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8日 星期二

不識好歹

【摘要12.8.2009自由 王景弘】日本交流協會駐台灣代表齋藤正樹,因為公開表示台灣地位未定,受馬政府抵制,終以「個人原因」請辭,如此不幸結局,問題出在馬政府不識好歹,替中國執行併吞台灣政策,只顧中國利益,不顧台灣人民利益。

《舊金山和約》白紙黑字的法律事實,而且對台灣而言,是僅次於承認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的最佳選項。台灣要保障安全,免於中國強行併吞,需要國際社會支持。在不干涉他國內政的國際法原則下,台灣獲國際社會支持的條件,最理想的局面是台灣被承認為主權獨立國家,退而求其次就是被認為地位未定。

日本並不承認台灣為主權獨立國家,而依舊金山和約,它也未承認台灣歸屬任何特定國家。對中國主張台灣是它的領土,日本只表示理解與尊重其立場,而非「承認」其主張,使台灣在法理上保留獨立自主的空間

如果馬政府主張「主權在民」,台灣歷經民主演變,已成獨立國家,與中國無關。但馬政府立場並非如此,它仍以中國內戰一方、流亡政府的心態,霸佔台灣,要把台灣主權「連結」給中國。馬政府一方面主張台灣主權歸「中華民國」,另一方面卻又接受一個中國原則,矮化台灣只是中國一個區。

而國際社會所謂中國,指的是「中華人民共和國」,馬政府移花接木,使中國對台灣主權的主張有所依據,這種立場對台灣主權的傷害,比齋藤的未定論更嚴重。

馬英九喊「不統、不獨」與「終極統一」,而結局注定是台灣被中國併吞,那是台灣亡國之策。齋藤的「台灣地位未定論」,有利台灣人民的主權主張,馬政府的立場卻有利中國對台灣的領土主張。齋藤愛的是台灣,馬英九愛的是中國。

 

台灣亂象 一黨獨大遺毒 〔摘要12.7.2009自由 胡蕙寧/倫敦阿姆斯特丹〕在芬蘭赫爾辛基大學任教的馬特林博士(Mattlin)將在明年出版論文改寫的新書「政治化的社會:台灣一黨獨大遺毒之陰影」,來闡述並處理台灣社會當前的紛爭亂象,他認為,台灣一黨獨大遺毒是社會亂源。

荷蘭「亞洲研究國際中心(IIAS)」上月底舉辦的一場「亞洲統治的變遷(Changing Governance in Asia)」會議中,馬特林博士也是報告者之一。他認為台灣何以會在兩千年國民黨首度下台後,陷入無止盡的政治鬥爭以及極度政治化之境?來自於台灣社會習於將所有問題都政治化,因此導致出一種稱之為「結構性的政治化現象」。

這種「結構性的政治化現象」來自於六種彼此牽連又互相影響,並強化的結構性特徵。它們是一黨獨大的政治轉型不良,保留了過去的1政治分裂、2服從系統、3既得利益、4讓政治更分裂的憲法,以及5台灣在美中日間的地緣政治裂縫、與6利於政治動員的社會結構等。

馬特林用「政治化的社會」來命題,也就是台灣社會大小議題都被藍綠政黨綁架,這讓真正的民生政治被忘卻,進而產生出一種「去政治化」的現象。因此台灣社會的政治議題,變成了藍綠議題,而不是原始的社會矛盾,也就是陰魂不散的一黨獨大與黨國毒瘤。

荷蘭鹿特丹伊拉斯謨斯大學世界史教授恩果(Ngo)也在會議中指出,極度自由的台灣媒體,不僅沒有替民主進程和深化做出貢獻,反而成為社會意見兩極化和反智的主要推手。

 

指明台灣前途的兩個文獻【摘要12.7.2009自由 曹長青】台灣人民爭取獨立和自由的奮鬥,應該從美國的歷史得到借鑑,因為兩者都是擺脫外來強權的統治、爭取人的尊嚴和權利。美國所以成為全世界最自由、最繁榮、對其公民最具保護力量的國家,有兩個重要文獻奠定了基礎:一是《獨立宣言》,二是美國憲法。

《獨立宣言》確立了兩大原則:第一,必須擺脫英國的統治,把美國建成一個獨立國家。第二,強調人有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的三大權利。美國憲法雖然文字較多,但全部的根基是兩點:限制政府權力;保護個人權利。美國獨立後成為自由世界的旗手,主要是實踐了這些立國之本的原則理念。

今天,在台灣人的歷史上,也有兩個重要文獻,具有指明台灣前途方向的作用:一是1964年彭明敏等發表的《台灣人民自救運動宣言》;二是台灣基督長老教會1977年發表的《人權宣言》。

雖然彭明敏等的「自救宣言」距今已45年,今天再讀,其內容不僅沒有過時,反而更看出其對綠營奮鬥方向的前瞻性和指導性。自救宣言開宗明義,就斬釘截鐵地指出:「『一個中國,一個台灣』早已是鐵一般的事實!」

在將近半個世紀前,在蔣介石那麼嚴酷的統治下,彭明敏先生等,就做出了如此勇敢、智慧、真實、更深具理想精神的宣言。相比之下,在今天遠比當年寬鬆的情形下,卻鮮見有民進黨高層呼應這個宣言的精神,明確地認定這個方向。

自救宣言指明的台灣方向,就是後來陳水扁執政時喊出的「台灣中國,一邊一國」。兩岸關係,不是民進黨內妥協派的「憲法一中」,更不是國民黨的「一中各表」,而是兩個不同的主權國家,一邊是中國,一邊是台灣!

在自救宣言中,清楚指出:「這個世界已經接受了『一個中國,一個台灣』的存在。」四十多年後今天的現實,更證明了彭明敏觀察的準確性。今天在西方,上至國家總統,下至計程車司機,都不清楚什麼是「中華民國」,但他們知道有「台灣」。正如「自救宣言」早已認定的,「台灣實際上已經成為一個國家」。

對於國民黨和共產黨一直要主宰台灣前途的行徑,彭明敏的自救宣言,也早就提出抗爭之路:我們必須「在國民黨和共產黨之外,從台灣選擇第三條路——自救的途徑。」怎樣自救,宣言說,要號召不願受共產黨統治,又不甘受國民黨毀滅的人們,推翻外來政權統治,建立一個新國家,制定新憲法,加入聯合國。「使人類的尊嚴和個人的自由具有實質意義。」

從自救宣言所確立的這些原則理念可以看出,它和美國《獨立宣言》所強調的結束外來統治,建立新國家,保障人的三大權利等,具有精神上的一致性。所以它對台灣未來成為一個正常的獨立國家,具有理論奠基的作用。

高俊明牧師任總幹事時的基督長老教會發表的《1977年人權宣言》雖然只有四百多字,但闡述了三大原則:一是台灣人擁有台灣這塊鄉土,「是上帝賜給的」,是天賦人權,神聖不可侵犯;二是「台灣的將來應由台灣住民決定」;三是「使台灣成為一個新而獨立的國家」!

這個「人權宣言」可以說是「自救宣言」的姊妹篇,也是指明了台灣的前途方向,那就是,台灣不屬於中國,更不能由「國共兩黨來決定台灣前途」;台灣只屬於台灣人民,由台灣住民自決!這兩個文獻所標示的台灣的前途方向,應成為綠營明確的奮鬥目標。是台灣獲得新生的一條道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