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8月11日 星期二

一個台灣三個政府

昏庸無能127

【摘要8.11.2009呂一銘 蘋果】由馬團隊組成的中央政府,到南台灣災區勘災,卻是由國民黨籍年底縣市長候選人陪同;民進黨執政的縣市政府,反猶如「自力救濟」般的救災,像內政部長廖了以、屏東縣長曹啟鴻還在電視媒體中互槓。

另北台灣藍營執政的縣市,亦未見主動發揮「人溺己溺」的精神,連調動抽水機,得勞駕馬總統打電話,使整個救災指揮體系紊亂,總統把自己當成「兵」,反失去「統帥」高度和擔當作為,亦完全忘了救災如同作戰,致錯失許多搶救先機,譬如高雄縣甲仙鄉小林村淹沒,迄今仍有上百人失聯,不知下落,即為例證。

50年來罕見的「八八水災」,沒有比50年前「八七水災」的救災應變進步,主要在災害防救系統出了問題。上焉者如總統、閣揆權責不清,未能扮演政策和執行的角色,下焉者官僚習氣未改,致績效不彰。

像總統和閣揆的分工守際,是不能想到哪裡,做到哪裡;譬如劉揆坐鎮受災最重的屏東縣,成立南部救災指揮中心(晚上卻住高雄市國軍英雄館),應發揮緊急救災救人的督導協助功能,不能成為地方的負擔,延宕時機;而總統淪為管些雜務,此與救災指揮體制不合。

總統理應坐鎮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管大事,包括從預防、減災、緊急通報應變,到災後重建、災民安置、消毒防疫、後續補助等等,作政策性宣示,並能不斷鼓舞救災人員(含國軍)士氣,還可透過黨政運作修訂國防法,將救災、防災、備災列為國軍的主要任務之一;但如今總統卻四處勘災,有如選舉作秀,反模糊了總統的高度和權責,無異是不智。

萬般莫如救人救災急,我們只有一個台灣,政府應不分中央或地方,亦不分藍綠,大家同心協力做好重建家園工作,才是台灣願景之所寄。 【前《台灣新生報》發行人兼社長】

 

【摘要8.11.2009蘇進強 蘋果】危機處理,不是待危機發生後再「處理」,最重要的是危機發生前的「預防管理」,顯然,從此次颱風災害的應變速度,上自三軍統帥馬英九、行政院長劉兆玄及國防部長陳肇敏,下至地區駐軍指揮官,「危機管理」的學分有待補修。

中颱莫拉克襲台,南台灣災情慘重,屏東縣、高雄縣尤甚,而地區國軍救災,竟要由縣長曹啟鴻親電國防部長陳肇敏,才能出動,距災情發生已逾十六時,引發輿論指責,但這些批評其實對聽令行事辛苦救災的國軍官兵並不公平。

李登輝執政擔任三軍統帥之時,九二一地震之後,國軍早已將地區救災,列入日常戰備任務;陳水扁時期,國軍部隊救災助民,也從不後人,為什麼政黨輪替後,換了國防部長,國軍形象竟一瀉千里,連起碼的戰備工作,也遲鈍麻木,令人匪夷所思。

劉兆玄公開宣示國軍可在十分鐘內出動救災,這樣的訊息必是國防部大言不慚的報告使然,問題是透過電子媒體的現場快速報導,「十分鐘」無異十分諷刺。而馬總統,竟公開指責屏東縣政府「要車輛而不是救生艇」,更是荒腔走板,難道地區負責救災的指揮官如此被動,毫無判斷能力?

更不可思議的是,地方政府對駐軍的先期要求,竟換來「災情未發生,不宜派遣」或「先派聯絡官了解狀況後再說」,簡直視民眾百姓性命如芻狗,難道綠色執政的縣市,就應該受到中央或國防部差別待遇?

