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9日 星期四

中國房價炒爆 瀕臨泡沫

〔摘要11.19.2009盧永山/自由〕中國去年推出人民幣四兆(五千八百五十億美元)振興經濟方案,銀行業的放款大幅增加,這些資金大部分流進國營企業,但國營企業並未把錢拿去增產,而是拿去炒股和炒地皮,導致主要城市房價節節升高,資產泡沫風險激增。

根據中國社科院發布的首份住房綠皮書《中國住房發展報告(20092010)》,北京房價有五分之一是泡沫,實際價格比基準價格高26%,但北京市民的購屋能力為中國最低,一家四口要不吃不喝27年,才買得起房子。中國國家統計局總經濟師姚景源表示,一對新婚夫婦若要購屋,得由雙方父母和祖父母幫忙掏錢,六個家庭才能買一戶房子,實際上是把三代人一生的積蓄用來購屋。

北京一位市民表示:「三代人能買得起房還算不錯了,我工作了近四十年,月薪才人民幣一千一、二百元,一家人的所有開銷,加上孩子後來讀大學,每年學費要近萬元,四年大學下來要用多少?我有結餘給孩子買房子嗎?這位官員說的應該是條件比較好的家庭。」

北京房價節節升高,與房地產開發商囤積土地有關。房地產業者SOHO中國董事長潘石屹表示,中國有三分之一的房地產開發商從不蓋房子,只是囤積土地,日後再以高價賣出,不用一分一毫,卻能賺取比蓋房子更多的利潤。

例如,香港首富李嘉誠之子李澤楷旗下的盈科大衍地產公司,2006年以人民幣5.1億元標得北京一塊精華地段,原本要蓋住房,卻遲遲沒有動工,今年以高價轉手,賺進兩倍利潤。房地產開發商這種炒地皮行為,加劇了土地市場的泡沫化,而這些被抬高的地價最後都轉嫁到房價上,倒楣的還是消費者。

根據中國國家統計局的資料,中國七十個大中城市十月房價年增3.9%。中國全國人大財經委員會副主委賀鏗日前坦承,中國一線城市的房價太高,深圳、北京和上海已形成一定泡沫。

 

中國人的富與窮【莊佩璋 中國時報2009.11.19摘要】中國大陸,雖已擠下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擠下德國,成為最大貿易出口國;但,龐大的外匯簡直就是「賣命錢」。

不久前,中研院公布檢驗報告,金門空氣重金屬含量,比台北市高三倍。金門如此,廈門也就可想而知。廈門當然不是個案,整個東南沿海,長江沿岸,只要工業區所到之處,空汙、水汙必定隨之而行。而民工的待遇,又比奴工好多少?中國是富了,但,七成的財富集中在不到一趴的人手中,這樣的富,對全體中國人又有何意義?

歐巴馬會胡錦濤,媒體都說G2已成型,未來的全球新秩序將由美中兩強形塑;雖然歐胡會也特別關注暖化與環保。但,老實說,美國的環保成績是「死當」,而中國的富強之路則是以美為師,當然也重蹈覆轍。拯救地球,提供人類生活的願景,恐怕還是要由歐洲領頭。

 

中國被迫墮胎者的心聲【克理斯‧史密斯 中國時報2009.11.19】中國留美學生吳娟,於十一月十日在華盛頓的國會人權委員會聽證會上懇求,「他(歐巴馬)一定要為我們說話,為了我們的生命,為了我們的人權,他現在一定要說話」。

因為在中國的一胎化政策下,強迫墮胎、強迫結紮,給她們帶來極大的傷痛。吳娟未得政府「批准」而懷孕,躲藏了幾個月。負責家庭計畫的幹部找不著她,差點把她父親打死。最後找到了她,強迫墮胎。「房間裡滿是產婦,都是剛被強迫墮胎。有的哭泣、有的哀慟、有的尖叫,有的因為難以忍受之痛,而在地上打滾」。

