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2日 星期四

職場刁難孕婦

社會正義88

【摘要11.12.2009蘋果】整個社會環境,對婦女生兒育女這件大事不夠友善。台中市發生一名幼教老師,因懷孕有早產跡象,請了產假(只給四周而非八周)與留職停薪,也獲得上級主管同意,但坐完月子回去上班,竟被老闆解僱;不少女性也有此困擾,對這種惡劣老闆,司法應給予懲罰。

女性懷孕本身已很辛苦,但在工作上卻遭逢不少歧視與打壓。過去即曾傳出,有些女性在應徵時會被詢問有無懷孕,若懷孕就別想拿到工作。而已有工作者,還要擔心會不會被歧視、刁難,以及自身體力能否勝任粗重工作,最尷尬的就是八周的產假,老闆會不會全給、回來之後工作還有沒有。

對懷孕婦女而言,不敢奢言碰到有同理心的老闆,但至少要依《勞動基準法》規定行事。公家機構與民間大企業多能依法行事,不過,碰到中小企業僱主就很難說,此時,正是公權力介入的時候。台中這名惡老闆已被起訴,雖然罰則不高,但法院不應縱放,這也可讓其他老闆們心生警惕,提供產假,是人力成本的一部分,而不是施捨或恩惠。

 

蔣經國政績〔摘要11.12.2009自由 劉志原/台北〕35年前,女工黃春窕至台灣美國無線電公司(RCA)上班,不久後卻患鼻咽癌,還先後流產二次,與她一樣罹病的還有一千餘人,她與尚存活的受害者向公司求償24億,呼籲司法應速還他們公道,黃女說:「我擔心自己等不到案件宣判那一天。」

黃春窕等人指出,公司於五十九年在桃園設廠,七十五年廠房被奇異公司合併,但RCA在台十餘年間,卻涉嫌將三氯乙烯及四氯乙烯等有機污染物質,倒入廠區所挖掘的地下水井中,公司幹部都喝蒸餾水,不知情的員工則長期飲用地下水而慢性中毒。

自救會指出,RCA不顧員工性命,同事陸續出罹患肝癌、肺癌、大腸癌、子宮肌瘤癌等職業性癌症,且陸續有兩百餘名員工過世,造成無數家庭破碎,但公司不僅對他們不聞不問,最後還成功自台灣撤資,讓他們求償無門。

黃春窕說,以前最愛吃牛肉麵,但現在也只能喝湯,因癌症末期,背上得背著麻醉藥施打止痛,也因言語能力受損,「有苦說不出」,她說,同事楊玉玫是全台第五個爬過百岳的女姓,不菸不酒,卻得肺癌,三天前過世,去世前楊玉玫還握著她的手說:「我不甘心。」

五十六歲的黃春窕說:「同事死了,我還沒,我要堅持下去,去告訴大家RCA做的壞事。」RCA已先後由美商奇異公司與湯姆遜公司併購,黃春窕等員工組成自救會,九十三年間訴請賠償24億,九十三年遭判敗訴,經上訴最高法院獲發回,台北地院昨再度開庭,首次傳喚證人,由黃春窕陳述工作情形及身體受傷狀況。

自救會指出,劉姓男子的妻子在RCA工作十一年,在懷第三個女兒時,被診斷出罹患乳癌,而嬰兒出生後,也罹患肝癌,最後母女雙雙辭世;周姓女工在RCA工作兩年半,即罹患子宮肌瘤癌及乳癌,最後失去了子宮;馬姓女子在RCA任職十八年,遭資遣後,發現罹患卵巢癌。

緬懷經國先生【工商時報 2008.01.10摘要】故總統經國先生逝世即將屆滿二十周年,國民黨日昨舉辦追憶經國先生口述歷史座談會,由多位黨內大老口述追憶經國先生清廉樸實、親民愛台軼事。

經國先生之所以受後人感念,是因他具備一位政治領袖的睿智、遠見、親民愛民素養與特質。他選擇改善人民生活的明智國家發展戰略,不以軍備競賽或邦交國多寡與中國大陸競爭,規劃朗朗上口十大建設,厚植國家實力,奠定了台灣經濟奇蹟的堅強基礎。

經國先生功過如何,自有歷史學家秉春秋之筆評斷,但對照扁政府執政以來受到司法追究政務官一籮筐,政局紛亂、族群對立、景氣低迷,民眾當然更加懷念「經國精神」,及其樹立清明廉潔政治風氣,建設富足安樂國家的歷史典範。

李鈞震:

蔣經國時代  事實是:

台灣的公務員  貪污腐化  世界知名

清廉度 經濟力 難與新加坡比擬

人民生活艱困  乞丐眾多  國際競爭力極差

台灣人絕大多數不准進入 軍公教高層

 

政治實行獨裁統治  毀滅憲法  到處是秘密警察

超過十三萬人的政治受難者  關在景美看守所 

教育資源薄弱  沒有社會福利 健保 農保 勞保

國防預算 占去絕大部分的國民所得

向美國買武器  金額比例比現在高很多

 

十大建設  大部分失敗 虧損

賺錢的 大多靠特權

黨營事業  靠特權生存包政府預算  國庫通黨庫

蔣經國A的錢  全部給子女  私生子  第三代  海外置產

 

毒鴨、毒鳳梨 環署放任吃下肚【朱真楷/中國時報2009.11.12摘要】高雄縣驚傳戴奧辛毒鴨事件,這把火恐將越燒越烈。因為,環保署目前提出的數據,僅是「戴奧辛」含量,後續即將公布的,則是「重金屬」含量。如果確定屬實,就代表民眾吃進肚的不只是「戴奧辛鴨」,還可能有「重金屬鴨」、「重金屬吳郭魚」和「重金屬鳳梨」。

到底戴奧辛和重金屬對人體的危害為何?簡單來說,就是致癌。回到問題根本,為何爐渣問題早從2006就有人開始質疑,為何主管機關環保署和經濟部工業局直到近日才發現事態嚴重?如果逐一檢視這起毒鴨事件的揭發過程,就會知道為何檢舉人會以「吐血」來形容政府作為。

首先,早在2006年,台南社區大學自然與社區環境學程召集人黃煥彰與晁瑞光,就已在台南地區發現爐渣遭任意傾倒的情況,事後將抽檢地點擴大到高雄,確認絕非單一個案,接著又在去年發現高雄縣大寮鄉,竟然有七處幅員廣闊的空地盡被爐渣堆滿,甚至一旁還有養鴨場、鳳梨園,由於證據齊全,決定在今年三月向環保署檢舉。

黃煥彰說,當時環保署獲報後卻完全沒有回應,他只好轉向民進黨立委林淑芬求助;沒想到事後林淑芬將事情拿到國會討論,環保署依然沒有後續回應,只好又在六月底找另名民進黨立委黃淑英幫忙。

「現在才驚覺有戴奧辛鴨,真的是太晚了」黃煥彰無奈的說,為了向環保署提出夠力的檢舉,他與團隊蒐集大量證據,「七個空地在哪、哪邊可能有戴奧辛鴨,我指證歷歷,實在不懂政府怎麼了!」黃淑英強調,揭發此事,絕非要阻止政府回收利用爐渣,但環保署只顧開放,卻不管業者怎麼用,後續也不追蹤,連埋在哪裡也不曉得,「實在太誇張」。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