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4日 星期日

同志,你在想什麼?

【摘要10.4.2009自由◎ 謝清志】我手邊的資料顯示,總統大選前被檢調、媒體「綑綁」、「圍剿」的民進黨同志約二十人,截至目前,已有十二人被判無罪,另兩人連起訴都還沒有。同志們!當他們初陷風暴,你心裡想的是什麼?你的行動選擇又是什麼?

1相信他們無辜,須聲援?

2認為他們可能有罪,須切割?

還是,3高舉另一個更「偉大」的理由,宣稱為了黨、為了民主命脈(當然也怕自己被牽連),所以須切割?

目前至少這十二位同志,已經以他們自己微薄的力量,自力救濟,打贏漂亮的第一仗,證明自己的「清白無罪」,而至少有36位法官作出他們認為「真相已白」的判決!然而,當時事出突然,這批剎那的落難者沒時間、也來不及去要求同志們幫忙,也沒有機會一一解釋,媒體疑問與爆料的真假。那一刻,他們希望的只是:「同志,不要隨敵人起舞,不要落井下石!」然而,事與願違!

今日,如果你有機會去讀讀這12位同志的起訴書,聆聽審判庭上的論辯,你會發現檢察官的惡毒是全面的。相較於阿扁,他們比較幸運,因為法官們不同於已身陷偏見的檢察官,沒被檢方譁眾的言詞所惑,法官們依法審判,一切只看證據,沒證據,就不能定罪。

如果,你有一位向來表現傑出的弟弟,光宗耀祖,人人稱羨。但有一天,他被說成是殺人放火的罪犯,外界還稱罪證已明確;此時,你震驚,因為你不敢確定那是否屬實,你失望,因為你的偶像沒了,你憤怒,因為家門出了位敗家子!

行動一,門風要緊,弟弟的一切行為自己負責,所以應逐出家門?

行動二,自己的弟弟,骨肉相連,堅信無罪推定,力挺到底,直到有一天證據確認弟弟真的有罪,而接受法律制裁?

行動三,就算弟弟接受了法律制裁,還是力挺,等著他回來,重新開始,繼續打拚,因為「伊是我的兄弟」?

這一年多來,在扁案審理的紛擾過程中,昔日的同志,或因認知與選擇的不同,而採取了不同的因應行動。現在,一審結束,過程中除了看不到阿扁犯罪的證據外,什麼都看到了!身為前述十二位無罪同志之一的我猜想,此刻的阿扁不敢奢望同志們出力,唯一的希望,可能就是「不要落井下石」!(前國科會副主委)

參考資料:

保羅啟迪7 保羅達羅馬人書()

世界人權宣言()

檢察官 教訓我!

馬總統的司法考卷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