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27日 星期五

動新聞非關「民怨」

媒體評論59

【摘要11.27.2009洪浩唐 蘋果】新聞本質的探索:我們能用像綜藝、戲劇等節目一樣的「觀眾喜歡與否」的標準來做新聞嗎?新聞的首要原則就是「真實」,新聞不能因為觀眾的喜好而「報喜不報憂」──諷刺的是,現在動新聞最受爭議的竟可能是因為她「太過真實」?

其實批評她「以羶色腥畫面獲取利益」的人士是否應該細想:難道同樣的新聞內容,用文字描寫就不羶色腥?當然,「保護兒童」、「怎麼跟小孩解釋」是公民團體主要憂慮,但跟「新聞,能否以模擬動畫呈現」實在是不同議題──任何媒體本就該嚴守與兒童福利相關法令。

而如果真為了兒童安全著想,父母更應適度地灌輸他們正確的(性)觀念來保護自己,而非一味地封閉他們對現實認知的窗口,形成一種不容挑戰的禁忌──這樣反而只會讓孩子們暴露在,對現實完全失去警覺的環境中,而不自知(據統計,絕大多數的兒童性侵案都是「身邊的熟人」所為)。

如果政府對日前才公布,有關我國「新聞自由度評比」的國際排名大幅倒退一事還算在意的話,那我們就必須提醒當局:如果動新聞實無涉違法,NCC等握有公權力的單位實無權,也不宜插手!行政院,日前竟透過新聞局對外表示,動新聞也算是一種「民怨」的言論。這實在令人感到不安:當權者會不會以民「怨」可用之機,而行「擴權」之實?

事實上,類似這種「無法可管」或只關乎「品味」的爭議,只要不違法,公民團體自有其表達理念的方式與管道,民間企業自會評估其社會形象商業利益的損益──而政府或公民團體恐怕得先思考這其中的弔詭:一個民間企業(盈虧自負)會不會去推出一種全民都「不歡迎」的產品?動新聞真的是一種「民怨」嗎?

 

反制動新聞,還有辦法【許育典 中國時報2009.11.27摘要】「動新聞」將新聞事件,以動畫的手法模擬,並重現逼真的犯罪過程以及羶色腥畫面,進而引發「教壞囝仔大小」的批評。具體來說,「動新聞」可能產生誘導犯罪、傷害兒童及少年人格發展的問題

由於「動新聞」的內容會將加害者與被害者個人資料公布、且鉅細靡遺地描述犯罪的過程。所以,「動新聞」除了會侵害當事人的隱私權外,還會對於人格尚在開展的兒童及少年產生不良的影響。由此看來,憲法第二十二條所保障的隱私權、人格權,都會葬送在媒體追求利益的過程中。

從憲法第一條的「民治」規定可知我國是一個法治國家。「動新聞」已經侵害到人民隱私權和人格權,國家便不得以「欠缺法規」的藉口來卸責。

國家是否有教導其未來公民「懂」新聞的義務?平面媒體講求大標題、大照片、短句子和小文章,以營造煽情;電子媒體則重現場直播和新聞節奏感,混同驚悚、偵探電影的表現手法,以創造想像空間。所以,媒體的資訊,並不全然真實地反映世界。由此看來,如何透過教育讓學生從小學習「看懂」媒體的包裝,將是我國未來重要的課題。

透過教育來啟發學生的批判能力,避免讓學生對於媒體內容視為理所當然,以致於毫無保留地照單全收。這是因為兒童及少年是未成熟的個體,無法完全分辨校內或校外的環境,也無法完全分辨媒體中虛擬的情節和現實生活中有何不同。當其使用媒體又無人予以引導時,容易迷眩於鮮明的畫面、虛擬的情節,而有不當的模仿與認知。為了解決這種情況,必須在義務教育階段實施媒體素養教育。

但是,在我國國民中小學的資訊教育課程中,過於重視學生基本「網路技能」的強化,而非「解析」媒體資訊的能力。如此一來,雖然國小低年級學生會自行上網,但容易在網路上接觸到各式各樣的資訊。久而久之,學生的人格開展將受到不當資訊的宰制。

其實,透過對媒體本質的認識、媒體內涵的瞭解,來培養清晰思辨的能力,才能在資訊社會中,分析篩選出真正具有價值與重要性的資訊。所以,媒體素養教育的真正目標是經由課程的規畫,慢慢地使學生具備媒體素養,藉以關懷、審視生活周遭的傳播現象。

在「動新聞」的爭議中,凸顯出媒體追求商業利潤的目的與本質,為了吸引閱聽人的注意,使用過度包裝的資訊將是常態。就長遠來看,如何使學生未來的公民不變成媒體資訊的奴隸,將是更值得深思的問題。(作者為成功大學法律學系暨科技法律研究所特聘教授兼主任)

 

