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4日 星期四

今天殺高鐵,明天殺台灣!

【摘要9.24.2009自由】誰「殺」了高鐵?前高鐵董事長殷琪下台前直言,產業外移,殺了高鐵!其實,高鐵的遭遇,正是台灣經濟困境的縮影,馬英九政府不知痛改前非,仍執意推動經濟親中促統的ECFA,高鐵只是「被殺者」之一,未來還有很多被殺的產業!

被政府政策所殺的何止高鐵?失業率及經濟成長率更被「殺」得遍體鱗傷,在加護病房急救,馬政府博士一堆、卻如中國文革時的「赤腳醫生」,無能對症下藥,以致愈救失業率愈嚴重。近兩百萬個工作人口,隨產業外移,點出問題癥結,因為,有消費能力的工作人口出走,台灣的內需消費型產業,如交通、百貨、觀光、旅遊、餐飲、等百業蕭條,就是殺了高鐵的「元凶」。

馬政府政策錯誤又無能,就是殺了勞工工作的元凶,馬上台16個月以來,官方版失業率高攀到歷史新高的6.13%,實際失業率則高達8.5%以上,大約有25萬工作機會,就這樣被殺得屍骨無存。

亞銀前天公布最新的今年經濟成長率預測報告,韓國、印尼、印度、中國等亞洲主要國家都上修,但是,與中國簽CEPA的香港、急著與中國簽ECFA的台灣,卻再度被下修,台港經濟成長率為何還下挫「殺最大」?就是太依賴中國!

高鐵不死,而是被砍頭,並換了個頭,前天殷琪下台,馬英九嫡系歐晉德接掌高鐵,換了頭,藍營就改口稱高鐵不是爛攤子了。台灣高鐵是否存在弊端?未有確切的證據,即胡亂指控,乃是一種政治鬥爭。此部分之真相,應待司法調查,方可水落石出,民眾看待高鐵問題,不必隨這些充滿偏見的政客媒體起舞,最重要的課題,反而應該深入剖析台灣經濟,向中國傾斜的後遺症。

台灣高鐵的失敗,是敗於多年來政府向中國傾斜,鼓勵產業西進的政策。殷琪坦承高鐵營運失敗的最大原因,是誤判了運量,當初政府評估為每日23萬人次,現在運量只有八萬人次,僅是投標時估出來的三分之一。此一誤判來自於當時無法預見「十二年以後台灣的產業那麼徹底的移走,台灣在十二年裡面,失去了可能接近兩百萬的工作人口

所以外面說,高鐵把航空業殺了,其實不是高鐵把航空業殺了,是整個產業的移走把航空業殺了,也殺了高鐵。」自從政府開放產業西進後,官方與統派媒體一再誇口,只有產業西進,才是台灣經濟再起的希望,然而真實的情況是,這些西進中國的兩百萬人,不是投資就是擔任主管幹部,具有高度消費能力

若是他們仍在台灣生活,台灣的交通工具、設備,包括高鐵、南北捷運、計程車、國內班機,以及餐廳、娛樂場所、飯店、百貨、超市,業都會欣欣向榮。更重要的是,這兩百萬人若留在台灣,他們的工廠、企業亦會留在台灣,工作機會不至於大量流失,失業率也不會居高不下

 

8月外銷接單下滑 年增率 -12% 〔摘要9.24.2009曾慧雯/自由〕八月份外銷訂單金額年增率,呈現兩位數的負成長,中斷過去數月以來年增率減幅逐漸縮小的趨勢,八月外銷訂單金額為282.9億美元,較去年同月減少38.4億美元,年增率為負11.96,扣除季節因素後仍為負11.45%。

若就主要接單貨品觀察,以電子產品較去年同月減少9.4億美元(減幅為12.20%)影響最大,主因為基期較高;其次為基本金屬及其製品減少9.3億美元(減幅為33.83%),主因為去年同期國際原物料價格過高;而資訊與通信產品減少6.3億美元(減幅為9.07%),主因則是Windows 7上市前客戶觀望。

若以主要接單地區來分,八月份僅有接自中國(含香港)的訂單年增率為正成長,其餘美國、歐洲、東協六國及日本都還是負成長;此外,受到莫拉克颱風重創南台灣衝擊,同時也影響部分產業生產進度,八月份工業生產年增率為負9.62%,其中製造業減少9.38%,礦業及土石採取業、電力及燃氣供應業、用水供應業、建築工程業也分別減少22.27%、2.83%、2.84%、28.96

