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8日 星期四

政府不能一路白賊到底

黨國變色龍169

【摘要10.8.2009林濁水 蘋果】馬政府拒絕發簽證給熱比婭,理由是她擔任主席的世界維吾爾大會,和東突恐怖組織關係密切,世維秘書長多里坤.艾沙更危險,名列國際刑警組織(Interpol)應立刻加以逮捕的紅色警戒通報,如讓他來台,依《移民法》規定將「危害我國利益」。

在野人士嚴批馬政府不顧人權和主權,因天安門事件流亡的王丹批評得最客氣,他說如果考量到兩岸關係平穩而拒絕簽證他可以理解,但把她和恐怖份子連結而拒簽,他不能理解。

維護國民人權是政府責任,人權又是各民主國家追求的普世價值;然而國際政治上,現實主義、國家利益的考量卻總是優先於人權。近年來最積極在國際上推動人權觀念的是美國卡特總統,但他根本不能交代當年台灣固然不民主,中國卻更是共產極權國家,美國在邦交上為什麼選中國而捨台灣。

對待普世尊重的宗教領袖達賴時,美國也不能交代為什麼美國總統多半只能和他進行非正式會面,現在奧巴馬原訂10月和達賴的面會,又考慮中國的因素而推遲,前前後後變來變去,標準都不一致。達賴本身,他在2001~08年間都因政治權衡,而拒絕來自台灣訪問的邀請。

然而人權和國家利益間,畢竟只應是輕重的權衡關係,國際間不應只有現實利益而毫無人權的空間,怎樣權衡,熱比婭、多里坤.艾沙兩人遭遇正好是例子。兩個人追求的只是更充分的自治,並不是從中國中脫離的獨立,但不只被打成獨立、叛國,還被栽贓成恐怖份子,要求國際社會逮捕引渡,並要求Interpol協助。

由於Interpol並不是一個權力機關,只是各國刑警互相支援的平台,而各國的法律對罪犯認定的規定,常有很大的出入,所以縱使經當事國要求而列名在Interpol通報名單上的人,其他國家既可以接受而協助逮捕;也可以因不符自己法律科罪的規定,為了保護自己法律的尊嚴自主而置之不理。

如認定是政治迫害時,甚至可以予以庇護,熱比婭就取得美國的綠卡,而多里坤.艾沙也取得德國籍,他並且在被江宜樺指為恐怖份子的8月,還出席了聯合國消除種族歧視委員會的討論會。沒想到受到這麼多國際保護的多里坤.艾沙,江宜樺部長堅持,他已被國際刑警組織列為最危險的恐怖份子,由於Interpol並未這樣公布,江部長便說他的根據是透過「盟邦」拿到秘密名單。

這太古怪了,向來惡性重大的通緝犯,一定是公告天下,才有利緝捕,哪有列為秘密名單的,除非要進行見不得人的迫害。江部長臉不紅氣不喘地教訓說,中國的通緝是有國家承認的,如俄羅斯、中國大陸、哈薩克、吉爾吉斯四國,然這名單實在不好看,都是人權名聲很壞的中國盟友。

這真稀奇了,我國什麼時候人權上,離開自由這一邊,投靠到威權體制陣營,被部長當成盟邦的到底是什麼樣的邦?恐怕得公開說清楚。馬政府這一連串的辯解,是一路的白賊。在白賊之中,人權價值、自由法治精神、我國法律自主權全都受到傷害,國家已附庸化,成為中國反人權陣營的跟班了。

什麼樣女人心機深【摘要10.8.2009蘋果 吳淡如】天下女人心機一樣深。女人在男人面前,就是會變得不一樣。和同性友人在一起,大聲說笑,大口吃飯,在心愛的男人面前,就特別溫柔,也生怕吃太多嚇了別人,是女人的常態。女人和男人一樣,想談戀愛時,本來就是一條變色龍,只是不知道何時會再變回來。

 

〔摘要10.8.2009自由 曹郁芬、陳成良〕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六日從美國眾院議長裴洛西手中,接過第一屆藍托斯人權獎。達賴說,這座獎給了他鼓勵,讓他繼續用餘生為西藏、中國、台灣和美洲地區的人權服務。

這也是美國國會繼前年,把授予平民最高榮譽的金質獎章,頒發給達賴喇嘛後,再次高規格接待這位西藏精神領袖;在此同時,白宮否認歐巴瑪這次不見達賴喇嘛是屈服於中國壓力,並證實歐巴瑪預定年底會見達賴喇嘛。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