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0月7日 星期三

陳昭榮事件 無關言論自由

社會正義80

【摘要10.7.2009自由 涂芳祥】演員陳昭榮,近日在blog發表了主張「中國一定強!」的文章,此事引起網友一片圍攻與抵制,藍營名嘴以「綠色麥卡錫主義」形容網友的反應,意圖貼上「綠色恐怖」的血腥標籤,這種不倫不類的類比,真是令人一頭霧水!

「麥卡錫主義」為何,請大家自己去GoogleWiki一下,自然可以得到解答;這次台灣主政當局,並沒有因為陳昭榮的言論而對他進行調查、審問、拘捕與禁演;政府公權力沒有介入,那何來「麥卡錫主義」之有?真的要說,當年張惠妹在台灣國慶唱了國歌,之後立刻在中國被禁足禁唱,那才有點「麥卡錫主義」的味道。

至於張大春在六日發表了《如果不是為了民主》,提到:「然而,這壓迫性的撻伐氛圍,難道不正是民主的敵人嗎?口口聲聲叫囂著台灣擁有珍貴民主價值的人,不正以其呼群保義的鹵莽行徑滅裂著他們的驕傲成就嗎?」個人認為,張大作家也沒弄清這事情的本質網友們能夠在網路上充分表達自己的意見,那不正是高度言論自由的充分表現嗎?

必也正名乎!陳昭榮此舉在網路行為上被稱為:「引戰」。網路,是點對點的介面,那不像以前文豪們在報紙的筆戰,還有編輯群幫戰士們擋子彈、篩選對手,你只要PO了明顯會引起論戰的文章,上萬人打一人,一人一口唾沫,隨便都能灌爆你的留言版當然,支持你觀點的網友們,也會自發地從世界各地探出頭來,在互聯網的各個角落為你浴血奮戰!

網路言論,可以容許「引戰」的行為,那是言論自由的高度表現,和「麥卡錫主義」以國家機器推動思考考核的概念,完全不同有網友會扯開嗓門大罵陳昭榮「賣台」、當然也有像藝人劉至瀚可以反控批評者是「一群台共」,哪方的聲浪比較大,也算是充分表現了這社會的輿論走向:任何事情都可以在網路充分討論,起了頭的人就要接受批評,我們不用怕被「金盾」限制發言權利,這還不算是值得驕傲的民主成就嗎?

 

【摘要10.7.2009王思為 蘋果】演員陳昭榮「失言捧中事件」,近日來竟然演變成「言論自由」的民主、人權扣帽子大賽,好個張飛打岳飛的世紀混戰!一個人的言論自由有沒有受到侵害?跟他所說出口的話語內容本身恰不恰當?這是兩個完全不同層次的議題。

掌權執政者有沒有運用國家機器,公開或者是秘密地剝奪、迫害人民的言論思想自由?有沒有封鎖資訊來源及散布管道?有沒有將異議份子打入黑牢?或是流放海外?有沒有在每個人民的心中派駐一個「小警總」?這些都是檢視言論自由存在與否的標準。

至於一位公眾人物的觀點為何,因為他的社經地位特出、動見觀瞻而備受矚目,所以其一舉一動受到大眾檢視,是天經地義的事情,這不正是滿足人民「知的權利」必要的一環嗎?如果連批評他人的意見,都會成為一項罪過,那麼薛香川日前「拜託喔」的失言風波,「大家」也應該予以苛責,不是嗎?

至於有沒有所謂「壓迫性的撻伐氛圍」,其實每天在各個電視台的談話性節目都在上演;難道某些媒體,針對其不喜歡的對象,數年來夜以繼日地扣帽子、挖糞爆料所形塑出來的萬惡角色,這就不屬於「壓迫性的撻伐氛圍」?

莫非只因為他們的觀點跟我的相似,所以這些名嘴、媒體人、文化人便自然而然地化身為堅守民主的要角?以辛辣、爆料聞名的著名平面媒體上頭,不是也常常有著一面倒的輿論跟情緒性的批判嗎?這些難道都不屬於「壓迫性的撻伐氛圍」的一環?如果是的話,怎麼平常都沒事,一到了陳昭榮的個案時,就變得如此嚴重了呢?

不喜歡電視上拌嘴吵架節目的,也可以關掉電視享受音樂、書香或是夜色低垂的沉靜,這些都是可以讓自己「舒服」的選擇,難道這樣就是對於民主的不容忍嗎?有電視因此而關台嗎?今天觀眾所質疑、批判的,是話語的內容恰不恰當,而不是這種話可不可以說出口。

再者,陳昭榮如果想要當中國人、美國人、加拿大人、澳洲人,這些都是他屬於個人的自由(尤其演藝圈裡身擁上述雙重國籍的所在多有),沒有人有權利加以干涉;但是他的言論本身,代表著特定的政治觀點,屬於公共議題,既然不是個人的私領域範疇,那麼在公開的討論之下,怎會有什麼干涉個人言論自由的困擾呢?  【南華大學非營利事業管理學系助理教授】

