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1月9日 星期一

海巡中校 督導變看鋼管秀

陳肇敏政績56
【摘要11.9.2009蘋果 洪哲政】海巡署爆發,軍官被控看脫衣舞,要下屬埋單事件!一名中校九月間,趁著赴澎湖執行督導勤務時,要求基層部隊帶路,到夜店欣賞鋼管女郎脫衣熱舞;未料,鋼管女郎脫到只剩內褲,在中校身上磨蹭的畫面竟被店家監視器拍下,影片還被官兵寄到海巡署長手上,指控該中校要基層官兵埋單,中校不僅受處分,還丟了即將到手的上校官階。
海巡署調查,上夜店欣賞脫衣舞的車吉成(四十四歲)位階中校,是陸軍官校五十七期正期軍官,擁有海洋大學環境生物與漁業科學碩士學位,現任海巡署所屬的海岸巡防總局巡防組岸勤科科長,原本被列入晉升基隆岸巡第二總隊上校總隊長推薦名單,他被檢舉涉足有女陪侍場所消費後,坦承上夜店,但否認要官兵埋單。
今年九月,車吉成至澎湖群島進行部隊基本學測,白天勤務結束後,率隊主官早早休息,車卻不甘寂寞,找來被督導的總隊、大隊軍官,陪同前往馬公市著名的卡拉OK消費。爆料官兵指出,入夜十時後,一行人轉移陣地到附近樓房內部看「濕背秀」,店家安排SHOWGIRL打扮的熱舞女郎在鋼管旁邊舞邊脫,脫到僅剩一件內褲。
因店家為防鬧場,在熱舞場地上方裝設有監視器鏡頭,車等人上門消費的畫面全遭監視器錄下,畫面顯示脫衣女郎光著上半身走到台下,倚靠男客身體磨蹭。爆料官兵透過管道取得車吉成的這段畫面,向署長檢舉中校夜店飲酒作樂,卻要基層官兵埋單。
由於投訴內容「聲光俱全」,當事者又是被推薦準備晉升的軍官,海巡署長王進旺十月初收到爆料影帶時大怒,親自交政風處查處,調查屬實後不但退回人事案,並下令海岸總局嚴予懲處。
對此,前國防大學戰略研究所長扶台興說,以酒色伺候來部督導的上級,是台灣軍警長期以來的陋習,官員於督導期間上夜店看熱舞,紀律顯然「開始爛了!」有很大改善空間。他同時指出,這起檢控顯示軍方爆料也講究蒐證,「也是一種進步」。
2008/03/03主角,海巡總局情報科長郭宗雄、澎湖查緝隊長蔡金義。過程 搭公務車至澎湖卡拉OK飲酒,結果駕駛兵車禍撞上民車,兩人事後為賠償問題爭吵扭打。結果 蔡退伍法辦;郭失去晉升上校查緝隊長機會,並受行政處分
2005/12主角 海巡總局警衛大隊大隊長陳志康。過程 為讓女友的Pub順利經營,指派部屬前往「服勤」,常不假離營跑去鬼混,甚至挪用公款招待長官。結果 轉調海巡總局檢管科專員,隨後申請退伍
2005/09/18主角 桃園縣觀音鄉大坡腳營區副大隊長林偉政。過程 中秋晚會找來穿三點式清涼服裝的辣妹入營勞軍,辣妹不但以雙峰及下體磨蹭官兵臉部,甚至剝光官兵衣褲,演出各種淫亂花招。結果 林偉政已退伍,無法追究行政疏失。
@讀者 國軍救災未放榮譽假。八八水災時,蘭陽指揮部國軍到高雄寶來幫忙救災,但返回部隊後,長官沒有公平的讓他們放榮譽假,尤其是獨立營區士兵, 有些迄今都未放假,太可憐了。

【摘要11.9.2009聯合報╱陳東旭】1947年死於國共內戰的陸軍中將張靈甫,其遺孀王玉齡,年初寫信給國民黨前主席吳伯雄,希望能補發其夫原獲勳章。但國防部的回函列出每個勳章的價格,要王玉齡花錢買

侵犯隱私【摘要11.9.2009蘋果 王烱華】根據民眾爆料,國軍遇到不平待遇時的申訴專線一九八五、招募志願役士兵的人才招募中心○○免付費電話,及招募中心內中華電信四線電話,全都被秘密錄音。綠委蔡同榮批評,國防部秘錄電話與違法監聽沒兩樣。
《蘋果》查證此事後,人才招募中心緊急改善,官員說,該中心十月下旬已將原本不告知有電話錄音的免付費電話,增加「為提升服務品質,電話正在錄音中」的電腦語音,中華電信四線電話全都解除錄音裝置,將再研究《通訊監察法》及《刑法》的適法性後,再決定如何改善。
軍中一九八五申訴專線,是國軍遇到不平待遇時的申訴專線,總政治作戰局官員表示,接到檢舉、爆料等電話時,接聽人員徵詢當事人同意後會錄音。但官員透露,絕大部分人聽到要錄音都會立即掛電話,害怕身分曝光。
爆料人士批評,國防部怎麼可以在未告知的狀況下秘密錄音,「我們把基本資料都告訴人才招募中心,萬一有不肖軍人違法盜用,民眾不是成為冤大頭!」人才招募中心許多軍士官,獲知連中華電信的民線電話也被錄音後,很擔心是否「說了不該說的話」,害怕國防部秋後算帳
廖義銘認為,「行政機關做任何錄音動作,都應事先告知民眾」,若未告知而錄音,就是不成熟的行政機關,的確有行政錯誤。藍委費鴻泰說,秘密錄音是不對的,國防部應盡速改正。律師黃鼎鈞認為,國防部「應不構成妨害秘密罪」,但如果秘密錄音牽涉個人隱私,甚至建檔或散布,則涉及違反民事訴訟的侵權問題

裝機幸未出事 幕後有高人? 呂昭隆/中國時報2009.11.09摘要】畢琪專機零附件購案,雖已結案,但仍有太多疑問也跟著埋藏了。這個購案,從頭到尾處處留下痕跡,違反諸多採購常規,最後卻只被監察院糾彈過關,真是「貴人相助」。
未得標的廠商很早就指控這個購案,一連四次,都是92年的事,但空軍沒有很認真查,幾乎什麼動作都沒做,直到92年八月,審計部發現問題,想瞞都瞞不住了,才開始當一回事。陳肇敏當過空軍司令,畢琪專機購案搞什麼鬼,怎麼會看不懂?
整整十六個月,空軍有五架專載高階將領與政府官員的專機,引擎用的零附件是舊品與翻修件,如果搭機的人事先知情,怎能不捏把冷汗!這十六個月,不能因為結案,就任其平白消失,更何況,軍方只辦缺失並沒有辦弊情。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