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8日 星期二

水災滿月/嘉義阿里山 下雨便道就沖毀

昏庸無能160

【摘要2009/09/08 聯合報】「重建效率太慢了!」嘉義縣安置、重建工程雖已啟動,但重災區阿里山及梅山鄉部分村落,仍有22處斷橋未修復,「一下雨,便道就被沖毀,爆發土石流,出不去!」米糧等民生物資,仍待外援。

阿里山新美村長汪安森寶說,電力昨天才恢復,興建組合屋地點雖有著落,但還未搭建;里佳村至今仍斷電,對外交通中斷,村長楊重志說:「道路若無法搶通,村民無法工作、務農,沒有收入自然會焦慮。」

楊重志指出,秋茶如果沒採收,冬茶也不能收,他曾搶通溪底便道,但大水一來又破壞,村民目前不會餓肚子;但斷路、斷電、無法重建家園。「只要搶通道路、電力,政府就不用擔心我們了。」

 

八八水災已滿月,但桃源、那瑪夏依舊形同孤島,許多部落還是缺水停電。甲仙鄉聯外道路台廿一線,只通到小林村五里埔,鄉內十八灣地區對外交通依舊中斷,小林村以北道路,埋在石堆,切斷前進那瑪夏的路。但兩條路線各約四十公里,陡峭不易施工,每天只能推進六十公尺。

通往桃源鄉的台廿線,只到建山與高中村,高中村之後因綠茂等橋梁全斷,路基流失,與河床落差數十公尺,無法通行。留守家園的那瑪夏、桃源鄉民,現全靠柴油發電機晚上供電,直升機一周空投一次礦泉水,飲水很珍貴,居民都接山泉水用。桃源鄉長謝垂耀說,流到部落的泉水,中途被土石吸光,居民正積極尋找水源,再沒找到,民生用水就沒了。

六龜鄉蘇羅婆溫泉區至今也沒水電,災民每天吃泡麵配罐頭。荖濃村等地民眾要自己拉水管,因為只要一場雨,溪水變濁就無法飲用。

甲仙鄉現仍有五千多人留守家園,居民漸漸恢復正常作息,散居偏遠聚落的鄉民,則巴望道路快點搶通。在高雄市政府任職的呂先生假日必返甲仙清理,「這是我養老的地方,不能不理」。

 

風災過去一個月了,屏東縣山區道路仍然柔腸寸斷,林邊等沿海淹水鄉鎮,部分地區仍然「好臭」;多數商家還無法做生意,縣府坦承「重建腳步尚未開始」。以霧台鄉而言,鄉內五座橋梁及部落的聯外道路還未搶通,主要幹道台廿四線也才通到吉露部落;除神山、霧台兩部落外,其餘村民全被安置在山下。

三地門、泰武、來義等地災民也安置在營區、榮家,雖然災後重建委員會已討論遷村,但災民坦承「遷村談何容易」,他們很擔心安置的日子,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 清理災區的八軍團說,到昨天截止,佳冬鄉還有217戶向國軍申請派員幫忙清理家園。

出身佳冬鄉塭豐村的縣議員王啟敏說:「前夜一場大雨,整個村大半都在淹水。」 水溝不通,魚塭的水溢出來,村民幹譙聲不斷,「但阿兵哥已很賣力了,怎忍荷責」。林邊鄉也好不到那裡,一家海產店的負責人說:「媒體報導林邊仍是一片淤泥,把客人都嚇跑了。」

靠火車站的光林村,仍陷在臭泥中,部分住家清洗家園流出來的汙泥,又淤塞在水溝中,阿兵哥才清完,隔天又得挖。馬英九總統昨天到林邊視察災後重建情形,看到林邊街道還是泥濘不堪,有的街道塵土飛揚,詢問鄉長陳朱雲「商家開始做生意了嗎?」表示再如此下去,商家會受不了,指示國軍加派人力及機具,讓災戶早日恢復生活秩序。

參考資料:易經啟迪11 天地否

【摘要2009/09/08 聯合報】馬總統確有覓才不易的困境。現行憲制其實給了總統無限的覓才空間,但姑不論吳敦義與朱立倫的才具如何,卻不是什麼新面孔。吳敦義這張牌只因熟悉,朱立倫這張牌則打得略早,甚至等不及他縣長任滿。吳朱二人卻皆僅具地方首長的閱歷而已。

馬總統不願劉兆玄辭職,原因之一應是未必能覓得適當人選,此一事實在昨日的新舊替繼中已獲證實。馬英九似乎也陷入了陳水扁當年,不得不從地方縣市長中覓才的侷限。馬總統的聲望下降,與政治環境的持續惡化,是馬政府當前處境的二大危機,且互為因果。

由於馬總統撐持不住民怨,所以劉內閣就撐持不住;如今連清淤,未盡如民意,馬總統倘若不能重新提振他在民間的聲望,內閣的壓力即不易緩解。再就政治環境言,金融海嘯創痛未癒,經濟復甦的步履緩慢,新流感疫情惡化;未來新閣若不能有一二積極的正面建樹,將何以提振人心,一新人民耳目?

馬總統曾亟力試圖慰留劉兆玄,但政治現實迫使劉兆玄不能不辭職。持平而論,劉的請辭,較馬的慰留為理智;因為,留下來除了天天面對下台的嗆聲,已無可為。政治,是一種超越法制、意志、情感與理智的東西;猶如牛奶變酸,一切即無可挽回。劉兆玄是倒下的第一張骨牌,馬總統已不能不有所警覺。

馬總統應已深刻感知:這不只是一場「行政危機」,而是一場「政治危機」。此時的馬總統不能寄望酸掉的牛奶復原,必須為全民端上一杯新的鮮奶。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