事實上,將帥的無能、推諉、不主動、不積極,不僅擴大災情,也累死事後亡羊補牢的三軍部隊。這一次的差錯,全在於中央與地方的協調聯繫資訊不暢通,在於國防部戰備體系神經末梢的遲鈍。防災中心的功能,當然不能僅及於災情的彙報,或總統、院長的視察秀

李鈞震:

1、防災,是一項專業知識,必須要有專家指揮救災大局,行政院各部會沒有一個人是這方面的專家,當然會出狀況;國防部長陳肇敏、總統馬英九也都不是救災專家,國軍有哪一個部隊指揮官,是世界級的救災專家?都沒有。

2、國軍救災,只是出人力與體力,他們根本沒有受過真正的救災訓練。台灣的消防署,主管們,誰是世界級的救災專家?沒有一個,為什麼沒有?因為總統與行政院長的知識水準太差!

3、除了要有世界級的救難專家坐鎮與指揮,平常就要有人接受世界級的救難訓練;如果921大地震,或這次風災,救難人員需要2千人,那平常就必須要有一支2千人的救難部隊,不斷的演練、訓練、演習。台灣有嗎?

4、業餘的人,擔任專業工作,不但使救災速度變慢,甚至可能導致更多的不幸傷亡。消防救火單位也一樣。

5、救災人員,要體能與專業知識訓練,同時,也要有現代一流救生設備,救難艇、救生直升機、開山機具、衛星定位、雷達判斷、搭建臨時便橋等等。救難工作,必須精緻化到像醫生開刀,要有「標準流程」,經驗要能承傳,還要不斷開發新的救難技術

6、然後,村里長、派出所,必須與鄉鎮市長、縣長,隨時保持通訊暢通;縣市長與中央救災中心,隨時保持通訊暢通。救災中心由專家坐鎮,絕對不可以由不專業的總統或行政院長當任指揮官。

7、對於橋梁或土石流的警戒,必須要有防災專業人員24小時以電子設備監控,配合村里長、派出所、消防隊,進行必要的疏散與救急;同時各大醫院也必須隨時備戰。

8、「上焉者如總統、閣揆權責不清,未能扮演政策和執行的角色,下焉者官僚習氣未改,致績效不彰。」只要行政院各部會首長,立志要通過國際ISO認證,他們自然而然知道,行政流程那些地方錯誤,官僚習氣就會改變,自然而然就懂得分工合作。

9、「李登輝執政擔任三軍統帥之時,九二一地震之後,國軍早已將地區救災,列入日常戰備任務;陳水扁時期,國軍部隊救災助民,也從不後人」。蘇進強說謊,從李登輝開始,就沒有一個將領是世界級防災救災專家,根本沒有專業知識,也沒有專業能力,所以經過二十年,整個國防部對於防災救災都是業餘的外行人。

10、蘇進強個人,就沒有防災救災的專業知識與能力,是屬於外行人。蘇進強認識的所有將領與親朋好友當中,沒有一個是世界級的防災救災專家,對不對?

11、李登輝執政,從總統府到行政院,誰是防災救災專家?沒有一個,連一個都沒有。九二一大地震,救災系統根本就是一團亂,從那個時代開始國軍直升機的任務,就是載政客去做秀,根本不是救災。

12、「劉兆玄公開宣示國軍可在十分鐘內出動救災,這樣的訊息必是國防部大言不慚的報告使然。」劉兆玄喜歡講大話,這不是第一次,可見得是生活習慣。生活的習慣,是家教造成的,他的親朋好友與父母絕大多數都喜歡講大話;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全家一家人,大都喜歡講大話;上樑不正下樑歪,劉兆玄的老師們與學生們大都喜歡講大話。

13、 「地方政府對駐軍的先期要求,竟換來「災情未發生,不宜派遣」或「先派聯絡官了解狀況後再說」,簡直視民眾百姓性命如芻狗,難道綠色執政的縣市,就應該受到中央或國防部差別待遇?」這是國民黨長久的文化,一點都不值得驚訝,有智慧的台灣百姓,看這種現象,已經看了六十年。

