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6日 星期三

扁案判決違憲留污點

阿扁官司啟迪171

〔摘要9.16.2009林俊宏、劉志原、楊國文/自由〕不少法界人士認同士林地院庭長洪英花對扁案「自始無效」的論點;宜蘭地院院長黃瑞華尤其強調「扁案判決,當然是一個違憲判決」;律師丁榮聰說,台北地院以庭長會議決定換法官,因此蔡守訓已不是合法法官;司改會執行長林峰正認為,扁案判決是個「污點」。

另,對於扁提釋憲,但大法官遲未作出解釋,律師陳松棟昨也痛批「大法官怠惰」、「應該被譴責!」至於換法官的爭議,是否可能成為撤銷有罪判決發回更審的理由?陳松棟認為,還是應透過大法官會議解釋來解決。

扁案審理之初,曾公開批評北院分案作法不當,宜蘭地院院長黃瑞華,昨表達支持洪英花的觀點。黃瑞華強調,「本案一開始就違反『法官法定原則』,根本就是違憲」,她說,國務費案有關「機密解密」部分,屬於行政法院職權,合議庭明顯逾越三權分立原則,進行司法審查,法官應依法論法,嚴守法律規定,並正確解釋法律

黃瑞華也感嘆表示,大法官缺乏勇氣,讓解釋文未能在此爭議時刻出爐,否則應可減少社會對立及司法資源浪費,除建議大法官應善盡職責,也希望扁案一審判決後,高院亦可撤銷發回或改判。

曾替白米炸彈客楊儒門辯護的律師丁榮聰表示,台北地院在扁案分案問題上,應類推適用刑事訴訟法第六條的規定,以裁定的方式處理,而非依所謂「分案規定」由庭長會議決定換法官,也因此,「蔡守訓已不是合法法官」。打官司靠運氣,遇到什麼樣的法官很重要,如果中途換法官,也應以裁定方式處理,讓被告有救濟管道。

林峰正指出,當初北院將合議庭審判長,由周占春更換為蔡守訓,根本無法說服大眾,其做出判決無論結果如何,永遠會變成「污點」;而釋憲案至今未有結果,無法讓司法自己解決此案,可說如「死棋」一般。

【摘要9.16.2009林嘉東/自由】力主扁案判決「自始無效」的士林地方法院庭長洪英花,一想到這個判決就心情沉重,她說「北院以庭長會議的行政手段,作成換法官決定,嚴重侵越審判獨立精神,根本就是違憲」。

以下為記者訪談摘要:

問:妳為何提出扁案自始當然無效?

答:憲法第八十條明定審判獨立,是為了要建構公平的法院,不受到任何干涉;審判獨立的先決條件是法院受理案件時,這個案件要分給哪個法官承辦,都須嚴格遵守法律規定,且要符合個案隨機正義的要求。

只有經過法律決定、按照抽籤決定,抽出來的法定法官,才有權力審理具體個案的被告。法官蔡守訓所組的合議庭,並不是法定法官,合議庭無權審訊阿扁,更無權羈押阿扁;但合議庭不顧法官法定原則受到侵害,逕作實體判決,因此判決當然應該是自始無效。

問:請說明一下「法官法定」原則?

答:憲法明定審判要獨立,憲法第十六條也規定保障人民有訴訟權,強調須經由公正、公開抽籤的程序,才能落實訴訟權保障,這是法官法定原則的核心價值。

北院以庭長會議的行政手段,作成換法官的決定,把周占春改由蔡守訓,如此以法律外的因素,交由蔡守訓合議庭審理,已侵越審判獨立及人民訴訟權的保障明顯違反憲法「法官法定」原則。

問:所以妳在扁案偵審期間,接連發表文章表達意見?有人質疑你的言論違反「法官不語」。

答:我是基於法律人對法律良知的堅持,以及自始至終不變的執著,才不斷發聲。因為法治,是國家治權的最後一道防線;司法正義崩盤,國家治權如何長治久安如何維繫?

法官不語,其實是抽象的司法倫理規範,用意是在規範承辦具體個案的法官,除訴訟指揮權,以及依法官職權應作、可以作的表達外,只要涉及個案利害相關事項,承審法官均不適宜作不當的發聲,以免影響訴訟結果

扁案更換法官,產生違反法官法定原則的分案爭議,侵犯憲法審判獨立,造成憲政危機。我發表文章是基於法律專業的良知,是屬於法官言論自由的範疇,不能因有法官的身分就要被剝奪。

所以,法官不語與言論自由,前者是司法倫理,後者為憲法人權,兩者不能混淆,尤其不能以法官不語的理由,箝制法官的言論自由。何況,美國憲法學者ROBERT M.O’Neil認為「公正和客觀的核心利益,並不會要求對於法院工作最具專業和最能解惑的專家,必須保持沉默。」

