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日 星期二

馬英九 金援奧蒂嘉自相矛盾

言而無信159

【摘要12.1.2009朱言貴 蘋果】馬英九總統上任後,曾宣示揚棄扁政府金援外交,兩次出訪中美洲邦交國,亦未攜帶支票簿同行,讓人耳目一新。言猶在耳,如今在國際杯葛下,目前仍不斷向尼加拉瓜奧蒂嘉政府,提供大量現金援助的少數國家中,台灣竟然包括在其中之一,成為國際民主陣營中的異數。

繼遭侵吞的10億元新台幣發電機後,我政府上月在無監督下,交付尼國170萬美元,防治登革熱與新流感,而上周又向奧蒂嘉夫人,提供85萬美元成立托兒所,表面上雖師出有名,總是備受外界詬病。我政府對奧蒂嘉的無條件支持,與歐美向尼加拉瓜施壓的情況,兩者形成強烈對比。

固然人道的援助,無人能貿然予以否定,但是我國金援尼加拉瓜的款項,能否真正嘉惠於尼加拉瓜的人民?才是最大的問號。先前遭侵吞的10億元新台幣,迄今尚未合理交代,豈不是肉包子打狗?

既然明知金援外交不足取,就應設法改善先前的缺失,否則與扁政府間,充其量五十步笑百步,沒有任何意義。財政赤字龐大的中華民國,竟然不吝惜於付出,彌覺匪夷所思。何況自從馬政府上台之後,兩岸關係平靜無波,彼此不再進行外交戰,在沒有喪失邦交國的顧慮下,為什麼還要對獨裁者奧蒂嘉政府,提供大筆的金援款項?恐怕難以自圓其說!

棄台灣主體不顧〔摘要12.1.2009林嘉琪、洪友芳、邱燕玲、楊久瑩/自由〕哥本哈根全球氣候變遷會議,本月七至十八日將在丹麥舉行,世界各國將針對碳排放責任提出討論。半數經費來自政府部門的工研院,以台灣研究機構身分參加,卻在申請國家部分登記為「PRC」(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中華人民共和國),環保聯盟批評,就算妥協也不能棄台灣主體不顧。

環保聯盟會長王俊秀指出,台灣目前有三個單位以「PRC」名義參與這項會議,分別為1工研院、2環境品質文教基金會及3台灣永續能源研究基金會,這樣以中國成員名義,進到聯合國會議,是棄守國家主體。雖然台灣赴聯合國會議困難重重,但仍必須堅持台灣身分,才能反映台灣在地的環境問題,「妥協也要兼顧主體性」。

 

馬承諾 攏是假〔摘要12.1.2009蘇永耀/自由〕中國毒奶粉流入台灣事件已一年多,期間兩岸雖然簽署食品安全協議,但國內受害廠商至今仍求償無門。陸委會昨首次透露,因為司法提告這途徑「並不順遂」,也曠日廢時

第四次江陳會即將舉行,馬政府展開大宣傳,吹噓過去簽署協議的成果;陸委會還製播馬英九矢言護主權、及大搞RAP廣告。但只要回頭看看中國毒奶粉案的求償情況,這些粉飾便完全破功。審視兩岸協議有無效果,就在雙方互動過程出現糾紛,或對北京「無利可圖」時,攸關我方權益的事情,能否真正獲保障?

所以,當馬政府宣傳兩岸簽署「司法互助與共同打擊犯罪的協議」成績時,只要看台灣提報給中國幾個重大經濟要犯的遣返,至今石沈大海,即知所謂的「打擊犯罪」,限於「中國認定」的才算。

至於兩岸「食品安全協議」,當初簽署目的就是為了化解中國毒奶粉輸台造成的恐慌與損失。但事後證明,我業者也沒有任何優先求償權,浪費了一年多,一個馬政府,閣揆換人,衛生署長更換了兩次,求償仍是空,最後馬政府卻建議廠商改採商務仲裁或和解,當初協助向中方求償的承諾攏是假!

