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9日 星期五

我的學生黃維幸錯了

阿扁官司啟迪175

【摘要10.9.2009孔傑榮Jerome A. Cohen)蘋果】黃維幸博士,就陳水扁羈押問題於103日《蘋果日報》刊登了一篇有趣之文章。黃維幸博士說我「錯」在於主張法院最好能在嚴格的條件下,於判決前釋放前總統陳水扁,賦予他更公平的機會為自己辯護

黃博士並非一般公認的刑事法專家,其居然認為羈押陳水扁的看守所環境,並不妨礙陳水扁的辯護能力,這未免言之過甚。有多少台灣的刑事辯護律師和刑事法學者會同意他的觀點,亦即羈押禁見,或甚至是對接觸律師、證人和證據限制較少的一般羈押,不會妨害被告的辯護能力?

我對於黃博士的另一觀點也感到困惑,他說陳水扁一旦釋放就會惡意「鼓動群眾,戲弄司法」。借用黃博士自己的論辯方式:證據在哪裡?而且,就算真的發生,法院亦得撤銷陳水扁的保釋。更何況,假設法院有權考慮此等因素,這也會引發民主社會中實際的憲法爭議

此外,法院在決定是否羈押時,還必須依法考慮另外兩個羈押原因,一些台灣法律專家們認為,這兩個原因也可能有違憲疑慮。第一個是被告在釋放後,可能會勾串證人或湮滅證據。這種可能性是一直存在的。但是,如果發生了,檢察官是可以用新的罪名追訴這些涉案人。

因此,問題的關鍵在於上述勾串證人或湮滅證據的可能性,是否足以成為持續羈押、在判決確定前長時間嚴厲懲罰被告的正當理由。

另外一個有違憲疑慮的羈押原因,是法院依法必須考量被告被控訴的犯罪是否為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之罪。這使得檢察官僅僅透過控訴被告重大罪行,就可以在判決定讞前懲罰被告,長達數月或甚至數年。在一個自由社會中,這是一個危險的權力武器。

不論法院可合憲地考量權衡哪些因素,我個人觀點是,在這樣一個必然會引起重大公眾爭議的案子中,追訴犯罪的過程須公正進行,不讓社會任何一方對於公正性存有合理的懷疑。

如果陳水扁在候審期間被釋放,就沒有人可以合理地爭辯:因為陳水扁被剝奪充分自我辯護的機會,所以他的有罪判決和無期徒刑是不公正的。這才會使這場現代台灣史上最重要的審判,取得最大的正當性。

李鈞震:

1、王令麟為什麼可以交保,免受長期羈押?不怕他逃去美國?

2、控訴被告重大罪行,就可以在判決定讞前懲罰被告,長達數月或甚至數年。在一個自由社會中,這是一個危險的權力武器。刑法原本「重罪」的定義,是指暴力犯而言,他有可能出去報復,侵犯他人的人身安全。

3、後來刑法不斷修訂有關經濟犯罪的刑度,才會到達無期徒刑的重罪;對經濟犯而言,他不是對人身攻擊,其實不應該比照暴力犯嫌疑人,給予長期羈押。

4、之前,馬英九也涉及特別費官司,但是沒有羈押一天,顯然司法官雙重標準

5、除了有逃亡之虞以外,法官以「可能會勾串證人或湮滅證據」為由長期羈押,這也是相當幼稚無知愚蠢的理由。如果還害怕阿扁可能會勾串證人或湮滅證據,顯然檢察官現在並沒有足夠的證據起訴,檢察官自打嘴巴!

6、如果檢察官已經信心十足,根本不用擔心證據掩滅,而侵犯人權的長及羈押。這是司法程序不正義

7、對侵害社會的程度而言,阿扁已經是卸任總統,不具權力;阿扁縱使有貪汙所得,並沒有侵害一般社會大眾的權益;而孫道存詐騙數萬名股民的血汗錢,卻不必長期羈押,顯然整個法益結構失衡、不公平。

8、偷兒偷中低收入戶2萬元,跟偷財團2萬元,造成受害者的心理與實質損失不能相提並論,因為顯然中低收入戶受傷較重。整個憲法的最核心價值是:不可「以大欺小」,保護弱勢重於保護權貴。

9、孫道存詐騙數萬名股民的血汗錢,對社會大眾的傷害性,明顯高於阿扁可能對財團的收賄對社會的傷害,多非常多。孫道存不必長期羈押,顯然整個法益結構失衡、不公平。

10、如果阿扁可能逃亡出國,會逃到哪裡?中國、美國?到中國必死;如果到美國,美國會庇護他?這是值得深思的問題!

