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8日 星期六

蔣介石的二二八責任

台灣人權報告書65

【黃清龍 中國時報2009.02.28摘要】馬英九總統說,二二八事件發生,蔣介石是當時的國家領導人,當然有責任,不需要為他隱瞞,這是很正確的看法。問題在於:蔣介石究竟犯了什麼過錯?如何論斷他的責任?二二八事件,首先應該釐清的是當年的派兵決策過程。要問的是:蔣的指令究竟是如何下的?

二月二十八日當天,陳儀發出電文報告蔣介石台灣發生動亂、台北臨時戒嚴等事。陳儀身為行政長官,台灣發生動亂於他並不是件光彩的事。事情既已發生,能夠自行處理自屬上策,萬不得已才向中央求援。但與陳儀敵對的「中統」、「軍統」等各情報機構則函電交加,誇大事態發展的嚴重程度,以製造陳儀處置無方的印象。

另方面,由台灣各界組成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則於三月三日致電蔣介石,並「懇請中央速派大員蒞台調處,以平民憤。」旅居上海、南京的台籍團體也紛紛上電,力陳長官官署之不當,反對中央派兵。但蔣仍於三月五日下達派兵指令,隔天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軍隊向市區進擊,三月九日,劉雨卿率領的廿一師抵達基隆,展開掃蕩、清鄉、肅亂

從以上敘述可知,蔣介石的下令派兵,是在陳儀、中統和軍統相互傾軋的混亂情勢中,最終做出的決定。他誤信陳儀、柯遠芬等人把二二八定性為「奸匪動亂」,「須以武力消滅,不能容其存在」,又受到中統、軍統及憲兵系統情報的影響,以為「台灣暴動嚴重已極」,最後下令出兵,無論如何必須負起政治責任。

另外,在做出派兵決定後,三月七日蔣日記寫道:「現時唯有懷柔。」而在大溪檔案中則有蔣給陳儀的親筆手諭,指示「不可報復」、「從寬處理」等。但顯然陳儀並沒有遵照

蔣介石指示:「政治上可退讓,軍事要求不得接受」。但是當時蔣的最大困難是,主要兵力都已投入對共作戰,手上無兵可派。因此所謂「現時唯有懷柔」,其實是不得不然。至於指示陳儀「不可報復」、要「從寬處理」,多少也是考量到陳儀的處境與心態,不希望他為了平亂求表現而恣意殺戮洩憤。事後證明,廿一師渡台後並沒有遵照蔣的指示

不僅如此,三月廿三日國民黨三中全會通過將陳儀撤職查辦,蔣在當天日記還大加批評,指此舉是「不負責的挾意報復」,「實為毀滅本黨自身之禍因。」隔年六月即任命陳儀擔任浙江省主席,可見他並不認為陳儀處理二二八有何過錯

至於陳儀後來在台北馬場町刑場被槍決,則是他想策反湯恩伯投共不成,被扣上「勾結中共,陰謀叛亂」的罪名,和二二八的處置得當與否並沒有關連。簡單地說,若要追究二二八事件元凶,陳儀無疑應負主要責任。但蔣對整個事變所造成的殺戮悲劇,確實有重大責任。(作者為中國時報副社長)

李鈞震:

1.      蔣介石的判斷標準是什麼?從他處理雷震、吳國楨、張學良、孫立人就可以知道,他有一套標準模式。因此,他判斷陳儀與台灣的局勢也是一樣。

2.      蔣介石寫的日記可信不可信?多半不可信,他知道他許多文件會被留下來當歷史,所以刻意地美化,真正兇殘的部分,他不會記錄在日記本上,要從歷史的事實來判斷。

3.      孫中山講的三民主義,蔣介石做到什麼?蔣介石也是基督徒,耶穌講的話,他做到什麼?他美好的一面都只是形象包裝,事實比較重要。

4.      國民黨的文化一向都是上面的人收好處、做好人,發生問題下面的人扛,余文事件就是標準的案例。誰敢否認!中國時報系統也是一樣。

5.      劉泰英是國民黨投管會大掌櫃,運用國家資源圖利黨營事業、圖利特定財團,有事發生他坐牢,黨主席都不用負責任?

