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0日 星期四

美麗的記憶與遺忘

台灣人權報告書96

【吳乃德 中國時報2009.12.10摘要】今天是美麗島事件三十周年。它是台灣現代政治史上最重要事件之一;或許也是45歲以上的民眾,最重要的共同記憶。那是一個興奮中交雜著恐懼,期待中混合著猶疑的年代。如今我們知道,那是台灣民主的胎動。

部分民眾對事件的記憶是本土反抗運動的出現,挑戰獨裁體制、萬年國會、言論箝制本土歷史文化的壓抑。動輒數萬人的政見發表會,集體分享台灣人的悲情和憧憬。多麼令人興奮。然後是黨外人士的逮捕、審判、林義雄家庭的滅門血案。恐怖仍然延續。

另外一部分民眾的記憶則是騷動:他們熟悉的、適應良好的、甚至從中獲利的秩序、制度、規則、和思想體系,第一次受到巨大的衝撞。當「在安定中求進步」已經不可能,他們被迫在思想上和行動上有所選擇。政治壓迫事件中,必然有正面人物,也有反面人物。歷史記憶,因此成為某些政治勢力的道德資產,也是敵對政治勢力的道德負債。

黨外運動和美麗島事件,顯然是台灣民主化的重要動力,雖然不是唯一的因素。可是在許多國內外學者(包括中研院的院士)對台灣民主化的解釋中,美麗島事件不但沒有任何地位,在某些人的著作中,美麗島事件甚至從來沒有發生過。原因是:如果蔣經國是一個推動台灣民主的改革者,他為何要那麼嚴厲地懲罰要求民主的人?

如果歷史記憶,要成為社會的共同資產,就必須超越黨派的利益。十五年後,台灣民眾中六十歲以下的人,都將沒有親身經歷過美麗島事件。那時美麗島事件將成為真正的歷史記憶。敵對的政黨,都願意承認事件的重要性、承認受難者對台灣民主的貢獻,這是它成為社會共同資產的良好開端。

捷克總統哈維爾,如此描述其國家的民主革命:「那個階段,顯現了潛伏於我們社會中巨大的人道、道德、和精神力量。」這個力量充分顯現在每一地方基層中,許多參與運動的小人物身上。他們衣冠不整、滿面風霜,現實生活的壓力讓他們無法喘氣,可是仍然參與危險的運動。他們在運動中承擔粗重的工作,運動成功後安靜地被歷史遺忘。他們是我心中的英雄。可是在紀念活動中,他們永遠缺席。今年也不例外。

那的年代中,主動或被動選擇站在反面一方的人,我們一直沒有提出質疑。我們對美麗島大審中站在法庭下方的受審人印象鮮明,對高坐庭上的法官和檢察官,卻選擇遺忘其存在。以司法裝飾赤裸政治壓迫的執行者,如今有檢察總長、司法官訓練所所長、退輔會處長、國營事業董事長

建構歷史記憶的目的,並非在追究或譴責個人,而是在對迫害的體制、對個人在體制中的處境,做不偏頗、不教條的理解。如果他們願意和全社會分享他們當時的處境、或所面臨的困難抉擇,他們的記憶和反省將成為我們社會共同的民主資產。啟發和反省,才是我們可以真正留給後代的歷史記憶。(作者任職中研院社會學研究所,「真相和解促進會」會長)

 

我們的美麗島【摘要12.10.2009自由◎ 陳菊】1979是台灣的關鍵年。年初民主人士匯聚橋頭,發起台灣戒嚴後第一場示威遊行;隨後一年以內,黨外南北串聯,終於在年尾引動美麗島事件。從橋頭到美麗島,在那一年,高雄,就是台灣歷史的大舞台

美麗島迄今,三十個年頭過去了,美麗島也從「不可言說」的禁忌,到現在載入小學生的教科書,但除了歷史敘事的再度陳說以外,我們如何在這個年代,更深層地重新檢視事件不變的意義?美麗島在當今的第一個意義,是「團結無私」

