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3日 星期日

同一合議庭對扁案及馬案有兩套標準?/李勝琛質疑 司法會轉彎

阿扁官司啟迪166

〔摘要9.13.2009劉志原、項程鎮、黃立翔/自由〕前總統陳水扁昔日幕僚馬永成、林德訓的委任律師李勝琛,質疑扁案的審判長蔡守訓,對於扁的國務機要費案及馬英九的特別費案有兩套標準,他質疑「司法會轉彎」。

陳水扁在歷次庭期中,多次主張「國務機要費」等同於「特別費」,審判長蔡守訓既在審理馬英九特別費案時判馬英九無罪,也應判他無罪;結果合議庭認為,特別費與國務機要費性質完全不同,合議庭認定特別費是「因公支用的實質補貼」,國務費則全須「因公支用」,國務費專款專戶,不適用大水庫理論,扁國務費支付私用,違反因公支用原則。

律師李勝琛昨天指出,國務機要費案與馬英九特別費案,有眾多雷同之處,前總統李登輝也說,國務機要費就是總統特別費,但同一合議庭,判馬英九特別費案無罪,卻在國務機要費案重判扁珍無期徒刑,他說,這樣的司法,要如何得到人民的信賴?

馬英九特別費案雷同於陳前總統國務機要費案,但涉案余文輕判又可回市府任職,林德訓與馬永成卻被重判,更不用說馬英九與陳前總統所受兩種待遇。馬英九上任一年多顯著的政績,就是清算鬥爭阿扁家族。

曾任台北地院審判長的吳孟良律師,懷疑合議庭受到媒體影響,認為合議庭同樣審理扁案和馬英九特別費,但兩者判決書相較,似乎「馬是好人、扁家都是壞人」,在這樣想法下,證據取捨和對案情的事實認定會變得很主觀,讓外界懷疑有特定色彩和意識形態。

〔摘要9.13.2009項程鎮/自由〕台北地院合議庭對扁案判決結果,引用古文抨擊扁家,合議庭昔日法官同僚、曾任台北地院審判長的陳博文律師,及吳孟良律師頗不以為然,認為失之主觀,有道德審判和政治審判疑慮。

根據扁案判決主文及判決理由大要所載,合議庭批扁珍:「作之君、作之師」、「一家仁、一國興仁;一家讓、一國興讓;一人貪戾、一國作亂」、「風行草偃、上行下效」。

民間司改會董事長黃瑞明律師直言:法官引用古文罵扁珍,根本是受到封建餘毒影響,好像回到以前縣太爺身兼法官和父母官時代。現在是老百姓當家作主時代,這些字眼只有民眾有資格來要求法官或公務員;法官沒資格、也沒身分這樣去罵扁珍。

陳博文律師表示,法官應站在公平第三者立場聽訟止爭,用事實及證據來寫判決書,對於被告刑度,應審酌犯後態度及刑法規定的量刑標準,古人名言引用在判決書就不是那麼妥當。

【摘要2009.09.13 江靜玲 中國時報】轉眼間,美國的九一一事件已經八周年了。對台灣而言,今年的九一一也是特別沈重的一天。倫敦國際皇家事務研究所(RIIA)資深研究員布朗(Dr. Kerry Brown)在扁案一審宣判後指出,陳水扁的行為確有不當,但基於他是台灣前總統,以及在八年代台灣民主建立期間扮演的歷史角色,「我的感覺是,他應該被特赦」。

布朗強調,他對陳水扁並沒有任何個人意見或偏好,「但這是一個對台灣是具特殊象徵性的案例。」布朗認為,司法獨立是不可挑戰的,可是,陳水扁的政治角色,也是無法變更的事實,「這個案子,想要不政治化也難!」

身為一個年輕的民主國家,布朗稱讚台灣的成就相當了不起。但畢竟,台灣民主還未臻成熟,他認為,在民主政治裡,因為貪汙判處前國家元首無期徒刑,似乎過於嚴苛。為了台灣民主能夠更上一層樓,布朗建議現任總統馬英九應在此一政治敏感時刻,扮演台灣民主的「安全守門人」,尊重司法獨立之餘,展現民主風範,藉著陳水扁案,把台灣民主政治推向另一個階段。

牛津大學聖安東尼學院的曾銳生教授(Prof. Steve Tsang)則坦承,以歐洲的觀點看到陳水扁在一審中判處無期徒刑,確實很嚴苛。但他認為,台北地方法院一審判陳水扁無期徒刑,是否過於嚴苛並不是最重要的,因為判決是根據不同國家的法律制度決定的,因地依法制宜。

