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3日 星期二

塔柱表土淘空 貓纜停駛年餘

貓纜不負責22

【摘要10.13.2009蘋果 許麗珍】耗資十一億元打造的台北市貓空纜車,因有安全疑慮,已停駛逾一年,市府官員昨針對貓纜等多項北市重大建設前往議會報告,議員砲聲隆隆,有議員還送台北市長郝龍斌衛生紙、諷刺他專門為前朝的不當政策擦屁股。

對於復駛時程,郝龍斌表示,原廠技師本月將抵台指導塔柱遷移施作工程,預計年底完工,目標是明年農曆年前恢復營運。貓纜去年因薔蜜颱風沖刷邊坡,導致第十六號塔柱下方表土淘空,從去年十月一日停駛至今。

郝龍斌昨在市議會進行專案報告時,民進黨議員徐佳青將矛頭指向前任市長馬英九,當場送一大捲衛生紙給郝龍斌,諷刺郝市府專為前朝的不當政策擦屁股、背黑鍋。郝龍斌說絕無貪瀆行為,捷運公司與新工處承諾盡快改善。

民進黨籍北市議員洪健益則質疑貓纜貓空站外的鐵欄杆、移動式鐵柵門的滑輪軌道施工偷工減料,鐵欄杆連接處僅用熱溶膠黏住,連接處翹起處的縫隙甚至可塞入五十元硬幣,鐵柵門滑輪軌道工程更離譜,鋼筋條鬆脫,還用木板充數,質疑偷工減料背後可能有貪瀆行為。

【摘要2009.10.13石文南/中國時報】市長郝龍斌十二日在市議會就「內湖捷運線、貓纜、北投纜車」專案報告時首度鬆口,坦承捷運文湖線狀況多,在營運量增加後浮現,北市府及廠商在通車前的評估確實太過樂觀。郝龍斌表示,文湖線可能會影響北捷「新興軌道運輸標竿聯盟」連續五年拿第一的佳績。

 

愛情可以計費嗎【摘要10.13.2009蘋果 陳雪】大衛確實很會花錢,但起初他花的都是自己的錢啊!他出手也很大方,常買禮物送她,「我也有過過好日子!」娜娜對小梅說。

「多久?一個月嗎?」小梅的語調好諷刺,卻命中娜娜的痛點。他們交往不到兩個月,大衛就開始跟她借錢,無論去哪兒,娜娜發現都是自己掏錢付帳,甚至去逛百貨公司,起初大衛說他的卡刷爆了,娜娜說那就刷我的,往後卻變成只刷她的卡,而大衛再也不曾把錢還她。

「可是我愛他!他讓我快樂。」娜娜說這話是出於真心,男人也會幫心愛的女人付錢,沒人說他們是在買愛情。

「但他也讓別的女人快樂!」小梅大聲吼叫,「妳為什麼這麼殘忍?」娜娜哭了。小梅說的是事實,真正使娜娜痛苦的不是刷卡埋單,而是大衛不忠,兩個月前娜娜發現大衛另外還在跟別人交往!逼問他,他卻不置可否地說:「那我們分手吧!」這句話像是魔咒,本該是娜娜因為大衛偷吃而宣布分手,一下子卻角色對調,變成娜娜設法要留住大衛。

「妳清醒一點好不好?看看妳背了多少卡債?」小梅也哭了。

「失去他我該怎麼辦?」娜娜說。

「妳不會失去他,你該想的是如何甩掉他!

