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3日 星期三

騙選票是這樣騙的嗎?

言而無信148

【摘要9.23.2009自由社論】去年大選最後階段,中國武力鎮壓西藏,當時馬總統在選票考慮下,發表聲明譴責中國、支持西藏。不過,馬總統騙到選票之後,這項競選支票馬上跳票了。先是拒絕達賴喇嘛訪問台灣;不久前同意達賴喇嘛來台消災祈福也拒絕與之見面。馬總統如此消費西藏,西藏人民情何以堪?

不僅西藏人民,台灣人民也被馬總統徹底消費了。在支持西藏聲明中,馬總統還特別強調:「重返聯合國是二千三百萬台灣人民的共同希望,我們會持續努力」。結果,騙到選票之後,這項競選支票也跳票了,馬總統只想聯合中國,根本不曾努力重返聯合國。

騙到選票之後,卻不兌現競選支票。今年的聯合國大會已於九月十五日開議,但馬政府主動放棄申請加入聯合國的提案。不戰而降的自我退縮,不啻向國際社會發出訊息:台灣已經否定自己是一個主權國家了。

一九九三年以來,政府每年經由友邦提案申請加入聯合國,皆因中國作梗而未能列入聯合國大會議程。雖然如此,藉由申請加入聯合國的提案,至少讓國際社會清楚體認到,台灣主張自己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絕非中國所宣稱的「中國的一部分」。

台灣的主張及中國的打壓,同時並存在國際政治場域,此一事實呈現就是台灣中國、一邊一國的最好說明。所以,加入聯合國的努力,即使每年受挫,也不是白忙一場,對台灣絕對有加分作用。競選時的重返聯合國,當選後變成有意義參與聯合國專門機構。什麼叫做有意義參與聯合國專門機構呢?

例子之一就是,以「中華台北」(實即中國的台北)的名義,充當今年世界衛生大會的觀察員。所謂的觀察員,實際上就是旁聽者,沒有表決權,不必是主權國家。更嚴重的是,馬總統為了當世界衛生大會的觀察員,建立了跟中國私下密商、獲得中國同意的宗主國模式。這種模式等於向國際社會傳達一種新主張,即,台灣不是一個主權國家,它只是一個中國下的台灣地區。

如今儼然成為中國頤指氣使台灣的慣例了。或許,馬總統認為這樣的安排「有意義」,但對台灣人民而言卻是明顯的「有危險」。台灣被「中華台北」(中國的台北)掏空主權之後,將來就再也不可能以主權國家的身分成為聯合國會員了,這不是危險萬分嗎?

馬總統放棄在國際上,凸顯台灣的主權地位,主張台灣是一個中國下的台灣地區,中國自然樂得帶著「中華台北」(中國的台北),到各個聯合國專門機構拜碼頭。如此一來,「中華台北」每參與一次國際組織活動,台灣的國格尊嚴就會受傷一次,馬總統的特區首長身分也會濃厚一分,幾回下來,台灣主權就安樂死了。

李鈞震:

1.      在民主國家,一切的法令與憲法存在的目的,是為了保障平民百姓的人權;平民有言論自由,但是總統以及公務人員,沒有言論的自由,他們最重要的工作是,維護憲法,對自己的承諾守信用

2.      總統大選前,馬英九沒有承諾的事情,現在都不可以隨便亂做,一定要經過國會同意;大選前承諾過的事情,現在一定要做,不然就要下台,這就是基本的憲政原理。

3.      馬英九在大選前,有沒有說要一面倒地傾中?有沒有說要加強國共平台?都沒有,所以,現在在做的事情就是一種詐術,在欺騙百姓,這樣的行為就是違憲。

4.      總統的所有工作內容,都必須接受百姓的檢驗,是不是符合選前的承諾,如果沒有就是詐術,就是違憲,就應該要下台。

5.      所有的公務人員,包括總統,都沒有完全的言論自由,職位愈高的人愈沒有言論自由,因為他所說的毎一句話都要符合憲法,符合世界人權宣言,也要符合他選前的承諾。所以,總統與公務人員不可以講不守信用的話、違背承諾的話。

6.      總統與公務人員也沒有開玩笑的自由,沒有信口開河的自由,沒有歧視百姓的自由,一定要守信用,不守信用就要下台,說謊就要下台。這就是民主政治的基本道理。