11、以阿扁的個性與意志力,他絕對不可能出國,他一定跟國民黨纏鬥到死;這也是國民黨不願意阿扁出來的主因。

陳水扁會不會逃亡【摘要10.9.2009趙少康 蘋果】就算有黑道護航,加上重金獎賞,陳水扁能逃離台灣,他要逃到哪裡去呢?一般黑道及經濟犯多逃往中國大陸,然而大陸會接納陳水扁嗎?而且陳水扁會選擇到大陸嗎?

不去中國大陸能去哪裡呢?台灣的邦交國嗎?教廷不會收容一個貪污嫌犯,其餘的邦交國還要台灣的金援,敢接受陳水扁嗎?非台灣的邦交國,則都是中共的邦交國,這些國家沒有中共的點頭,會接納逃亡的陳水扁嗎?

再以美國為例,對後門中南美洲諸國貪污的卸任總統潛逃到美國做寓公,都嚴加拒絕來看,又怎會容陳水扁逃到美國?陳水扁又不是政治犯,能學彭明敏易容拿假護照逃到瑞典? 「天下之大,竟無陳水扁容身之處?」看來還真是這樣,陳水扁自作孽不可活,怪得了誰?

我不認為陳水扁會逃亡的,一是他當過兩任的總統,如果潛逃出境,是一件多麼丟臉的事情,對他、對他家人、對民進黨都是最大的恥辱,他難道連最起碼的尊嚴都不要了?二是陳水扁的相貌、聲音、舉止人人皆知,再怎麼化妝整形易容,真的逃得過天下人的耳目嗎?如果在逃亡中途被抓到了,豈不無地自容、會羞愧而死?

民進黨與其為陳水扁的司法人權抗爭,為何不釜底抽薪,徹底檢討現有法律,全盤提出修正案,為所有人的司法人權奮戰,不是更有正當性,也避免遭「選擇性正義」之譏?

李光耀又打贏官司【摘要10.9.2009江春男 蘋果】新加坡的廉能和法治水準普受讚揚,不過一旦涉及政治,法院的公信力即不堪聞問,西方媒體甚至以「袋鼠法庭」的稱呼貶損之。國際人權組織對新加坡的評價甚低,依無國界新聞記者組織的報告,新加坡在全世界排名140名,和中國差不多

其實,亞洲各國除了日本和韓國之外,司法公信力一碰到政治就自動彎曲,馬來西亞、泰國、印尼、菲律賓都是如此。台灣比東南亞國家好一點,但沒有好多少。以扁案判決為例,法官引用大篇幅的古代語錄,充滿道德性和政治性意涵,如將它翻成英文廣為流傳,法官的論述能力必定貽笑國際

新加坡有頗多值得台灣學習之處,但台灣名嘴如果在新加坡開講,不到一個禮拜,就知道那裡絕對不是他們謀生之處

【摘要2009/10/09 中央社】台灣高等法院合議庭,今天凌晨再度裁定羈押前總統陳水扁,台南市長許添財說,扁案沒有政治介入,鬼才相信。許添財上午接受媒體訪問時表示,扁案是未審先判,未判先罰,突顯出嚴重的司法人權問題,如何爭取民主深化的價值,是民主進步黨聲援小組艱鉅的任務。

但許添財也說,「家裡的人藏了錢,難道會不知道嗎」,阿扁剛好可以利用現在獨處的時候反省悟道,德不孤,必有鄰,才不會讓一切的價值被否定。許添財也擔心阿扁被羈押這麼久,支持阿扁的群眾憤怒的情緒會愈來愈高漲,但民進黨也不能一直講抗議,聲援小組如何從中取得平衡點,必須從長計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