14、國民黨派系林立,李登輝時代也有擁李派,這種派系文化也是從蔣經國就有的習慣,如果選錯邊,這一生就玩完了。

15、「防災中心的功能,當然不能僅及於災情的彙報,或總統、院長的視察秀。」防災中心的功能到底是什麼?他到底有沒有真正的指揮能力?指揮官是不是世界級的救災專家?從李登輝開始,防災中心本來就是政客作秀,記者聊天、吃喝的地方。

16、蘇進強現在只要去認識目前世界第一流的防災專家,同時了解如何讓政府通過國際ISO認證,只要這二點做到,台聯黨就會復活,可以輕而易舉取代民進黨與國民黨。很可惜,蘇進強並不是好學不倦的人,只會附庸風雅。

網路贏政府【中國時報2009.08.11摘要】網路力量大,當政府部門還恍若未覺之際,全台各地從重災區的照片畫面,就源源不絕上傳電視台;當一一九電話因為線路太少,屢打不通之際,網路的口耳相傳,比政府部門更快一步匯整民間的愛心與物資,陸續送抵災區

在網路的世界裡,沒有政客們的卸責口水,在最需要援手的時刻,網路提供了有照為憑的訊息和真相。由網友架設的災情網站,比任何電視媒體更快、更廣、更深入外界所不知道的災區;這裡,沒有官方統計的傷亡失蹤人數,卻有每一個需要幫忙和救助的哭泣的臉孔。

當中央與地方相互指著鼻子,認為對方該負責的同時,來自各地的網友們,用最簡單、最誠摰的心告訴所有災區民眾:我們都是南部人。此刻,台灣需要的不是分顏色,而是共患難!

空洞化的防災戰爭

語無倫次36

【摘要8.11.2009蘋果 張大春】這一回莫拉克颱風侵台,帶來史上最大雨量,形成五十年來最大災情。馬英九循例巡視的時候說了甚麼呢?「氣象局、水利署等單位,應就這次颱風災情檢討。」

對於水利署所屬工程,發生14名包商工人在高雄縣桃源鄉遭大水沖走,馬英九發表的意見是:「水利署應本於專業給包商建議。」以及「看了這則新聞,心裡非常難過。」他的諸般「指示」之中尚有荒謬無知者:「這次氣象局不斷上修雨量,為什麼沒有辦法在發布颱風警報時,就精準預測雨量?」

當氣象局官員就事實說明:目前國外也沒有辦法精準預測雨量,台灣在這方面的科技能力本來就比較弱,只能用監測的方式,逐步提升雨量預測。馬英九仍咬著尾巴打轉地說空話:「希望氣象局與相關單位能從自己的經驗,歸納出未來預測的依據。」

非僅此也,馬英九荒腔走板的垂詢還包括(問水利署):「這次淹水是天災?還是防災治水有不足?」水利署官員的答覆想當然耳還是老掉牙的那一套:「這次颱風的雨量因超過200年洪水頻率,很多地區還是會淹水。」

是的,去年、前年、大前年……多年來哪一年我們沒聽過「超過X百年洪水頻率」的陳腔濫調呢?可是在天災彰顯人禍這一點上,總統帶頭遁離應該面對的政務失能,竟然還要半推半就於「天亡我,非戰之罪」

殊不復憶:去年辛樂克颱風沖走了塔羅溪畔的廬山溫泉旅館,當局不是承諾過,要對建築在行水區的溫泉旅館,作全面的監控和檢查嗎?當時就有專家預測:下一個出事的溫泉鄉會是知本。言猶在耳,大水已經又沖倒了知本溫泉區六層樓高的金帥飯店。

防汛、抗颱、救災諸事「等同作戰」這話長久以來被視為一種譬喻性的修辭,可是年年目睹國人沉於洪、浮於水、凍餒於風雨的政府首長們,不該只有人前墮淚的表演,不該只會要求媒體和大眾給第一線救災的鬥士們打氣,不該只能聲言檢討而後靜待事過境遷,真要「等同作戰」就得拿出面對戰爭的謀略和戰術