我本著對法律的堅持站出來捍衛憲法價值,我尊重不同聲音,但若抹黑、中傷我,我除透過司法途徑救濟外,無畏無懼,會繼續捍衛民主憲政秩序。我深信真理越辯越明。法律人不能陷入流派、意識形態之爭,辦案不分黨派,法官須是每一個被害人、被告權利的保護者。

 

不容法官受恐嚇【摘要2009.09.16中國時報】前總統陳水扁被判無期徒刑,引發挺扁民眾抗議,法官蔡守訓遭到恐嚇,警方已因此啟動安全機制。挺扁民眾抗議,屬言論自由,是民主社會之常態;但法官遭恐嚇,則是對法治的挑戰,絕不可等閒看待。

法官判案不可能皆大歡喜,甚至也會發生誤判、錯判,否則就不需有二審、三審的設計。民主與法治,是現代國家的安定基礎,不能偏廢。因此,扁案審判固然可受公評,但社會也應尊重司法,讓法官有獨立審判的空間。

周占春法官停押陳水扁,藍營痛批;蔡守訓法官決定羈押,則換綠營怒罵。藍營情緒性地攻擊周占春法官後,他順勢退出扁案,看到蔡守訓被恐嚇,周占春應會撫胸驚嘆「好佳在」吧!

【摘要2009.09.16中國時報 林孟皇】孫道存因涉嫌太電掏空案,遭起訴迄今五年餘,一審迄未宣判,因此我們看到他繼續過著坐擁豪宅、香車、醇酒、美人的豪奢生活。在此同時,台北地院在陳前總統所涉國務機要費案宣判中,審酌陳鎮慧自白犯罪,對於杜絕貪汙罪的貢獻重大,因此予以免刑,但仍諭知就一億餘元的犯罪所得,應與其他共犯連帶追繳、抵償。陳鎮慧表示實在沒有能力負擔。

凸顯出我國查扣、沒收犯罪所得法制的問題。我國相關法制實有嚴重缺漏之處。關於犯罪所得的沒收,我國主要規定在刑法第三十八條,而司法實務一向認為依該規定可得沒收的範圍,僅限於由實施犯罪行為的結果而直接取得之物,如犯罪行為人將犯罪所得加以變賣,或將變賣所得金錢以自己名義或第三人名義存放於銀行,或將原物移轉與第三人所有時,即不在得沒收範圍之內。

以太電掏空案為例,如孫道存未涉及洗錢罪嫌,檢察官在偵查時欲依刑事訴訟法第一三三條:「可為證據或得沒收之物,得扣押之」規定扣押其財產,只能限於其名下的財產,且必須因犯罪而直接取得。因此,如孫道存於犯罪之際,即將犯罪所得予以變賣,而用他人名義存放於銀行,或購買豪宅、名車移轉給美人,檢察官即無法對該財產扣押。這也是為何國內許多金融罪犯名下並無任何財產,卻還可以過著豪奢生活的主要原因

日本、德國即均因此修改其法律,甚至有為保全將來沒收、被害人求償或罰金刑執行的假扣押制度。而美國針對逃亡海外通緝犯的犯罪所得,亦有提起對物的民事訴訟制度。因此,如我國有類似制度,即便刑事案件遲未審結,孫道存還是無法過著豪奢生活。

再以國務機要費案為例,行為人的罪責,應反應在其受到的刑罰上,卻不應反應在沒收、追繳上,將共同正犯視為連帶債務人,使國家能對個別犯罪參與者,剝奪超出其實際所得的財產利益,或使其為其他犯罪參與者的犯罪所得,負有給付義務,即與沒收犯罪所得的目的不符,而且違反罪刑法定原則

法院既已認定,詐領的國務機要費均落入扁家所有,即沒有理由向陳鎮慧在內的其他共犯連帶追繳。台北法院依照類似問題的判例意旨,對其他未收受犯罪所得的人宣告連帶追繳、抵償,將造成這些犯罪行為人額外的財產負擔。本件高院實有重新省思該法律適用的問題。(作者為臺北地方法院法官)

 

特別費除罪 違反民意 【摘要2009.09.16劉韻詩/北市 中國時報】立法院有意重啟首長特別費除罪化修法,此修法若成立,固可為二百餘位因特別費被告,或起訴的政務官解套,但對為官員吃香喝辣買單的台灣人民來說,讓不合理的法規就地合法,不但保護貪瀆者,且有鼓勵政務官貪瀆之嫌

標榜清廉治國的馬政府,此刻必須注意社會觀感。長久以來,中央地方首長報銷特別費的手法千奇百怪,很多人都抱著「大家都這樣做,不用白不用」心態,亂花特別費;這種「積非成是」的惡習,早該革除,也只有徹底掃除此不良「歷史共業」,方能樹立清廉政風。立法院不宜只為節省司法資源,便違反民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