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日 星期二

大排沙農場的悲歌輪迴

社會正義92

【摘要12.1.2009徐世榮 蘋果】中科四期二林園區的開發,意外引發過往一段不堪的歷史。二次大戰後,台灣發生許多農民抗爭事件,都是對準台糖公司各地糖廠(當時台糖總公司辦事處設於上海,上司為資源委員會),由北到南的糖廠幾乎無一倖免,例如,溪湖糖廠、埔里糖廠、虎尾糖廠等。

農民激烈抗爭是因台糖公司強制要將其租用的農地,收回自營,對當時原耕作之佃農,任意撤佃所致。台灣省政府當時的一份代電中,明白指出:「年來各地糖廠每不顧實際情形,藉口自營,積極收回,甚有雇用流氓強制起耕情事,致撤佃糾紛迭起。」其中衝突最大、事後並留下較為完整紀錄,乃是溪湖糖廠轄區內的「大排沙農場」,此農場也是這次中科四期所欲使用的農地。

由於這些農地大抵是日治時期,被日人強制收買或徵收,然後撥出一部分土地供農民租用耕作,用以維持其生計。老百姓原本期待國民政府來台後,至少能繼續承租使用這些農地,但台糖公司卻要將其驅趕,引起社會相當大的騷動,縱然當時台灣社會菁英人士及國大代表「一致主張廢止自營農場制度,將土地提供放租種植甘蔗」,但並不為資源委員會所接受。

激烈衝突發生於民國36128日,地點就在「大排沙農場」。後來在北斗區里民會館召開農民大會,據當時《青年自由報》222日報導,一名農民表示:「在憲政公布的今日,一切不合《憲法》的事情當然要撤廢,廠方屢次以非法的手段侵害農民的權益,委實令人痛恨,如前次番仔埔農場事件,在檢察官判定侵占不起訴,農民沒有犯罪事實,廠方竟昧於法治精神,使警察拘捕農民;餘恨未消,又以執銃的員工來脅迫農民,甚至不法逮捕,毀損地上耕作物,此不僅為農民的損失,亦是國家生產上的損失,如此糖廠作風是否合法,委實令人懷疑!」

並有其他農民指出,被糖廠拘禁及拷打的情事,並質疑,「聽說糖廠是國家經營,當真國家會這樣待遇我們嗎?代表國家的糖廠,可以這樣對待我們嗎?」另有農民也表示自己原本期待:「光復後能重見天日,怎知我們的糖廠仍沿用日人作風,依然榨取百姓的勞力!

中科四期的興建,將強制徵收「大排沙農場」及附近農地,今年115日區委會中,來自大排沙農場旁相思寮的阿公、阿嬤淚灑會場,哭喊:「我70幾歲了,從出生就住在那裡,十多間房子徵收才百來萬,你們的樓房一間百來萬要不要賣啊?比土匪還不如。堂堂一個縣府(彰化縣),沒有照顧我們這些傻百姓,反而陷害我們。」

我們這些百姓從年輕拼到老,才能有個地方住而已。這麼鴨霸什麼都要把我們遷走11月底說就要去拆房子,公媽(神牌)不知要請到哪裡?」那天區委會的場景,似乎是把時光拉回到了19472月的北斗區里民會館。62年了,國家怎麼還如此對待這些老農民?我們能讓老農可以繼續擁有土地,並安享餘年? 【政治大學地政學系教授】

參考資料:台灣人權報告書39 人人自危的社會

納粹最後戰犯 德國大審〔摘要12.1.2009管淑平/自由〕德國慕尼黑法庭三十日開庭審理納粹集中營警衛丹揚尤克,被控「協助屠殺猶太人案」,在這起可能是德國最後一起納粹戰犯大審中,現年89歲的丹揚尤克若被定罪,面臨最高15年徒刑。此外,本案也是檢方首次,在沒有具體事證下試圖對如此低階納粹份子定罪,若成功或有可能降低未來起訴其他納粹份子的門檻。

烏克蘭裔的丹揚尤克,1951年移民美國後,在俄亥俄州擔任汽車工人,1980年代被視為是惡名昭彰的納粹「恐怖伊凡」,被以色列定罪入獄,但1993年以色列最高法院判決是誤認。這次丹揚尤克再遭起訴,是被控他以蘇聯紅軍身分遭納粹俘虜後為納粹效力,擔任波蘭索比堡集中營警衛,在一九四三年協助屠殺近三萬名猶太人。

針對找不到現今仍存活的目擊證人可以具體指證,檢方表示,即使只是集中營警衛,也是納粹殺人機器一份子。追緝丹揚尤克多年的「賽門威森塔爾中心」首席「納粹獵人」祖洛夫說,「這傳達非常重要訊息:即使你不具軍官身分,還是有責任。」審判將持續到明年五月。

 

河川地租戶失農保 不排除發動抗爭 〔摘要12.1.2009曾韋禎/自由〕河川地承租人,原可用佃農身分加入農會、參加農保,但此身分將不被承認,排除於農保之外。民進黨立委陳亭妃痛批,政府此舉徒增民怨,若無法還他們農民身分,不排除發動權益受損的農民,走上街頭抗議。

