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2月28日 星期六

國家資源紀念蔣介石 污辱台灣人民

台灣人權報告書63

【中央社2009.02.28摘要】今天是228事件62週年,也是林義雄家宅血案29週年,義光教會上午舉行追思紀念活動,林義雄、方素敏夫婦、林義雄女兒林奐均夫婦及其4名女兒都出席追思活動;林義雄表示,228事件發生至今誰要負責都不清楚,如果該負責的人沒弄清楚,其他的紀念活動與補償都沒意義

他說,政府應把228事件的來龍去脈,發生的原因及所造成的不良後果,在歷史上清楚記載,記載目的是要讓後代子孫記取教訓,不再重演歷史悲劇,這是紀念228事件最主要應該注意的事情。世界其他國家的歷史學者,對於蔣政權都沒有特別的讚美,甚至很多歷史學家明確指出,蔣介石是很不好的獨裁者,但台灣利用龐大的國家資源,紀念一位其他國家絕大多數歷史學家認為是獨裁者的人,對台灣人民是非常重大的污辱

林義雄表示,道歉與否,對於社會的進步完全沒有任何意義,而是做錯事的人真心認錯,從前做得不好,現在努力補正,不是道歉;對受害者而言,不可能因為道歉,所受的傷害就不存在,所以說道歉沒有用228事件,應該是做錯事的人想盡辦法補正錯誤,而補正錯誤的重點在於把事實弄清楚,讓後代了解過去的歷史,讓事件不再重演,不是追究責任或道歉。

被詢及外界質疑馬總統在228事件玩兩面手法?林義雄說,228事件應在歷史上求正確的解釋,其他各種意見都有各自發表的自由。

【中央社2009.02.28摘要】民主進步黨雲林縣黨部,今天上午在虎尾埒內公墓旁三姓公廟前,舉辦228追思音樂會,縣長蘇治芬期勉民眾記取歷史教訓,走出228傷痛,族群團結,互相照顧。228雲林三姓公廟追思音樂會,吸引民眾齊聚追念烈士;三姓公之一王濟寧76歲的胞弟王清培,由兒子陪同出席,成為現場焦點之一。

位在虎尾埒內公墓旁的三姓公廟,祭祀在民國36228事件3位受難者,分別是從事西醫的顧尚泰、中醫師李持芳、文化界人士王濟寧。三姓公廟建於民國66年,是全台唯一祭祀228受難者的廟宇。

雲林縣長蘇治芬、前立委林樹山、民進黨雲林縣黨部主委許根尉、西螺鎮長蕭澤梧、縣議員鄭東來、蔡岳儒等人與會,插上白色桔梗花並上香表達追思。蘇治芬強調,大家緬懷先人之餘,要檢討過去,減少傷害,不分族群,互相關懷。讓前一代恩怨早日過去,帶引下一代開啟愛的明天。雲林縣政府下午也將在古坑綠色隧道旁的228紀念碑,舉辦追思音樂會,由小朋友溫馨獻花,象徵走出228傷痛邁向新未來。

【中央社2009.02.28摘要】身為228事件受難者遺腹子的梅哲源,因為母親改嫁隨繼父姓梅,長大後知道自己真實的身分,很想認祖歸宗,但能證實他身分的親友大多不在,讓他求助無門。

台中市政府今天上午在228公園舉辦228紀念活動,梅哲源也出席這項活動,梅哲源表示,他的父親高天賜原來是一名商人,在228事件風聲鶴唳的一天深夜,父親正要返家時遇到憲警盤查,父親面露驚慌做勢逃跑,就當場遭槍擊而亡,當時母親正懷著他,因為遭逢意外而心神不寧。

梅哲源指出,他原本出生於民國36年,母親擔心他遭受牽連,除了晚報戶口3年,還改嫁梅姓繼父,從此再也不想提起悲傷的過去。長大後,他才自己一點一滴的拼湊,發現自己真實的身分,多次跟母親商量要回復高姓,但母親顧及繼父感受,都叫他不要再說了。

