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6日 星期六

彭淮南 連5A央行總裁

經濟評論105

【摘要2009.09.26陳美君/工商時報】央行理監事會議剛舉行完,《全球金融》雜誌(Global Finance)每年一度的全球央行總裁評比結果,正式出爐,台灣央行總裁彭淮南再度獲評選為「A」級,為該雜誌進行此評選16年來,全球唯一連續5年,獲得A級評等的央行總裁!

《全球金融》雜誌認為,彭淮南的作為堪稱臨危不亂,金融海嘯爆發後的9月,有鑑於出口萎縮,台灣央行大動作祭出寬鬆貨幣政策,採取較許多國家更迅速與精準的因應措施,去年9月以來連續幾個月,將央行重貼現率由2.375%,快速調降至於1.25%。

報導指出,當時分析師雖預測今年3月,央行理事會可能進一步降息,但彭淮南保持冷靜頭腦,將重貼現率維持在1.25%,意味央行所採的寬鬆政策,已足夠改善經濟展望,目前台灣出口稍為復甦,再降息的效益有限,通貨膨脹也維持在低水準,因此在經濟面的通膨數據,尚未顯示政策必須調整前,央行維持利率不變的做法,可稱相當的審慎。

彭淮南在20002005200620072008年,皆被該雜誌評比為A級全球央行總裁,今年再度評為A級,累計已獲得「6A」殊榮。今年全球受評的央行總裁共有31位,能夠獲得A級評價共有7位,彭淮南之外,還包括歐洲央行特里榭、南韓央行李成泰、以色列央行費雪、澳洲央行史蒂文斯、馬來西亞央行查緹、以及捷克央行杜瑪。

該雜誌評比重點有2項,一是對抗通膨、維持物價穩定,二是協助經濟發展。今年獲選為A級的總裁,都是在面對金融海嘯時,能採取明快決策,準確拿捏對抗通膨、維持物價穩定、協助經濟發展等政策目標。

 

《全球金融雜誌》今年的全球央行總裁評比中,世界最大的兩個經濟體央行總裁,即美國聯準會主席柏南克、中國人民銀行行長周小川,成績顯然都吊車尾。理由是:面對世紀金融海嘯時採取的貨幣政策,分別留下政府承受大量債務,及衍生信用泡沫化等危機,兩人的表現,並列C

《全球金融雜誌》報導指出,為了力保經濟成長率8%,中國人行秉持貨幣寬鬆,促使銀行信貸迅速增長,但因經濟過熱,恐衍生銀行不良債權增加等隱憂。另外,人民幣匯率被嚴重低估,幅度甚至達15~20%。

美國部份,《全球金融雜誌》指出,為挽救經濟,美國財政部和Fed挹注大量資金救市,讓其他國家央行大量買入美國國庫券和公債,政府承受龐大負債,並必須付出孳息,恐遭致「種下另一場金融危機的種子」

 

地方財政窟窿 要先解決 【摘要2009.09.26王信人/工商時報】地方財政,比中央財政還嚴重,應先解決地方財政窟窿。台大經濟系兼任教授林全昨日建議,應仿照美國制度,只允許地方政府具有「自償性」的支出,才可以舉借,其餘一概不能舉債。

台大公共經濟研究中心昨天舉辦「財政收支問題」座談會,來了數位做過政務官的重量級學者,包括前行政院副院長邱正雄、前財政部長林全、何志欽,前經建會主委陳博志、胡勝正,及台大經濟系教授李顯峰、中國科技大學講座教授曾巨威,及財政部政務次長張盛和。

林全表示,民主政治下,減稅容易、加稅難,能徵的稅有限。我國財政與外國的問題不同,我國1990年以後就發生「結構性問題」,除了1998年和1999年之外,其餘各年都不平衡。我國收入面偏低,需要加稅改革

但民間往往質疑,政府的錢沒有花在刀口上,政府效能不彰,加稅也是會被亂花掉,所以政府支出效能一定要先改善。中央與地方的錢分不開,地方財政不改善,會一直拖累中央財政。

林全建議,要建立「機制」才能改善財政問題:第一步,中央的補助款要用公式補助,算好補助公式,讓農業縣等貧窮的地方可以滿足基本需求,能節省的錢就是地方的;第二,地方要肩負平衡財政責任,把地方以前的債務切開或歸零,未來唯有「自償性」的建設才能舉債,讓亂花錢的地方政府,自負起破產的責任,不能再向中央要錢填補黑洞。

李鈞震:

1.      地方政府還不只是財政規劃有問題,最重要的是地方政府的官員知識水準不夠,他們行政沒有效率,常常花冤枉錢,甚至有些地方官根本自己就是包商,他從政的目的就是為了要包政府的工程,沒有別的目的。

2.      所以,光只是補助公式不夠,從中央政府到地方政府,都應該讓所有的行政流程通過ISO認證,行政的措施要透明、公開,所有的公務人員不只要為貪汙負責,也要為行政沒有效率負責。

3.      如果所有的行政流程都有標準,實際上也可以減少貪污腐化的問題發生。

4.      地方財政的問題,也跟地方議會70%都是國民黨的民意代表有關。國民黨的地方民意代表本來就都是黑金,馬英九也不敢否認!

5.      老百姓的知識水準提升,就比較能夠有足夠的知識與能力監督政府,所以各大學應該主動邀請地方上的人士,到大學讀進修班,讓他們了解政府的實際上的財政規劃與使用情況。

6.      另外,目前的大專用書,包括各種專業科目,使用的語言表達模式都是用文言文,不利社會傳播,也不利百姓自修,這是非常嚴重而糟糕的事情。

7.      大學教授本身口語溝通的能力就很差,根本沒有跟一般社會大眾溝通的能力,寫出來的教科書文句艱深、咬文嚼字、詞不達意、沒有邏輯推理能力。學財政比學古文還要痛苦,這也是造成台灣國民素質低落的主因,林全一定不敢否認。

8.      台灣所有的財稅專家,沒有能力寫國際級的教科書,他們寫的書沒有資格被普林斯頓或哈佛採用,不是因為知識不夠,是因為口齒不清、詞不達意;因為水準這麼差,造成台灣整體國民財經知識都不足,曾巨威也無法否認。

9.      所有財經學者講的話,財經記者絕大部分都聽不懂,鴨子聽雷、死記硬背、胡亂寫文章,這個原因當然是因為財經教授沒有溝通能力,也因為新聞系教授沒有財經知識,造成的不幸結果。

10.  電視新聞媒體,絕大部分的主管都沒有財經知識,但是有炒股票的知識、搞派系的能力。因為新聞主管沒有知識水準,所以沒有能力教育社會大眾來提升知識,監督政府。因此,新聞媒體主管是社會不進步最主要的毒瘤,這一點連媒體主管自己會承認!台灣的媒體主管,沒有資格到紐約時報工作,就是明證。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