6.      TVBS發生「周政保亮槍的假新聞事件」,結果長官都不用負責任,年薪照樣超過五千萬,下面的無辜者就被裁員,這也是國民黨文化。

7.      其實老國民黨員都深知國民黨的文化,他們也不是真正地愛蔣經國或蔣中正,他們只是習慣當奴才,不是嗎?皇宮裡的太監,死也要死在皇宮裡,不是嗎?

 

參考資料:萬方有罪 罪在朕躬

 

真相必須還原 恩仇還給歷史

台灣人權報告書64

【中國時報2009.02.28摘要】不要流淚,因為真正受苦的人淌的是血。六十二年過去了,二二八烙印在台灣的傷痕到底何時才能撫平?國家走過的崎嶇道路,是不能忘記的歷史,只有記取歷史的教訓,我們才不會重蹈覆轍

歷史不能忘記,族群感情卻必須和解,畢竟先人已走,留下來的後代,必須在這塊土地上共同奮鬥。台灣從威權到開放,二二八從禁忌到年年討論,做為國民黨重新執政後的國家元首、曾經身為蔣經國總統秘書的馬英九,直言蔣介石有責,「不必隱瞞」。

回顧那段悲傷歲月,蔣介石人在大陸,陳儀緊急電召兵援,廿一師遂來台鎮壓,被稱為「沉醉在扣板機的樂趣」的這支部隊,坐著船艦還沒靠岸,就開始向岸上掃射,駐防五個月,從南到北,釀成台灣一甲子化解不了的傷痛,即使這幾年,從政府單位到民間研究機構,不斷從新出土的史料中,挖掘到新的材料,印證當年悲劇到底有多慘烈,卻永遠有曾經被湮滅的資料,訴說他們的冤屈。

真相完整呈現,社會才能真正和解,除了二二八,還有林義雄家宅血案陳文成命案,都應該組成調查團隊追查。真相到底是什麼?二二八不能隱其責的是蔣介石,勉強和蔣經國牽上關係的是白色恐怖。從二二八到白色恐怖,台灣有多少人經歷一輩子無法言說的痛苦,這些受苦受難的人們,包括了本省人、外省人、原住民和客家人,舉凡走過那個年代的人,其實是一起承擔了時代的悲劇。

來台鎮壓的廿一師,結果在上海保衛戰中,遭到解放軍殲滅;電請兵援的陳儀,不久後被以匪諜之名遭處決;曾任國大代表的張七郎,被指因為和當時花蓮縣長張文成不和而遭密裁,但是,其子孫卻直指史料不見得是全貌;同樣被捕的劉闊才以五百萬賄賂保住一命,日後一路當上立法院長,但終其一生,他再沒和任何人說過這一段人生最黑暗的經歷。

追索歷史真相,儘管只有片斷,也是痛苦的。走過苦難歲月的倖存者,有人從大陸流離到台灣,有人從台灣流離到大陸,還有更多人已經埋骨他鄉成故鄉;即使真相在舊紙堆裡翻滾,每一個名字都還是讓人怵目驚心,除了街頭鼓動事端的人之外,有太多想像不到的社會菁英、知識分子,在那一次事件中罹難,台灣因此受到重大創傷。政治,成為人生必須遠離的詛咒。

六十二年過去了,紀念二二八不能再藍綠壁壘分明地,這邊只談和解,那邊只談真相。真相必須持續追索,但不論本省、外省、客家或原住民,都是要在這塊土地生死與共的台灣人。

李鈞震:

1、真相,不能只從歷史學家來思考,他們的知識水準不夠;法官、檢察官、律師、經濟學者、會計師、心理醫師要一起追究真相。

2、對加害者,必須接受公開公平審判,坦承者可以免除其刑,但是罪責不能模糊呼攏。沒有公平正義的審判,永遠沒有真相。

3、對被害者,除了歷史學者要查清楚,會計師一定要計算清楚該賠多少。江南案的被害家屬,接受國民黨政府賠多少?要一律平等,不可以雙重標準

4、審判完了,加害者與被害者才有機會一起握手、和解,如果加害者不清楚是誰,或隱藏,絕對不可能有和解。嘴巴可以喊,但是都是騙人的,心結永遠也解不開。

5、228不是只有台灣人遭殃,所有的被害人都要被補償,心理輔導。

6、除了228以外,蔣經國掌控情報的白色恐怖期間,受害者更多,包括柏楊、柯旗化等人;馬英九,是蔣經國的貼身祕書,是不是白色恐怖的共犯?還是被教唆犯?一定要經過司法調查清楚,還無辜者清白。

