販開心收下罰單,不料陳日後多次到他的小吃攤吃霸王餐,若不從,陳就會恐嚇要開單告發他違規擺攤,他不堪屢遭威脅,決定跳出來檢舉。

被惡警威脅的攤商接受調查時均無奈地說:「流動攤販本來就是每天躲警察,看到警察買東西不給錢,擔心被盯上找麻煩,也只能忍耐。」另一家小吃店老闆也表示,陳每次吃東西沒付錢,都推稱忘記,「我們市井小民只能默默忍受,沒想到他看我們不敢反抗,竟然一再白吃白喝。」

對於陳姓惡警的行徑,台北市議員劉耀仁痛批,攤販一天賺不到兩千元,還要因違規擺攤被開單,已經夠可憐,現在又被惡警吃霸王餐,他氣憤地痛罵:「專挑社會弱勢的小攤販恐嚇,實在是太可惡,應該將這種敗類趕出警界!」

毛治國批百姓不成體統

違憲叛國41

馬英九日前才誇口,交通部長「打馬一耳光」

馬英九總統日前視察花蓮時,向民眾誇口:「買不到(火)車票找我。」民眾近日買不到火車票,果真紛紛向總統府求援。對此,交通部長毛治國昨說,訂票沒必要找上總統府,「講起來是有點不成體統。」

在台北讀書的花蓮子弟蔡中岳則反批,買不到車票找總統府是馬英九自己說的,難道總統可以說話不算話嗎?民眾沒有「不成體統」,內閣才該好好溝通,不要讓民眾看笑話。中華大學行政管理系助理教授曾建元也批,毛治國是否體會民眾過年返鄉買不到車票的心情?「講這種話才是成什麼體統?!

文化大學政治系教授楊泰順也批:「毛治國這樣講話,等於打了馬英九一個耳光!」逢甲大學交通工程與管理學系副教授李克聰說,做不到的承諾,總統就不應該隨便答應,答應了就要盡量解決,身為執政團隊成員之一的交通部長,更不應該有情緒上的發言。

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昨說,從十七日到二十五日,總統府已經收到三十八件民眾陳情案,表示在元旦期間的火車票真的一票難求,總統府已請台鐵協助,順利幫民眾買到一百二十多張元旦假期的火車票。

外界質疑總統府幫民眾買車票,做法不當。王郁琦解釋,馬英九當初的說法只是單純要幫民眾解決假日返鄉困難的問題,總統府對這類陳情案也當成一般陳情處理,而且台鐵也以加掛車廂、增開加班車的方式,估計每天增加一千兩百個位子,一定會盡全力滿足民眾新年期間返鄉的需求。

新年期間台鐵一票難求,民眾如約向馬英九要票,卻被毛治國說「不成體統」。 【徐佩君、陳如嬌╱蘋果12.29.2008摘要】

 

【余艾苔 蘋果12.29.2008摘要】官員講這種話難道不汗顏?也不想想當初可是馬英九要花蓮鄉親「買不到票找我」,現在真的找上門,反被奚落,到底是誰不成體統?

每到佳節,花蓮民眾訂票難如登天,馬英九十一月底巡視花蓮,很阿莎力向鄉親保證,一個月後,如果再沒訂到票,就找他。馬英九想要和鄉親搏感情,毛治國當然就要負責兌現,否則就要先管好大老闆的嘴,誰叫是馬英九自己愛誇口

君無戲言,言出必行。猶記九月南投豐丘明隧道土石崩塌,七人活埋,馬英九勘災時表明會協助家屬辦理國賠事宜,但事後,政府單位卻互踢皮球,拒絕國賠,十二月上旬,求助無門罹難家屬北上泣訴,「難道馬總統講話可以騙人?」升斗小民很重視高官的一言一行,說到就要做到,做的同時絕對不可以高高在上。

不少噁心的官員,動不動就把民間疾苦掛在嘴邊,事實上,說出民間疾苦時,就有點高高在上的味道。

李鈞震:

1.      依據《憲法》,人民是國家的主人,行政院各部會是人民的公僕。人民的生活困難,行政單位的公務人員沒有辦法解決,交通部長竟然責備百姓,不成體統。毛治國,說的話證明自己就是一個獨裁者,誰敢否認?

2.      總統府官員,只不過就是公務員的大頭目,本來就應該為百姓服務,他的地位比一般百姓還要低,沒有主動服務就已經是無恥了,到底誰不成體統?

3.      毛治國,為什麼有這種獨裁違憲的心態?周美青說是家教的問題,毛治國的父母,八成是獨裁者的共犯,毛治國過去的師長絕大多數有獨裁者心態

4.      依據周美青的說法,上樑不正下樑歪,毛治國的子女與交通部的各局處首長,很快就會有獨裁者心態。

5.      依據周美青的說法,上樑不正下樑歪,毛治國的這種獨裁者心態,一定有受劉兆玄的影響。劉兆玄又受誰的影響?

 

參考資料:

言而無信86 蘇俊賓 沒有信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