89號的《紐約時報》刊出John.M. Broder的專文〈視氣候變遷為美國安全威脅〉 一文,將全球氣候變遷,視同未來數十年美國重大的國防安全問題。美國也將由軍事情報部門主導,展開針對極端氣候(如洪水、乾旱、物種大規模遷徙和流行性疾病等)的廣泛調查,及其因應作為之研究。

這是貨真價實的長期抗戰,要用知識、用組織、用遠見──馬英九讀得懂英文,該看看這篇文章,再想想原本不該沉淪於濁浪污泥中的人民。

李鈞震:

1、官大。學問,不可能就會變大。

2、沒有專業知識技能的人,也很難博學多聞。

3、馬英九總統,30年還考不上律師執照,雖有哈佛學歷,但也只是一種包裝紙,不是真材實料,沒有知識水準。所以任何跟法律有關的專業知識,你最好閉嘴,免得鬧笑話。

4、馬英九總統,也沒有氣象學的專業知識,所以任何跟氣象有關的專業知識,你最好閉嘴,免得鬧笑話。

5、專業知識,至少言論內容要符合國際級教科書,最好要有長期的實務經驗,同時還要有改良與創新的國際學術論文

6、馬英九總統,沒有土木工程、水利工程的專業知識,所以任何跟土木工程、水利工程有關的專業知識,你最好閉嘴,免得鬧笑話。

7、馬英九總統,也沒有戰爭的謀略和戰術的專業知識,所以任何跟國防有關的專業知識,你最好閉嘴,免得鬧笑話。

8、馬英九總統,沒有防洪、防災的專業知識與經驗,所以任何跟救災有關的專業知識,你最好閉嘴,免得鬧笑話。

9、總統無知與幼稚,是百姓最大的災難,比天災可怕,因為會加劇天災的破壞力。

10、台灣的《救災防治法》為什麼不是世界最優秀的?因為,立法院的立法委員,沒有知識水準,他們只能定出符合他們知識水準的法案。因為,藍綠多數立委的知識水準,跟村里長差不多,所以,百姓可憐。

11、台灣所有的問題根源就是,行政院官員的知識水準太差。劉兆玄表面上當過東吳大學的校長,應該要有知識才對,事實上並非如此。

12、台北的東吳大學,在國際上,沒有學術地位,教授無知無能,主因就是校長愚蠢。國際學術排名,東吳大學可以跟香港大學比較嗎?完全沒有資格。劉兆玄個人如果今年參加大學聯考,一定考不上公立大學。

13、以這麼差的知識水準,行政院的各部會的行政效率,有可能通國國際ISO認證嗎?完全不可能。

14、為什麼執政黨沒有行政效率?為什麼他的指揮系統都不靈?因為,新聞媒體失職,多數的新聞媒體主管,忙著幫馬政府化妝,製造偶像崇拜,沒有認真監督他的行政效率,什麼時候要通過國際ISO認證

15、為什麼新聞媒體主管,不會去監督政府的行政效率,因為自己也沒有行政效率,因為自己的知識水準非常地差,因為自己也擅長為自己化妝;沒有知識水準的媒體,就失去了媒體第四權的責任,導致政府行政效率差勁,提不出具體的辦法,只會謾罵和拍馬屁。

16、2100的節目製作單位與名嘴、平秀玲,習慣有罪推定,違反法治精神違背憲法,他們所製做出來的電視節目,汙染社會大眾,也汙染馬團隊的官員,讓他們整天忙著政治鬥爭,忽略了行政效率。

17、  平秀玲的生活習慣,到國會跑新聞,一早先喝咖啡,跟其他記者打屁,她看不懂《世界人權宣言》與《憲法》,到目前為止仍然如此,因此中天新聞的知識水準,就非常地悽慘。

18、更悽慘的是,這麼沒有知識水準的新聞媒體,新聞學教授們完全無動於衷,因為他們的知識水準也不允許他們有能力要求記者,如何確實做到「無罪推定原則」,如何確實地要求政府「行政效率」提升。台灣沒有一個新聞學學者是世界級的,都是屬於國際上沒有學術地位的三流學者。彭懷真絕對不敢否認!