7、白色恐怖時期,絕大多數的百姓受教育,都被灌輸蔣中正是民族救星、蔣經國是英明聖主的神話,許多人信以為真,結果,如今神話破滅,因此心理產生狀況不同的疾病,這些為數眾多的受害者,必須有專業的心理醫師進行心理輔導。

8、白色恐怖時期,許多人的家產被國民黨侵占,國民黨必須償還,並付利息,金額也要經過司法公正審判。同時,國民黨的不義黨產,當應該歸還國家。

9、檢察官也必須起訴歷屆國民黨的黨主席,他們意圖、實際侵占國家資產,霸占黨產不還國家。沒有公正的司法調查與審判,就沒有真相,正義就無法伸張,社會就會長期混亂。

10、  二二八事變與白色恐怖期間的權貴與加害者,現在多是中產階級以上,甚至他們的二代子女現在還是政治權貴;而當初的受害者們的家屬,現在多是中低收入戶。社會階級差距這麼大,怎麼和解?

11、 當初配合蔣氏政權的學者,明明知道權貴不正義,卻昧著良心配合他們,然後現在當教授、當所長、當校長;而許多有正義感的學者,不是被關、被殺,不然就隱居起來。社會階級差距這麼大,怎麼和解?

12、 當初配合白色恐怖的法官、檢察官,一個一個地升官、發財當權貴,還配合政府箝制人民的言論自由、踐踏人權,甚至有許多檢察官與法官,根本就是加害者,至今沒有人出來坦承,這樣的道德水準,如何維持社會正義?他們的徒子徒孫,現在都在當法官檢察官,怎麼可能會有品德?

13、 白色恐怖時期,媒體工作者只要配合權貴、吹捧蔣氏政權,踐踏人民的人權,他們就可以一路升官,現在多數是媒體權貴;而有正義感的新聞工作者,例如黃華,坐冤獄數十年,家破人亡,社會階級差距這麼大,怎麼和解?

14、黃信介是標準的白色恐怖受難者,他一生為台灣的民主自由奮鬥,坐了許多年的冤獄,沒有人稱他為民主先生;而一生都當權貴,甚至可能是白色恐怖的共犯,李登輝、連戰、吳伯雄、詹春柏等人,享盡榮華富貴,還有社會光環,這麼大的不公平、不正義,媒體怎麼讓他們和解?

15、 雷震一生,都在為民主、自由與科學在奮鬥,他絕對是胡適五四運動的繼承者與實踐者,但是,長期坐冤獄;配合國民黨政權的余光中、陳芳明卻自封為五四運動的繼承人,多麼不要臉,怎麼和解?

16、台灣地方選舉,國民黨做票,發生中壢事件,有正義感的老百姓被射殺死亡,或被抓去監牢十幾年,誰紀念他們?跟中壢事件沒甚麼關係的許信良,卻好像是人權鬥士,這不是很不正義、很奇怪嗎?社會怎麼促成這樣的事情,能夠和解?

參考資料:江南案 不得拍電影、寫小說

國家資源紀念蔣介石 污辱台灣人民

台灣人權報告書63

【中央社2009.02.28摘要】今天是228事件62週年,也是林義雄家宅血案29週年,義光教會上午舉行追思紀念活動,林義雄、方素敏夫婦、林義雄女兒林奐均夫婦及其4名女兒都出席追思活動;林義雄表示,228事件發生至今誰要負責都不清楚,如果該負責的人沒弄清楚,其他的紀念活動與補償都沒意義

他說,政府應把228事件的來龍去脈,發生的原因及所造成的不良後果,在歷史上清楚記載,記載目的是要讓後代子孫記取教訓,不再重演歷史悲劇,這是紀念228事件最主要應該注意的事情。世界其他國家的歷史學者,對於蔣政權都沒有特別的讚美,甚至很多歷史學家明確指出,蔣介石是很不好的獨裁者,但台灣利用龐大的國家資源,紀念一位其他國家絕大多數歷史學家認為是獨裁者的人,對台灣人民是非常重大的污辱