尤其,中國製造黑心產品造成全世界的恐慌,商品仿冒的猖獗、投資環境的不良等,是更為嚴重課題。毒奶粉事件如無法求償成功,建立指標;由小窺大,兩岸後續還打算針對兩岸「投資保障、智慧財產權等協議」,一紙協議勢必形同具文,國人權益也將成為祭品。

 

正視現實 優先兩岸互信【摘要12.1.2009聯合報╱陳芳明】和平對話,是一年來兩岸接觸過程中,所創造出來的政治氛圍。這樣的和平景象,是不是屬於真正和平?當中國的飛彈還朝向台灣之際,兩岸和平並不可能確切降臨。中國軍方已不只一次表示,要不要撤飛彈,中國自有考量。如果這就是中國所認定的現實,則和平在現階段只能視為一種假象

胡錦濤所稱的「互信」,是以「一個中國」為立足點。馬英九堅持的「現實」,是站在「一中各表」的基礎之上。雙方的差異,只有在接觸之後才能夠辨識。上周在台北舉行的「兩岸一甲子學術研討會」,可以發現中國與台灣學者在意見上頗有出入。中國學者不斷強調「一中」立場。

中華民國的民主政治與政黨輪替,就是台灣的現實。否認中華民國憲法與總統的存在,等於是否認六十年來的台灣歷史。在台灣內部,國民黨與民進黨之間縱然有激烈的立場衝突,但是兩黨遵照中華民國憲法所選出的總統,兩黨都無法否認。民進黨主張獨立建國,但是參與中央、地方的選舉,就已經承認中華民國的合法存在。

兩黨意識形態的對決,使台灣社會的民主社會更加開放而多元。從表面上,台灣民主看來很亂,但是,台灣卻有一個穩定的機制,那就是民意。在民意抉擇之下,誰成為執政黨,誰成為在野黨,都不是枱面上兩個政黨可以自我決定。只要民意存在一天,台灣就不可能有永遠的執政黨。

中國應正視如此活潑的台灣現實。國民黨即使以黨的立場與中國取得共識,最後還必須回到台灣接受民意的檢驗。如果中國認為飛彈可以創造和平,如果認為武力是互信的基礎,台灣民意絕對不可能輕易相信。台灣民主,是經過百年的漫長時間逐漸演化起來。

70年代資本主義發展所造就的中產階級,使台灣社會開始進行一場寧靜的和平演變。表象也許很亂,毫無秩序,但是相對於流血的革命手段或政治鬥爭,台灣社會的改革,才是真正的和平。在武力恫嚇與飛彈威脅之下,只會激化台灣社會追求和平的決心。兩岸互信建立之前,中華民國的現實,應該優先面對。(作者為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所長)

李鈞震:

1、民意,如果沒有知識水準,就沒有價值,叫做民粹。

2、社會大眾的知識水準,能夠不斷地提升民意才會理性,民主、法治、自由、正義才會進步,文化才會豐富;民意才會有能力,指揮沒知識的政客做事。

3、人民是國家的主人,人民(主人)沒有專業知識水準,一定會被政客(公僕)詐騙、玩弄、欺凌,這是鐵律。百姓一定要有超越政客知識水準的志氣,民主才會繼續進步。其實很簡單,他們真地很愚蠢、無知。

4、沒有專業知識的人,很難有氣度、眼光、行政效率。當然,知識水準不等於學歷。但是沒有專業知識水準的人,彼此見面,不論如何溝通,一定是雞同鴨講,沒有理性,容易情緒失控、見利忘義、言而無信、短視近利、不沾鍋。

5、社會大眾的知識水準要繼續提升,最基本地就是各級學校一定厲行「五育均衡」的教育。目前台灣的各級學校,體育、音樂、美術、社團活動等課程,大多不被重視,所以台灣的大學教授知識素質,不如日本、新加坡、香港。

6、特別是政治大學,絕大多數的教授,都只會講大話,敗絮其中,沒有國際學術地位。除了陳芳明是例外,他是最有可能獲得諾貝爾文學獎的台灣人,比吳若權、江映瑤、南方朔、余光中、九把刀、方文山還有機會。

7、台灣的民主水準,還不很成熟,國民黨的候選人,還是非常喜歡用賄選的招數競選,但是這種成績還是走了一百年;中國如果要走向民主化,懂得「平等」對待人類,還要花多少時間?

8、只要陳芳明有辦法到中國北京大學教書,增進民權鬥士與權貴的知識水準,中國民主化的速度就會變快,就會懂得「平等」的對待人類。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