19、就像新聞媒體主管,聯手害死白文正一樣,颱風來之前,媒體就應該問清楚,整個防災與救災行政流程是什麼?漏洞是什麼?跟美國的防災救災系統有什麼差別?因為新聞媒體主管沒有這種知識水準,所以害死好多南部人

20、馬英九完全不懂防災的工作,這個大家都知道,他在台北市長任內淹死了好多人,當時就不負責任,現在當然更不需要負責任,百姓選他的目的,就是希望他不要負責任;他這幾年有沒有讀書,學習防災、救災?當然沒有!新聞媒體主管,也鼓勵他不要讀書,不是嗎?鄭弘儀或李濤,有鼓勵過馬英九要讀書嗎?

21、星雲大和尚,有沒有鼓勵馬英九要用功讀書?要學會防災救難工作?當然沒有,所以南部淹死人,星雲不用負責任?但是卻鼓勵政客作募款秀,真是不要臉。

22、做秀這種事情,交給演藝人員吳宗憲、瑤瑤就可以了,胡雪珠鼓勵政客當演員、做秀,沒有鼓勵他們讀書好學,誰敢否認!這是標準的社會權貴敗類!

23、最無恥的是國民黨的黨主席,他只要把黨產全捐了,根本就不需要募款;李濤夫婦,因為言論自由而賺大錢,資產超過數十億,全捐了就根本不必募款。

24、年底,有縣市長競選,百姓絕對不可以選沒有知識水準的人,會害慘自己。

 

〔摘要8.11.2009自由 王寓中〕南部嚴重淹水災情,馬英九總統將責任,指向氣象局、水利署等單位,但上週五(七日)颱風登陸前夕,南部已下起豪雨,馬當天第一個公開行程,竟是跑去參加婚禮,待了近一個半小時,才前往中央災害應變中心,而且遲到近半個小時。連在場出席婚禮的人士都看不下去,痛批馬簡直莫名其妙,毫無危機意識,帶頭做出最錯誤的示範。

〔摘要8.11.2009自由〕相對於官方體系遭質疑慢半拍,民間不僅有網友自動成立救災系統,透過噗浪、推特及BBS即時更新,儼然成為這次風災民間整合救災應變中心;民間更紛紛發起募款捐款,但中華社會福利聯合勸募協會秘書長周文珍指出,桃芝颱風、九二一地震後,各地捐款累計有五十億元尚未支用,應由政府統籌、優先拿來賑災。

【摘要8.11.2009自由社論】救災戰場一片混亂,馬總統未能立即要求政府亡羊補牢,在最短的時間完成最好的救助工作,居然第一時間是先指責氣象局預報不準!行政院長劉兆玄則是出面「震怒」,批判中央與地方溝通不良;新任中央應變中心指揮官范良銹更加離譜,全忘了有多少災民在泥濘中等待援手,剛上台竟迫不及待把八年八百億的執行問題,端上檯面藉以推擋壓力,卸責優先

當第一線救難人員與死神,搶時間救人的關鍵時刻,這些連起碼指揮道德都泯滅的政客還在罵人躲責,豈不令人髮指齒冷?除了心態極度可議,中央災害應變中心的情報系統徹底崩潰癱瘓,既未能洞燭機先,即無法正確判斷災情,亦無從提出有效處置作為,只以台北觀點看災情。

完全沒抓到這次災害是跨縣市蔓延的性質,需要中央出面統整軍方、警察、消防及相關系統救災的人力、機具與物資,並立即行動完成分配調度,在在說明這是支毫無全國性救災經驗的團隊。

