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2日 星期六

收受辜仲諒三億台幣/特偵加訴兩罪 扁珍均無罪

阿扁官司啟迪163

〔摘要9.12.2009林嘉東/自由〕針對特偵組追加起訴,前總統陳水扁夫婦收受辜仲諒台幣三億元,違反貪污治罪條例及政治獻金法兩罪,台北地方法院認定,前中信金副董事長辜仲諒給錢,純粹是認同兩人的理想,不構成貪污,也未違反政治獻金法,判扁、珍無罪

特偵組今年五月間,追加起訴陳水扁夫婦收取辜仲諒新台幣三億元,認定構成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第一項第五款,對於非主管或監督之事務圖利罪,與違反政治獻金法。

判決書指出,辜仲諒雖有給扁家三億元,但依辜仲諒的證詞顯示,辜仲諒給扁、珍錢,純粹僅是認同扁珍理想,意欲共同完成,雖有企圖攀關係、求心安的意味,但辜仲諒並未因此希望,陳水扁、吳淑珍利用總統職權機會或身分,影響金融政策或具體事務,並不構成貪污治罪條例第六條。

至於違反政治獻金法的部分,政治獻金法處罰的對象是政黨、政治團體或擬參選人未經許可設立專戶而收受政治獻金,但辜仲諒交付三億元時,陳水扁已有成立專戶,因此判扁、珍無罪。

〔摘要9.12.2009楊國文/自由〕為扁辯護的台北地院公設辯護人曾德榮,昨天到北院聆判後搖頭說,蔡守訓合議庭對扁涉及每案均予重判,他感到意外。雖對判決表示尊重,但他不服此結果。曾德榮對龍潭購地案判扁廿年,最無法認同,該案三個關鍵:龍潭案將私地納入科學園區,是否屬扁總統職務上行為?有無直接收賄?有無構成對價關係?合議庭都認定扁是犯罪行為,且認為扁和妻子共同收賄四億元,但曾德榮認為這些都頗有疑問。

曾德榮表示,當初科管局和國科會早已擬定政策方向,扁只是基於國家兩兆雙星政策而表達關心,未以總統職權介入,不解為何會被認定為收賄。至於扁被起訴圖利、違反政治獻金法,合議庭均判無罪;對追加起訴陳敏薰交付賄賂案部分,判決公訴不受理。曾德榮認為,這是值得欣慰的地方。

〔摘要9.12.2009林俊宏、李欣芳、林慶川、劉志原/自由〕馬永成及林德訓並未侵吞國務費半毛錢,但法官卻以兩人是扁的重要幕僚,未奉公守法,不但將他們重判,還命需連帶與扁珍共同被追繳不法所得,不足時還須以個人財產抵償,下手之重讓人瞠目結舌。

馬、林昨天透過律師發出聲明,強調沒有一毛錢落到自己私人口袋。聲明中也以馬英九特別費案與此案相比,指馬的幕僚均獲緩起訴,他們兩人同為幕僚,命運卻大不同。他們質疑,兩案均是蔡守訓審理,但「同一庭的法官充斥兩套標準,司法會轉彎?」這樣的司法如何取信於民?

馬、林沒有將任何公家的一毛錢放到個人口袋,卻都遭重判,台灣還有公義嗎?他們被重判,只為了政治鬥爭判重罪,難道他們兩人沒家庭、沒父母嗎?事實上,馬、林遭判重刑,恐怕連檢方也傻眼,因為在特偵組當初的起訴書中,檢方一度請求法官審酌兩人的犯罪動機,是單純為完成總統所交付的任務而為,被告並未因此而有任何不法獲利,加上被告犯後態度良好,並配合檢方偵辦,因此籲請合議庭從輕量刑。

合議庭還認為,雖然檢方及審理過程中,查無馬、林獲取鉅額不法利益證據,但包括扁家人將國務費機密費挪為私人支出、以不實犒賞清冊詐領國務費非機密費,加上以他人消費的私人發票詐領非機密費,馬、林身為前後任核章主管,仍屬共同被告身分,即使分文未得,仍需和扁家共同將不法所得發還總統府。