殷琪奇女子【摘要9.24.2009江春男 蘋果】企業界普遍認為,如果沒有殷琪,高鐵一定蓋不成。高鐵賠4000億,若交給政府,賠8000億也不會比現在好。高鐵在阿扁任期內完成,它是阿扁最大政績,現在輿論交相指責,把它說得一無是處,恨不得把它拆掉似的。

如果當年扁政府沒有大力支持,高鐵早已半途而廢。有人指責扁政府超額融資,好像其中有見不得人的弊端,這件事值得調查,但是換成國民黨執政,會有更高明的辦法嗎?過去幾年來,殷琪飽受攻擊,表面上是高鐵,其實是她支持阿扁,她不想澄清,因為她don’t care

她參加國政顧問團,又被阿扁欽點為監委提名審查委員,都是被拖下水,但她懶得解釋,因為她don’t care。她有自己格調,看不起許多人,但她不願浪費時間在這些shit上面。

扁家與企業界來往密切,政治獻金牽連一拖拉庫的企業家,幾乎無人倖免,唯獨殷琪不在其中,因為她有自己格調,從不搞這一套。她對政客從無好感,她支持政黨輪替,支持民主運動,但不一定支持民進黨的政策。她信仰達賴喇嘛,三十年如一日,經常到國外聽達賴講經,這次達賴來台,她負責打點一切,外界怎麼批評,她都don’t care

 

【摘要2009.09.24中國時報】依監察院的資料顯示,過去數年大陸工程承包了1062億工程,長榮集團承包764億,而東元電機與太電集團亦分別包到四百多億與三百多億。如果以10%的淨利粗估,這些工程至少也給幾家原始股東賺到了兩百五十餘億。

這個數字較之於前述四家原始出資者的金額,其實已經綽綽有餘。高鐵幾位原始股東在賺飽之際,宣稱要走人,還一副受盡委屈的表情,確實讓人難以接受。像台灣高鐵公司這樣「先讓大股東賺飽,再讓全社會埋單」的事件,也算給經營企業者,樹立了一個黑心案例。

高鐵原始股東「先將」賺錢的生意由自己承擔,將口袋塞滿鈔票;「然後」再將虧錢的營運留給政府承接爛攤子。第一,當年高鐵公司投標時「政府零出資、千億回饋金」的承諾,現在看起來簡直是空話。台灣政府該這樣被人耍弄嗎?

第二,當年投標的承諾,事後竟然沒有辦法成為約束原始股東的契約內容,這是為什麼?

第三,為什麼高鐵原始股東事後多次增資自己都置身事外?是否凸顯出自己對未來婚姻的心虛?

第四,為什麼各獨立銀行團後來皆不願增資,是否表示他們也對未來不樂觀?

第五,如果幾次重要的增資都是由航發會、中技社等泛公營機構奉命投入,這難道沒有實質違反「政府零出資」的承諾?

第六,為什麼當初預估的乘載量與現在會差那麼多?難道原始股東都沒有責任?

第七,一家公司借錢所負擔的利息預估,其實是非常簡單的財務分析。為什麼事前竟然無法預見今日的沉重利息負擔?

究責,倒不只是侷限於懲處公務人員的顢頇無能,而更要著重此事可能涉及的背信、掏空與使公務員為不實登載等種種不法。孫道存欠稅不到三億,就被社會K到不行,但台灣高鐵背後卻是千億的大窟窿,豈能小覷?

BOT無罪 罪在爛政治文化【摘要9.24.2009吳春貴 蘋果】高鐵與高雄捷運,都面臨經營的危機,爛攤子都等待當初熱中推動BOT的國民黨政府來收拾。兩鐵目前都遭遇同樣的困境,就是1運量嚴重不足、2融資利息壓力重、3折舊攤提費用高等三大因素,因高鐵的困境遠超過高捷,再加上政治因素的介入,高鐵首先攤牌,由政府介入經營。

兩鐵的三大困境,其實都可以歸因於運量嚴重不足;兩鐵的營運規劃,其設計都以政府的運量估算作基礎,運量估計一錯,後續的經營策略也就跟著一路錯。兩鐵的衣食父母是旅客,旅客不來,兩鐵又能奈何。

殷琪說,政府用高估的運量,引誘他們投資高鐵;高捷前副董事長陳敏賢也說,他們被政府的捷運高運量估算所騙,投資兩鐵錯誤的第一步,都是相信了政府那一份運量估算報告。錯誤的運量評估,是政府的引誘故意算錯也好,或是專業機構估計錯誤也好,這個「引商入甕」的錯誤,讓兩鐵陷入泥沼之中,政府是責無旁貸的應該要負起責任的。

