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3日 星期三

高一女健檢迫脫內褲 男醫驗疝氣 80女驚嚇

侵犯人權46

【摘要9.23.2009蘋果台北】簡直是離譜!台北巿內湖高中前天進行一年級新生健檢,竟違反台北巿教育局的行政程序規定,事前未與學生溝通、也未取得家長同意,就要16歲的女學生在男醫生面前脫內褲檢查疝氣。

80名女學生在驚嚇中受檢,甚至連月經來潮也不能例外,照樣得脫褲檢查,引發女學生群情激憤,直呼「很不舒服」,多名家長昨也打電話到學校,砲轟校方「傷害學生」。

【摘要9.23.2009曾雪蒨台中 蘋果】台中市今年一到八月性侵害案件,比去年同期增加一成,其中六成七受害者在24歲以下,七成四的加暴者則是熟識的親友。社會處昨召開記者會,強調性侵常發生在特定節日,對於即將到來的中秋佳節,提醒一定要特別小心「狼人就在身邊」。

〔摘要9.23.2009余瑞仁/桃園 自由〕17歲吳姓少女被中壢地區「喇叭店」酒店業者控制賣淫,脫逃多次屢遭毆打,而墜樓重傷;桃園地檢署偵辦發現,業者將少女視為商品販賣、控制賣淫剝削,中壢警分局刑警蔡榮進,涉嫌知情包庇,還恫嚇少女「乖乖做雞、趕快還錢」。業者與惡警,昨被檢方提起公訴。

【摘要9.23.2009╱蘋果】台北市議員陳建銘,昨率近百輛吉普車隊到立院抗議,車友高呼:「要路權、爭尊嚴!」他們指88水災有2000輛改裝吉普車投入救災,但這些車卻因改裝,屢遭取締,不但每張罰單高達3000元以上,還被要求恢復原廠式樣,「無賴政府,用完就丟」。

 

困在兩種文化霸權之間【摘要9.23.2009洪浩唐 蘋果】 知名作家龍應台的新作《大江大海一九四九》近日據傳遭中國封殺,據作者表示,這可能是因為現在大陸正準備慶祝十月一日的中共建國60周年,言論尺度比較緊張、或沒有時間與心情好好讀這本書之故,「等到他們看完,相信決定是不一樣的」。

我們並不知道龍女士的「樂觀」所為何來?不過從中方杯葛高雄影展擬播放熱比婭紀錄片的激烈手段(「不撤片就退房」)來看,北市至今仍未感受到中方要求此書從書店下架的壓力,這說明了該政權對「異議份子」的打壓確有輕重緩急之別,這種狀似格外開恩的「緩刑」,著實令人感到屈辱與不安:難道我們對自身歷史、文化的解讀,也要受制於這種(政治、經濟或文化的)霸權?

而如果說極權國家,用政治力來決定一國(或他國)文化的走向,是一種文化霸權的展現;那麼在資本主義發達的社會,用強勢的(商業)傳播力量,來影響人民的文化觀點,這算不算是另一種文化霸權呢?

近月以來,台北市民幾乎都可以看到貼著該書巨幅廣告的公車,招搖過市;更別提該書尚未出版前,台灣多家媒體毫不避諱為該書打廣告之嫌,搶先而密集地刊載部分內容──顯然,本地的藝文圈、主流媒體大多都將該書的出版視為一樁文化盛事。

但也正因為該書所營造的文化或商業上的氛圍,是如此熱烈而高調(再版的書腰上,出版社告訴讀者:「一出版即突破八萬冊」),我們可能得更小心而嚴格地看待並省思其內容,以防這種高度的商業操作,很容易便成為一種文化霸權。就以該書其中一篇名為「海葬」的文章為例:「……在基隆港上岸負責接收台灣的七十軍,在台灣的主流論述裡,已經被定型,它就是一個『流氓軍』、『叫化子軍』。」

我們不確定龍女士所謂的「主流論述」如何定義?至少長期以來,台灣絕大多數的閱聽大眾從「主流媒體」所接受的訊息顯然並非如此(解嚴前有好長一段時間,台灣絕大多數的媒體,都還把1949年前後的歷史,當成是一種禁忌);反倒是台語(及其所代表的種種在地文化)長期以來受到本地電視節目醜(丑)化、扭曲的現象,在該書中並未獲得對等篇幅的「辯護」。

該書也許真的釐清了一部分人的原來面貌,但在諸如上述文句中,卻也相對地模糊了更大一群人的面目。誠然作者有選擇題材的自由,但一位如此具有分量作家的「顧此失彼」,輔以媒體如「大江大海」的推波助瀾──這會不會反倒成為另一種文化霸權,而成為加深族群誤解的幫兇?