在台北市執政了八年,給台北市民留下貓纜、內湖捷運、新生高架橋的痛苦,921東星大樓倒塌糾紛、納莉颱風淹沒捷運的教訓餘悸猶存,這些令人不堪回首的「台北經驗」今日彷彿將擴大為「全國經驗」。連日來眾多災區民眾,紛紛打電話到媒體揭露災情、而非選擇通報應變中心,這難道不是對這個政府已經高度不信任的表徵?儼然已是對救災不力的不信任投票。

台灣一年大約有三至四次颱風引發土石流等災害,平均三十年就有類似九二一的大地震,如果這是台灣人的命,就必須嚴肅面對,如何使人民真能安居樂業,完備災害防救體系,傳承救災的經驗與人才,建立中央專責團隊,不因每一次政黨輪替,就要由完全沒準備好的新手,重新上路一次。

小林村沒了 恐埋600人


【摘要8.11.2009蘋果高雄】救難人員昨出動直升機救出61人,目前還有200多人躲在兩個山洞中待援,可能被活埋的人數說法不一,從百餘人到600多人。軍方已空降13名特戰官兵陪伴受困居民,今將出動特搜隊員、直升機及百餘兵力,投入救災並空投物資。

昨前往小林村救援的,消防署特種搜救隊南部分隊長蘇順從說,當直升機抵達時,全村屋頂幾乎都看不到,情景怵目驚心,簡直是滅村,「真希望看錯了!」

高雄縣長楊秋興說,小林村共395戶、設籍人口1313人;甲鄉鄉長劉建芳說,死亡人數估計約百餘人。但據逃出的村民林建忠、徐吉綠說,當地第9鄰至18鄰全被土石流淹沒,可能有600多人被活埋。高縣府統計,918鄰設籍人口有820人,真正居住人數約500600人,實際失蹤人數待查。

那瑪夏鄉困400人【摘要8.11.2009蘋果】比高雄縣甲仙鄉更深入山區、位於台二十一線末端的那瑪夏鄉災情慘重,但因交通、通訊中斷,受困居民家屬心急如焚、忍不住痛罵。依高縣災害應變中心最新訊息,那瑪夏鄉民族村已發現6具屍體,全鄉還有400多人待救,風災發生迄今,沒任何救災物資送達

父親在那瑪夏鄉民權村山區,進行曾文水庫引水道工程的蘇小姐,昨在網路上求救:「拜託,救救我爸!救救村民吧!」她說父親前二天颱風來襲時與家人失聯,昨早終於接到父親報平安的電話,但中午父親又來電說,村民集中避難的雜貨店已淹沒,現在大家都集中在村內唯一一家加油站避難,物資全無,之後就失聯。

那瑪夏鄉三民國中校長王世哲,透過家人向外求援,表示當地亟需救援物資,希望救災單位空投飲食用水,及可供發電機與怪手操作的柴油,「既然救援單位無法進入,只要怪手可動,我們自己往外挖。」

〔摘要8.11.2009自由 王榮祥〕高縣指標景點之一的寶來溫泉區,繼去年七月受大雨衝擊後,昨日傳出因莫拉克再度重創,老字號的國蘭、頗具規模的芳晨均被波及,位於新寶來溫泉區的新寶來溫泉山莊甚至傳出全毀,災情嚴重

〔摘要8.11.2009黃明堂、張存薇、王秀亭、陳賢義/台東〕台東,太麻里鄉以南地區因鐵公路及通訊至今仍中斷,形同孤島,受災情況難以完全掌握,東縣災害應變中心現階段只能空投物資,讓災區不致斷糧。

【摘要8.11.2009蘋果】南投縣信義鄉山區被豪雨重創,同富村、新鄉村、東埔村三村落交通中斷成孤島,1500人受困,東埔村第6鄰鄰長方英雄說:「村內僅剩兩天存糧,部分遊客也受困在東埔溫泉區,等待外界救援。」信義鄉隆華國小,昨清晨345分左右發生土石流災情,同富村村長謝在坤說:「學校的校舍幾乎都被沖到溪流裡面,校園全部消失不見,幾乎是滅校了!」