7.      馬英九是不是已經養成了說謊的習慣?馬英九是不是經常違憲?這是媒體以及百姓一定要仔細觀察的事情。

8.      總統如果說謊,幕僚一定要幫他圓謊,這是當然的,大家都知道;幕僚晚上一定會睡不著覺的,這也是當然的,心理醫生都知道;幕僚一定會短命得癌症的,這是理所當然的。

9.      澎湖如果要進行賭博公投,就一定要先修法,把賭博除罪化;在還沒有修法之前,澎湖的公投基本上是違憲的,違背刑法的。這就好像,沒有一村子可以公投決定可不可以殺人、或可不可以強姦。

10.  國民黨政府要不要把賭博除罪化,應該進行全台灣的公投,而不是不負責任地推卸給澎湖的百姓。國民黨有骯髒的黨產六千億,還掌握國家絕大部分的資源,掌握了國會,也掌握了媒體,強迫澎湖的百姓公投,根本就是一件以大欺小,不公平的競爭

11.  「以大欺小」的行為,就是違憲,違背《世界人權宣言》的行為。這一點馬英九因為考不上律師執照,他當然不懂。但是,王清峰懂。

12.  賭博,要不要除罪化?應該進行全國性的公民投票,通過除罪化之後,才能進行澎湖的賭博產業公投。但是,在進行全國的公民投票之前,應該先修改《公民投票法》,讓台灣的《公民投票法》,可以符合全世界最重視人權的標準。目前台灣的《公民投票法》,比非洲原住民的公投法還要差。

13.  蔣中正時代教育政策失敗,他讓許多香港的僑生,可以靠特權加分進公立學校、進大學,馬英九就是靠這個管道而讀台大的,所以他的實力不足,知識水準不夠,沒有能力考律師執照。

14.  蔣中正的錯誤政策,一直延續到蔣經國還在使用,雖然那二個獨裁者現在都已經翹辮子了,但是,那個錯誤政策的後遺症,現在才正要開始。

15.  馬英九有高學歷的光環,卻沒有高學歷的實力,這導致他沒有判斷能力,經常猶豫不定,只圖私利;決策錯誤,害死百姓;行政效率緩慢,拖垮國家的競爭力。

16.  錯誤的政策,比貪汙更可怕,可以在馬英九的身上完全印證;蔣介石的錯誤政策,害慘了馬英九,也害慘了澎湖百姓,更害死了小林村的村民。

 

與法務部長談賭博罪 【摘要9.23.2009自由 江雅綺】日前於澎湖縣博弈公民投票公聽會上,澎湖地檢署檢察官吳巡龍,代表反方發言,立委於質詢時大表不滿,而法務部長則聲稱要檢討,頗令筆者驚訝。

澎湖是否設立賭場,在九月26日的公投結果出來前,仍在未定之天。而現行《刑法》第266條規定在公共場所賭博可處一千元以下罰金;第268條規定意圖營利而供給賭博場所或聚眾賭博者,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第270條則規定若公務員包庇他人犯上述各條之罪者,可加重其刑至二分之一。

由條文來看,立法的意旨甚為清楚:賭博有罪,公務員若同流合污者,更是罪上加罪。檢察官的立場就是代表國家打擊犯罪,按其身分必得認同刑法條文的精神,因此檢察官反賭,一點都不奇怪;反而是檢察官若贊成賭博,這才值得探討。

更何況「離島博弈條例」只授與離島居民公投選擇賭場的權利,並不代表設立賭場是國家既定的政策或法制。離島居民未投票前,離島檢察官就已被立委和長官們要求噤聲,令人不解,到底「離島博弈條例」是要讓居民公投決定?還是立委和長官們已經「內定」賭場非設不可?

再說,檢察官亦為一社會公民,受到言論自由的保障,當然也可以基於自己的價值判斷選擇政策。在社會各界批判「檢警冷血」之際,這位挺身而出、為公共事務發言的檢察官,他大可以順從上級意思默不吭聲之際,卻選擇了站出來表明自己的立場,在執法工作之外,也願意對自己的家鄉或居住環境多一點關懷,這,不就是我們希望的「熱血」檢察官嗎? (作者為英國里茲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