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3日 星期六

政府不可跟著感覺走

【摘要10.3.2009蘋論】如果改善兩岸關係,是馬政府的核心政策,2008大選又經過選民高票背書,那麼國策顧問去參加中國國慶又有何不可?為什麼要急電阻止?如果國策顧問去中國出賣情報,背叛台灣,法律和道德上都有罪。但單純看國慶大閱兵,有什麼關係?

看看全球只剩下北韓和中國,幼稚土氣的像莽漢炫耀肌肉(或陽具暴露狂)似的大閱兵,可以跟台灣的多元自由軟實力做對比,也是很好的娛樂。為什麼不准他們娛樂一下呢?

不只該允許他們看閱兵,連中國的政令宣導大片《建國大業》也該在台灣上演。既然准許熱比婭的紀錄片來演,為什麼不能演《建國大業》?我們是自由的開放社會,開放社會的敵人不是中國,而是自己,自己的信心不足、恐懼當道和逃避自由。讓人民開放觀看熱比婭和中國,比較一下弱勢、重視個體、強調人性自由,與集體主義下的集體歇斯底里大閱兵的差別在哪裡?是一堂極佳的哲學課。

不但允許參加中國國慶,馬總統還應馳電祝賀。如果馬總統以中華民國名義祝賀,會導致中共抓狂,那可以國民黨名義祝賀啊。民進黨更應以台灣民進黨名義發電祝賀。台灣也應該邀請中國官員、企業家和民間菁英參加台灣的雙十節。禮尚往來,怕什麼呢?

這次台灣有關人員看閱兵事件,其實凸顯了政府的混亂。美國冷戰時期對共產國家制裁封鎖,有明文規定哪些官員和哪些東西不得與蘇聯集團來往。台灣政府從無法律規範,哪種人不得參加中國政治活動。馬政府執政後不是改善兩岸關係嗎?怎麼人家到了北京住進旅館,政府才急電勸阻?

他們受到中國邀請至少一個月前,政府難道不知道?情報怎麼做的?事先也不勸阻,等人家都去了,上了花轎,才急急把人扯下來。華航董事長也參加閱兵,回來也有麻煩,華航與中國業務很多,去看閱兵又怎樣?政府事先不講清楚,當時和事後才找麻煩,是沒有標準,沒有專業,沒有立場,全憑直覺反應,不是現代條理井然的政府。

李鈞震:馬政府不是跟著感覺走,一切是選票考量。只要對2012總統大選不利的因素,盡量避免。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