動新聞 攸關網路言論自由【摘要11.27.2009梁文傑 蘋果】自郝龍斌上任以來,對貓纜、文湖線、單車專用道等問題拿不出辦法,卻要求把電玩美少女舒舒的清涼公車廣告下架;這次對動新聞開罰。

動新聞以動畫模擬新聞事件,本質上就是「以新聞為素材的動畫節目」,這和《藍色蜘蛛網》、《台灣變色龍》以演員演出新聞事件沒有不同,也和所有取材於真實案件的電影和電視節目沒有不同。

美國影集《CSI》取材自真人真事者頗多,對犯案過程的暴力和性也有極為詳盡描述,不但在美國多次奪下艾美獎,在台灣也創下高收視率,我們並不見有人對其口誅筆伐,也不見有人大呼「受害人被二度傷害」。相較之下,輿論對動新聞的大肆批判顯然是兩套標準。

如果動新聞是在電視或電影院播放,主管機關就可以在送審時按《電影法》和《廣電法》將其列為限制級,而限制其播放時段和可以買票進場的年齡。未來若「壹電視」要播放動新聞,自然也要受相關規範制約。

但動新聞,目前只是在網路供人點閱,那麼動新聞就只是龐大網路世界的一部分。它的問題是網路言論自由的問題。網路上的言論自由是《憲法》保障的基本人權,公權力要插手,只限於在誹謗、洩露國家機密、播放兒童性交影片、對不特定人散播猥褻圖片,而無適當區隔等法律明確禁止的情況下。

但到目前為止,並沒有人用這幾條罪名來指控動新聞。而和幾十億內含色情和暴力的網頁內容相比,動新聞只能算是小case。隨便上YouTube找找,比動新聞更刺激衛道人士神經的影片比比皆是。難道台灣也要向中國那樣,強制加裝「綠壩」來過濾不良網頁?又或者下令讓YouTube關站?

郝龍斌現在開罰動新聞,引用的是《兒少法》第30條第12款,理由是「違反媒體分級辦法,對兒童及少年提供或播送有害其身心發展之網路內容」,但這個條文本就矛盾重重,動用這一條顯然是刻意入人於罪

首先,《兒少法》要求對所有網路內容都予以分級,這本來就是做不到的事。電視節目和電影數量有限,主管機關還有能力審核分級,網頁數量則是以幾十億計算,真要認真審核,傾全中華民國公務員之力也做不到。其次,因為主管機關無力審核,所以《兒少法》只能要求網站「自行分級」,對於那些沒有分級,卻不適宜青少年閱覽的網頁採取「事後裁罰」

最困難的是,每個人的標準不一樣,你認為本網頁不適宜兒童和青少年閱覽,我卻可能認為兒童和青少年正該閱覽。你認為描述暴力過度,我卻可能認為此種描述剛好,沒有必要分級。一百個人可能有一百種看法,行政機關要如何對大家自行分級的結果「事後裁罰」?

正因為困難重重,《兒少法》通過數年來幾乎不見裁罰的案例,因為一旦開罰,則不但人人自危,而且會讓行政機關有近乎無限的空間去取締網路言論。郝龍斌想以「道德重整委員會主委」的形象來挽救積弱不振的民調,但政客的算計是一回事,網路言論自由的保障卻更重要。

李鈞震:

1、新聞媒體能不能報導的內容,有三個基本的標準,1符不符合《憲法》與《世界人權宣言》;2有無報導「真實、真相」;3有無商業價值。

2、媒體的內容是否過於煽色腥?必須依據《憲法》與《世界人權宣言》為標準來判斷,同時允許人民團體與百姓的抗議;可以民調來反映民意,但政府沒有資格可以干涉。

3、基本上,政客是受媒體監督的權貴,沒有資格干涉新聞自由,郝龍斌的行為涉及違憲。人民是國家地主人,人民要自己監督媒體,不能仰賴政客,因為他們比媒體更爛。國家行政機器,如果要箝制言論自由,必須先經過公民投票,經過多數人民同意,才得行使職權。

4、社會大眾如果認為,動新聞《藍色蜘蛛網》、《台灣變色龍》的內容不妥,最合理的作法,1要求郝龍斌閉嘴。2發動示威遊行要求媒體自律、改善或停播,抗議到成功為止。

5、百姓需要什麼樣的媒體與內容,百姓要自己負責,可以抗議、抗爭,但是絕對不容許政客以行政權干預新聞自由權,不然,台灣會變成共產獨裁國家。

6、電視名嘴,傳播沒有知識水準、不符合學術理論的言論,對社會的破壞力不小於《花花公子》、《藍色蜘蛛網》、A片。

7、經常言而無信、不負責任的政客,用詐騙的手法詐取選票,當選後又沒有行政效率、沒有能力降低失業率、不斷違憲,政客對社會的破壞力遠遠大於《花花公子》、《藍色蜘蛛網》與A片。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