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6日 星期日

轉業難 台灣失業率冠亞洲

【摘要2009.09.06張舒婷/中國時報】主計處統計,去年七月失業率突破4%、十二月來到5%,今年七月飆升至6.07%,失業總人數高達66.3萬人。在亞洲主要國家中,台灣失業率排居之冠。

國內中高齡(四五到六四歲)失業者與去年同月比較,激增至14.3萬人,增幅近88%,高居各年齡層之冠。主計處官員強調,中高齡勞工多為家庭經濟支柱,對整體社會影響甚鉅,值得密切留意。

儘管政府單位為解救失業大軍,紛紛祭出促進就業方案,台灣失業率卻依然節節高升,在亞洲先進國家中一直居冠。各國最新出爐失業率指出,亞洲四小龍中的香港(5.4%)、韓國(3.8%)、新加坡(3.3%)皆遠低於我國,就連經濟低迷的日本(5.7%)亦然。

台經院景氣預測中心主任陳淼認為,台灣的失業問題,源於大量製造業者外移,當地勞工失去工作機會;新加坡、香港以服務業、金融業為主,勞動人力又以外來人口居多,與台灣的失業問題相去甚遠。

台大經濟系教授林向愷則表示,全球景氣尚未觸底,故與其仰賴對外出口提振,還不如致力於促進長期性的民間消費、民間投資,但台灣在這方面是亞洲四小龍中敬陪末座,以致失業率始終居冠。

政府目光如豆,砸大錢投入短期就業方案,完全無助於解決中高齡和長期失業者問題;根本解決之道,應是進行產業結構轉型,例如積極發展政府喊得震天價響的「節能減碳」,並思索如何研發再生能源,進而帶動相關就業機會。

【摘要2009.09.06中國時報社論】金融海嘯,自去年九月中爆發迄今即將滿周年,去年底一度非常危急的南韓,今年以來經濟明顯回溫,惠譽信評三日將其主權評等展望由「負向」調升為「穩定」;同一天,惠譽並未調升台灣的展望,反而再次警告台灣,主權評等年底可能遭調降。財政部高官晚上還能睡得安穩嗎?

這波金融海嘯衝擊下,冰島破產了,政權也變天了;愛爾蘭則因房地產泡沫破裂,財政快速惡化,主權評等遭到二次調降。亞洲的日本,自從房地產與股市泡沫破裂後,經濟停滯陷入失落的十年,如今政府負債比率高達GDP的200%,許多人擔憂年老時領不到年金,雖然日本的主權評等尚未被調降,不過,憤怒的選民已經以選票,淘汰了無法符合民眾需求的自民黨。

在亞洲四小龍中,台灣與南韓的主權評等屬於同一級,先前評等展望都是「負向」,不過,南韓今年以來出口強勁復甦,南韓政府雖投入大筆經費振興經濟,但政府總債務餘額占GDP比率低於40%,在相同主權評等國家中最低。為何台灣卻有被降等的危機?

惠譽信評分析,台灣今年底政府總債務餘額占GDP比率將達50%,創下歷史新高,這項比率在相同主權評等國家中偏高,且明、後年持續惡化。由於短期內看不到政府有具體的財政改善措施。其實,這已經不是惠譽第一次對台灣的財政惡化問題示警了。

今年初,惠譽把台灣主權評等展望調為「負向」時,就明白指出,台灣特別弱的項目是財政赤字。今年以來台灣稅收大減,預估將短少二千億元,由於全球景氣復甦力道薄弱,企業界虧損反映在明年的稅收,再加上政府多項減稅措施的效果,明年開始顯現,明年稅收短少問題,恐怕比今年來得嚴重。

此外,另一家國際信評標準普爾早在五月間發表報告指出,如果經濟衰退延長,台灣的財政進一步惡化,將削弱國家競爭力,台灣的主權評等甚至可能連降五級,淪為亞洲後段班。國家主權評等遭降級,究竟有什麼影響呢?