曾銳生指出,司法制度程序,是否完全獨立公正與公平,才是最重要的。然而,台灣在陳水扁案的司法處理上,卻是「不完美」的。這當中包括,公然將國家前元首扣上手銬,「除非陳水扁有明顯逃亡,或拒絕接受偵詢的動作,對於一位民選前總統,應不必如此。」而台北地方法院在審判中更換法官一事,則提供了外界對本案司法程序質疑的空間。

馬英九的老師孔傑榮(Jerome A Cohen)此刻也正在台灣訪問,曾銳生說,馬英九或許可以一審過程中更換法官事,就教他的老師,詢問改善之道。他並建議,馬英九這個時候,不但不應擔心被貼上干預司法的標簽,反而應該打破沈默,向大眾宣示,沒有一個人是高於法律的。

政治,當然不是那麼簡單的事。台灣人對政治或某一個政客的情緒(不論支持的激情或反對的憤怒),恐怕是對政治普遍冷感的歐洲人,難以想像和了解的。台灣有了不起的人民,可惜,沒有了不起的政客。扁案一審判決對台灣民主,是考驗也是學習。

陳水扁「罪」在哪裡? 【摘要9.13.2009自由】陳水扁一審被判重刑,完全是預料之中。陳水扁家族如果貪污,當然應該審判,無論前朝國民黨官員是否也貪腐。但問題是,這個案子從一開始審理就違反程序正義

如果檢方理直氣壯、一切證據確鑿,他們完全沒有必要通過媒體定罪、硬換法官、長期羈押、押人取證、竄改審訊筆錄等一系列違法行為,更沒有必要刻意把陳水扁的自我陳述故意拖到後半夜,等媒體都截稿了,記者都撐不住了,而且也把被告拖到精疲力盡的程度,才讓他說話。

審判長如果很自信,應該不害怕陳水扁的自我辯護,讓更多的民眾知道。但檢方這一系列嚴重違反司法程序正義和卑劣的小動作,都只能讓人們更相信:在陳水扁案件中,絕對沒有司法公正可言!他們選擇在九一一這天判陳水扁,就是要清清楚楚地告訴台灣人民:陳水扁是恐怖份子。

在他們眼裡,陳水扁就是竊取過總統位子的恐怖份子。當年馬英九在哈佛讀書時不就寫了,把台獨運動等同恐怖主義的英文論文嗎?國民黨是一直把搞台獨的人當作恐怖份子的,兩蔣時代是,今天也是!在國民黨政權前所未有地親共、聯共的現狀下,陳水扁成為首先被屠宰的對象,實在毫不奇怪。

陳水扁有沒有可能貪污?當然不排除。但這是第二步的問題。我們首先必須追求的是司法公正的環境,只有在司法公正的前提下,才能再來談陳水扁是否貪污的問題。在目前司法不公的現狀下,案件已經沒有可能做出正確、公正的判斷。

扁案除了司法嚴重不公的事實之外,這裡面還有一個歷史共業的問題。無論檢方指控的陳水扁貪污是否真實,在國民黨官員一概逍遙法外,辦綠不辦藍,是毫無疑問的政治清算。檢方在此案中一系列的公然濫權,遠遠比任何個人的貪污行為都對台灣民主具有更強烈、更久遠的破壞力。而這種政府利用司法,進行政治報復所造成的危害,是陳水扁即使貪污也完全無法比擬的!

原中共外交官陳有為,在新加坡《聯合早報》上的文章提醒大家記住:陳水扁的罪行不僅是經濟的,而且是政治的。八年來,他強力推行「一邊一國」的台獨政策,在政治、經濟、社會與文化領域中大搞「去中國化」,進行「入聯」活動,推行金錢外交妄圖擴展國際空間。

大家清楚了吧:台獨是罪!一邊一國是罪!台灣入聯是罪!這是一語道破國共兩黨,聯手重判陳水扁的經典宣言。

國民黨在台灣專制五十年,對台灣人民鎮壓、迫害、歧視、洗腦,造成無數生命損失和家庭悲劇。但陳水扁代表民進黨執政後,不僅沒有對國民黨殘害台灣人民的行徑進行清算,反而一路盡最大努力緩和衝突,試圖使這個轉型過程更平和。陳水扁政府對國民黨的巨額黨產問題、宋楚瑜巨額海外匯款問題等等,都沒有採取任何激烈手段。反映出陳水扁政府,期待緩和兩黨衝突,穩步走向正常兩黨政治的意願。

但國民黨的馬英九政府上台後,不僅不悔改以前國民黨給台灣人民造的孽,用重新執政的機會,立刻製造一個殺氣騰騰的清算氛圍:繼陳水扁之後,起訴一連串的綠營領導人。隨後就越來越囂張、越來越頻繁地跟對岸共產黨政府合作,直到今天,剛執政一年,已經成為北京傀儡政權。陳水扁案的每一步,不僅有馬政府的直接干預,更有北京政府的鬼影一步不離地跟著。(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