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6日 星期四

桃園機場爆集體竊行李

貪污腐敗81

【摘要11.26.2009 蘋果 林金聖桃園機場 桃園機場爆發國際醜聞!日前一名日籍旅客,放在行李中的皮夾,在琉球機場地勤卸貨時,被發現散落在飛機貨艙中,皮夾內三萬多日圓不翼而飛,懷疑是出發地的桃園機場地勤行竊。台灣航警局循線逮捕三名行竊的桃園航勤員工,但發現還有十人涉案,且集體行竊多年,受害人不計其數

台灣蒙羞的竊嫌王家豪(三十七歲)是桃園航勤公司正式職員,已任職八年,另兩嫌潘柏甫(二十二歲)及張智凱(二十八歲)為桃勤約聘員工,負責搬運旅客託運行李。三人向航警供稱,桃勤還有另外十人也涉案,公司隨機編派三人一組負責一架飛機時,只要發現是「認識的人」,就下手行竊託運行李,但犯案件數「已經不記得」。

警方陸續約談潘柏甫、張智凱及王家豪三人,他們見逃不過查緝坦承犯案,犯案時由潘柏甫下手偷竊,張智凱及王家豪則在旁把風,上周三犯案時,因桃勤派督導在現場監控,三人行竊後來不及將皮夾放回行李,才露出馬腳,而偷來的三萬三千日圓,已被換成台幣分贓,三人還說:「不止我們偷!」

航警局刑警隊隊長劉克昌表示,王家豪等三嫌偵訊時,坦承犯下多起竊案,但犯案時間仍要再追查,目前只能提醒旅客,千萬不要把貴重物品放在託運行李中。機場旅客聞訊也驚呼:「以後誰敢在桃園託運行李!」也有人說:「真是丟臉丟到國外去!」

劉克昌也指出,今年六月到昨天為止,桃園機場共接獲二十件旅客託運行李失竊報案,平均一年五十件

公司組成:交通部、中華航空、美商優比速航空
服務:往返桃園國際機場航機地勤服務
客戶:中華航空、國泰航空、日本航空、泰國航空、澳門航空、等30
客戶市佔率:78.95%

李鈞震:

1.      機場服務公司,基本上是一種中國國民黨的黨營事業,他們的偷竊習慣也不可能是近十年來的事,應該是長久的歷史傳統。

2.      上樑不正,下樑歪,這件事情應該有高層主管涉入其中。

 

大學教授的虛偽與墮落【摘要11.26.2009田士農 蘋果】最近洪蘭教授指摘大學生的不敬業態度,引起多位大學教授的響應,然而當大學出現墮落與無恥的教授時,學生又能奈何!南港展覽館弊案,七位大學教授因貪汙收賄,均被判重刑,可謂師道沉淪。

台灣的大學普設研究所美其名是培育高等研究人才,其實有不少是以賺錢為目的。有許多研究所招生,在大四時就開始一般生推甄,及在職生甄選,幾乎只要報名,就會錄取,「資料審查」、「面試」或「筆試」只是徒具形式而已,但也常被考生檢舉不公與黑箱作業。

歐美大學研究所普遍設有入學門檻,大學畢業後要工作二至三年以上,才可以申請就讀研究所,自有其意義。德國大學的碩士研究所大多要念4年,要有足夠的學術養成的時間,才會培養出一定的碩士水準,不容速成。台灣的大學研究所,已逐漸變成一種「商品化」與「黑店化」,也就會產生道德的流弊,普遍存在於台灣的各大學內。

有的教授專門指定社經地位高的研究生當指導生,因為有許多「資源」與「邊際效益」可以攫取,例如:指導教授平時約學生面談論文,這些大咖的學生知道教授的口味,一定「禮數周到」;在畢業前,為了順利排入口試,也一定拚命送禮,等口試通過後,指導教授明指論文缺點還是很多,又面談多次,每次去也少不了「伴手禮」。

畢業前,教授又暗示,假借成立清寒獎學金之名,每人要捐款給研究所;有的教授要求研究生要給鉅額的「指導費」,有的教授還將學生的論文「外包」,從中牟利;有的教授甚至指定頂級大飯店飲宴,又「續攤」等,都是學生埋單。像類似這些行徑,與南港展覽館弊案的七位教授評委,又有何不同?

有的在職研究生是企業人士,常被教授要求要搞「產學合作案」,教授則要求一般生去撰寫這些企畫案的報告,當成課程裡的作業或個案,不寫者則被威脅該課程會被當掉,所以一般生都被教授利用,成為「無價勞工」。更嚴重者,這些教授還常要求或威脅學生發表論文在期刊上,然後掛教授的名字,以利教授的升等,若不從者,則很難畢業。

這種畸形的現象,反映在論文口試上。口試時,指導教授都是找與他有交情的外審教授,而內審教授又是自己的好同事,外加吃飯送禮等,所以口試就像表演藝術一樣,大家心照不宣。與指導教授有利益關係者,口試就一定順利與高分通過,反之,平時跟指導教授沒有特殊利益關係者,或是沒錢沒勢的一般同學,則口試時常常遭到白眼與刁難。

研究所的學生們單純又可憐,為了想要拿到碩士文憑,面對這些老狐狸教授們,只好忍氣吞聲,任憑利益薰心的教授們宰割,又有誰來為這群研究生們爭取權益與伸張正義呢?

在大學「教授最大」無限上綱的氛圍下,又有誰來監督與糾正教授們的恣意妄為與無法無天呢?如果大學的研究所已經失去如牛津學者紐曼(John Newman)所言的大學理想時,當教授眼裡一切只向錢看時,請問大學的研究所還剩下什麼?【作者使用筆名,現為大學教授】

李鈞震:

1.      大學教授會這樣囂張跋扈、不要臉,主因有四:一、執政團隊的權貴,看不懂教授寫的論文到底有沒有水準,也就是政府官員的知識水準太差

2.      二、社會大眾的知識水準不夠,沒有能力評鑑大學教授的學術論文,到底有沒有知識水準。三、大學校長與教授們官官相護、狼狽為奸、昏庸無能,翁啟惠一定不敢否認!

3.      第四、翁啟惠雖然有知識水準,但是道德勇氣不足,大學的學術論文那麼差,他都不敢講話、批評,沒有知識份子的勇氣。

4.      大學教授的弊端如何解決?很簡單,像施振榮那種退休的企業總裁,學經歷豐富,他們都應該到大學裡頭當學生,幫每一個大學教授打分數,公布在網路上,讓爛學者活不下去;當然也可以提拔優秀的學者到大企業任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