陳亭妃指出,過去向河川局申請使用許可證從事耕種的農民,比照租賃關係,被視為佃農,可加入農會、參加農保,這是農委會在198990年再三保證的。但水利署卻在今年八月二十一日,將此行為解釋為公法上的單方面行為,而非租賃行為。據此,農委會遲至十一月六日發函給各縣市政府、省農會,取消河川地承租人的佃農身分,只將現有承租戶的農保資格,延續至許可證使用截止日前。

陳亭妃痛批,研考會剛公布十大民怨,水利署、農委會等高層卻不思民間疾苦,僅憑一紙公文,就取消河川地承租人的農保資格,這些人已保一輩子農保,也是實際從事農耕的弱勢農戶。許多縣市政府、農會尚不敢發佈此訊息,就是怕影響選舉。農委會竟然要受影響農民,改去承租其他農地,以符農保資格。

陳亭妃斥農委會「沒有血淚!」,可能有萬餘名農民受到影響,無法再投保農保。要求農委會統計有多少人權益因此受損,並立即尋求補救之道,否則不排除號召發動權益受損的農民,走上街頭抗議。

 

別再把市民當小孩 馮廣寧/廣東湛江市.廣東海洋大學學生)中國時報2009.12.01摘要】有人說,較敏感的紀念日和外國政要到來之時,就是政府最積極壓制維權和異議人士的時刻。近60年來,中國大陸最欠缺的就是異於官方的聲音。一個社會如果只允許一種聲音的存在,那必定是危險的。

如今,來自無法有效制衡的權力的威脅,依舊是市民對政府侵權行為敢怒不敢言的主因。但內心良知的激發與權利意識的覺醒,正使越來越多的人敢於站出來,發出屬於自己的聲音。這是十足的好事,這也說明,市民沒有在經濟奇蹟中忘記我們為什麼要思考;沒有在科技進步時,沉浸在單純的享受中。

政府將會發現,儘管生活依舊艱辛,但市民對這個國家的愛從未改變;如果能夠改變那「唯我獨尊」的心態,從市民對政府的冷嘲熱諷、無情苛責中掌握民間的話語習慣,政府將會明白,市民不再是那懵懂的孩子了,他們渴望參與,希望看到社會的進步。

李鈞震:

1.      台灣有許多族群的衝突、觀念的衝突,主要的原因之一是,過去的學校教育發生嚴重的失敗。過去學校教蔣中正、蔣經國是偉大的領導者,有許多的德政,其實是謊言一場,跟很多人實際上的生活經驗是衝突的。

2.      有更多的人根本沒有享受過什麼德政,就盲目地相信有德政這一回事,盲目的崇拜獨裁者,因此跟很多有實際遭受獨裁者人權迫害的家庭,產生思想觀念的衝突。這種衝突是不必要的,只要大家把真相講清楚,衝突就可以化解。

3.      台灣在蔣經國的時代,經濟成長快速,主要的原因是因為大量地污染物污染了河川、土壤、空氣、水資源,導致有成千上萬的百姓不明不白的死亡,所謂的經濟奇蹟,跟「血鑽石」一樣,是用弱勢老百姓的鮮血換來的。

4.      為什麼蔣經國時代的財經團隊,要犧牲弱勢百姓的生命,來換取GDP的成長呢?主因是絕大部分的權貴沒有知識水準,沒有專業知識,不懂得尊重人權,沒有能力遵守《世界人權宣言》;另外少數的知識份子,像李國鼎之類的,雖然有知識,可是沒有道德良心

5.      有許多國民黨人,堅持蔣經國很清廉,這跟絕大多數百姓的生活經驗有太大的衝突,那個時代,誰跑公家機關不用送紅包?做小生意不送紅包給警察活得下去嗎?那個時代是竹聯幫與其他幫派火拼的時代,也是黑道跟政客權貴一起把酒言歡的時代。

6.      日據時代,台灣有一些慰安婦;國民黨二蔣統治時代,台灣有更多的婦女被賣進酒家,服務國民黨權貴,王又曾最清楚;還有很多影視歌星、國劇名伶,就是國民黨權貴的慰安婦,人數是日據時代慰安婦的十幾倍。

7.      國民黨操控媒體,買票賄選、栽贓抹黑,這種技術在中國大陸時代就開始;來台灣以後,所有的選舉,國民黨都用這些招數來獲勝,蘇南城、林榮三絕對不敢否認!

8.      艋舺,對台灣歷史最大的意義是什麼?是很勇猛的意思嗎?絕對不是;是黑道火拼嗎?絕對不是;是酒家嗎?也不是。艋舺,是「小船」的意思,它是二二八事變的導火線,國民黨在那裡用機槍掃射百姓,造成艋舺歷史上死傷最慘重的事件;後來這裡成為台北市的民主發源地

9.      台北市文化局出錢拍的影片,如果沒有辦法反映歷史的真相、真實,就會引發爭議,導致族群衝突。所以化解族群衝突,一定要有「轉型正義」,也就是把歷史的真相公開宣導,列入教科書,這樣全民就有共識,衝突就自然化解。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