林義雄表示,道歉與否,對於社會的進步完全沒有任何意義,而是做錯事的人真心認錯,從前做得不好,現在努力補正,不是道歉;對受害者而言,不可能因為道歉,所受的傷害就不存在,所以說道歉沒有用228事件,應該是做錯事的人想盡辦法補正錯誤,而補正錯誤的重點在於把事實弄清楚,讓後代了解過去的歷史,讓事件不再重演,不是追究責任或道歉。

被詢及外界質疑馬總統在228事件玩兩面手法?林義雄說,228事件應在歷史上求正確的解釋,其他各種意見都有各自發表的自由。

【中央社2009.02.28摘要】民主進步黨雲林縣黨部,今天上午在虎尾埒內公墓旁三姓公廟前,舉辦228追思音樂會,縣長蘇治芬期勉民眾記取歷史教訓,走出228傷痛,族群團結,互相照顧。228雲林三姓公廟追思音樂會,吸引民眾齊聚追念烈士;三姓公之一王濟寧76歲的胞弟王清培,由兒子陪同出席,成為現場焦點之一。

位在虎尾埒內公墓旁的三姓公廟,祭祀在民國36228事件3位受難者,分別是從事西醫的顧尚泰、中醫師李持芳、文化界人士王濟寧。三姓公廟建於民國66年,是全台唯一祭祀228受難者的廟宇。

雲林縣長蘇治芬、前立委林樹山、民進黨雲林縣黨部主委許根尉、西螺鎮長蕭澤梧、縣議員鄭東來、蔡岳儒等人與會,插上白色桔梗花並上香表達追思。蘇治芬強調,大家緬懷先人之餘,要檢討過去,減少傷害,不分族群,互相關懷。讓前一代恩怨早日過去,帶引下一代開啟愛的明天。雲林縣政府下午也將在古坑綠色隧道旁的228紀念碑,舉辦追思音樂會,由小朋友溫馨獻花,象徵走出228傷痛邁向新未來。

【中央社2009.02.28摘要】身為228事件受難者遺腹子的梅哲源,因為母親改嫁隨繼父姓梅,長大後知道自己真實的身分,很想認祖歸宗,但能證實他身分的親友大多不在,讓他求助無門。

台中市政府今天上午在228公園舉辦228紀念活動,梅哲源也出席這項活動,梅哲源表示,他的父親高天賜原來是一名商人,在228事件風聲鶴唳的一天深夜,父親正要返家時遇到憲警盤查,父親面露驚慌做勢逃跑,就當場遭槍擊而亡,當時母親正懷著他,因為遭逢意外而心神不寧。

梅哲源指出,他原本出生於民國36年,母親擔心他遭受牽連,除了晚報戶口3年,還改嫁梅姓繼父,從此再也不想提起悲傷的過去。長大後,他才自己一點一滴的拼湊,發現自己真實的身分,多次跟母親商量要回復高姓,但母親顧及繼父感受,都叫他不要再說了。

【中央社2009.02.28 摘要】今天是228事件62週年紀念日,高雄縣長楊秋興率同近2000名各界代表在岡山鎮和平公園紀念碑前向受難者獻花、致意,並慰問受難者家屬。大家在活動中合唱「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追思祈福,並在紀念碑前向受難者獻上鮮花致敬。

楊秋興表示,228事件是歷史悲劇,代表一段苦難與壓迫的年代,是自由、民主與人權被壓抑的年代,但也象徵台灣主體意識的萌芽與成長,無數台灣人用自己的青春與生命,用決心與勇氣抵抗威權,爭取自主與尊嚴228的歷史經驗是一段痛苦的回憶,包括追查真相、平反冤屈向所有受難者道歉與撫慰,同時也象徵和解,族群間互相了解與諒解,也代表全體國人對這片土地的珍重與感懷。

楊秋興表示,228代表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腳步絕不停歇,為民主人權犧牲的英靈,他們的苦難不會在歷史洪流中消逝,大家記取歷史教訓,攜手打拚、走出悲痛,實現共同的美麗願景。

