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5日 星期六

都是第一惹的禍

經濟評論113

【摘要12.5.2009馬超賢 蘋果】在商業廣告的推銷下,許多朋友都說想要去號稱「新紐約」的杜拜看一看「帆船飯店」。三年前,「杜拜學」是全球必修,曾經是新興經濟體中,最令人矚目的明星城市,卻在今年伊斯蘭的忠孝節,及阿聯國慶前夕爆發債務危機,讓暴起的杜拜神話破滅!

杜拜,是阿聯大公國七個酋長國裡面,面積第二大、但是人口最多,由穆罕默德瑪克通統治,他的名言之一是:「誰會記得第2個登陸月球的人?第2名是沒人記得的,所以我們必須領先。挑戰不可能,才能維持領先。」

近十年來其為推動杜拜經濟轉型,減少倚賴已漸枯竭石油,推出「叫我第一名」的運動,大手筆打造多個創新、與眾不同的「世界第一」大型工程,大舉興建世界級的住宅、旅館、娛樂設施,以吸引世界各地的資金和遊客。知名的「帆船飯店」、「杜拜雪場」的「阿聯購物中心」、超過八百公尺的「杜拜塔」、杜拜購物城、朱美拉人工棕櫚島等建築物都是代表作。

這回爆發危機的「杜拜世界集團」是成立於200410月的國際性投資公司,旗下最主要的事業就是在全球擁有49個港口經營權的「杜拜港口公司」以及建造號稱世界第八大奇蹟的朱美拉人工島的「棕櫚島集團」等。其中子公司「棕櫚島集團」及「利曼斯公司」,仿美國槓桿操作方式,不斷融資,推出愈來愈奢華的地產項目,並透過資產不斷升值來「錢滾錢」。

去年的金融海嘯,及這次杜拜債務危機在在顯示,世界經濟如果不進行調整,就是背離市場經濟原則。首先,房地產快速飆漲得來的經濟成長,是否值得?發展中國家如何避免只增長GDP的數字,而失去經濟發展的持續能力?

第二,政府用赤字支出來發展建設,和對抗經濟衰退下滑,是否是良方?舉債的條件與額度的上限,應該為何?

第三,如何適當處理實體經濟,與虛擬經濟在經濟發展過程中的關係?透過不斷借款與還款的活動而取得的增值,該如何規範?如何建立有效的經濟活動監管系統?如何防止虛擬經濟傷害?

杜拜的債務危機再次告訴我們,發達國家趁開發中國家經濟急於起飛的財富掠奪是無情的。全球經濟一體化、金融自由化其實只是強者的邏輯和機遇,對於弱者則僅僅是一個美麗的幻想或他人的玩具。

虛擬經濟活動的結果,從來就不會有利於弱勢一方,尤其以借債彌補巨額財政赤字更不是一般國家可玩的。真主在《可蘭經》第5324節提醒世人道:「難道人希望什麼,就可得到什麼嗎?」相信杜拜的瑪克通親王,亦已學到一心想要速成致富,就像蚊仔叮牛角無採工的道理! 【台北清真大寺教長】

 

債債相連到天邊【沈雲驄 中國時報2009.12.05摘要】幾年前,抱著熱錢橫衝直撞的杜拜,讓世界見識什麼是「主權基金」。現在,灰頭土臉的杜拜,正在給我們上另外一堂課:主權債務

就像主權基金,指的是「跟政府有關」的資金一樣,「主權債務」就是「跟政府有關」的債務。不只是政府,從國營事業到各種「民間皮、國家骨」的機構,只要跟政府有關,借的錢,都算是「主權債務」。

比方,這次還不出錢而搞到世界雞飛狗跳的,其實不是杜拜政府,而是政府底下的「杜拜世界公司」旗下,一家叫做Nakheel的土地開發商,但因為這家公司的上層的上層是杜拜政府,所以帳都算在政府頭上。一家公司出事,整個國家埋單。

說到埋單,杜拜不算是大尾的。放眼世界,債台築得更高的,大有「國」在。通常,評估一國負債嚴不嚴重,最常見的指標,就是看債務占GDP的比重。其中,最糟的是日本,接著是義大利,然後才是這陣子,被金融市場點名有麻煩的希臘與愛爾蘭。還有美國、法國、德國、英國,你能講得出來的經濟大國,幾乎也都是名列前茅的欠錢大王。

長期以來,這些「主權」所背負的債務,遠比杜拜沉重得多,只是沒引爆,大家都裝作沒事。現在大家都在問:誰是下個杜拜?更恰當的問題應該是:誰「不」會是下一個杜拜?有哪個國家,能擺脫自己身陷於主權債務的倚賴中?

