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6日 星期三

我在加拿大放聲痛哭

【摘要9.16.2009蘋果】第六十四屆聯合國大會昨晚開議,台灣沒有委請友邦提案要求聯大,討論台灣參與聯合國問題,這是我國自1993年推動重返聯合國案以來首度放棄提案。民進黨立委葉宜津批,馬英九上任短短一年多,什麼都放棄了,「不配當中華民國總統。」

【摘要9.16.2009蘋果 吳若權】當幼慈,發現她和品義之間看似穩定的感情,其實一直存在著一個第三者時,她的內心受到很大的打擊。幼慈從不曾懷疑過品義,就像她從來不曾想過,有一天她竟然會因為第三者的逼退,而被迫跟品義分手,離開這段原以為會白首偕老的感情。

她痛不欲生地,度過好長一段時間的感情黑暗期。三角戀情,果真剪不斷、理還亂!

參考資料:西班牙小鎮獨立公投 贊成票96%

【摘要9.16.2009自由◎ 周英戀】第四十屆國際技能競賽九月十日圓滿結束。台灣代表團成績斐然,總共獲得金牌四面、銅牌八面、優勝十七面,排名世界第四。然而,再多的獎項,對於二十歲的孩子們,我並沒有看到獲獎學生百分百的喜悅,因為,他們無法像其他得獎選手披著自己國家的國旗上台接受頒獎。

因為,台灣的代表主動要求摘下來的。這是我第二次參與世界裁判。十多天的競賽過程中,與世界各國頂尖裁判建立良善的友誼。然而,在正式競賽的第一天中午(九月二日),台灣的國旗被摘下來。我在第一時間詢問了我職類的裁判長,她告訴我:是您們國家的代表和大會人員把國旗摘下來的,因為中國有一個考察團要來,不希望看到台灣的國旗。

之後兩天,我的職類就像孤兒一般,在沒有國旗的情況下奮戰。當天晚上,我請示台灣代表,為何把國旗摘下來?他告訴我:「我們申請的大會旗子並不是國旗,是加拿大主辦單位幫我們把國旗安置在競賽會場的妳是『要拿牌』還是『要國旗』?為了接下來三天的競賽順利,我必須安撫國手的情緒,我含淚謝謝代表,回房就寢。

接下來的兩天競賽,諸多的華僑在觀眾席前議論著:怎麼沒有國旗?第三天下午貼上了大會的會旗。世界各國的裁判紛紛問起了「台灣怎麼了?為何被換下國旗?」有個歐洲裁判拿著筆說:「我幫你們把Chinese Taipei 改為台灣。」也許是開玩笑,但卻觸動了我在賽場的情緒,我放聲痛哭。我的國家原本就是台灣!

競賽結束,我的職類拿到世界銅牌。在最後一天的裁判會議上,我請求裁判長給我兩分鐘的「說謝謝」。我感謝大家的關心,也把台灣的地理位置、歷史過往、現階段人民生活與願景期待等敘述說明,並給大家一張彩色的圖文介紹。十八個國家的裁判給我一分鐘的掌聲,並在熱情的擁抱中說再見。

競賽已經落幕,對於正值青少年的台灣孩子而言,得獎帶來諸多的鼓勵與獎勵,但,上台披著無法識別的「國名」!看著他(她)們身軀扭轉成「S」,雙手緊握,嚷著「有夠鬱卒!」「為何不能拿國旗?」的無助與惶恐,身為裁判長的我也啞然!

親愛的台灣代表,我拿著台灣國家的公款出國比賽,我當然要獎牌,也要國旗!(作者為全國技能競賽花藝職類裁判長)

海釣糾紛 我海巡員遭日方壓制在地 【摘要2009.09.16李忠一、吳政峰、張謙俊/中國時報】福爾摩沙酋長二號事件中,海巡隊員王建明、陳慶鐘登船時,因船艇晃動,導致手部觸及佩槍,先後遭日警壓制在地,衝突一觸即發;約二分鐘後,日警才鬆手,但日方並未出示我方越界證據。對此,海巡署表達強烈不滿,並將透過外交系統向日本政府提出嚴正抗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