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9日 星期三

前北城院長與媒體 污衊索5百萬元

媒體評論65

蘋果及記者控告惡意誹謗【摘要12.9.2009 蘋果 】《蘋果日報》三年前報導前北城婦幼醫院院長徐木泉,產檢疏失害產婦生下畸形兒簡宇廷,最高法院判決《蘋果》敗訴,《蘋果》連兩天在頭版刊登道歉啟事。

但徐木泉卻對媒體指控,《蘋果》記者勒索五百萬元不成,才作假新聞,包括《中時》、《聯合報》、中天等媒體在「未查證下」,均大肆渲染報導;對此,《蘋果》總編輯馬維敏昨嚴正表示,絕無勒索情事,決定對徐木泉及「杜撰新聞」的多家媒體提告。

最高法院今年七月判決《蘋果》與徐木泉的官司敗訴,須賠償徐三十萬元,並在頭版刊登兩天道歉啟事。《蘋果》前天、昨天接連在頭版刊登道歉啟事,不料徐木泉卻對媒體放話,指控《蘋果》記者蔡爾康冒充家屬,向北城醫院索取五百萬元賠償金,勒索不成進而捏造不實報導。昨天,包括《中國時報》、《聯合報》、TVBS等媒體昨均「杜撰報導」中天新聞更以斗大的標題寫著「《蘋果》記者勒索不成 假新聞」渲染。

宇廷的爸爸簡志雄則感嘆:「有些事實,很難在法律上獲得認定。」對於徐木泉指控記者索討五百萬元,他強調,「絕對沒有這件事,怎麼可以亂講話。」他說:「這段時間很感謝《蘋果日報》,我很幸運,遇到有正義感的記者,如果不是你們,我們這些中低階層的聲音是不會被聽到的。」

對此,《蘋果》法務經理葉錫波表示,對勒索一事,前年七月曾對徐木泉提出誹謗告訴,審判筆錄上明確紀錄,記者蔡爾康對賠償金隻字未提,當時律師詢問:「蔡爾康有無說這個賠償金他(她)也要分?」北城醫院藥師陳英哲答:「沒有。」

律師進一步詢問:「蔡爾康有無說如果你們不賠償,他就要做不利的報導?」陳英哲答:「沒有,他說他是家屬,但是隔天就在報紙上刊登。」葉錫波指出,記者以家屬身分出席協調會,是為釐清新聞事件,但從陳英哲的證詞可知,蔡爾康在協調會時沒提到錢,家屬也未提出總額,徐木泉明知損害賠償是家屬提出、而非蔡爾康,卻仍透過《中時》、《聯合》等媒體散布不實言論;而兩報記者也未向《蘋果》求證,均已觸犯《刑法》加重誹謗罪

《蘋果》總編輯馬維敏昨也表示,《蘋果》尊重法院判決,但無法容忍徐木泉的不實指控,尤其部分媒體竟見獵心喜未善盡新聞採訪須查證與平衡的基本原則,趁機大肆抹黑《蘋果》,基於維護《蘋果》與蔡爾康的名譽,將對徐木泉及部分媒體提出法律告訴。

馬維敏表示,部分媒體平日抄襲《蘋果》新聞成習,北城醫院新聞見報時,各家媒體也曾跟進報導,如今卻裝作事不干己,毫無自省,令人啼笑皆非。馬維敏強調,《蘋果》向來選擇站在社會公義的一方,今後仍將依循往例,堅持媒體維護公益及為弱勢發聲的立場,踢爆揭發不公不義之事。

針對《蘋果》將提告,徐木泉昨透過律師表示不願受訪;《中時》記者顏玉龍、《聯合》記者黃福其也不願表示意見。TVBS則透過發言人張維銘表示:「T台是根據《蘋果》的道歉啟事來採訪報導,已善盡查證工作。」至於《蘋果》打算提告,一切交司法處理。另外,中天新聞部總監平秀琳表示,了解狀況後再回覆,但至截稿為止,電話都無人接聽。

北城婦幼醫院醫療糾紛判決理由

進行63D超音波,未告知簡志雄其子簡宇廷有異常情形
.法院認定:與事實相符

簡宇廷經診斷,有心手症候群亦有診斷證明書

.法院認定:未妨害徐木泉名譽

採訪林口長庚醫院婦產科醫師蕭勝文、新店耕莘醫院婦產部醫師陳樸說辭,與蔡爾康認知稍有出入
.法院認定:報導內容難構成妨礙名譽

報導內容以肯定語氣,直指徐木泉有醫療過失

.法院認定:非合理評論,報導有過失須賠償30萬元並登報道歉。(敗訴原因)

李鈞震:

1、新聞媒體報導事件,編輯台除要1為社會弱勢伸張正義2也要注意專業知識3還要查證求證,報導事實、真相。4更要注意有無違反憲法世界人權宣言,以大欺小

2、《蘋果》記者蔡爾康冒充家屬身分出席協調會,是為釐清新聞事件,為弱勢發聲是對的,但是醫療專業知識不足是事實,應該繼續深入採訪專業醫師的意見,不能只聽受害者一面之詞,要平衡報導;既然不確定北成醫師的責任有多少,報導的口氣就要緩和、質疑,不要「一口咬定」

