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3日 星期四

放鞭炮趕走日本代表?

江春男啟迪45

【摘要12.3.2009江春男 蘋果】日本交流協會駐台代表齋藤正樹,不滿被馬政府長期杯葛,終於辭職走人,此舉對台日關係有害無利,但馬政府卻似乎想放鞭炮慶祝,真是自欺欺人。

齋藤是資深外交官,在日本外交系統人緣不太好,但他卻覺得在台灣受到侮辱,再三堅持辭職,外務省在無奈中批准,但我方事先毫無所悉。因為禮尚往來,我駐日代表馮寄台也被日方杯葛。

坦白說,以外交官身分議論地主國地位,有失國際禮儀。不過,他以國際法角度討論這個問題,基本上是保護台灣自決權利,他觸怒的對象應該是北京,而非台北。但對馬英九而言,觸怒中共就有損台灣利益,兩者幾乎可劃等號。馬政府對他採取冷凍政策,即使在他公開道歉之後,也故意不理他,讓他十分難堪。

其實,這個情形和當年扁政府處理美國在台協會主席包道格類似。包道格忠言逆耳,且態度高傲,阿扁對他採取冷淡策略,有事直接找華府,故意繞過包道格,希望他知難而退,早日打包走人。但是華府有事還是要聽包道格的意見,包道格成事不足、敗事有餘,台美關係越搞越糟。馬政府重蹈覆轍,卻自以為得計。

日本外務省對齋藤失言,內部訓令糾正,要他道歉,並在台日實質關係善意配合,包括台灣人的國籍註記,和札幌分處成立等等,這都是齋藤的努力成果,但馬政府一方面在媒體放話修理他,一方面把他的努力成果據為己有,對他實在不公平。

 

台日關係留下裂痕〔摘要12.2.2009自由 駐日特派員張茂森/東京〕日本「產經新聞」今天報導指出,日本駐台代表齋藤正樹的辭職是「受到台灣政府相關各方面的壓力」,「台日關係的修復可能還要花一些時間」。「每日新聞」也在報導指出,「今後台日關係留下裂痕」。

 

果若是 台日關係危乎【摘要12.3.2009姜皇池 蘋果】報載齋藤之請辭,我國政府毫無所悉,是從報紙得知。吾人深切期望此僅是相關部門對外之客套說詞,若政府所言屬實,則台日關係恐「危乎殆哉」。

依據最基本的國際禮儀,派遣國大使不論就任、他調或辭職,基於對駐在國尊重,當然需先與駐在國協商。現在日本駐台代表辭職,派遣國日本不僅事先未與駐在國台灣政府商量,甚至消息公布時間與模式,全然未與台灣通知或協商,著實不可思議?

齋藤代表去職原因,外人難以得知,輿論認為是渠有關「台灣法律未定論」看法與發言,引發風波。然從國際法分析,「台灣法律未定」對「台灣」或「中華民國」之利弊得失,恐不免見仁見智,對深信中華民國自1912年延續未絕的方今統治集團而言,或許並不友善,但對認定台灣與中國有別的人士而言,此種論述是友善發言。因新政府一再表示不能接受,齋藤代表相關發言,是有其困境。

對齋藤大使,個人印象最深者,毋寧是渠對台灣參與世界衛生組織(WHO)會議之支持與熱情。從2007年直至2009年,個人曾數度參與民間團體工作,從事遊說各國支持台灣參與WHO活動,猶記在與駐台各國使節接觸過程中,眾多國家代表往往以時間或其他客氣理由拒絕見面;然齋藤代表欣然答應,且很快安排會面。

與齋藤大使會晤之際,渠對台灣處境十分同情,並一再表示中國之全然杯葛有違人道,並不適當,渠必然將台灣各界立場,忠實向日本政府反映,且會轉知日本政府臺灣民間人士,強烈期盼日本代表團在WHO會議上,正式發言支持台灣以觀察員身分參與。

雖民間團體所能著力者十分有限,主要仍繫於政府與政府間之談判,以及各該國家母國之立場;齋藤代表,年年願與民間推動參與團體會面,且表現出對台灣之熱情與友善態度,著實令個人印象深刻,此種「親台」人士去職後,日本未來將派遣何人駐台?尚難逆料。

在日本講資論輩的外交界中,要尋覓一位如齋藤先生資歷,且願意駐台者,是不容易;更重要的是,要找到像他如此「親台」日本外交官,恐要難上加難。若齋藤辭職成真,則彷彿在落葉紛紛的台日關係,再加上厚厚寒霜。

而其去職,是否真正有利於「中華民國」或其現今統治者,吾人不知;然可確定的是:絕對是台灣人民的重大損失。至於對中國與親中人士而言,毋寧是除去一位努力建立台灣與日本友好關係之人士,在祖國統一大業上,又掃除一項障礙,中國應該會「深感欣慰」。 【台灣大學法律系教授、英國倫敦大學瑪莉皇后學院國際法博士】

馬政府 不能連主權問題也不回應【王健壯 中國時報2009.12.03摘要】「回應」是外交的藝術,該不該回應?回應什麼?何時回應?都關係到外交的成敗。

胡錦濤在去年底發表「胡六點」後,因為其中涉及「恪守一個中國」、「在國家尚未統一的特殊情況下」等敏感內容,馬政府當時選擇暫不回應,而遲至四個多月後,才選擇性回應其中有關經濟合作部分,但對敏感的政治部分仍然不作回應

歐胡聲明中,影響台灣最大的兩句話是:「雙方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這一根本原則」,以及「雙方均不支持,任何勢力破壞此一原則的任何行動」;這兩句話既涉及領土與主權,又是中美兩國元首的「共同表述」,台灣當然不能以外交辭令而等閒視之。

馬英九在接見AIT理事主席薄瑞光時,薄瑞光雖向他強調「美國對台灣主權的議題,沒有採取任何立場」,但新聞稿中祇看到馬英九談牛肉、談軍購、談投資貿易協定,卻從頭到尾一字未提他對歐胡聲明中的領土與主權表述有什麼看法

中美兩國元首在聯合聲明中「共同表述」領土與主權的問題,按理說馬英九也應以元首身分,回應或表述中華民國主權才對;隔兩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明確指出「領土與主權完整,適用於台灣」時,馬政府卻仍無回應,就顯然犯了嚴重錯誤

薄瑞光對媒體的說法卻十分具體:「就美國的理解,這一部分是針對西藏及新疆問題,沒有包括台灣」,但隔天中國外交部發言人秦剛,在記者會上卻公開否認薄瑞光的說法:「台灣,是中國領土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尊重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這一原則,當然適用於台灣問題」。

馬政府上自總統府下至陸委會,卻無一人出面回應,好像馬政府從上到下都默認了他的說法。馬政府國安團隊也應該知道,在主權問題上,北京既不可能主權共享,也並未默認台灣主權,所謂互不否認,其實祇是馬政府一廂情願的自我認知,也是北京過渡模式所形成的假象而已。

馬政府雖不願像扁政府那樣動輒挑釁中國,但當北京挑釁台灣,尤其是挑釁主權問題時,馬政府雖主張擱置主權爭議,但如果連主權被挑釁都不回應,而任憑北京片面主張,久而久之要北京不對馬政府習慣性地軟土深掘,那也真是難矣。(作者為中國時報前社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