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2日 星期六

扁減薪捐獻數億 法官漠視

阿扁官司啟迪165

【摘要2009.09.12 羅暐智/中國時報】馬英九總統的老師、美國紐約大學法學院教授孔傑榮,昨日在立法院表示,羈押權限需小心運用,若陳水扁上訴,希望陳水扁在有條件安排下獲釋,且陳水扁羈押很久,人被關著,很難為自己辯護

孔傑榮表示,扁案訴訟程序很長,也能讓人從中學習,對台灣司法而言,這是很重要的一天,期望公眾關注相關的程序、人權等議題。不管在哪個國家,一方面要制止侵蝕政治體的貪腐,另一方面也要兼顧維護人權的需要,兩者之間存有一種緊張的關係。

孔傑榮再次提醒說,羈押權限是影響力很大的工具,需小心運用。陳水扁已經被羈押很久,而人被關起來時,很難為自己辯護。

大判決 凸顯多少司法問題 【吳景欽 中國時報2009.09.12摘要】如此判決果真能服眾? 不管是國務機務費或者是行政首長的特別費,目前皆乏法律明文,僅是以預算審查方式受立院監督,而針對特別費到底該如何使用?到底是公費?還是實質補貼?在缺乏法律明文下,都是由行政機關以函示方式為解釋。

惟行政機關間,對特別費解釋亦不相同。更重要是,檢察官與法官乃依法為訴追與審判,自然無庸受到這些解釋拘束。在目前司法實務,對於特別費見解亦屬分歧下,必然造成不同的檢察官或法官,對類似案件歧異的處分與判決。由於同一法院曾對特別費案為無罪判決,因此,對性質相似的國務機要費,若為有罪判決,除非能有相當堅強的理由,來說明特別費與國務機要費在本質上的區別,否則將產生是否有差別的懷疑。

至於龍潭案,被告收受利益已屬事實,其亦不否認,惟最麻煩的問題,即政治獻金與受賄的難以區分。因公務員收受私人利益,並非必然成立受賄罪,其中一個關鍵是,收受利益必須與圖利私人行為間具有對價性,而此對價性該如何證明?在司法實務是相當困難的。

因此,欲證明對價性,除了證明其收受利益外,更必須證明總統有以其權力高位,來迫使下級公務員就範,而為有利於特定人的決策的事實。如此的證明相當困難,也凸顯檢察官在法庭舉證的重要性,若檢察官無法具體證明此種對價性,法院基於中立的角色,自然不得僅以「理所當然」、「想當然爾」等而為有罪的判斷。

至於洗錢部分,必須是在證明被告犯有前置犯罪下,才有論罪的可能,而由於陳水扁所涉及者乃屬於貪汙的重罪,洗錢乃屬於前行為的一種延伸,且在基於無期待可能性下,即便有之,也屬於不罰的後行為,而變得不是那麼重要。此時該思考的,反而是龐大的利益該如何沒收、追繳與追徵,若僅是判重罪,而無法追及此部分的利益,判決所欲彰顯的正義,恐也是虛幻。

在法制層面,關於賄賂與政治獻金的界限不清,國務機要費與特別費的缺乏法制化,造成司法者的恣意,而產生一種不公平的對待。更重要的是,司法的公正性不是建立在判決書的長篇大論,而是建立在邏輯與證據。(真理大學財經法律系助理教授)

【摘要9.12.2009自由】明通法律事務所律師吳孟良:同一個合議庭、同樣的法官,面對性質相當的國務費案與特別費案,觀點卻不同。總統行政權高於直轄市首長,但合議庭對卸任總統認事用法如「法匠」,對前北市長則以「無罪推定、罪疑微輕」的刑法精義,來審酌其主觀犯意。

主計單位認為,國務費具特別費及機密費性質,合議庭對馬案是以八年任期來看,認支出大於收入即可,最高法院也採大水庫理論。但對扁案卻一年一年來看、錙銖必較;扁總統任內自願減薪四千萬元、將國安密帳數億元全部繳庫,兼任黨主席期間,捐給民進黨有開收據部分數億元,這些合議庭都視若無睹。(文︰記者何瑞玲)

文化大學法律系副教授許惠峰:全案程序頗多瑕疵,對審判公正的質疑、憂慮,均已在判決中顯現。如首長特別費、國務機要費性質應屬相同,但承審合議庭卻有不一致的認定,判馬英九無罪,相對陳水扁、吳淑珍則判無期徒刑。

下屬角色方面,馬永成、林德訓沒得到任何財物利益,卻被視為共同正犯重判,相對特別費案中的余文,刑度可說天壤之別。此外,全案更換法官、羈押裁定等,也可看出程序的粗糙性。

司法不應被顏色扭曲,法官要捫心自問標準是否一致?應避免主觀意識,個人成見、好惡、情感摻雜其中,甚至受到媒體影響。(文︰記者孫友廉)

台灣法治促進會理事長張學海:我認為,法律必須有證據才能定罪,法院在特別費案接受馬英九提出的大水庫理論,而拒絕接受扁相同的主張,雙方差別待遇,無法讓人信服。

扁案併案過程有重大缺失,高院陳獻裕法官與士院法官洪英花都公開撰文質疑,蔡守訓該庭是否有權受理扁案,恐有法院組織不合法之虞。

我認為政治立場明確、成見已定的法官被「指派」接審此案的同時,這個案件就會被認為是政治鬥爭。難怪本案遭質疑濫權羈押、押人取供、主案未判,先判偽證、政治操作等;再者扁羈押原因,在判決後已消滅,似無延押必要。(文︰記者林俊宏)

士林地方法院刑庭庭長洪英花:法院,是為了維護人民訴訟權而存在,法官應守憲守法、捍衛人民權利,違反任何正當法律程序作成的「無效裁判」,自不具實質正當性,也無羈束力。

憲法第八條明定,人民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亦即有審判權之「法定法官」才能依法對人民審問處罰。蔡守訓合議庭為「簽呈法官」,對扁案既無審理權責,更無羈押權,扁案判決自始、當然無效。(文︰記者林嘉東)

 

扁傾家蕩產,也難繳罰金【摘要2009.09.12朱真楷/中國時報】扁、珍遭重判無期徒刑,夫妻倆併科罰金高達五億。若回過頭調閱扁在總統任內最後一次財產申報,儘管他與吳淑珍的存款有六千三百餘萬,南、北兩地擁有五棟房屋、八筆土地,但總價值距離五億尚遠;除非「海角十幾億」得以匯回國,扁就算是耗盡一生積蓄,也賠不完這筆巨額罰金。

夫妻倆罰金達五億,若再加上兒子陳致中與媳婦黃睿靚的罰金,一家人罰金更高達八億。換言之,除非那「海角十幾億」匯回,扁家就算傾家蕩產也賠不完,永世難以翻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