高鐵的運量,政府的評估是通車2年,運量就可達到每天28萬人次,但高鐵至今通車3年,每天載客量僅85000人次;高捷的運量,政府評估是通車第一年日運量36萬人次,明年突破50萬人次,但目前日運量只有12萬人次,日運量至少要40萬人次,損益才能兩平。

兩鐵的運量,政府的預估數與實際的數字,真的「差很大」,救兩鐵不從提升運量著手,其他的投入都會像肉包子打狗一去不回。提升運量何其不易,殷琪說產業外移殺了高鐵,只說對了一半,外部的經濟環境的衰退,以及長途客運業票價「殺很大」的分食市場等,都使兩鐵旅客難以成長,撐不下去就有賴政府收拾,全民埋單。

交通運輸業,屬於公共利益的事業,不能只著眼於盈虧,但是私人公司無法長期虧損,政府當初設計BOT案時,本就應該把這個因素考慮進去,現在尾大不掉,政府要救高鐵了,但是若所有的條件不變,「換人不換制度」,真的有救嗎?

台灣的兩鐵,都敗在政府錯誤的運量預估上,政府若能比照「歐洲之星」補助運量辦法,補助兩鐵,則高鐵每天預估運量為28萬人次,政府補助14萬人次,高鐵只負責14萬人次,距離實際運量8萬多人次,已相差不多。政府過去長期補助行走偏遠地區的客運業者,就是著眼於公共運輸的特殊性,若兩鐵能比照辦理,實在是無可厚非。

問題是當年政府與兩鐵之間的BOT契約,沒有明定補助旅客量的辦法,現在再來訂定辦法,藍綠兩關就過不去了,光在立法院就會吵翻天。所以,不能補助兩鐵的旅客量,而期望兩鐵的運量在短期內有長足的成長,那是完全不可能的。BOT在國外有許多成功案例,移植到台灣就變了樣,那是學人家只學到半套,沒學到人家的配套,注定兩鐵BOT失敗。

所以,BOT無罪,罪在人為的制度偏差,罪在政治人物的口水,永遠會淹沒事實的真相,殷琪的下台,其實對她是一種解脫。【《民眾日報》前總編輯】

【摘要2009/09/24 中央社】交通部採用較能客觀反映經營績效的經營效率指標「稅前息前折舊前收益(EBITDA)」做分析,台灣高鐵在稅前、息前及折舊前,盈餘利率達 56.1%,高於香港地鐵52.9%、日本東海鐵道40.8%、新加坡地鐵 34%、東日本鐵道28%、西日本鐵道20.4%,不過,在稅後、息後及折舊後的股權報酬率卻偏低,是負的 59.6%,而香港地鐵等仍有盈餘。

交通部認為,是財務結構,導致台灣高鐵營運績效不佳,去年起每月營收約新台幣20億元,扣除營運支出約10億元,卻不夠支付高額利息和折舊。交通部認為,台灣高鐵要轉虧為盈,未來除了要開源與繼續控管支出外,還要進一步在利息與折舊負擔上,尋求更合理解決方案。

【摘要9.24.2009聯合報╱蔡惠萍】對於外界形容政府接下「爛攤子」,歐晉德非常不服氣,高鐵負債三千八百九十九億元,資產則有四千一百六十八億元,資產大於負債,絕非爛攤子。

他表示,高鐵希望爭取降低利率,他認為,當年興建期已合理反映銀行風險,但高鐵已上路三年,可靠度超過99%,屬於穩定成長的系統,且大環境利率下降,應該考慮合理反映利率。對於折舊攤提,他說,高鐵土木設施可使用一百年,機電可使用六十年,但折舊廿六年就要攤提歸零,將透過協商爭取延長折舊年限。

高鐵經營績效成眾矢之的,但據傳,前高鐵董事長殷琪主張向政府求償四百八十三億元損失,新任董事長歐晉德昨天也表態支持。高鐵兩千年動工興建以來,遭遇多起「不可抗力」事件,粗估造成四百八十三億元損失,殷琪主張這是合約中的政府「應辦事項」,多次要求政府協調解決。

交通部次長葉匡時表示,「高鐵覺得受了委屈,爭取權益天經地義。」交通部會把維護高鐵權益當成「很重要的方向」,盡速召開會議。據了解,政府補救高鐵的損失,手段除補償金額,也可延長特許年限、暫緩提撥回饋金和協助融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