基本上,主權評等,代表國家的債信,主權評等遭調降,國家債信變差,未來政府發行公債的利率會上揚,亦即發行公債成本增加。公股銀行、國營企業的籌資馬上受影響。國家的主權評調降之後,其他企業的評等當然也受影響。

明年度中央政府舉債金額,首次突破五千億元,創下單一年度舉債新高紀錄。面對國債即將「破表」的危機。國家財政赤字,不是一夕間形成的,今年以來輿論與學者專家不斷指出財政惡化,早已亮起紅燈,建議財政部正視問題並且研擬對策。不過,財政部並不以為意,仍然沉醉在「自我感覺良好」中。

在國家財政惡化早已亮起紅燈,國家主權評等年底即可能遭調降,官員的反應是不是太慢了一些?台灣的主權評等遭調降,財政部難道不必負起最大責任?

【摘要2009.09.06陳冠銘/北市 中國時報】財政部長李述德近日指出,舉債是為了建設,是好事一樁,筆者對此提出幾點質疑?

第一,部長認為舉債建設,未來可以創造更大的財富,但事實上,政府赤字增加是會導致出口衰退的。

第二,部長認為政府舉債是從事建設,沒有浪費;但發放消費券刺激景氣,花了幾百億卻效果不彰。再者,減稅的政策,導致政府稅收歷年最少,導致債務增加。

第三,赤字屢創新高,但部長認為台灣舉債上限符合法令規定,無須擔心。這好像煮青蛙的心態,但當水溫上升到最高時,要逃也逃不了。

舉債如果沒有警覺,一直擴大債務,每年繳納些利息,就足以讓台灣陷入惡性的循環,更不用說本金的部分了。舉債絕非好事,請不要再用任何藉口美化舉債所帶來的負面影響了。(台灣青年智庫學會秘書處財務長)

【摘要9.6.2009聯合報╱社論】台灣財政赤字惡化,與即將支出的「水災重建」有關嗎?答案是「無關」。早在四個月前,國際上另一家信評公司標準普爾,就已經降等台灣的債信,可見今年五月以後所有風災、水災所引發的支出,都不是台灣財政惡化的原因。

台灣債信債評惡化,與全球金融海嘯的衝擊有關嗎?答案也是「無關」。金融海嘯席捲全球,幾乎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倖免,而與台灣產經結構相近的新加坡、韓國、香港都受到幅度相當的衝擊。但九月公布的惠譽報告,都顯示其他同受衝擊國家的信用評等沒有下降,「唯獨」台灣下降;可見,我們也不能將債信下降的禍因,歸咎為金融海嘯與世界經濟不景氣。

台灣債信如此難看,究竟是政府支出太高肇禍、抑或是稅收不足釀災呢?答案是「都有」。就支出面而言,愛台十二建設、因應經濟不景氣的擴大預算、八八水患的重建經費,確實加劇了政府的舉債壓力。但債信債評的好壞,主要是看數年來累積的政府債務總和,並非臨時事件而能瞬間改變。如果主事平時亂開類似「免費營養午餐」的大頭病支票,那麼就自然會產生債信下滑的後果。

就稅收不足而言,則行政當局的責任,更是無可逃遁。台灣的租稅負擔率原本就極低,但行政院從來就不敢有任何健全財稅結構的長遠計劃。表面上搞個虛應故事的賦稅改革委員會,實質上卻在一項一項的減稅;遺贈稅、所得稅、特區稅樣樣都降,但增稅則是連起心動念都不敢。

主管機關經常吹噓,降稅使得資金回流台灣,卻無法說服人民已經錢淹腳目的台灣,再吸錢進來有什麼好處?於是,我們的稅收每季下降、租稅負擔率更是逐步走低,當然也是造成過去一年半財政赤字惡化的主因。由以上的分析可知,台灣的債信債評不佳是事實,且整個的財政惡化趨勢與國際經濟環境無關也是事實。簡言之,台灣的財政惡化,絕對不是天災,而是不折不扣的人禍。

參考資料:邱正雄:美國經濟衰退 我們不會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