1979年,透過「美麗島雜誌社」,讓黨外的力量不分彼此,南北串聯、一致行動,才能捲動足以震撼當權者的力量,也因為這股團結產生的力量,讓全國人民受到感動鼓舞,終於成功開啟自由台灣。在那個時間點上,就是因為團結,才能勝利,而在今日亦然。只有捐棄個人的名位,停止無謂的攻訐與伐異,緊密團結,才能為台灣再創新局。

美麗島在當今的第二個意義,是「尋求共識」。在一九七九,因為有「民主」作為一樣的核心價值,我們共同奮戰,才能衝出現在多元並陳、彼此包容的空間。今年在美麗島三十週年的系列紀念活動中,在十二月十二日舉辦「民主圍爐」,在當初負責鎮壓的新興分局裡,邀請美麗島的各界參與者團聚,以展現我們重新為台灣謀求和解與共識的誠意。希望透過不斷的努力,我們能再度凝聚跨越全民的共識,讓「民主」真正成為台灣社會恆常不變的公約數。

美麗島在當今的第三個意義,是「奮進不懈」。在事件發生後,我們也曾經面對最冷的寒冬,全島性的大逮捕,以及最嚴酷罪刑的威脅,一時間民主運動似乎暫挫;然而很快地,黨外力量再度站起,較以往更加壯大。我們可以看到,最壞的時候,往往也是最美好契機誕生的時刻。

在政權再度輪替後,我們曾經灰心喪志、自我懷疑,但因為我們能夠再度鼓起勇氣、深自檢討、繼續前行,於是能夠重新站穩腳步。

19491979,經過了慘酷陰森的三十年;而19792009,又是三十年,美麗島的發生,就像是台灣命運的折返點。也期待三十年後的今日,我們能夠奮進不懈,讓台灣持續走在民主的上升坡段上,迎向未來的三十年。(作者為高雄市長)

李鈞震:

1、20092039的三十年,台灣的居民必須以1好學不倦。2精益求精3自由競爭。作為在「文化與學術」上超越日本,在「行政效率」上超越新加坡,在「運動競賽」上超越南韓的三大國民根本。

2、民進黨的執政縣市,如果行政機關的「行政效率」不如李光耀與新加坡,就非常漏氣,會被台灣人民所唾棄。

3、民進黨的智庫、學者、大老,如果「專業知識與學術地位」不如日本東京帝國大學的學者,就非常漏氣,不會被台灣人民所信任。

4、民進黨的年輕黨工,如果「運動競賽」不如南韓國手,就非常漏氣,無法成為全民表率,也無法擴展綠色版圖。

5、民進黨的所有黨工,都應該五育均衡並重、終身學習、堅守信用,要小心自己的真才實學。絕對不可以學李登輝,愈老愈不講信用、不守承諾,不願意上山傳道,背叛上帝,導致台聯黨泡沫化。

6、任何政黨或政治人物,只要沒有能力「守信用」,長期前途必定看衰;只要沒有「專業知識」水準,沒有「行政效率」,必定很快被人民看衰。

7、國民黨的黨主席、秘書長,只要比民進黨的黨主席、秘書長還要有「專業學識、守信用」,一定可以撤底打垮民進黨。這就是政黨競爭的關鍵。

 

台灣與中國 地位平等【摘要12.10.2009自由◎ 潘傑戎】江陳會即將在台中登場,筆者認為台灣人應以平和、理性、創意來彰顯中華民國的主權。參與歡迎或抗議民眾應一手拿國旗、一手拿五星旗,就像迎接外國貴賓一樣,傳達台灣與中國地位平等,台灣絕非中國的地方政府。

在標語方面,應以歡迎的標語取代負面的攻擊,來者是客,不要罵人「共匪」。在議題討論方面,應以具體、可行者為優先,例如八八水災,中國聲稱要救援的五十億,為何只到位七億三千萬元?去年中國毒奶粉事件,造成台灣商人及民眾重大的損失,是否可請海協會協助求償? 台灣人清楚表達自己的立場,熱情歡迎中國的貴賓,反而能展現我們的風度與智慧,創造雙贏。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