東埔溫泉區,則因連外道路哈比蘭明墜道坍方,對外交通中斷700多位居民和遊客受困在裡頭,等候工程單位將道路搶通,當地沙里仙一處養鱒場,也被土石沖毀,11名工人則平安撤離到一處工寮避難。

南縣114失蹤,500人困山區〔摘要8.11.2009楊美紅、吳俊鋒、楊金城、王涵平/自由〕莫拉克強風豪雨,南縣頻傳淹水災情,已造成11人死亡、四人失蹤,其中蕭姓夫婦連人帶車,被發現在仁德鄉保生宮附近的農田裡,昨日被發現溺水身亡。

【摘要8.11.2009蘋果 寶智華】嘉義縣竹崎鄉一處豬隻畜牧場,因莫拉克颱風造成大小豬隻淹死、流失逾萬頭,豬屍泡水2日腫脹惡臭不堪,鄉公所擔心衍生疫情,已請軍方支援協助清運消毒

【摘要8.11.2009蘋果 】颱風莫拉克侵襲後的南台灣,橋斷、村滅、泥水肆流,但災民中也出現不少無名的救災英雄,有的撐起竹筏、有的開小山貓,靠自己的力量,穿梭在惡水及土石流間救援鄉親,他們不求回報,他們汗水和著雨水,堅定地說:「能救多少,就救多少!」

屏東縣佳冬鄉焰塭村遭惡水淹滅,斷絕外界聯繫長達兩天,村內千餘人受困,等不及政府救援,焰塭村出現不少災民撐起竹筏救援的景象,在抽水站工作的蔡清穗(38歲),前天安置好妻兒後,連日來撐起竹筏前進變成災區的故鄉,喊著:「有人在嗎?」無奈竹筏一次只能載一個人,但他至少救出近百名村民,他說:「災情這麼慘,我們自己先來救!」

政府顢頇反應遲鈍【摘要8.11.2009蘋果】天災固然無可奈何,但高效能的政府可以預先防治,把災情控制到最小程度;同時,在救災上也如臂使指,快速有效。台灣一向是地震和颱風(洪水)的肆虐地區,政府年年遇到,理論上早就對防救災訓練有素,久病成良醫了

結果,政府好像塞了帶血棉花的假處女,每次天災都是第一次那樣陌生。這麼腦殘的政府公務員,包括災民在內的我們,還要納重稅,供養他們一輩子吃鐵飯碗,退休領高薪到死,還加18趴優惠;但一碰到災難只會互推責任,真是「太監們逛妓院──沒一個能幹的」!

這次的災難死傷人數很驚人,好像非洲落後國家那樣。綜合中央和地方政府顢頇昏庸的可笑表演如下:1,政府在災情發生時78個小時沒反應,也沒動作,形同殭屍2,內政部長和屏東縣長在電視上互嗆,蔚為奇觀。3,災區與中央政府的消息傳遞竟靠媒體,包括叩應節目。政府的神經完全麻痺4,軍方花了幾小時,把不能涉水的裝甲運兵車開到災區,還要地方首長再花幾小時申請膠筏救災。

政府的責任必須追究:為何多年來一直沒有完整的國土規劃?為何防救災的演練到了災難關頭就不靈?為何河川防洪治理,花了上百億都沒效?為何中央治水預算要跟選舉綁樁綁在一起?

國科會研究發現80%的天災,發生在中南部,為何治水預算逾半給了北部?為何救災體系混亂而不整合?為何中央地方聯繫斷層?這些問題是我們政府的缺點,幾十年來無法改進。政府不仁,以百姓為芻狗啊!

【摘要8.11.2009自由】每次災變,都暴露台灣基礎建設的脆弱不堪,但是建設經費從來居政府支出大宗,是否偷工減料、官商分贓?司法、監察單位應深入調查,不容幕後的罪魁禍首逍遙法外。

而政客此時則應捫心自問,有無介入工程,或者政治獻金裡暗藏這種黑錢?若是一手拿黑錢,一手握著災民的手,午夜夢迴,會不會做惡夢,嚇出一身冷汗?

