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9日 星期一

「夭壽喔」診所騙病患 濫開類固醇

楊志良政績1

【摘要11.9.2009蘋果台北】台灣醫界流傳,有醫師濫開「美國仙丹」類固醇治療小病,竟真有其事!有讀者爆料,指控台北縣三重擁有高人氣、病患極多的高柏森耳鼻喉科診所,不僅濫用類固醇治療感冒病患,更瞎掰藥名隱瞞開類固醇,讓病患無法追查

《蘋果》兩記者佯裝病患探查,也輕易拿到類固醇。藥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連瑞猛昨直斥:「醫師只為賺錢,不顧病人安危,簡直夭壽!」台大醫院小兒感染科主任黃立民表示,類固醇可讓發炎症狀較快消失,「但類固醇會干擾免疫系統,導致病人受病毒感染,讓治療更為棘手,在醫學上是不鼓勵的做法!」

榮新醫院副院長、家醫科醫師何一成說,類固醇是治療自體免疫疾病、氣喘、過敏等用藥,有抗過敏、抗發炎作用,但會造成免疫力降低、容易感染,長期服用會有月亮臉、水牛肩或中廣型肥胖等「庫欣氏症候群」症狀。台灣曾有病患因長期服用類固醇,造成髖關節壞死病例。

遭投訴的高柏森耳鼻喉科診所,位於三重市正義北路,院長高柏森(三十八歲)專長鼻竇炎、過敏性鼻炎等治療,但大部分為感冒病患;該診所生意興隆,每月健保申報達八千人次,每天看診的病患多到要在診所外排隊。有媽媽病患說:「他們醫術很好,病人很多!」有病患等三個半小時才看到診,直說:「名醫就是名醫,排隊排得也是甘之如飴。」

向《蘋果》爆料的讀者,自稱該診所離職員工,上月十七日檢具五十餘份病患資料,指控該診所「感冒病人都開類固醇,連兩個月大嬰兒也開。」更提供內部一份藥名對照表,指稱該診所為掩飾開類固醇,「用化痰藥或自創奇怪藥名偽裝。」記者察看資料發覺病患多是感冒,比對對照表,確實多數病患都拿到註明奇怪藥名的藥含類固醇。

藥師公會全聯會理事長連瑞猛表示,「藥師不應該欺騙病人。」如果明明有類固醇,藥師卻騙病人沒有,可送交藥師懲戒委員會審議,最重可吊銷藥師執照。另診所給藥未標明藥物資訊違反《醫師法》及《醫療法》,可處十萬元以下罰鍰。

衛生署醫事處長石崇良則說,類固醇非禁藥,無法限制醫師不得開立,但醫師不分患者都給類固醇,「的確有過當使用之嫌」,但需視個案論定;依《醫師法》規定,若涉非屬醫療必要之過度用藥或治療行為,可由醫師公會或主管機關交付懲戒,最重可停業並廢照。

李鈞震:

1.      台灣這種黑心醫院非常多,要杜絕的辦法只有重賞與嚴懲來解決,如果護士或藥劑師掌握重要證據,檢舉成功,獎金新台幣二千萬,重賞之下必有勇夫。

2.      當然醫師一定要被嚴懲,罰款四千萬,這樣子法院還賺了二千萬,大家何樂而不為?

3.      到底護士或藥劑師要如何蒐證,要準備哪些重要的文件,法院應該公開有範本,提供全國的護士來參考,不但黑心醫生會杜絕,同時從此也不再會有醫院A健保費的問題。

4.      警察,每次都抓老百姓開刀很不公平,警察開罰單應該要有比例原則,社會名流與權貴,罰款要比一般市民多五倍,這樣子警察就會拚命找權貴開單,平衡國庫收支,同時警察的業績也會變高,何樂而不為?

5.      警察應該努力地抓總統府、行政院、立法院各高官,他們交通違規的情況,抓一隻大尾的,勝過抓十隻小尾的,這樣行政效率才會提升。

 

【摘要11.9.2009自由 鄒景雯/專訪】這次開放美牛進口的台美議定書,第三條規定美牛若出現一例狂牛症,必須等到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將其降等後台灣才能暫時禁止進口

衛生署長楊志良受訪直言不諱強調,這條大有爭議,一旦美國出現一例,就是疫區,他一定會採取行動,他也透露,衛生署二日公布管制牛內臟與絞肉無法進口的辦法後,美國官方曾經特別來信表示「關心」,他則以國人確有疑慮回覆。

針對這次美台談判的決策,楊志良說,國安會秘書長蘇起他也講他有參與了嘛!記者詢問衛生署是不是代罪羔羊?他無奈的說,等哪天他離開衛生署公職時,他會回答這個問題。

楊志良:這次對美的談判,因為牛內臟與絞肉沒有能夠排除,我說我不滿意,同時民眾有疑慮就是問題,人家問我時,我也說我的希望沒有達到。葉金川離任前與我談過這件事,他的主張與我完全一樣,這點到今天我的立場始終如一,從未反覆過,因此才會透過「三管五卡」的行政辦法希望讓這些疑慮項目不能進來。

任何事情都有風險,風險有一種是可以選擇的,如檳榔、飆車、不戴安全帽、吸菸,牛肉一樣有風險,但是比前面的幾項低很多,所有的研究都顯示如此,因此如果要把牛肉弄得這麼大的話,這就是太多的政治。H1N1絕對比美國牛肉重要太多了。

今天民間團體或其他政黨主張要公投、要修法,我都贊成,如果公投過了,或是立法院通過修改衛生法規,衛生署只有一條路,就是遵從。

問:消基會為消費者的權益發聲把關,何「目的」之有?

