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6日 星期三

涉助廠商污2億 中縣府被搜

貪污腐敗35

【摘要9.16.2009蘋果】台中縣政府辦理「台中港特定區市鎮中心,市地重劃統包工程」,爆發官員涉嫌集體包庇業者,浮報工程款近二億元貪瀆案;檢調查出,承辦官員曾密集接受廠商招待喝花酒近五十次,還按月收業者八萬元。另有多名官員涉嫌收賄,昨大規模搜索縣府,並約談地政處長陳守禮、德昌營造負責人黃政勇等二十多名官商到案,漏夜偵訊中。

其他被約談官員,還包括地政處重劃科長林崑淵、承辦人張志賢;陳守禮被帶離縣府時表示:「不知為何被搜索?」2005年間,台中縣府地政處重劃科辦理台中港特定區重劃工程,採「統包方式」招標,包括設計規劃、闢建公園、道路、水電管線等,金額高達25億元,由股票上櫃公司德昌營造5511)得標。

去年十月,台中地檢署接獲檢舉,指該工程預算異常追加27億元,其中預算原僅五千萬元的自來水管線工程,竟暴增到一億五千萬元,疑有官商勾結弊端;檢察官卓俊忠,指揮調查局中機組蒐證十個月,發現地政處多名官員經常接受業者招待喝花酒,其中又以承辦人張志賢最離譜,從去年十月到今年八月,喝花酒次數高達近五十次

辦案人員搖頭痛批:「如果是單純應酬,兩、三次或許還說得過去,但五十次要如何解釋?」檢調還查出部分官員疑收受不正當利益,已前往縣府及業者公司搜索、查扣大批工程招標文件及帳冊資料深入調查。

台中港特定區重劃案七年前被黃仲生列為縣府十二大旗艦計劃之一,開發面積達114公頃,黃仲生說:「重劃案完工後,將有60公頃商業區,是全縣面積最大的商業區。」該案2006年動工,原定去年完工,卻一再拖延,去年五月有議員質疑工程土方來源有問題,縣府不但沒要求廠商付違約金,還同意工期展延,導致工程至今無法完成驗收,甚至爆發官商勾結弊案。

李鈞震:

1、全案必須經過三審定讞才知大概,還未定讞之前都應該「無罪推定」,也許是冤枉一場,跟陳敏賢一樣;也許還有未爆彈。論斷,言之過早。

2、「辦案人員搖頭痛批:」顯然,違反偵查不公開原則,司法人員違法亂紀,還被公開在媒體上,罪證確鑿。

3、黃仲生,沒有政績,非常出名;縣府一級官員昏庸無能,也非常出名。黃仲生是馬英九的地方樁腳,台中縣長選舉,馬英九站台保證好幾次;馬英九選總統,黃仲生也拍廣告力挺馬英九,「準備好了!」罪證確鑿!

4、台灣是法治社會,應該要男女平等,上次雲林縣爆發弊案,縣長蘇治芬被檢察官羈押禁見,為什麼這次檢察官沒有對黃仲生收押禁見?下面的人吃到賄款,難道沒有分給上面的縣長分一杯羹嗎?這不是用膝蓋就想,就知道的道理嗎?

5、雖然是用膝蓋就可以想出來的道理,但卻也是造成檢察官違法濫權的主因。可是,男女平等原則,還是要高於違法濫權,檢察官可以濫權羈蘇治芬,應該也要濫權羈押黃仲生,這樣才符合男女平等、公平正義的原則,不是嗎?

6、新聞媒體重北輕南,不公正。上次基隆市長許財利涉嫌貪汙,被媒體公審到病亡,為什麼這麼對黃仲生手下留情?是不是因為黃仲生在中部,算土包子,北部的人比較高級?

7、孫道存只不過是娶嫩妻,又沒有五十次喝花酒,為什麼被媒體公審成那樣,台灣縣政府的官員,喝花酒五十次,竟然電視媒體都不報,不符合比例原則

8、    陳水扁官司縱使真的貪汙,也不過才一億多,但是孫道存詐騙社會大眾將近兩百億,媒體對阿扁的公審與對孫道存的公審,明顯不公平,不符合比例原則,是不是新聞媒體主管都收到孫道存的好處?還是因為孫道存是馬英九的金主?

9、王又曾詐騙社會大眾的金錢超過七百億,可惡的程度是阿扁的一百倍,但是李濤都不追究,王令麟還是可以住豪宅,這些媒體主管都應該收了王又曾的好處,並且王又曾又是馬英九的金主,所以,媒體都不用公審,顯然不公平,不符合比例原則。

10、交通部官員喝花酒,竟然沒有邀毛治國一起去?實在太自私了,難怪被檢察官收押。如果毛治國也有一起去,檢察官就會放過你們吧?