【中央社2009.02.28摘要】上午在台大社會科學院舉辦一場228事件座談會,並發表「學術界對228問題聲明稿」,表達對現有228歷史解釋偏頗,及總統馬英九不求真相,只一再道歉作法的不安。

朱浤源表示,228是歷史事件,發生原因錯綜複雜,以「外省人迫害本省人」概括失之過簡且偏,「228事件發生時至少有外省人(包括國民黨與共產黨)、本省人、準備移交的日本人、協助移交的美國人4種角色」、「外省人也被殺了1000人以上,因228事件死亡的台灣人中,除了菁英,也有不少暴民、流氓」。

尹章義說,「真實是一切的開始」,歷史學者應該追求的是歷史事件的真實228事件的歷史解釋長期以來確有偏頗,呼籲研究228事件的歷史學者真正追求歷史的真相,不要被藍、綠陣營當成政治操弄的工具。

他們建議,就228事件的歷史問題,政府部門應由國史館主辦,由檔案管理局等提供資料供歷史學者研究,並定期舉行學術研討會,逐步還原228事件全貌;各地228紀念館所編印小冊,有扭曲歷史部分,必要時應予以糾正,避免成為族群仇恨加工廠,「讓歷史的歸歷史,政治的歸政治」。

李鈞震:

1.      無論如何,殺人就是犯罪,國家機器屠殺平民百姓的罪,比平民百姓殺權貴的罪還要重,「以大欺小」是人類所有品德當中,最不要臉的行為

2.      全台灣各地都有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的受難者,因此,全台灣各地都應該要有白色恐怖受難者的紀念碑,但是,事實上蔣中正的路與紀念堂,充斥在台灣的各鄉鎮,每一條中正路,都是在「惡意凌辱」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受難者

3.      台灣的新聞媒體,都忽視了中正路就是在受難者死後,繼續要凌辱他們的家屬,這麼不正義的事情,新聞媒體主管都故意視而不見,連自由時報都故意忽略。

4.      台大社會科學院說:因228事件死亡的台灣人中,也有不少暴民、流氓。這是極為不健康心理的說法。是不是流氓、暴民,必須要經過司法公正審判,三審定讞之後才能確定,沒有經過司法審判的人都應該無罪推定,而國家機器殺人,就是罪孽深重,當然當初那些開槍的人,都必須接受公正的審判程序。

5.      台灣許多學者,從小被灌輸要崇拜蔣中正,他們在學校當了老師之後,又繼續灌輸學生要崇拜蔣中正,極力地為蔣中正粉飾、神化,這就是一群學者的反射動作與生活習慣。

6.      台灣的所有學者們,這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提倡各級學校要傳播、教育《世界人權宣言》,沒有這一種生活習慣的學者,絕對都是對人權認識不清、沒有人權道德修養的人。

參考資料:明儒學案啟迪7

二二八 馬政府能做什麼

台灣人權報告書62

一般獨裁國家或威權國家民主化後,多立即處理過去舊時代人權迫害所遺留下來的轉型正義問題。台灣與德國、南非等國比較,時間上拖的最久,且以金錢補償為主,卻在解嚴後未予重新訴訟以司法程序回復當事人名譽等權利之機會。難道為維持社會程序之安定,可以犧牲一個世代的正義與真相

現在國民黨再度執政,擁有行政、立法的實力又遠超過李陳時期,能否就此受難人及其家屬重新訴訟的立法有所突破?。

其次,儘管我國《二二八補償條例》及《戒嚴時期人民受損權利回復條例》對相關當事人已明文補償,實務上認定亦尚稱寬鬆,但在二二八與戒嚴時期,人民財產無端遭受沒收或類似情形者,迄今仍未發還,若干土地亦由政府繼續佔用中;比較德國、南非諸國,其設置土地回復委員會等機構,發還政府佔用之土地或補償佔用時期使用金,我國卻無類似機關與制度,致民怨一直未能撫平,亦有違國家之目的在於保障人民生命、身體與財產權等之旨

若政府能就此仿效德國等國立法,發還佔用人民土地與財產,則對國內族群之融合一定有所助益。

三者,政府在以前雖以金錢補償二二八及戒嚴時期之受害人或其家屬,但對於事實真相調查尚未竟全功,亦未對受害人之心理加以復健,及未就其餘年提供醫療協助。比較南非等國之制度,實有所不足。

