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7日 星期日

請別再低估中華民國的財政危機

【中國時報社論2009.09.27摘要】國內外媒體與信評機構最近皆指出,台灣的政府財政在馬總統上台之後,面臨空前的挑戰。造成今日危機的因素有三個面向:其一是政府減稅浮濫、支出不知節制、負債餘額居高不下;其二是主管財政首長幾乎無所作為;其三是層峰一直未見此一嚴重危機

中央政府的負債餘額,明年將達4.67兆,如果再加上各項預定支出等隱藏性負債8.87兆,合計則逾十三兆。中央政府與各級政府的負債,都已接近公債法上限。由於公債法定上限,是這一代對未來子孫的承諾,任何政治人物白目到想打破這個承諾,都等同於公開宣布自己政治生命結束。故在公債上限無法改變的情形下,未來政府預算將面臨編不出來的窘境。這當然是前所未有的嚴重。

前述財政危機是誰造成的呢?固然歷任政府或多或少難辭其咎,但現任政府的不知節制,絕對要負最大的責任。在2007年底,各級政府的負債餘額僅四兆三千兩百多億,新政府短短十幾個月,就使負債餘額迅速破表,這不是現任政府的責任是誰的責任?更何況,危機越是迫近,依理主事者就應該更警覺,但財政部卻渾然不覺。

財政部不只對問題不敏感,其在九月廿三日記者會上所提健全財政的解決方案,也是只能用「牛皮」兩個字形容。部長說,他將來要「積極開拓財源、減少不經濟支出」;這是否表示過去精明強悍的馬劉體制充斥著「不經濟」支出,且未努力開財源?過去一年多的財長,不就是同一個人嗎?

此外,財政部認為做好財產效益管理就可增加八、九千億稅收,這皆屬畫餅充飢的夢幻之作。但最精采的論述是:要在2013年調升營業稅。2012年馬總統能否連任都沒人知道,而馬總統當初宣稱「六三三」要在2012年後實現,就被外界批到不行。如今把增稅的期程拖到總統大選之後一年。主事者宣布在自己鐵定卸任後增稅,把責任推給未來子孫與未來部長,這樣的「方案」,是不是令人嘆為觀止?

國家之所以要在公債法,訂定舉債上限,就是要避免現在的官員把債務責任拖到下一代,要「今日事,今日畢」。政府談增稅雖然有政治風險,卻也是對後世子孫負責任的表現。當財政部長面對這麼嚴重的赤字壓力,為什麼卻見不到這種責任呢?

當然,財政部也留了個尾巴,說外界若要求提前實施增稅,「財政部也不反對」;這又是一項創新的論述。無論如何,部長的意思是,他任內既不想增稅,也不管赤字;如果外界拚命要求,則增稅的責任不在他,而在於那些要求提前的人。首長能講出這樣的話,我們也只能感到驚訝了。

台灣財政的另一項值得憂慮的危機是:不論當前財政狀況有多爛,都未見馬總統正面看待。正因為如此,我們的財政部長可以在去年未知會副院長的情況下,宣布要召開證交稅的記者會;也可以把整個內閣財經團隊拖到總統府,請馬總統裁定證交稅降或不降;更可以逕行決定要在下一任總統上任後一年,調升營業稅。這樣異常的作為卻沒有人予以節制,是當前財政相當值得憂慮的危機。

參考資料:

未來重大決策 都要馬拍板?

這種部長不應再縱容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