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2日 星期一

台灣須根除八大迷思

【摘要10.12.2009蘋論】本月7日,《紐約時報》刊登了獨立政論家包雲Philip Bowring)的文章稱,台灣作為一個實質獨立國家的地位,已逐步接近香港的一國兩制了。

文中表示,台灣這種趨勢不是不可逆轉,但1國民黨的中國情懷、2自利的商業團體、3經濟上自覺脆弱的感覺,一起把台灣推向迎合北京的道路上。這個趨勢意味著美、日對台灣的支持正在腐蝕中。文章特別點出:「台灣相信自己需要依賴中國的程度,似乎超過事實。」亦即台灣對中國的經濟依賴被誇大了

美國已經認為,台灣不願為捍衛自我宣稱的獨立和自由原則,而付出經濟的代價,「台灣對自身缺乏戰略眼光,也不知如何平衡自己與中、美以及全球民主陣營的關係。」包雲的文章,掀開了人們很久以來不願面對的現實,就是台灣的心防已經崩潰。

國民黨員從前提上認為,1中國的崛起已經無可避免,前蘇聯和東歐的崩潰不會複製到中國,時間在中國那邊。2相信若不依賴中國,經濟即無活路;3相信邊陲小島,將無可避免地被中原大國所吞食;4從意識上相信宿命論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5從潛意識上,中國漢民族的祖先呼喚,使有中國情懷的國民黨諸多高官,都懷著罪人的心理,愧對代表正統漢人政權的北京領導人,因而打靈魂底層就心虛理虧,愧對祖宗,因此產生「事大主義」,在北京面前自覺矮一截。

總之,要堅定台灣的主體性,必須消滅八項迷思:一、沒有分久必合的定律。二、沒有同一民族就必須統一的定律。三、當今的國際關係已超出中原一定統一邊陲的定律。

四、沒有哪一國永遠強大穩定的定律,美、中都有生命循環。五、歷史時間會固定在誰那邊的迷思須根除,時間是開放且流動的。六、過度覺得經濟必須依賴某國的自覺脆弱感的迷思,才是敗亡的種子。七、目前對中國的物質與心理的依賴已不可扭轉的迷思。八、民主自由的台灣不如專制中國的迷思。

【摘要2009.10.12 郭正亮 中國時報】對岸空前壯盛的六十周年國慶,尤其是台灣三家電視台,破天荒全程實況轉播對岸國慶,讚賞之聲不絕於耳。馬英九取消所有國慶活動,並以「台灣精神」作為國慶演說,凸顯中華民國在台六十年,已與台灣的歷史文化結合為一,並以追求改革的仁人志士、挺身救人的民間英雄、創新傳統的文化達人為例,強調曾為這塊土地打拚奮鬥的價值風範。

兩岸國慶互相對照,一方凸顯國家主義,一方壓抑國家認同;一方凸顯中國人民崛起世界,一方凸顯台灣人民在地奮鬥;一方軒昂高亢,一方沉默低調;一方充滿自信,一方充滿自制;一方睥睨全球,一方顧影自憐。

馬以「捍衛中華民國」當選總統,上任以來卻很少提中華民國。去年十一月陳雲林來台,馬政府更主動掩藏中華民國國旗國號乃至總統職稱,唯恐對岸不悅;反觀今年四月江陳會在南京召開,恰逢中共解放南京六十年,南京卻到處標舉紀念解放標語,完全不在乎國民黨感受。十一國慶更不例外,中央台搶拍「解放」和「建國大業」歷史劇,把國民黨貶到一無是處

馬政府的善意取悅,演變成習慣性的自我壓抑,演變成有求於人的屈意承歡。這種只報喜不報憂、只要經濟不要政治的自我感覺良好,也逐漸上行下效,最後竟連國策顧問也認為,參與對岸國慶無所謂。調查局長面對立院質詢,竟表示「兩岸往來如此熱絡,參與對岸國慶沒什麼」,連情治首長也無視於對岸完全否認中華民國、處處打壓中華民國的敵意

中華民國在台六十年,始終飽受對岸威脅,從來沒少過存在危機,但也從來沒像馬政府如此卑躬屈膝1950年蔣介石退守台灣,風雨飄搖中仍呼籲渡台孤臣孽子「如不自覺,豈不可痛」,隨即發動黨改造。1972年中華民國被迫退出聯合國,蔣仍標舉「莊敬自強」,隨後由蔣經國發動本土化和十大建設,仍然堅持走自己的路,啟動台灣自我提升。

馬政府過度壓抑國家認同,不願面對兩岸真相,已使中華民國陷入空前的存在危機。兩岸國慶相距不到十天,但兩種國慶,一方如旭日東昇,雄心勃勃,一方卻如夕陽殘照,方寸紛亂。面對這種空前反差,只能引發痛心的失落。

參考資料:孟子啟迪35 善養吾浩然正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