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20日 星期二

縣府官司敗訴 竟強拆民宅

周錫瑋政績31

【摘要10.20.2009蘋果 羅國甫台北】政府太鴨霸(台語,意指蠻橫)了!台北縣一對老夫妻花了畢生積蓄五百多萬元,整建鶯歌老街一棟房子,未料,房屋快完工時,縣府竟以鎮公所發的「新建」建照錯誤,要拆他的房子;老夫妻不服打官司,連高等行政法院都判他勝訴,但縣府仍在本月初強行拆除,老夫妻心痛大罵:「哪有這款鴨霸政府,官司連連打輸,竟還強拆民房!」

一德律師事務所辛武律師指出,台北縣政府在高等行政法院已敗訴,理當這張建照就是有效的,再去強制拆屋顯然是違法,屋主要尋求救濟管道,建議先到警察機關報案控告縣政府毀損,並準備打國賠官司。

律師王耀德也表示,屋主當初領得鎮公所核發的新建照按圖施工,這是基於人民對政府信賴保護原則,政府不應事後發覺錯誤,再將這錯誤歸咎於屋主。

世居鶯歌鎮的男子張文熙(五十七歲),七年前以五百多萬元購買鶯歌老街、重慶街上約三十坪的土地與樓高二層的房屋,因屬舊建築,他向鎮公所申請就地整建,兩個月後建照獲准,他根據核發的建照建為三層樓建築。

但縣政府工務局事後勘查,認為鎮公所僅能核發「增建」或「改建」的建物,認為鎮公所核發的「新建」建照超出鎮公所的權責,而認定無效,要張文熙立即停工,並列入違建拆除。

張文熙和妻子施珠難以置信地說:「居然有這麼離譜的事!」兩年前,他們向台北縣政府訴願委員會訴願,官司一路打到台北高等行政法院,今年三月中,高等行政法院作出判決認為,即使鎮公所核發使用執照錯誤,但該業務由縣政府授權,所以不能因此而撤銷建照,而判決屋主夫妻勝訴

張文熙說,勝訴後,事件並未就此結束,縣政府仍認應該要拆房子,並找他與鶯歌鎮公所要進行三方協商,不過他們夫妻因不滿而未出席,沒想到,月初縣政府竟然就把他的房子圍起來,然後強行拆除,「這款政府,太鴨霸了!」張文熙說,房屋合法改建,縣政府漠視又曲解高院判決逕行拆屋,「感覺自己好像被整!」

對此,台北縣政府代工務局長柳宏典回應說,縣政府敗訴後,也根據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先撤銷了屋主的這張建照,並與屋主商談賠償事宜,由於建築已認定實質違建,縣府給地主一段時間自行拆除不成下,依法可在訴願期間逕行拆除。

張文熙的辯護律師呂丹琪則痛批北縣府:「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寫得很清楚,台北縣政府主張本件建照核發係無效的行政處分顯無理由,張文熙的建照是有效的,哪有政府漠視高院判決後,又曲解法律見解?真不知道縣政府的法學素養在哪?」

縣議員陳啟能批評,縣政府這樣離譜的疏失,屋主即可聲請國賠,而且縣政府要嚴格懲處失職的官員。

由於此案糾結著政府造成的烏龍、與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到底該如何善後?幾名訪受訪律師認為,除非對公共安全有重大危害,否則在徵收或賠償條件談妥前,台北縣政府不應該蒙著頭硬幹強拆。

依現行法令規定,違章建築都應立即拆除,但礙於拆除人力不足,除了妨礙都市計劃、公共交通、公共安全或市容觀瞻等具有急迫性外,舊有違建才會列入緊急拆除。廖芳萱律師表示,以此案來看,屋主是舊屋整建,位於舊街道路旁,看不出來對公益有重大危害,而且高等行政法院的判決認定建照是有效的,台北縣政府的做法離譜,應採徵收的方式和屋主協調取得土地。

律師林石猛也說,屋主的違建在縣政府的認定是「重建」而非整建,縣政府以當初建照發錯了進行撤銷,但不能忽視當初是屋主合法領得的建照,縣政府要負擔起屋主因「合法行為損失的賠償責任」,要和屋主商談賠償事宜。依訴願法規定,行政處分執行不因訴願而停止,在法理上縣政府是可以先拆房子的,不過,政府機關應考慮人民感受,貿然拆除房屋只會引起人民的不滿。

 

【摘要2009/10/20 聯合晚報 董介白】北縣社會局指出,鴻國養護中心自民國90年立案,陸續申請宏國、弘國、泓國、鋐國等共五張執照,都設在板橋市「領袖天下」工業區不同樓層,負責人是吳姓男子,總床數210人,目前有158位院民,聘雇包括10名外勞在內的31位服務員。去年社會局評鑑,除宏國甲等,其餘四家都列乙等。

「每天工作超過16個小時,在看護人力嚴重不足下,老人養護中心竟要求外勞看護工,把原本應被照顧的老人,全綑綁在一起,如果綁得不夠牢,外勞少不了挨罵,有外勞甚至遭暴力相向。老人養護中心為管理方便,全天把大門上鎖,包括老人和外勞都不得外出……

法扶會表示,在本案中的越南外勞看護工,沒有獨立的休息空間,不能外出、生病不能直接看醫生,還領不到應得薪資,質疑這樣是當勞工?還是當奴隸?

控訴2:這五名年約20來歲的越南籍女看護工,在社工人員的救援下,逃出他們口中「令人髮指」的工作環境,上午她們在法扶會總會現身控訴,其中一名越勞「阿惠」的右上臂,還清楚可見被打的瘀血,在外勞的哽咽聲中,也道出了台灣在自許為人權進步國家的同時,竟是如此的剝削外籍勞工。阿惠說,她不但一年365天全年無休,每天工作都超過16個小時,且還被強迫加班

控訴3:阿惠表示,因為晚上照顧的老人人數實在太多,養護中心還會要求看護工,把一些老人綁起來,如果綁得不夠緊還會挨罵,而為了不讓外籍勞工單獨外出,養護中心平時都會上鎖,只有台籍工作人員有鑰匙。另一名外籍勞工「阿深」則說,她的護照被扣留,生病不能自行去看病,也被禁止使用手機,沒有獨立的休息空間,都直接睡在老人旁邊的病床上,讓她身心俱疲。

在雇主威脅及心理極度恐懼下,她們以簡訊向阮文雄神父求救,最後成功被救出,阮文雄神父表示,當社工人員接獲外勞因遭人毆打及拘禁之求救電話後,立即會同外事警察及北縣勞工局人員進行營救,但同時間卻有地方民代進現場關切,勞工局及警察,欲阻擋社工人員將外勞帶離養護中心

阮神父痛心的表示,因為部分老人需要正確的醫療行為如抽痰、打針,然而目前一些養護中心由看護工執行,並非醫療人員照護,家屬如何安心,此外,本案的雇主為了管理方便,把看護工跟老人都一起反鎖,如果一旦發生火警,後果將不堪設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