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1日 星期五

江陳會 不敢碰農藥問題 農產輸中騙很大

ECFA啟迪23

〔摘要12.11.2009鍾麗華/自由〕去年農委會大肆宣傳中國採購台灣水果,卻因農藥殘留問題卡在海關,無法輸中;這次江陳會將簽署兩岸檢疫合作協議,農委會聲稱有助農產品銷往中國。但矛盾的是,農委會副主委胡興華坦承,農藥殘留問題這次不會談,顯然又是騙很大!

事實上,去年底第二次江陳會,海協會長陳雲林承諾要買台灣產銷過剩的柳丁,最後卻無法進入中國,因為台灣柳丁被驗出我國訂有標準、但中國未訂標準的農藥甲胺磷(達馬松);更早在去年八月北京奧運時,農委會挑出台灣水果F4,包括鳳梨、楊桃、芭樂及芒果等,宣稱要外銷中國,結果楊桃也因有農藥殘留卡在海關。

屏東縣農業發展協會執行長李宗衡批評,如果沒有就農藥問題坐下來談,根本是白談。最核心的問題都不敢跟中國談,政府實在太軟弱,如何保護農民?

輸往中國的廿二項水果,我國核准登記並使用的農藥標準有657種,但中國僅161種,未訂有農藥殘留標準輸往中國時,規定不得檢出,因此造成水果輸出障礙。至於此次會談,中國是否具體承諾修改農藥標準?中國連農藥問題都不談,會不會太沒誠意?農委會副主委胡興華沒有回答,不高興地離開

雲林古坑的柳丁農莊宜正表示,柳丁輸中其實只有少數特定團體得利,今年輸中的柳丁也只有嘉義竹崎的,他一個下午就剪了一千公斤的柳丁,賣不出去怎麼辦?前一陣子聽說,中國有十三億元的農產品採購訂單,但訂單到底在哪裡?

學者批評,談判不可能只有單方獲利,此協議等於「開後門」,讓中國農產品快速通關,擴大中國農產品來台,兩岸貿易逆差將更嚴重

事實上,最近中國的「重慶晚報」即報導,涪陵榨菜看好兩岸農產品檢疫協議的商機,已摩拳擦掌,準備搶攻台灣市場。根據新華社報導,福建檢驗檢疫局長高玉潮也表示:「兩岸檢驗檢疫的合作,最大限度地實現兩岸農產品的大交流、大交換。」

前農委會主委、防檢局首任局長李金龍強調,台灣從未與任何國家簽訂過檢疫檢驗合作協議,一直以來,動植物檢疫、農藥殘留分別依據世界動物衛生組織(OIE)、國際植物保護公約(IPPC)、國際食品法典(codex)等國際規範;與中國簽訂協議,根本是為中國農產品加速通關找藉口、開後門!

農委會宣稱,簽訂協議是為去年柳丁、楊桃因農藥殘留無法進入中國解套,但李金龍認為,這是「外行人說外行話」,今年初美國蘋果因「安殺番」無法進入台灣市場,衛生署修改農藥規定放行,也沒有因此簽訂合作協議,明顯是馬政府在討好中國、為中國農產品「暗度陳倉」。

中興大學名譽教授吳明敏也質疑,台灣沒幾項農產品比中國便宜,加上被中國仿冒,要打入中國市場很困難,其實兩岸農產品貿易,是「中國來的多、台灣去的少」,簽訂檢疫協議,最後的獲利者必定是中國。日本在防檢疫、農藥殘留上採取高標準,用來防堵他國農產品進入,同時保障消費者與農民。中國的標準比我國落後,兩岸檢疫標準要接軌,應採台灣的「高標準」,而非中國的「低標準」。

台灣動植物防疫檢疫發展協會理事長、台大教授楊平世也認為,簽訂協議,確實有中國農產品擴大輸入的疑慮,我國應提出談判籌碼,以縮小貿易逆差。事實上,去年兩岸農產品貿易逆差超過90億元,進出口比例達三比一,今年前十一個月逆差也超過五十億元,這還不包括走私、假借第三國名義進口

防檢局長許天來強調,雖然防檢疫須根據國際規範,但各國在項目細節並不一致,因此必須透過雙邊諮商,我國與美國、加拿大、紐西蘭等國也簽署防檢疫意向書。此次簽署主要就疫情相互通報、證明文件查核、不合格案件通報機制的建立,不影響我國現有機制,也不涉及開放管制的八百三十項中國農產品。

〔摘要12.11.2009陳曉宜/自由〕馬英九總統揚言,明年初將與中國簽訂ECFA(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但傳產業者昨天共同向立院、政院遞交陳情書,反對政府以基層民眾失業、傳統產業消滅,換取部分大企業利益,要求停止與中國協商ECFA;業者痛批,政府連產業資料掌握都不確實,就說要簽ECFA,簡直把人民當白癡。