3、宇廷的爸爸簡志雄則感嘆:「有些事實,很難在法律上獲得認定。」其實,法官也覺得媒體過失不大,所以才輕罰30萬;如果媒體確實嚴重故意「侵犯人權」,法院就應該判《蘋果》賠1500萬,才符合社會正義。

4、徐木泉卻對媒體指控,《蘋果》記者勒索五百萬元不成,才作假新聞,包括《中時》、《聯合報》、中天、TVBS等媒體在「未查證下」,均大肆渲染報導;對此,《蘋果》總編輯馬維敏昨嚴正表示,絕無勒索情事,決定對徐木泉及「杜撰新聞」的多家媒體提告。此事如果屬實,那又要打官司了,《中時》、《聯合報》、中天、TVBS等媒體更不專業。

5、蔡爾康在協調會時沒提到錢,家屬也未提出總額,徐木泉明知損害賠償是家屬提出、而非蔡爾康,卻仍透過《中時》、《聯合》等媒體散布不實言論;而兩報記者也未向《蘋果》求證,均已觸犯《刑法》加重誹謗罪

6、中時》、《聯合報》、中天、TVBS等媒體竟見獵心喜,未善盡新聞採訪須查證與平衡的基本原則,趁機大肆抹黑《蘋果》,基於維護《蘋果》與蔡爾康的名譽,將對徐木泉及部分媒體提出法律告訴。

7、中時》、《聯合報》、中天、TVBS等媒體平日抄襲《蘋果》新聞成習,北城醫院新聞見報時,各家媒體也曾跟進報導,如今卻裝作事不干己,毫無自省,令人啼笑皆非

8、《蘋果》記者有無勒索情事?法院要看「嬰兒家屬」的說詞了。

9、蘋果在爆料的時候,覺得自己很有正義感;其他媒體在扯蘋果後腿的時候,也覺得自己很有正義感,不是嗎?但是,「正義感」不是用來「自我感覺良好」用的。

10、有沒有正義感,要有專業知識才算數。沒有醫學專業的記者,加上有正義感的情緒,容易衝動而侵犯人權:沒有新聞專業的媒體主管,加上有正義感的情緒,再加上看別人出包的快感,就會讓自己的公司失去社會公信力,淪為社會大眾的笑柄,也淪為新聞學教科書內的例證與內容。

 

【摘要12.9.2009 蘋果】《蘋果》法務經理葉錫波,昨出示判決書指出,該事件經法官調查,認為報導中,徐木泉確實對宇廷的母親進行六次3D超音波,且未告知其父母嬰兒有異常情形,而宇廷出生後經診斷有「心手症候群,有心室中膈缺損、心房中膈缺損、右肺未發育」等情形,法官認為「此部份報導尚與事實相符,很難認定對徐木泉構成妨害名譽。」

葉錫波說,法院認為敗訴的主因,是《蘋果》以「肯定語詞」指徐木泉有醫療疏失,導致徐木泉社會上之形象、聲譽、專業評價產生貶抑,而判定《蘋果》報導內容略有過失,所以僅判賠三十萬元。

而徐木泉在媒體上表示北城醫院因此關門,最高法院的判決則不這麼認為,最高法院認為一家醫院每年、每月收入的多寡,會因大環境、季節、醫師服務態度、醫療品質、甚至寒暑假或鬼月等因素而有不同。

最高法院認為,《蘋果》的錯誤報導發生在2006年八月初,如果對北城營運造成影響,理應在讀者記憶最清新的當年度反映出來,但據徐木泉提出的所得稅結算申報書,2006年北城的收入總額反而高於前後兩年,因此認定報導並未影響北城營運,《蘋果》不需要賠償損失。

 

為弱勢發聲【摘要12.9.2009余艾苔 蘋果】《蘋果》在頭版刊登對北城婦幼醫院的道歉啟事,輸了官司,是因為無法舉證證明醫院有醫療疏失,但證據不夠不代表醫院真的沒有疏失。

《蘋果》三年前採訪生下畸形兒的可憐婦人,幫婦人伸冤,即使面對醫院控訴,《蘋果》只能尋求法院作出公正的裁判,然而法官不是上帝,法官在《蘋果》無法舉出北城醫療疏失證據的情況下,判《蘋果》輸,雖然遺憾,但也只能接受。

正義,可分為實質正義跟程序正義。實質正義,就是好人得到善報、壞人受到嚴懲,如同「包青天」在戲中嚴懲壞人,但在現實社會中,並不見得一切都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民眾只能遵從法律規定的「遊戲規則」,請法官伸張正義,但法院判決強調程序正義,也就是證據多少就判多少,而不是大眾所期盼的實質正義。

國外法院也曾發生法官苦無證據,只能當庭告知被控殺人的兇手:「今天釋放你,不代表你沒做過,只是證據不夠。」反觀這次北城醫院告《蘋果》,雖然法官判《蘋果》須登報道歉,這就是民主法治,《蘋果》無悔,也只能尊重。不過,這不代表北城醫院前院長徐木泉,就可以誹謗《蘋果》記者想藉由報導拿錢,徐還是要為自己的不實言論負起責任。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