 

【摘要10.7.2009自由 陳俊光】關於「保障言論自由」最有歷史意義的文件應該是「美國憲法第一修正案」:「國會不得制定關於下列事項的法律:剝奪言論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剝奪人民和平集會和向政府請願的權利。」

明確說明:「言論自由」是指「不受法律/公權力的侵害」。對陳昭榮,都是民間網友的自發行為,不涉及公權力,沒有強制性,也沒有使用非法手段(暴力恐嚇、破壞網站),這都不能算是「傷害言論自由」。

相反的,馬政府因「笨總統」文章而禁止朱成志發言;以查案為藉口非法搜索台派媒體人士住宅(陳宗逸林崑海);建中老師在上課時間訓斥嗆馬學生;中國政府控制台灣的媒體、抵制外國的影展,這些領納稅人薪水的公務員(或是掌握公共平台的網路經營者),利用公權力壓制不同言論,這才是傷害言論自由。

李鈞震:

1.      言論自由的最大價值,不是自由地批評別人,而是把自己的專業知識,無私地奉獻給社會各界參考、學習,促進社會的進步與競爭。

2.      所以,意見領袖應該是把平常自己的學習心得,拿來給社會參考使用,不要計較智慧財產。

3.      如果社會有不公平的地方,百姓需要有一個地方申訴,所以,言論自由應該是平民百姓要對權貴的控訴,這是言論自由的第二大價值。所有的人也應該體悟,如果你個人的經濟狀況不錯,要更謹慎地使用言論權,以免造成更大的社會不公。

4.      言論權,也是一種權力,跟行政權與立法權的威力差不多,也要謹慎小心使用,避免傷及無辜。所以言論權主要是弱勢百姓,來對抗權貴的權力,不是讓人人都可以隨便講話。總統與公務員,就沒有言論自由。

5.      講出來的話,如果沒有知識水準,沒有維護社會正義,反而容易導致社會的混亂與退步。

6.      陳昭榮雖然小有名氣,但是他不是國際巨星,影響力並不大,加上他也沒有政治權力,不算權貴,所以,網友耗費大量的時間攻擊他,沒有太大的正當性與意義;陳昭榮個人的言論自由,戲劇性不如劉德華未婚生子來得大,社會大眾不需要太過度計較。

7.      百姓行使言論自由,要注意比例原則,例如王又曾A的錢可能比阿扁多,所以媒體輿論對王又曾的攻擊與監督,比例應該比較大;阿扁如果有A錢,是向少數權貴,並非社會大眾,而孫道存逃漏稅又害慘數萬股民,然後又娶嫩妻,他的社會道德責任,明顯高於阿扁家族,所以輿論的監督應該要按照他們的道德可責性的比例

8.      國民黨黨產A的錢,應該是阿扁家族三百倍以上,所以輿論對於國民黨黨產監督與批判比例,應該是超過批判阿扁的三百倍;輿論對執政者與在野黨監督的比例應該不同,要看他們政黨的權力比例來計算。

9.      但是,現在的新聞媒體與社會大眾,比例原則不會算,這應該是小學的老師沒教好。

10.  何謂住民自決?首先就是百姓要自覺自己是國家的主人,自己的言行水準要高於政客;談吐要有知識學問,要高於名嘴;專業能力要高於總統,這樣子主人才能指揮公僕做事。這一種自覺,才是民主政治的保障。

11.  如果國家的主人專業能力輸給公僕或總統,一定會被他們詐騙、欺凌,這是鐵律。只有當主人的專業知識超過公僕,才不會被公僕欺負,這是國家的主人應該自覺的第二件事。

查職業工會 65%假勞工【摘要10.7.2009蘋果 陳嘉恩】有工作保勞保、沒工作保國民年金,但勞保、國保給付「差很大」,不少沒工作者疑似棄國保轉勞保,近半年來國保人數大減十一萬人,透過職業工會投勞保者暴增十四萬人,勞保局首次為此專案查核,結果抽查三千名勞保被保險人,發現有兩千人、高達六成五是假勞工真投保,已全部退保並沒收保費。

現行法令規定,有工作的勞工,須透過僱主或職業工會投勞保;沒工作的人,如家庭主婦、失業者,則須強制投保國民年金保險。由於兩種保險每月保費僅差幾十元,但退休後可領的老年年金每月卻動輒差幾千元、終生可領金額更可相差數十萬元,不少家庭主婦或失業者疑似因此透過職業工會非法加入勞保。

社會保險專家、勞務士協會理事長張凱翔指出,勞保局這波查核很嚴,很多無法提出工作證明的勞工也受波及,他就遇過民眾投訴,繳納四個月、數千元保費後,因病要申請給付,才被取消投保資格,「建議透過工會投保的勞工,每天定期記錄工作內容,保留相關單據,證明自己的確有工作。至於沒有工作的人不應冒險保勞保,仍應繳國民年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