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11日 星期五

中國正在美挖台灣的根

【摘要12.11.2009 蘋果】歐巴馬在北京,是自雷根以來歷屆美國訪中總統,唯一沒提到《台灣關係法》的人,表示美國對台關係已經悄悄轉向。馬總統卻說現在是60年來三方關係最好的時刻,不是在安慰自己和民眾,就是渾然不覺美台關係正在深刻轉變。兩種都很危險。

如果這些蛛絲馬跡還不能讓馬團隊清醒,並覺悟到台灣的危險,那就請看美國前參謀聯席會議副主席,退役海軍上將歐文斯(William A. Owens)的一篇文章:「美國必須開始把中國當朋友看待」。文中明白表示30年前訂定的《台灣關係法》對美國的傷害大於好處;而軍售台灣也非美國的最佳利益。他直指美國應該停止軍售台灣,以獲得中國的友好。美國對中國的政策不應是限制、競爭或看管,而應是合作、開放和信任。

這是否表示美國一股親中的力量正在中國的鼓舞下,企圖廢止《台灣關係法》?理由是美國的現在情況與發展,不能受困於30年前的老法案;況且美國與中國的合作關係是美國的重大利益,犯不著為台灣的小利益而犧牲重大利益。

最新的消息是,美國可能同意出售黑鷹直升機和愛國者三型飛彈;拒絕了F-16C/D,意味了歐巴馬仍然遵守《台灣關係法》,繼續軍售台灣,但也顧及了中國的情緒。那些雖然不是第一線的武器,但其象徵意義就足夠使台灣具有對中國談判的籌碼與信心。

馬政府沾沾自喜的外交休兵,中國根本不在意,因為它正在悄悄地透過遊說團挖台灣在美國的根。美國不必廢法,只要逐步緊縮對台軍售,台灣能選擇的出路就很有限了。

 

中國要拔除《台灣關係法》【摘要12.11.2009梅復興】「歐胡會」聯合聲明發表的同日,美海軍退役上將歐文斯(William A. Owens)就在《金融時報》撰文主張美國放棄對台灣軍事支持,並廢除《台灣關係法》,以謀求與中國在經濟暨戰略上更廣泛深化合作。歐氏在柯林頓時代曾任參謀首長聯席會議副主席,且與哈佛大學甘迺迪學院與布魯金斯學會等關係密切,在軍政界頗具影響。

歐氏退役後,三年前並出任一家著名投資公司亞洲總部執行長迄今,與中國政商關係良好。去年二月並與親北京的「中美交流基金會」(董建華任創會主席)在海南創辦了「三亞倡議」,有九名中美高級退役將領出席聯誼會談。「三亞倡議」今年十月中旬假夏威夷舉辦第二屆,中方與會上將級退員包括解放軍前副總參謀長熊光楷、空軍司令員於振武、蘭州軍區司令李乾元及國防大學校長裴懷亮等。

美方出席者,除歐文斯外,尚有空軍前參謀長Fogelman、南方司令部司令Wilhelm及陸軍前參謀長Reimer三位退將。歐氏還陪同中方人員訪問華府,並安排拜會國務卿及參謀首長聯席會主席等高級官員。

「三亞倡議」暴露了中共在台灣問題上,對美新銳遊說模式正迅速成形。中共積極運用各種管道擴大對美國遊說層面、力道、彈性與活力,「以商籠(絡)政」更日益成為重要手段。兩岸穩定的基石《台灣關係法》已是北京遊說推翻的首要目標。

面對此挑戰,政府應更重視能具體凸顯我主權之議題及維護主權決心。兩岸關係緩和改善,不應造成外界對「台灣已無望抗拒中共統併」的印象。台北適當宣示主權將會有助於澄清、遏阻失敗主義論調,催化友台人士重拾對我信心與支持熱忱。馬政府「不挑釁、不添意外、不惹麻煩」似「叫好不叫座」,對我重要議題常不便戮力爭取。

其實,美國對中共態度並非一面倒。美政府可靠人士日前告訴筆者,此次訪中之行讓歐巴馬最感訝異的,是中共領導人所表現出的「咄咄逼人」強硬態度。美方並非不清楚北京對雙方競合關係之潛在敵意,而台灣這張堪牽制中國的保險,至少在可見未來仍具成本效益。

美資深官員表示,美政府與軍方至今都非常感激台灣在911後對美反恐戰爭慷慨協助。八八水災美國迅速派遣機艦前來協助救災,即可視為我長期耕耘的成果。故政府應重視永續播種深耕,並藉此廣囤對兩岸未來談判深具價值的戰略籌碼。

由於對美工作主軸已自情報蒐集,轉變為戰略安全合作,國防部應考慮調整駐美軍事代表團的行政指揮歸屬結構。甄選駐外人選,尤須以推動對美工作能力為最主要條件,並杜絕關說與酬庸。

1999年底,美國關切「中國要廢除《台灣關係法》兩國論」後台海雙方軍機活動頻繁,我駐美人員在與美中官員交涉作業界線時因相關專業不足,接受了現在的海峽中線,平白讓送戰略縱深四十浬的殷鑒不遠,豈可不慎?

對美遊說,其實早已就是台灣最重要的外交與戰略任務,但與美國戰略安全合作項目最多、最密切的國防部,卻始終未曾建立正式的遊說能量。政府應認真積極評估規劃,並投入適當資源幫助國防部推動對美專業遊說,以保障爭取國家利益,並抗衡中共的洶洶來勢。 【作者為「臺海安全研析中心」 主任】

 

野蠻政權【摘要12.11.2009江春男 蘋果】中國異議份子劉曉波,去年因發起「零八憲章」被捕,經過整整一年,昨天才由公安移交檢察院,正式進入審查階段。這個案子廣受國際注目,作為衡量中國人權法治的標竿。

「零八憲章」呼籲自由、平等、人權的普世價值,要求中國建立民主、共和、憲政的政治架構,這些民主ABC,卻被中共定性為反革命平台,300位簽署者均受到公安單位特殊照顧,劉曉波本人則被扣上「煽動顛覆國家政權」大帽子。去年1210日國際人權日前夕被帶走,不知下落。這種不顧司法正義的法律程序,頗能彰顯中國社會主義特色。

53歲的劉曉波曾多次被捕,他以寫稿為生,堅持不出國,留在中國大陸從事體制內改革。他的勇氣、學識和真誠,為他贏得國際聲望,中共視他為眼中釘。劉曉波案件,受到各國人權組織和西方世界的關切。中共因小失大,簡直是自殘行為,如今中共如何收拾「殘局」,令人好奇。

去年西藏暴亂,中國各大城市即紛紛成立國家安全指導小組,防範反黨、反社會主義份子的破壞行動。表面上,中共政權孔武有力,實際上內心虛弱,充滿不安全感。中共政權貪污成風,社會矛盾日益尖銳,公安部門草木皆兵,劉曉波案只是殺雞儆猴。但它以如此野蠻方法,對付一位手無寸鐵文人,如果是強國,也僅僅是脆弱的強權。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