馬永成、林德訓的聲明稿則指出,本案在陳瑞仁檢察官起訴書中即未認為被告兩人涉及貪污,去年十二月特偵組起訴書中也明白載明:「乃純係為完成總統所交付的任務而為,並不因此而有任何不法獲利」尚無證據由國務機要費中獲取不法利益,何以判刑是二十年及十六年,判決不符論理與證據法則。

馬、林也認為依前總統李登輝、前行政院主計長許璋瑤、總統府會計長等人作證,國務費就是總統的特別費

〔摘要9.12.2009林慶川、劉志原、項程鎮/自由〕蔡守訓在九十六年八月十四日對特別費貪污案,判馬英九無罪,昨則判陳水扁重罪。蔡守訓斥「一人貪戾、一國作亂」。這段話出自「大學」的「右傳之八章,釋修身齊家」的一段「一家仁、一國興仁;一家讓,一國興讓;一人貪戾、一國作亂」。

李鈞震:

1、判決書的重點是:證據、法條、因果關係、犯罪動機。不是《大學》,又不是考國文,何況引用文言文,等同背叛胡適。

2、三審定讞之前,所有的被告都應該被視同無罪,要「無罪推定」,否則就是侵犯人權。蔡守訓應該清楚,檢察官的態度,都已經侵犯人權。

3、判決書最大的問題是,金錢的流向不清楚。如果,阿扁貪了國務機要費,錢去哪裡?殺人兇案,一定要找到屍體才算數。匯往國外的錢,到底流入何人的手中?

4、如果我是總統,要推動台灣進入聯合國,要拉關係,要不要捐錢給聯合國、歐盟的外圍組織?資助聯合國的智庫或研究單位?可是要避免中國打壓,就要暗中進行,不能由官方的外交部出錢。

5、不然,為什麼總統出國,可以在荷蘭阿姆斯特丹降落?而馬英九不行。為什麼李遠哲可以當選國際科學理事會ICSU主席?台灣為什麼可以可以參加「志願服務與資訊科技」會議「聯合國資訊社會高峰會」之平行會議?

6、如果我是總統,要推動台灣獨立,就要拉攏國際上所有的民主運動人士,包括王丹、熱比婭、西藏流亡政府等等,可能還要資助眾多的中國的民運人士,當然還要避免中國打壓,造成各種當事人的困擾,要暗中進行,不能由官方的外交部出錢。當然由政治獻金、國務機要費支出。

7、如果我是總統,要推動台灣獨立,這些資助民運人士的錢,絕對不能曝光,不然會死很多人,關到死也不能曝光;其實,蔣經國時代,世界各國也暗中資助台灣的民主運動人士;現在美國,也還資助中東許多國家的地下組織。

8、如果我是總統,還要推動司法改革,革除「有罪推定」的習慣,革除濫用特別費的習慣,還要改革媒體、名嘴胡亂栽贓的習慣,革除違反偵查不公開的司法人員習慣,改革調查局的昏庸。如果同時進行,一定要演出一場大戲,要陰謀進行,一起解決。

9、如果我是總統,一定要使台灣成為國際媒體焦點,搞得天翻地覆,搞得聯合國收錢卻不辦事的事情曝光;讓國際知名人權鬥士達賴,不得不為民進黨背書,給國民黨與阿共難堪;讓國際的環保組織,都收到台灣的國務機要費;讓亞洲的反對黨,都收到阿扁的政治獻金。FAPA確時是個好公關公司。

10、如果我是胡錦濤,我一定支助台灣的高金素梅、新聞媒體、名嘴們等,共同打擊民進黨、阿扁,以加強統一大業。這是陽謀,不是陰謀。

11、如果我是阿扁,就低調閉嘴,一切交由律師處理,好好關在房間裡苦讀,博覽經書,編寫哈佛大學的教科書;累了就在房間做伏地挺身、仰臥起坐、交互蹲跳。預備25年後,成為國際超級大學者,超越馬克斯、哈柏瑪斯、康德、培根、伏爾泰。這樣才是有志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