我國在二二八事件之真相調查,及被害人復健等方面,如何建立周延法制,也是一個應加面對之課題。對於民主的進程與人權保障,祗能往前走,而非向後退。比較德國、南非與南韓等國,我國就轉型正義的制度不周全,多偏重金錢補償與儀式活動,馬政府既有心致力族群之和諧,何不趁其政治實力充足的環境,參考外國法制,建構完整之立法,那麼,除減少政治人物炒作外,亦可對中國天安門事件之平反作良好的示範,此是具有歷史高度的大事,值得全力以赴!【律師 魏千峯 蘋果2.28.2009摘要】

李鈞震:

1、魏千峯所提的建議,是正確的,但是,不是馬總統的政見,因此,要兌現很難、很難,要有心理預備。

2、國民黨的黨產,也要全部還給國家。魏千峯沒有這種理解,令人吃驚!

3、過去60年,立法院都是國民黨所控制,不是李登輝與阿扁能控制的。國民黨的立院都是利益團體,要通過法案必須用金錢交換才能通過。

4、任何會傷害國民黨的利益的法案,絕對不可能通過,除非用更多的金錢來打發立委與黨部。魏千峯沒有這種常識,令人吃驚!

5、陽光法案,絕對不可能通過,除非用更多的金錢來打發立委。

6、台灣的轉型正義,做得再好,也絕對不可能對中國天安門事件之平反作良好的示範,除非,中南海的權貴們收到更多的政治獻金。魏千峯沒有這種常識,令人吃驚!

7、國民黨的黨產,絕大部分不還給國家,這是馬英九的政策;馬英九比一般平民想像中還貪財。魏千峯沒有這種常識,令人吃驚!

8、連宋、馬蕭所收的政治獻金,絕對不比阿扁少,這是常識,也是事實,魏千峯沒有這種常識,令人吃驚!

9、馬英九的知識水準與品德,絕對不如魏千峯,魏千峯沒有這種常識,也著實令人吃驚!

10、                魏千峯應該建議馬政府,全國各級學校、各個機關傳播、教育《世界人權宣言》,使每一個國民認清自己的權利,讓監督政府有所依據

【中央社2009.02.28 摘要】台灣地區1030幾個原住民部落,今天同步施放狼煙、舉辦音樂會,爭取自然主權。「狼煙行動聯盟」強調,原住民擁有自然主權和傳統領域的權利

「狼煙行動聯盟」( 原名東部行動聯盟 )今天中午1210分,率先在台東縣卑南鄉初鹿村「狼煙行動聯盟」總部點燃,接著從台東東海岸的阿美族,延伸至台灣南部、中部、北部。除了施放狼煙外,有些部落舉辦音樂會,台東的100多名排灣族人,選擇循著台26線古道,從南田走到旭海,抗議政府將南田的排灣族傳統領域,選為建議核廢料最終處置場場址。

「狼煙行動聯盟」表示,228日是舉國紀念228事件所訂定和平紀念日,但是原住民實在沒有感受到自己有受到應有的對待,反觀在原住民的各部落中,遭到政府行政、司法、執法等各種形式的迫害事件依舊可見,屬於原住民族的轉型正義在哪裡?原住民嗅不到和平的降臨

「狼煙行動聯盟」發言人馬千里表示,「狼煙」是傳統部落傳達警訊的一個主要方式,台灣的原住民部落過去也是如此。尤其是部落在遇到危難時,就會施放狼煙,使鄰近的部落看到。馬千里表示,雖然現在網路發達,但狼煙的傳遞不只是讓大家知道問題,也要讓祖先和天神知道,透過狼煙才能傳遞給祖先和天神。

民主館改名 黃華絕食抗議


台灣人權報告書61

【王家俊、蘇聖怡╱蘋果2.28.2009摘要】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理事長、中研院研究員吳乃德昨說,中正紀念堂是歷史遺跡,除非徹底把館內的故總統蔣介石銅像移除,否則應該找林肯等雕像成立銅像博物館、台灣民主教室。