【中央社2009.02.28 摘要】今天是228事件62週年紀念日,高雄縣長楊秋興率同近2000名各界代表在岡山鎮和平公園紀念碑前向受難者獻花、致意,並慰問受難者家屬。大家在活動中合唱「阮若打開心內的門窗」追思祈福,並在紀念碑前向受難者獻上鮮花致敬。

楊秋興表示,228事件是歷史悲劇,代表一段苦難與壓迫的年代,是自由、民主與人權被壓抑的年代,但也象徵台灣主體意識的萌芽與成長,無數台灣人用自己的青春與生命,用決心與勇氣抵抗威權,爭取自主與尊嚴228的歷史經驗是一段痛苦的回憶,包括追查真相、平反冤屈向所有受難者道歉與撫慰,同時也象徵和解,族群間互相了解與諒解,也代表全體國人對這片土地的珍重與感懷。

楊秋興表示,228代表追求民主、自由、人權的腳步絕不停歇,為民主人權犧牲的英靈,他們的苦難不會在歷史洪流中消逝,大家記取歷史教訓,攜手打拚、走出悲痛,實現共同的美麗願景。

【中央社2009.02.28摘要】上午在台大社會科學院舉辦一場228事件座談會,並發表「學術界對228問題聲明稿」,表達對現有228歷史解釋偏頗,及總統馬英九不求真相,只一再道歉作法的不安。

朱浤源表示,228是歷史事件,發生原因錯綜複雜,以「外省人迫害本省人」概括失之過簡且偏,「228事件發生時至少有外省人(包括國民黨與共產黨)、本省人、準備移交的日本人、協助移交的美國人4種角色」、「外省人也被殺了1000人以上,因228事件死亡的台灣人中,除了菁英,也有不少暴民、流氓」。

尹章義說,「真實是一切的開始」,歷史學者應該追求的是歷史事件的真實228事件的歷史解釋長期以來確有偏頗,呼籲研究228事件的歷史學者真正追求歷史的真相,不要被藍、綠陣營當成政治操弄的工具。

他們建議,就228事件的歷史問題,政府部門應由國史館主辦,由檔案管理局等提供資料供歷史學者研究,並定期舉行學術研討會,逐步還原228事件全貌;各地228紀念館所編印小冊,有扭曲歷史部分,必要時應予以糾正,避免成為族群仇恨加工廠,「讓歷史的歸歷史,政治的歸政治」。

李鈞震:

1.      無論如何,殺人就是犯罪,國家機器屠殺平民百姓的罪,比平民百姓殺權貴的罪還要重,「以大欺小」是人類所有品德當中,最不要臉的行為

2.      全台灣各地都有二二八與白色恐怖的受難者,因此,全台灣各地都應該要有白色恐怖受難者的紀念碑,但是,事實上蔣中正的路與紀念堂,充斥在台灣的各鄉鎮,每一條中正路,都是在「惡意凌辱」二二八與白色恐怖受難者

3.      台灣的新聞媒體,都忽視了中正路就是在受難者死後,繼續要凌辱他們的家屬,這麼不正義的事情,新聞媒體主管都故意視而不見,連自由時報都故意忽略。

4.      台大社會科學院說:因228事件死亡的台灣人中,也有不少暴民、流氓。這是極為不健康心理的說法。是不是流氓、暴民,必須要經過司法公正審判,三審定讞之後才能確定,沒有經過司法審判的人都應該無罪推定,而國家機器殺人,就是罪孽深重,當然當初那些開槍的人,都必須接受公正的審判程序。

5.      台灣許多學者,從小被灌輸要崇拜蔣中正,他們在學校當了老師之後,又繼續灌輸學生要崇拜蔣中正,極力地為蔣中正粉飾、神化,這就是一群學者的反射動作與生活習慣。

6.      台灣的所有學者們,這一生最重要的工作,就是要提倡各級學校要傳播、教育《世界人權宣言》,沒有這一種生活習慣的學者,絕對都是對人權認識不清、沒有人權道德修養的人。

參考資料:明儒學案啟迪7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