台灣寢具團結聯盟顧問蘇偉碩表示,傳產業者向政府陳情一年多,一直到最近陳雲林將來台,經濟部才突然說要拿九百五十億元救傳統產業。但可笑的是,政府現在連台灣產業資料都掌握得不確實,才正要編列經費委託調查,工業局拿出的十二家傳產業統計資料幾乎都是錯的。目前究竟還有哪些產業會受創,政府也一問三不知。因此他們決定在昨天世界人權日時,發表「給陳雲林的公開信」,希望能喚醒中國的良知。

公開信中指出,「ECFA嚴重衝擊我等生計,製造更多失業問題,台灣基層民眾已沸沸揚揚,並非我方政府空言宣傳所可止!……兩岸交流若無法為台灣大多數基層人民帶來福祉,所謂兩岸關係發展必如鏡花水月,空有炫麗……」。蘇偉碩昨陳情時向政府提出「停、聽、看」三項要求,停止單向宣傳、暫停ECFA協商,召開行政聽證會、聽民意與國會意見,不要只看到大企業利益,要看到基層民眾失業問題與痛苦。

 

兩岸金融市場開放協議 應坦誠公開【工商時報社論2009.12.11摘要】兩岸金融合作監理備忘錄(MOU)於1116日火速換文後,文本就鎖進政府的保險櫃,直到縣市長選舉結束才公諸於世。MOU躲避陽光足足21日之久,將來兩岸的各種協定,從經濟、貿易到政治,是否都準備按照這種模式處理?

一年多以來,政府對於談判折衝和談判進度始終閃躲,吝於說明。因此,股市作手則不斷利用各種小道消息,猛炒金融股。這些現象皆肇因於政策與資訊不透明所致,此時不檢討,尚待何時?

政策與資訊的不透明,製造許多不切實際的幻象。幻象之一是台資銀行只要登陸,就是一本萬利,商機無窮。這種謊言,連執政黨的立委也聽不下去,才有羅淑蕾公開對媒體說:「原本以為簽了MOU就可以拿到入場券,沒想到只是一張站票」。

為什麼是站票?因為,中國規定:新來的外國銀行要先設辦事處才能開分行,開了分行以後還要再等3才能設櫃收受人民幣存款。這項限制擺明,進駐中國的台資銀行,無法受理人民幣存款業務。銀行一旦無人民幣存款,拿什麼放款?銀行只要無法開展放款業務,就只有等著喝西北風,利潤打從哪裡來?

所以,台商市場的商機再大,又豈是台資銀行可以掌握、可以立即實現的利益?台資銀行在中國所將遭遇的困境,如今已非祕密。不過,這項資訊絕非自始透明,而是被刻意隱瞞到紙包不住火的窘境,政府才公開承認障礙存在的事實。被故意隱藏的資訊究竟還有多少?

中國的商業銀行法根本不允許外資銀行發行金融債券,台資銀行不能發行金融債券的規定,金管會是否知情?如果不知,便有失職之虞。如果知道,為何一年多來,從未見官方的分析、提醒和警告,而放任股市炒手翻雲覆雨?

中國的「同業拆借管理辦法」第8條規定:外資銀行在獲准經營人民幣業務前,不得進入同業拆借市場。換言之,台資銀行如果不能收受一般存戶的人民幣,就沒有資格向其他銀行拆借人民幣。既然如此,台資銀行在登陸初期,怕只有餐風飲露一途,如何存活下去?

存活的唯一招式顯然是:從台灣的總行帶美金去中國,再將美金換成人民幣,借給中國的客戶。所以,台灣的資金勢必外流,台灣的外匯必定減少。遺憾的是,我國的經濟與金融將受到多少影響,從來沒有聽過金管會的分析和探討。政府怎會有愚弄一番敷衍兩下,就能過關的想法?

台灣在歷經兩次的政權輪替後,人民對於政策透明化的要求愈來愈高,資訊縱便能隱藏一時,也無法保密一世。回顧簽訂MOU以及開放兩岸金融市場的決策過程,多少政策不見天日?一切都在資訊不透明的情況下,祕密談判,祕密進行,祕密簽訂,然後再將MOU的文本密藏三個禮拜。

這種刻意隱瞞與掩飾的行為,怎可能有利於兩岸金融與經濟政策的推行。而今如果連行政院吳敦義院長都肯上電視公開辯論ECFA的利弊得失,那麼,兩岸金融市場的准入協議是什麼?金管會何時才肯透露?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