維權律師被捕 北京擴大緊縮言論

 

〔摘要8.11.2009自由 管淑平/紐約時報〕中國知名維權律師許志永,七月底遭公安逮捕,十幾天來毫無音訊,雖然這在人權紀錄惡名昭彰的中國已司空見慣,但由於許志永處理維權案件向來相對溫和,也避免觸碰當局的政治禁忌,因此外界視本案為,中國打壓異己的行動已臻新境界。

現年三十六歲的許志永講話輕聲細語,具政治敏銳度,依法行事但也不畏權勢。他因參與創辦法律志工團體「公盟」,為民工、死刑犯和三聚氰胺毒奶受害者爭取權益而聞名。兩週多前,「公盟」被當局以逃漏稅為由,罰款20萬八千美元(約六百八十五萬台幣),然後查封,許志永更在七月底被公安帶走,至今音訊全無。

協助成立「公盟」的律師滕彪對許志永被捕感到震驚,因為許志永向來儘量避免高政治敏感案件,「他唯一感興趣的就是為弱勢維護奮鬥,努力提升中國司法體制。」北京當局以常用來對付異己的「逃稅」為由逮捕許志永,最高可判七年徒刑,但真正原因是許志永提倡法治,觸怒中共領導階層。

協助成立「公盟」的耶魯大學法學院中國法律中心主任葛維寶說,許志永在許多層面都是一個特殊角色,使得他遭拘禁格外令人憂心,「他站在促進法治的前線,這是大家都認同中國當前所需要的。」

在許志永之前,還有高智晟和更早的盲人律師陳光誠被捕、監禁前例,而中國管控維權律師和民間基層社會團體的壓力,在近幾週越來越大,已有二十多名律師因處理具政治色彩案件遭當局撤照

上週,司法部長吳愛英聲稱,律師應該堅持和擁護「黨的領導」,代理敏感案件必須「講政治」,還要求律師行業設置黨聯絡人以「指導工作」,實現「黨的工作對律師行業的全覆蓋」。

「公盟」法律顧問賀衛方教授說,中共黨內保守勢力對律師的顧忌越來越深,懷疑律師終將挑戰一黨專政體制。最令其害怕的是,維權律師和公民團體總有一天會帶領貧民、權益受損民眾,發起一場民主運動

〔摘要8.11.2009自由 羅彥傑/美聯社〕成千上萬的中國人,每年不遠千里地專程前往北京,向中央政府陳情,遭地方當局忽視的冤屈,從房地產詐騙到不合理的死亡案件等不一而足。

雖然「上訪」乍看之下似乎是宣洩民怨的管道,但人權團體指出,這些向政府討公道的上訪者往往都被關進「黑牢」,其中一名女學生甚至慘遭性侵。美聯社調查指出,北京黑牢數量,在去年奧運前暴增,因為當地官員擔心請願民眾利用奧運痛陳自己的冤屈。

上訪民眾,通常還沒見到中央大員,就被省級官員聘雇的流氓,追逐圍捕,因官員擔心陳情,恐令他們無法升遷,或遭上級調查。該名來自安徽省界首市的二十歲女大學生,因為成績差而被退學,專程搭十個小時火車,七月三十一日抵達北京,向政府請求復學。

但公安八月三日在天安門廣場附近將她帶走,送到北京市協助中心,交給宣稱會給她地方住並送她回家的人。這些人把她送到簡陋旅館「菊園賓館」,和其他陳情人關在一個上鎖且污穢的儲藏室,沒有床墊或枕頭,蓋舊毛毯,與垃圾為伍,更慘遭警衛強暴。

維權團體「中國人權保護者」說,已發現十多間北京黑牢,上百人受到監禁,且有證據顯示執法機關與經營黑牢業者勾結。北京當局也沒有取締,甚至否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