 

【摘要10.13.2009自由◎ 林東泰】日前媒體報導有些新聞台call-in節目,並未如實通報災情,以致遭受各界指摘。個人認為,新聞媒體並沒有通報災情的責任

新聞就是新聞,那裡有報導之後還要通報政府機關之理?除非國營媒體,全球沒有這種規定。如果要求媒體一定要轉達災情,豈非要求報導殺人事件後,就得趕緊通報治安單位?報導貪污案件後,還得到法院按鈴申告?但假如電視台事先允諾轉報而未實踐,則理應受到批判。這是兩件完全不同的案例,不應混為一談。

試想:這次八八水災,電視台為何會採取call-in節目型態?就是因為政府救災體系崩壞,災區通訊完全中斷,不論政府救災人員或是記者都無法掌握最新災情,甚至無法進入災區,民眾只得透過非官方的各種通訊傳播管道,傳遞最新災情給媒體。

試問:若政府救災體系健全,民眾會無聊到call-in給媒體訴說自己的災情嗎?內政部消防署提供八月九日各電視台call-in的通報數據,請問:消防署為何不提供八月八日的call-in數據?

因為東森電視台早在八月八日早上十一點的call-in節目,就不斷傳進林邊和佳冬水災最嚴重的鄉民電話,指稱他們家裡都已經淹到二樓了。這是當時八八水災最新災情訊息!政府救災單位怎能等到電視台通報後才處理?這是政府救災守則規定的SOP程序?若電視台不通報,救災單位就不去救災?

這已完全暴露中央救災中心,完全在狀況外,根本不知道官方各種通訊傳播管道已經完全崩壞,對救災體系而言,這是何等嚴重的事?但是,我們沒看到政府事後有任何追懲,卻來追究電視台call-in節目有無通報轉達災情?這難道是政府推卸責任、轉移焦點的策略和做法?(台師大大傳所教授、社科院院長)

李鈞震:

1.      過去八年來台灣的言論自由進步得非常快,進入世界一流的水準,百姓會把資訊告訴媒體,是自然而然的事情;政府的行政系統,要跟新聞媒體競爭取得資訊的速度,這也是理所當然無法避免的事情。

2.      行政院的救災系統的資訊蒐集能力,如果輸給媒體,當然是行政院的錯;新聞媒體存在的價值,本來就是為了羞辱行政院的無能。

3.      新聞媒體有沒有責任監察天災的發生?告知社會大眾社會急需要了解的真實現象?當然有責任,這本來就是新聞媒體的天職。新聞媒體有沒有責任要把他們已知的訊息通知行政院?沒有責任,新聞媒體又不是行政院的下屬官員。

4.      新聞媒體,是社會大眾用來監督行政官員的系統之一;新聞媒體的位階,高於行政院院長。人民是國家的主人,行政院長是國家的公僕,新聞媒體是國家的主人委託來監督僕人的單位,所以,行政院有責任把他的資訊告訴媒體,新聞媒體沒有責任把他的資訊告訴行政院。

5.      任何官員都沒有資格要求新聞媒體提供資訊,除非會危及國家的國防安全,這是基本的新聞學常識,沒有熟讀新聞學教科書的任何官員,沒有資格批評新聞界。

6.      新聞媒體不僅僅可以監督行政院,還可以監督立法院,他的職權比任何國家機器還要大,所以他才叫第四權;他的老闆不是報社董事長,是百姓,這一點一定要搞清楚,沒有這種認識的人,是相當幼稚的野蠻人。

7.      新聞記者接到重大消息,一分鐘之內就要通知家裡(台內),家裡(電視台媒體主管)接到重大消息,一分鐘內就會決定要不要這條新聞。

8.      如果要這條新聞,記者和攝影、導播、SNG車立刻就動身前往現場,而製作人與台內導播也都準備好要連線,所有動作不會超過二分鐘,採訪車的司機都是經驗老道的飆車手,都能在最短時間抵達。

9.      在採訪團隊還沒有抵達之前,中間空檔的時間,也會想辦法聯絡在現場的人先call-in連線,所以,可能接到消息之後,大約五分鐘左右,就有現場的立即說法。行政院防災救災的行政效率,本來就有責任比新聞媒體快。

10.  行政院如果發現自己的行政效率,比新聞媒體差,就應該把政府的防災官員換成第一線的新聞記者;但是不可以換成媒體主管,因為他們的知識水準比幼稚園還差。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