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1日 星期四

荒誕封建的狗屎《民法》

侵犯人權50

【摘要10.1.2009蘋論】台灣《民法》關於婚姻部分之落後、無聊、偽善、封建、威權與父權心態,早已令人作嘔,昨天又一則新聞再度凸顯其野蠻原始。請立委們注意!

游姓婦人因丈夫陽具過長,行房痛苦而跑回娘家躲避。雙方鬧進法院。法官竟請台大醫生鑑定是否真的過長,被醫院以陽具長短是主觀看法無法鑑定為由回覆。高院前天判決游婦敗訴,應在娘家履行同居義務。

這件事透露出台灣《民法》多麼荒誕。老婆被法律釘死無法離婚,被迫說出老公陽具過長的理由,既丟臉又成為笑柄,結果法官還是不准她離婚。所謂「履行同居義務」說白了就是「強制性交」,也就是法律和法官幫老公,強制那女士被性交。國家機器的法律和法官,竟幫老公強迫老婆性交,這叫什麼狗屎法律?文明國家有這樣惡搞的嗎?連中國都比我們進步。

可笑的是,法律和法官為什麼要管兩個成年人的「鳥」事?吃太飽沒事幹嗎?結婚不需要理由,為什麼離婚需要理由?不愛了不可以嗎?很多理由涉及隱私,是人權,憑什麼非要說出來給法官聽?大多數現代國家的人民離婚,不需要理由,單方決定去法院填張表即可。這是公民的自由,也是人權,至於財務和兒女撫養權才是法庭的責任。

這種《民法》是在保障父權社會的血緣族譜系統,換句話說,是把女性當繁殖工具,為男性家族延續血緣,所以不准女性任意離婚,也不准女性不跟老公性交(不是做愛,因已經無愛了)。如果老婆不願性交,國家、法律和法官就插手進到臥室,把老婆按倒在床讓老公強行性交,美其名曰:「履行夫妻同居義務。」為了羞辱該女,還按老公要求,可在娘家性交。

夫妻離異,要滿足離婚要件,法官才准離婚。不愛了、覺得反感、沒有感覺了……都不是要件,不得要求離婚。可是兩人相處,就是靠那些細微的感覺維持,實在沒辦法,才會說出老公性器太長或太短等等的可笑理由。國家法律逼迫公民處於荒誕可笑、尷尬羞恥的窘境,怎有臉自稱現代化國家?游女士的窘境,立法委員們還不趕快修法!

 

【摘要10.1.2009蔡進男基隆】基隆市一名母親帶著女兒再婚,女兒遭丈夫性侵產子,她未伸出援手,還拒絕女兒到警局做筆錄,丈夫遭判刑時,更指摘女兒說謊痛斥!法官認為她不關心女兒,甚至懷有敵意,兩性、親子關係混亂,昨判決停止親權。

【摘要10.1.2009╱高雄】高雄縣某國小男老師,今年初涉嫌多次撫摸班上女學生胸部、大腿,還抱女學生到大腿上磨蹭,女學生告訴家長「老師是色狼」,家長憤而到校興師問罪,校方調查發現,疑至少兩名女學生受害;並傳出該師去年在另所國小也對女學生伸狼爪,教育處將一併調查。

勵馨基金會南區處長張乃千昨痛批:「教育界師師相護的風氣太爛了!主管機關應訂出退場機制,讓狼師早日離開校園。」

校園性侵 國家是共犯【摘要10.1.2009周玲妏 蘋果】筆者擔任高雄市議員,已經是第二屆,陸續接到陳情,是有關校園性侵,而校方卻息事寧人

仔細剖析中間的環節,會發現到上從教育部,下到各級學校單位,儼然就是一個龐大的共犯結構。在中央方面,教育部本就該修法,改變處理校園性侵的裁決機關教評會的組成比例,其有球員兼裁判的嫌疑。這種需要各領域專業的校園性侵案件,應另訂辦法組成具公信力的裁決團體

校方呢,則會因為校長考量個人前途,所以事發時,除了打算私下和解以息事寧人外,整個處置過程就是不專業,即使我們的教育局辯稱說常辦講習,但參與講習的人,往往不會是第一線處理的相關人員。

前陣子得知立法院初審通過《教育人員任用法》部分條文修正草案,增列狼師條款,只要教育人員涉及性侵害行為,並經學校性別平等委員會調查屬實者,不得為教育人員;已任用者,報請主管教育行政機關核准後,予以解聘或免職。這是一次大勝利。

筆者認為,調查報告誠屬政府公文書,也具一定法律效果,只要在不妨害當事人秘密的情形下,就應該如同地方政府其他公文書,接受民意代表來進行監督。且主事者,包括教育局相關人員及學校校長,得列席議會接受備詢。這樣作的用意,是為了補足未修法前,校評會遭外界質疑專業性不足的把關動作,也有替代全民監督的意味。 【民進黨高雄市議員】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