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4日 星期一

失格的「總統政治」

不沾鍋系列40

【摘要9.14.2009孫慶餘 蘋果】馬劉內閣改組了無新意,不過換個馬吳內閣名稱,沒有任何驚喜改變,因為馬的格局,決定了內閣的格局。人既然都是他找的(他甚至迫不及待,連應屬吳推薦的副閣揆,都先宣布),今後一切內閣成敗也該由「總統政治」負完全責任

所謂「總統政治」,就是指總統一言一行,決定了總統政績,也影響了一黨或一國興衰。儘管全國民怨沸騰,馬英九仍然冷漠如昔,不換劉兆玄。而劉會由不換,到突然宣布內閣總辭,「一肩扛起所有責任」,無非劉太自我感覺良好,自己不走,還保邱正雄等人不走,以致馬覺得大火就要燒到自己,不得不「捨劉救馬」而已。

「捨劉救馬」不是劉自稱的一肩扛起責任,而是馬要他一肩扛起責任,以替馬在八八水災的種種失職設下停損,如同曹操在軍事不利時「借糧官人頭一用」,以防軍隊譁變。馬吳內閣之所以是急就章(即使他們美稱「無縫接軌」),是馬的逃命招數(武俠小說指的「懶驢打滾」),其理在此。

劉不能幫馬扛責,反而要馬幫劉扛責,這正是引動馬「殺機」的關鍵,也是馬「總統政治」的格局。道盡馬的為政及自保哲學。否則台灣民眾怎會看到「外交休兵」竟要全面倚賴中共善意(形同「外交終結」)!吳敦義任閣揆前,竟要緊急派往香港「看土石流」?!

莫讓完全負責成了笑話【摘要9.14.2009呂一銘 蘋果】馬英九就要再次接任國民黨主席,黨政的分際如何,無人清楚,現只見吳朱正副閣揆,仍兼黨副主席;而馬英九上任總統之初,曾一再強調:「準備好了!」不但是「完全執政」,還要「完全負責」,言猶在耳。然這一年半來,「準備」豈止一個「慘」字了得!光是失業率就創新高。

即以「八八水災」救災而言,馬總統有「完全負責」嗎?其中國安系統失靈、未充分發揮統帥權能力,以及推遲外援等,皆為總統職權範圍,如今卻教劉內閣總辭權充「棄車保帥」的交代,便能平撫民怨嗎?按照馬到災區鞠躬道歉的說法,是「有人抱怨,沒有人指摘」,此實與外界看法落差太大!

何況災後重建並非只有安置問題,災民往後的日子怎麼過(生計問題)?才是真正嚴肅的課題。參照年來媒體報導的「馬語錄」,嘗令人拍案叫絕。譬如曾對原住民說:「我把你們當人看」,災民泣喊:「馬總統救我!」馬:「讓我講完,再救你。」

不過最新的說法,比較科學,是名醫陳順勝提供的,他說馬恐是罹患了傲慢症候群,有五月英國《腦(BRAIN)》神經學期刊的「傲慢症候群」論文可對照,諸如馬的「自我感覺良好」,乃至「完全負責」云云,與此症症狀,若合符節,類此傲慢症候群的典型特質,因忍受過度壓力、缺乏睡眠,用腎上腺素處理事務,沒藥可治。

若作比對,至少馬有自戀癖好,不成比例的關注自己的形象與講演表現,自認有歷史責任,易與現實社會脫節,甚或有輕率和衝動等等,不勝枚舉。但問題多多。

進而言之,今天的吳內閣或下台的劉內閣,下棋的人都是馬英九,閣揆和閣員不過是馬的棋子,由總統府發言人宣布新閣揆,這種把棋子當「細漢」的搞法,豈非是另一種的傲慢?

一般輿論經常討論這些棋子如之何,卻忘了最該被檢討的對象,就是操控棋子的馬英九!難道他的「完全負責」,是由他用的棋子完全負責耶?況且救災的成敗,涉及的行政責任是內閣一干人等,政治責任理應是總統和他的國安系統要角一起負責,不能只換國防、外交部長了事,變成劉揆一肩挑寧非怪事?

如果說總統有憲法任期的保障,那麼當年美國的水門案,尼克森又何須下台?!若對照救災時期,馬英九的民調在16%左右,如今劉瀟灑離開,馬不能顧左右言他,好像什麼責任都沒有!若圖以到災區、扁案判決轉移社會悲情焦點,那麼七百多條人命豈非冤枉耶!

 

過度吹噓 形同詐騙【摘要9.14.2009蘋果 劉黎兒】AV影帝加藤鷹,最大賣點就是他自豪的金手指會讓女人潮吹,還拍成潮吹講座,發了不少潮吹財,但許多女人根本不覺有潮吹存在,作家岩井志麻子認為那是尿而已,不懂男人想什麼,也有男人表示「我遇過自稱潮吹女,但怎麼嗅都是尿!」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