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日 星期五

尋找「李應元們」

黨國變色龍165

【中國時報2009.10.02摘要】雲林立委補選,讓藍軍高層恍然大悟,原來藍軍當前最需要的,既不是地方派系,也不是輔選明星,而是能夠顧全大局、不扯後腿的黨內同志。民進黨李應元,展現風度力助劉建國上壘,足以讓藍軍高層掩面嘆息,尋找「李應元們」顯然已是藍軍的當務之急。

回顧雲林立委補選過程,民進黨之所以能獲得壓倒性勝利,很重要原因在於初選落敗的李應元,能夠成全劉建國,不但沒有出現黨內相互攻訐亂象,李應元更在最後關頭,出面力挺劉建國,「團結的民進黨」才能打敗「分裂的國民黨」,進而逆轉年底縣市長選戰藍綠氣勢。

坦白說,以李應元的全國性知名度及曾任行政院秘書長、勞委會主委等經歷,在初選爆冷輸給縣議員層級的劉建國之後,竟能放下身段以黨內團結為重,這並不是容易做到的事。但李應元做得很漂亮,綠營才可能一致對外、全力衝刺,以高度凝聚力在低投票率選局中開出紅盤。

反觀國民黨當前最大罩門,在於黨內相爭縣市都找不到「李應元們」。藍軍狀況從拒絕參加初選、初選落敗仍競選到底、不待黨紀開鍘自行脫黨參選等不一而足,就是沒有人能夠展現像李應元這樣的民主風度。藍軍再找不到「李應元們」,雲林模式恐怕就會在年底「遍地開花」了。

李鈞震:

1.      有專業能力的人,就有一種專業品德。無米樂的崑濱伯,是稻米達人,他在種稻方面有專業,他一定有某些品德是堅持到底的,所以他才能夠種出冠軍米。有專業能力的人,就有一種專業素養、品德。

2.      沒有專業能力、沒有知識水準的,很難有品德,他們做事老是半途而廢,說話也是半途而廢,也就是不守信用,老是變來變去;善變的政客,通常就是不守信用,沒有專業能力所造成的。

3.      李應元為什麼可以顧全大局?為什麼可以選輸又祝福對手?這就是一種高尚的品德;會有高尚的品德,一定是因為他有專業知識與能力。

4.      李鈞震為什麼會喜歡批評別人呢?因為知識水準太差,沒有世界頂尖的專業能力,所以一事無成,只會批評別人。

5.      李鈞震沒有知識水準的原因是什麼?家教不好有一點關係,上學的時候老師太爛也有關係,但是最重要的是因為自己好吃懶做、好逸惡勞,整天想靠派系翻身、靠臉蛋得選票、靠穿短褲迷女生。

6.      李鈞震有一個最大的優點,就是他也很不沾鍋,做事都不負責任。不負責任,這是從小養成的習慣,但是,李鈞震的姊妹們都支持我這種不沾鍋的性格。

7.      李鈞震三十年都考不到律師執照,他的形象都是靠蕃薯藤包裝,他一生沒有任何的政績,他只有坐過貓纜,這是他一生中最得意的事。李鈞震也想去標大巨蛋,但是郝龍斌不讓他蓋,說他沒資格,所以空白一生。

8.      但是李鈞震的爸爸非常得意,他的兒子會背《論語》,台灣只有二個人有這種能力。只會背,不會做。

9.      選民一定選有學問、有能力的人來執政,問題是誰有能力、誰是爛貨?怎麼分辨?千萬不要聽政黨的推薦,也不要看學歷,這兩樣都不準、靠不住。以李鈞震為標準,比李鈞震稍好一點的人都不應該支持。

 

【摘要2009/10/02顏禎宏聯合報】沒有政黨會刻意求敗的,但在關鍵時刻,就必須有壯士斷腕的決心。台灣的民主政治漸漸成熟,「濫」的問政方式與政治人物,注定會被民主潮流所淘汰。國民黨當察此潮流,勇於堅持「勿濫」,這才不負選民期待!

【摘要10.2.2009聯合晚報╱范振和/花蓮】「即使是馬英九總統及縣長謝深山勸退,我也會堅持知識份子的風骨,參選到底。」花蓮縣副縣長張志明,今天上午單槍匹馬前往縣選委會領表後,做了如此堅定的表態。立委傅崐萁則由父親及助理代為領表。

今天上午1111分左右,張志明前往選委會領表後,有媒體問及,一旦馬英九或謝深山出面勸退時,該如何因應?張志明指出,他在大學教書,如果要考量人家安排位子以及未來發展,連知識份子的風骨都沒有,都沈淪下去的話,大概這社會也無可救藥了。

【摘要2009/10/02 中央社】國民黨台東縣黨部今天召集鄉鎮長、縣議員提名參選人,宣誓支持縣長提名人黃健庭;不過縣議長李錦慧卻缺席,並表示未接獲通知,縣黨部則說「不可能」,藍營分裂問題又浮檯面。

【摘要10.20.2009聯合報╱李蕙君】台東大學賴姓女講師,兩周前在校內莫名其妙被「蓋布袋」打傷,血流如柱,自行到醫院就診,但報案後,警方調校內監視器竟完全沒畫面,校內設備形同虛設。有學生後來到校,十傳百,恐懼不已,不敢落單出入,校園安全出現危機,今投訴媒體。

【摘要10.2.2009聯合報╱阮南輝/基隆】基隆市長張通榮的兒子張淵翔,有意投入下屆市議員選舉,議長張芳麗昨天表示如果張淵翔辦理市議員候選人登記,她不排除參選市長。已獲國民黨提名競選連任的張通榮表示,有聽說張芳麗的動向,但不清楚內容,將在了解後再回應。

張芳麗雖然也獲國民黨提名參選仁愛區市議員,但轉換跑道的說法仍甚囂塵上,此話一出,使得府會關係相當緊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