廣西反抗一胎化政策,始於2007年,五萬群眾挺身而出,摧毀了六間政府建築,打死了數名警察。結局比你想像的要糟。因為警察和家庭計畫的幹部展開軍事化行動,逮捕數百位農民,並且包圍村莊,由軍隊收繳罰款,砸毀房舍,拆散家庭,沒收牲口及家產,還抓走一些人。被抓走的女子被綁至醫院施行結紮手術,其他女性同意結紮,以換取丈夫、孩子、父親獲釋。

吳娟的故事具有代表性,一年來,在她那個小縣分,幹部已經施行了超過一萬件強迫墮胎手術。這個政策影響每位中國婦女的生活。它侵犯了女性隱私,親密關係因此蒙塵,因而產生恐懼、屈辱、無助,並造成精神上的創傷。

《中國婦女權益》的報告說,家庭計畫的幹部規定所有婦女都要記錄經期,並且每四個月檢查一次乳房、子宮、陰唇謂之三查。幹部尋找各種懷孕或流產的癥候,也檢查是否取下避孕環。如果取下,可是嚴重罪行,所以有的婦女取下避孕環後,只得住在船上,像個遊民或逃犯。

世界衛生組織報告指出,中國每天有五百位以上的婦女自殺,中國是全球唯一女性自殺率高於男性的國家,而且高出三倍。吳娟說:「當我撰寫這分短短的證詞時,我幾度落淚。」中國婦女的苦難,她們日復一日地遭到殘酷的、有系統的傷害,傷害她們的人是有權控制警察的集團。

中國有權掌控政策的集團,以暴力對待婦女、以暴力對待兒童,受害者數以億萬計。這是人類歷史上最惡劣的違反婦女權益。 作者史密斯Chris Smith為美國眾議員,選自新澤西州,擔任現職已廿九年,專注於人權議題,是「國會暨行政部門中國委員會」資深委員,劉屏譯)

 

氣候、汙染交迫 年均減少20個湖泊【楊芬瑩/中國時報2009.11.19摘要】50年前大陸擁有3000個天然湖泊,歷經長年汙染與近年的降雨問題,如今大陸境內有近千個湖泊消失,全國湖泊因磷、氮等物質汙染,導致藻類急速繁殖的優養化程度,也較四十年前增加60倍,大自然所賦予的「天然寶庫」已不堪重負,前景更是危機重重。

大陸水利部部長陳雷坦承,在全球氣候變化與人類活動的影響下,大陸湖泊水面萎縮、水體乾涸、水質惡化等問題嚴重。上世紀50年代以來,大陸大於十平方公里的湖泊,乾涸面積4326平方公里,萎縮面積9570平方公里,蓄水量減少516億立方米。

此外,湖泊生態系統嚴重失衡,生物種類劇減、植被衰退、湖周土地沙化、濕地萎縮,嚴重威脅著周邊生態。水質惡化,尤其以優養化程度最令人擔心,一些湖區水藻暴發、水體缺氧等現象,讓水質已淪落大陸目前檢測等級次低與最低級的「五類」、「劣五類」,包括大家熟知的太湖、巢湖、滇池等十二個湖泊處。

中國環境科學學會副理事長金相燦表示,過去湖泊優養化,多以城市區為主,影響面積較小。然這個世紀以來,太湖、巢湖、滇池等大型天然湖泊也出現大面積水華,全國湖泊優養化面積劇增。

以湖泊面積減少34%的「千湖之省」湖北來說,80年代的水質尚能維持「二類」水平,但本世紀水體已降等到以「五類」、「劣五類」為主,水華占總面積三成,2007年五月的藍藻積聚暴發,還導致無錫地區自來水變臭,市民搶購飲用水。

日本滋賀大學教授中村正久則表示,湖泊汙染與河流汙染不同,水體入湖後停留時間較長,湖泊內部常發生化學與物理變化,食物鏈複雜,因此要徹底淨化湖水,需要很長的修復時間,有的甚至需上百年的治理,這也是湖泊難治的重要原因。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