楊:我們做得不夠,如果因此承受壓力,這是我們必須承受的,所以對於消基會我完全接受配合,我只是說消基會可不可更勇敢一點,我們一起來談檳榔?在野黨要推動連署,如果通過了我遵從照辦,但是裡面是不是有太多政治?不然為什麼不推動不吃檳榔?

問:政治就是管理眾人之事,組成政府就是政治,甚至政府為什麼要答應美國不也是為了政治,為什麼要把反對意見污名化為政治?

楊:對、對、對!我只是要講這不能全部壓到衛生署身上來,這會不會影響衛生署要照顧國民健康等其他的功能?同仁們因為這件事忙得暈頭轉向,會不會因而減損我們的能量?與H1N1、健保相較,我認為,為了這麼小的事情花這麼多時間,不值得。

問:就像署長說的這是一件小事,一件小事居然處理到「開花」,做為一個知識份子難道不覺得荒謬嗎?這些問題為什麼不能防患於未然?一個政策的施行,沒有獲得人民的理解與認同,政府這些人就跑到國外去簽了議定書,還不只是口頭協議而已,事前完全沒有與國會、人民、相關團體溝通,現在當然會發生爭執!你不是也說你不滿意嗎?這就表示談判代表沒有把底線守好。

楊:不能這樣講,就像我們去買一樣東西,他說要一千塊,但我們一定要,只好說八百塊我買了,但是我原先想用五百元買,你說我滿意嗎?

問:那我要請問,政府買了什麼東西回來?同意開放是我們的付出,我們得到什麼?

楊:可以換到什麼東西,這不是我的職責,我也不可能去建議。

問:如果是這樣,這個決策很有問題,所有的涉外談判都應該是跨部會的整合,內部彼此必須知道我們要付出什麼?會得到什麼?這樣才對。

楊:國安會秘書長蘇起他也講他有參與了嘛,誰該決策、誰該去規劃得到什麼東西?這不是我的職權,也不是我可以comment(評論)的。我能做的是,找到合法的行政手段讓大家疑慮的內臟、絞肉不能進來,如果還進得來,就是我被打敗了,我立刻走。

問:你這麼說就又出現了幾個問題,首先,既然事後要這麼努力防止它進來,事前為什麼要答應人家開放?

楊:團隊的決議、甚至長官通盤的考量,我站在衛生主管機關立場,如果這安全與民眾健康是違背的,我就應該離開這個團隊,但我認為這對健康是有風險,然風險是極低的、可選擇的,我可以接受,至於其他的部分我就要尊重團隊的決議。

問:署裡面有知情官員滿生氣的,私下透露是蘇起硬要他們放的,事實是如此嗎?

楊:我對這個事情完全沒有comment,我只能夠這樣說。

問:你不評論,但是因為整起事件攤在大家眼前,社會上大家已經有了定論,因此許多人看到馬總統點名你「要負責」,相當多的人都很反感。

問:這次的台美議定書為什麼到現在沒有中文版?

楊:這是我們不對,我們應該說這不是兩國正式的合約版本,這是依照國際語言翻譯出來的,這樣就OK了,我覺得我們太保守了。

問:你覺不覺得這整起美國牛肉談判事件,衛生署是隻代罪羔羊?

楊:有一個答案我在離開後才會說,現在所有衛生界都在講一句話,但我做衛生署長不能講這句話,我講了,報紙一定是頭條,但對我衛生署的角色不適當,所以不能講,等我離開時,我會講。

做為一個公務員,我該有的分寸,我一定要把握。如果做學者,我可以從總統一路罵到立委,到我家的狗,但今天我在這裡,我不行這樣,至於衛生署承擔的角色,等我離開衛生署那一天,我一定向你報告。

1 則留言:

匿名 提到...

其實我們全家長期在高醫師診所看病,高醫師很細心而且開藥也很讓我們放心,這條診所街他們競爭很激烈,以前我帶我們家阿寶寶去附近看病,發現別家醫生並沒有很仔細而且很隨便,自從安親班媽媽们介紹到高醫師這邊,我們才知道原來好醫生是如此的仔細有耐心也好厲害,所以我們要好好珍惜,更不要中了那些要陷害好醫師的壞....#0*>...手段,希望高醫師可以看到我們這些媽咪们的心聲......加油加油我們支持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