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11日 星期三

從雲林仰望台北豪宅

【摘要11.11.2009蘋果 江雅綺】日前央行總裁彭淮南,警告台灣房市炒過頭,相信彭總裁的原意是,擔心低利環境之下,銀行若不審慎查核放款,未來在利率升高時,必然引發一堆呆帳壞帳,造成金融風暴。但卻忽然讓北市「豪宅」成為眾矢之的,相關單位開始研究加重課徵豪宅房屋稅,以期抑制房價。

這真是頭痛醫頭,腳痛醫腳,政府亂伸手,企圖干預房產的市場運作,根本忘了台北房價高不可攀,國家極端不均的資源分配,才是最大的元兇。

豪宅只存在特定的菁華區,地段好供給量少,自然產生競價效應,經濟復甦的時候,有錢人愈賺愈多,價格也愈抬愈高,這是市場的趨勢。而一般人買房子的時候,根本不會去考慮豪宅。就算把豪宅從一坪300萬壓到一坪200萬,對一般人也還是遙不可及,差別不大。

如果政府真想加重購買豪宅者的成本,也不必繞著彎兒課稅,反而應該讓豪宅價格繼續狂炒,愈炒愈高,買的人自然就負擔愈來愈大。回到問題的根本,大台北地區的房價之所以高不可攀,投資客亂哄抬價格的固然有之,但更大部分是因為供不應求。

如果仔細觀察台灣地區的房價,近幾年除了台北上漲之外,中南部不漲反跌,即便是全台僅次台北的台中、高雄市區,一坪十萬元的價格,也綽綽有餘。在台北買一棟20坪老公寓的預算,可以在中南部買豪華電梯大樓或透天厝還有找。但為什麼購屋人不願意買中南部的便宜華廈?偏偏要擠台北又小又舊的公寓?

答案顯而易見國家資源集中在台北區域。《憲法》的五院機關都在台北、最好的大學和醫院在台北、最豐富的藝文活動在台北,最多的工作機會也在台北。「台北市」居民佔著首善之區的優勢,向來享有最優厚的資源。

反過來說,沒有得到中央資源關愛眼神的其他縣市,只好淪為「二等國民」。以雲林縣為例,多年來一直都是全國最貧窮的農業縣。雖然同為台灣人民,但雲林縣人享有的國家資源和台北市人有天壤之別

雲林縣沒有一座科系完整的國立大學、高鐵沒有設站、醫院和公共設施稀少、傳統的農工業沒有升級……沒有就業機會,於是人口不斷外流到外縣市工作定居。在青壯年不斷往外出走的情況之下,雲林縣的房地產,自然永遠供過於求,價格難漲易跌。
國家資源之所在,房產價格必然推高。在市場規則之下,投資客們只是推波助瀾,豪宅課稅則是無關痛癢。政府真心要扼止台北的房市炒作,那就請在最貧窮的縣市裡多多進行公共建設,資源分散之後,台北房市,要炒也難。【英國里茲大學法學博士候選人】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