參考資料:官員向包商募款

〔摘要9.16.2009阮怡瑜/員林 自由〕交通部公路總局,第二區養護工程處多名官員涉嫌與包商勾結,接受廠商招待,然後透露抽驗工程時間,或包庇不良工程,品檢中心試驗員陳旭東,甚至擔任廠商顧問,以顧問費為掩護,收取賄賂,彰化地檢署15日將29名官員與廠商依違反貪污治罪條例提起公訴。

起訴還指出,包括彰化工務段工務士周昭坤10多名相關業務人員,多次接受廠商招待吃飯、喝花酒,然後包庇不良工程,或是以「明天有防空警報」、「某月某日要吃米糕」等暗號,向廠商透露上級抽驗工程的時間。

據調查,在短短半年內,周接受廠商招待吃飯、喝花酒的次數,高達90,其中至少25次,接受招待的時間點直接與他負責的工程驗收時間重疊,每次都在驗收道路工程後,接受廠商招待吃飯,午餐後則到理容KTV唱歌、按摩等。

檢方起訴指出,除了官商勾結外,調查過程中,也發現設於彰化縣埤頭鄉的肇益營造工程負責人楊龍河多次透過圍標,取得彰化工務段的工程,從9196年間,圍標取得的案件高達44件,總工程金額為5億多元,因此也將他依違反政府採購法一併起訴。

 

遇上黑道糾纏 改變我一生【摘要6.16.2009蘋果】84年間我出場車禍,一位沒戴安全帽的老先生,騎摩托車違規駕駛撞到我的車,現場兩人均無大礙。我報案請警察做例行筆錄,不料卻是噩夢的開始。

原本在車禍現場好端端可站立行走的老先生,到醫院就昏迷了,我被警察帶到分局過夜,警察要我承認超速駕駛,否則不准離開。

Q:當時你從事哪行?
A
:我是護校老師,教了5年書。我帶著2歲女兒跟公婆一起住在鄉下,先生在台北工作,過著平靜的周末夫妻生活。

Q
:老先生醒過來了嗎?

A
:不幸的是發現老先生腦部有血塊,他連開兩次刀,仍未醒過來。因就診醫院是我任教護校附設醫院,每天放學我都去探望並擦洗照顧,但他的家屬不但不感謝我,反而動手打我,將我從2樓推下摔傷,還索賠850萬。

生平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我害怕極了,老先生的家屬白天到我學校鬧,讓我沒辦法上課;還請黑道跟蹤我,也不放過在台北上班的老公,派人到他的公司,讓他不能正常工作。在我精神飽受威脅之際,更難過的是發現周遭現實人情的冷暖。

同事冷落你,甚至不認你;常互搭便車的同事,看到我被黑道跟蹤追殺,半路要求我下車,跟他畫清界線;原本和藹可親的公婆也變臉,馬上賣掉老公名下的房子、清空老公帳戶現金,把我趕出家門,甚至逼我離婚。讓我清楚看見人心。

初步車禍鑑定報告,認定我沒錯,但仲裁委員會卻要我負道義責任,拿出500萬和解。窮途末路之際,遇上司法黃牛打包票可擺平,結果連僅有的20萬存款也被騙走。很多人認為我該拿錢消災,但我不甘心,我沒有錯啊!

老先生在開刀後5個月醒了,而且能說話、吃東西行動,但家屬故意隱瞞,還變本加厲擾亂我,我去探病才拆穿謊言。現在他在做大樓管理員

Q:經歷這事後有何感想?
A
:我會建議大家發生意外時,一定要找專業律師處理,理性面對,千萬別想利用旁門左道解決。事發2年後,3次的車禍鑑定報告,均判定我的責任是零。老天爺有眼,冥冥中教了我很多事,兩年水深火熱的黑道糾纏,讓我變得更堅強。

 

李鈞震:警察機關在問案的時候,一定要主動要求有律師在場陪同,如果當事人請不起律師,警察一定要主動請公設辯護律師到場協助。警察不主動要求請律師在場,就是一種瀆職、賤踏人權的行為,這一種事情馬英九從來不關心,可見得馬英九非常喜歡警察瀆職、賤踏人權。

 

馬:閣員混 私下跟我講 【摘要9.16.2009曾薏蘋、林如昕/中國時報】馬英九總統,昨天繼續與國民黨立委餐敘。據轉述,會中有人對於新內閣組成不滿,立委陳根德抨擊:「不論新人或是留下來的,有的不專業、有的鬼混,總統要聽其言觀其行。」馬英九則回應:「這些人是誰,可以私下跟我講。」

李鈞震:行政院閣員有的不專業、有的鬼混,這是行政院長的職責,立委與監委負責監督;要立委私下跟總統講,這是違憲的行為,破壞三權分立的基本原則。馬英九又習慣性違憲了!沒有知識水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