吳乃德是民進黨前新潮流系大老、證交所董事長吳乃仁的弟弟,他昨代表民間真相與和解促進會公布二○○七到二○○八年轉型正義白皮書,提議把蔣介石銅像布置成「雕像政治學」教室

吳乃德認為,對於轉型正義,民進黨執政後期才漸漸關心,做短期展覽、研討會、設人權園區和建立紀念碑;而國民黨什麼都沒做,還傷害轉型正義,可能需要再幾次政黨輪替才會進步

此外,前國策顧問黃華,昨午起在自由廣場前絕食靜坐,抗議台灣民主紀念館改回中正紀念堂。身為白色恐怖受害者,黃說,希望能以絕食,喚起人民對白色恐怖記憶,不要再紀念二二八的元兇蔣介石

〔蘇永耀、丁偉杰/自由2.28.2009摘要〕中研院台史所助理研究員吳叡人,認為,馬英九一方面在受難者家屬面前流淚,另方面又在加害者蔣經國靈前哭泣,不僅邏輯自我矛盾,兩邊討好更是廉價的偽善作為。

吳乃德表示,馬英九除對過去人權迫害道歉,今年增加承認蔣介石在二二八事件的政治責任;但與其只有政治姿態,馬其實可以更主動些。吳乃德認為,以國民黨侵害人權的歷史,如馬英九能在這方面比民進黨更有作為,將可改變其威權形象,也助於政治和解。他並建議組成有社會公信力與專業的調查團隊,認真追查林義雄家宅血案與陳文成案件,作為第一步

促進會理事曹欽榮說,馬政府可將現有的紀念館與園區,包括:台北二二八紀念館、籌備中的二二八國家紀念館、綠島人權紀念園區、景美人權紀念園區,設為永久性博物館組織,作為與社會和解的開端

對馬政府推動「中正紀念堂」復名的爭議,曹欽榮說,關鍵不在名稱,而是其定位與方向。他認為裡頭既然也有博物館,起碼應進行並列式「功與過的常設展」;讓民眾理性去思考對蔣介石記憶的「多面性」。

吳乃德呼應,如透過兩種相反的記憶同時陳列,可讓民眾從互相衝突的記憶中了解歷史、重新思考。吳叡人另強調,在轉型正義過程,受害者的「療癒」,也是重新獲得人民承認的重要事情。

嘉義市二二八紀念文教基金會董事長陳重光,昨在嘉義市舉辦的追思會中,批評國民黨立委先凍結二二八基金會與國家紀念館經費,再由馬英九總統承諾支持維持運作的作法,是玩兩手策略,讓二二八家屬痛心;基督長老教會嘉義中會董事長黃智鴻牧師也說,以前扁政府時代,朝小野大,也能編列二二八相關預算,馬政府執政後,卻用兩面手法欺騙人民,他認為,沒有正義,哪來的和平

【余艾苔 蘋果2.28.2009摘要】國民黨一直無法取得許多二二八遺族的諒解,問題在於常流於口惠而實不至。光是國民黨全力捍衛高達1353億元的退輔會預算,卻多次凍結或刪除二二八基金會三億元,與紀念館三千多萬元的預算,這種被二二八遺族視為「挑釁」的動作,其背後的族群政治考量,很難不令人懷疑國民黨諸公究竟有沒有反省的誠意。時間的巨輪必須向前邁進,但不能光要求受害的一方遺忘與原諒,馬總統,加油吧!

參考資料:台灣人權報告書9

在歷史悲劇中反省 228 可原諒 不能忘

台灣人權報告書60

【陳永興 自由2.28.2009摘要】1947年發生的二二八事件,是台灣史上的大悲劇,許多優秀的台灣前輩和無辜民眾犧牲了生命、自由、人權和尊嚴,所受的冤屈和苦難,歷經長達三十九年的戒嚴,和白色恐怖時期,不得平反和安慰。

1987年我和李勝雄律師、鄭南榕先生及當時人權、文化、政治、教會、社運等團體的有志之士,發起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成立二二八和平日促進會,呼籲政府道歉賠償、公布真相、安慰家屬、制定二二八為國定紀念日,建二二八紀念碑或紀念館,化解族群對立,建立公義和諧的社會。二十二年來,大多訴求獲得實現。但今日在此仍有些許遺憾,願向台灣社會大眾及政府領導者提出呼籲:

一、                多年來台灣民眾和二二八受難者家屬,都抱著「往事可原諒,不能遺忘」的哀痛心情,以寬容和平的心情為台灣社會的公義人權不斷努力,但二二八事件發生迄今六十多年來,沒有加害者因良心或道德的反省,而公開道歉、懺悔,這真是令人遺憾而覺得不可思議

有這麼多能夠寬容的受害者,卻不見有勇氣認錯的加害者,這是我們整個社會要深思反省的,一個沒有反省能力的社會是不會進步,不會向上提升的,也是有可能會繼續發生悲劇、再度犯錯的。

二、                由二二八的歷史教訓中,是否應讓政府領導者和社會大眾,再度深思反省台灣與中國的互動關係?我但願歷史不再重演,也祈禱不再有未來子孫的遺憾長留人間!但近年來台灣經濟大幅度向中國傾斜,固然有大環境與國際現實因素,但錯誤政策的引導,與人為短視的因素值得加以反省,沒有多元制衡的社會安全力量,難道不是二二八歷史教訓中該引以為警惕的嗎?

三、                目前台灣社會大眾苦不堪言、喪失信心,主要是執政黨表現軟弱,而在野黨表現散亂,讓人民看不到希望之所在。有志之士應認真思考為台灣謀求出路的可行策略,加強有行動力的應變領導組織,萬一台灣社會再發生類似二二八的動亂,能保護家園民眾便不再付出慘重犧牲,是台灣有覺悟者不能不痛切深思尋求共識的!(作者為精神科醫師、二二八公義和平運動發起人)

蔡英文 自由2.28.2009摘要】2009年的台灣,正面對前所未見的危機。不但經濟大幅衰退,失業人口暴增,國家方向也再度陷入不確定的狀態。此刻紀念二二八事件,意義特別重大。

二二八事件的精神,就是對抗不義、捍衛自由。對抗不義、捍衛自由的精神,延續到五、六十年代,雷震與自由派知識份子,站出來持續反抗國民黨的威權與戒嚴。對抗不義、捍衛自由的精神,在七、八十年代發揚光大,反對的聲音開始集結,組織起來形成黨外運動。而1980年的二二八,令人痛心不已的林家血案,至今仍是台灣民主的一個陰影。

民主進步黨繼承了對抗不義、捍衛自由的二二八精神,與社會進步力量結合起來推動民主化,終於讓台灣走出了威權統治,人民走出二二八的陰影,言論自由與政治民主成為台灣生活的常態。

民主化,也帶來本土化,我們選出自己的國會與總統,共同度過台海飛彈危機,在九二一大地震後互相安慰取暖。這個國家,是兩千三百萬人的命運共同體。最近天下雜誌的國情調查顯示,八成民眾「以身為台灣人為榮」,81%的民眾認為,台灣應該獨立或維持現狀,希望與中國統一的只有6.5%。

「台灣人」這個生命共同體已經形成。不分族群,都以台灣為生命基地,以此出發規劃生涯。無論是植根於土地的農民與工人,或者佈局全球的企業家,都以台灣為故鄉。即使浪跡天涯,台灣才是我們的家、我們的堡壘,和安慰我們的母親。

陳雲林來台時,對台灣人民選出的總統及國旗,表達極度輕蔑的態度;我們竟然無法一致地反擊;當前最大的威脅,來自虎視眈眈的強鄰,我們必須趕快解決內在矛盾。我在此呼籲:民主政治的競爭,必須自我克制司法和媒體,必須嚴守辦案分際和傳播倫理,停止對人權的侵害。這些行為不但傷害許多人的感情,也會削弱台灣內部的團結基礎。

執政的國民黨政府,必須謹守民主的精神,對兩岸關係的重大改變,不能逾越選民的授權。任何政策,只要有涉及政治或經濟的風險,都必須資訊公開,充分討論,並且獲得社會的共識,否則必遭人民的抵抗。

二二八是令每一位台灣人百感交集的日子。只有堅持對抗不義、捍衛自由的精神,所有犧牲者才能安息。讓我們有面對新的挑戰的智慧和勇氣。(民主進步黨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