風平浪靜時候,大家都像花旗銀行前董事長瑞斯登一樣,以為「國家是不會倒的」,都樂於買政府債券,就算報酬率低也甘願。而且,不僅是政府,只要看起來「跟政府有關」的機構,幾年來只要發債券,都很容易造成搶購。

但事實證明,國家照樣會倒。時間往回推,1990年代的中南美洲1960年代的印度1949以前的中國,都是國際上有名的倒債常客。再推遠一點,西方的先進國家也有過一段很沒面子的倒債史。十九世紀以前,西班牙倒了六次;從15581778年,法國更累計倒了八次以上

英國、葡萄牙、奧地利,今天看起來很厲害的國家,也都演過杜拜正在演出的戲碼。而當倒債戲碼上演,主權債務馬上會豬羊變色,政府信用評等被降級,利率揚升,從巴基斯坦到巴林,原本要登場的政府公債也得「避風頭」,被迫延後。

當然,要在金融風暴中談「主權債務」問題改善,也很難有政府能認真聽下去。一來,經濟差,政府稅收減少,二來「救經濟」花費卻墊高,造成的結果,就是政府財政急速惡化。通常在金融危機後三年,政府債務會平均暴增快一倍。這就是為什麼,打從金融風暴以來,全球主權債務平均算下來,已經暴增了五成,未來幾年,還會繼續惡化下去。

目前為止,沒有任何國家敢說,自己從此不再陷入金融風暴。但這並不意味著,債務問題是無法改善的。一方面,在經濟上找到出路,這樣才能賺到足夠的錢還債,一般家庭理財如此,國家道理相同;二方面,更嚴格執行金融治理,不讓國家在過熱的金融遊戲中,好大喜功起來而把債台築高。更重要的還是人民,要知道杜拜事件不是空前,也不可能絕後,都要盯著自己的政府,別把國家帶往倒債的路。(作者為早安財經出版社發行人)

 

從失業到失衡【經濟日報╱社論】目前政府還是希望,運用政府力量促成明年短期就業機會,達到10萬人以上。但若如此一直短期下去,要到何年何月政策才能收手呢?等到景氣好時,企業界真會去聘僱這些政府政策收手後丟出來的員工?恐怕不然;兩三年後,這些員工技能早與社會脫節,短期的失業照顧,結果形成長期的失衡問題

此波金融風暴所造成的失業結構,與過去截然不同。過去,傳統產業、中高齡、中南部員工最早遭殃,受創也最深;這樣的失業情勢,勞工技能不符,轉業困難,政府就業措施能幫多少就多少,再不然就由社會福利政策接手。但此次失業增加的結構,卻是偏向於年輕、高學歷、都會區的失業情形最嚴重;試問,政府有打算養這些人一輩子嗎?

都會區及科技園區的失業,是怎麼一回事?台灣第三季製造業生產指數,能夠恢復到幾乎不衰退的程度,就是單憑電子零組件產業的非負成長;不過,產量提升了,但就業卻還差過去一大截,這些失業者真能再回到過去熟悉的職場嗎?另外,10月份都會區(台北市及高雄市)的大學畢業生,登記求職者高出企業求才者達四倍之多。

這些現象在在說明,都會區的產業或人力需求結構將再一次面臨轉型。過去,由製造業轉型為商業服務業,其中,最大就業吸納產業便是批發零售業;大量的年輕大學畢業生進入速食、飲料及便利商店站櫃台,雖說職業無貴賤,但這些人明顯地搶了中高齡就業者的機會,而屬於知識密集型服務業卻是人手不足。

台灣的都會服務業發展,已到必須接受國際競爭的時候了。倘若有一個方案,匯集這些有意願接受挑戰的失業者,邀請業者及國外師資,訓練一支類似當年半導體RCA計畫的知識服務業生力軍,豈非一舉數得?

李鈞震:

1.      經濟發展的主要目的,在增進人民的生活品質。生活品質包括,自由、民主、法治、公平正義、醫療保健、飲食安全、生態環境的永續發展,還有文化與教育資源的完善。

2.      生活品質要能夠大力地提升,最重要的重點是政府把多數的資源放在「教育投資」上面,讓百姓的思想能夠獨立自主,有能力決定自己的前途與未來,有足夠的知識與能力挑戰生活的困境,並且了解自己與社會環境的真實狀況

3.      受到良好教育的國民,社會才會理性,國民才有競爭力,企業才有生產力,經濟結構的轉變才會有彈性;這樣的國家才是真正的富強。財富的增加,並不代表國家富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