【摘要9.23.2009吳若權】她在大學時有個交往多年的男友,卻無法控制自己地暗戀上一位已經有婚約的教授,在研究室裡跟他發生無數次性關係,甚至在懷孕後,搞不清楚孩子的爹是誰?不知情的男友很自責,以為是他的種,於是陪她去墮胎,還到夜市買麻油雞幫她補身體。

當下的望美非常感動,決定一生和男友相守。沒想到就在這時候,教授的未婚妻竟然發現記錄他們偷情的筆記本,前來找她興師問罪。東窗事發之後,教授落跑,男友也不要她了。

【摘要9.23.2009陳如嬌蘋果】中國60周年國慶前夕敏感時刻,西藏傳出禁止外國人進入旅遊的消息,西藏官員證實,為確保國慶活動不受破壞,外國遊客近日將禁止進入西藏,飯店業績因此掉了近3成。此外,北京市區清真寺前天慶祝伊斯蘭教「開齋節」,也遭嚴密監控,大批持槍軍警在寺院周邊巡邏。

【摘要2009.09.23何榮幸 中國時報】講真話,必須付出什麼代價?兩位年代電視台員工,自認說了真話,卻遭到電視台解僱並控告的雙重打擊。八八水災期間,部分電視台特別開設災民求救CALL IN專線,以善盡媒體公器職責。

政府救災不力之際,此舉值得各界予以肯定,電視台發揮了快速、即時的媒體優勢,並在觀眾收視率與廣告層面獲得回報。然而,兩位年代電視台員工在八月十日,看見晨間時段的求救紙條無人聞問,延遲到當日深夜才通報相關機構,他們在電視台內部向上級反映,未獲重視後,改於個人部落格上揭露此事,結果換來失業與挨告的沉重代價。

「年代事件」之所以值得社會重視,主要基於下列兩個原因:

一、不論真相為何,這兩位新聞工作者揭露的現象,已明顯涉及「電視台是否立即轉達災民求援訊息」這項重大公共利益。主管機關NCC有必要、也有責任盡速查明真相,以釐清年代電視台是否延誤災民求救生機。

二、年代電視台逕予開除是否符合勞基法規定?「開除加控告」是否已違反比例原則?攸關這兩位新聞工作者的工作權,及電視台能否落實保障新聞專業

更何況,八月十日當天曾經CALL IN進年代電視台的災民,一定會希望了解,他們的求救心聲,是否在第一時間被忠實轉達給相關單位?還是在電視台內部擱置了一整天之後,才予以通報?他們更應該知道「年代事件」的真相

由於NCC表示此事仍在調查中,因此,年代電視台應該是靜候NCC調查結果出爐,釐清兩位員工是否說了真話,而不是急於開除並且提告。否則若NCC證明兩位員工說了真話,年代電視台又將如何自處?兩位新聞工作者自認基於公共利益說了真話,卻落得工作不保、身心俱疲的下場。在不時宣稱「踢爆真相,伸張正義」的主流媒體,這可能是最大的諷刺了!

李鈞震:

1.      所謂的重視人權,就是要禁止「以大欺小」,台灣現在仍然有很嚴重的階級歧視,老師的權力地位遠高於學生,醫生的權力遠高於病患,政治人物的權力遠高於百姓,警察的權力地位遠高於大眾,親族長輩的地位遠高於小孩,這些種種社會權力結構的嚴重不平衡,是造成人權被侵害的主因。

2.      只要社會權力結構愈不平等,就非常容易造成「以大欺小」,因為「以大欺小」是人類的劣根性,只要權力地位相差懸殊,很容易就會發生弱勢者的人權被侵犯。

3.      台灣的社會還有一種現象,因為經濟力量的懸殊,造成社會的地位不平等,有錢人經常會壓榨、欺凌弱勢的人而「以大欺小」,年代新聞就是一例。國民黨的黨產沒有還,也造成他們有霸權的心態,經常欺凌弱勢的政黨「以大欺小」。

4.      過去獨裁者統治時代,軍公教的社會地位遠高於一般百姓,特別是政治權貴,有侵犯百姓人權的生活習慣,「以大欺小」,所以馬英九才會對原住民說:「我把你們當人看」。

5.      在台灣社會結構裡頭,還有一種專業上的階級,教授、醫師、律師、檢察官、名嘴等人,自以為高人一等,高高在上,看不起百姓,因此態度傲慢,事實上他們的臉部的表情已經在侵犯人權了。人如果具有一種歧視性的眼光和心態,已經在侵犯人權了。

6.      會歧視別人、侵犯人權的人,人格上一定是雙重標準,他對自己的家人、對自己的族群,跟其他以外的人,一定是用不同的標準在對待。國民黨對自家人的批判,跟對民進黨的批判,輕重一定不同,從李慶安雙重國籍案,就可以看得出來,國民黨與許多媒體確實是雙重標準。

7.      反過來看,只要已經被證明有「雙重標準」事實的人,他一定有族群歧視,他一定會侵犯人權,他一定會厚此薄彼,他一定會貪婪成性,這是鐵律。沒有一個人類,可以逃出這個定律。

8.      弱勢的社會族群,能不能輕視政治權貴?如果弱勢族群沒有知識水準,就輕視權貴,這是一種心裏不正常;如果弱勢族群又有豐富的學識,他就理所當然應該輕視政治權貴,如果沒有輕視政治權貴,也是心理不正常。

9.      有許多權貴,有憐憫別人的表現,權貴憐憫弱勢,如果不做秀,默默行善,這樣品德就算及格;權貴如果憐憫弱勢,又愛做秀,行一點小善就希望全世界的人都知道,這樣就非常可恥,馬政府的官員們都屬於這種族群。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