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12月4日 星期五

部落狼煙的隱喻

社會正義94

【摘要12.4.2009聯合報╱社論】新竹地檢署日前有項令人耳目一新的認定:司馬庫斯部落攔路收費案,檢察官認定部落未違法,並引用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公約」、「經濟社會文化權利公約」,認為主流社會須尊重原住民的部落生活方式,及對傳統領域的支配權

這是馬英九總統簽署兩公約、並公布「兩公約施行法」後,在國內適用的頭一樁案件。與此對照的場景是,原本該在山林部落燃起的狼煙,日前卻在行政院大門口升起,那是八八風災中受創的五大原住民族,對政府百日重建不力的抗議。冉冉上升的煙柱,暗喻中央政府對兩公約的認知與重視,還不如新竹檢察官。

原住民族提出三項訴求:中繼安置、住民參與、停止劃定特定區域。但政府回應強硬,官員多次發言塑造出災民「就是賴著不離危地」的錯誤印象,卻不針對災民最關心的以地易地、耕作權利、道路修復等疑問提出明確答案。

聯合國匯集國際經驗訂出的「國內流離失所問題指導原則」,值得台灣借鏡。例如:「應採適當措施,保證被遷移者得到充分的資訊,說明遷移的理由和程序,並應說明補償和重新安置的條件」、「遷移中分散的家庭應能早日團聚」、「在決定遷移人民之前,應探討所有可能替代方案。若無替代方案,則應採取一切措施,將遷移範圍及負面影響減至最小」。

政府雖也喊出相應的重建口號:「離災不離村,離村不離鄉」,但實際作為卻與上述原則相違。以高雄縣為例,共有近廿個受災狀況不一的原漢村/部落,政府的對策卻是撥出一塊離受災區域甚遠的土地,由慈善團體以民間捐款興建「集合式永久屋」,讓受災民眾作夥入住,交出馬政府的第一張重建成績單。

規格化的限時「統籌辦理」,對政府而言,一口氣「解決」問題,卻令災民為難。例如原居地全毀的小林村,日前舉行投票,以「三一三:一」的懸殊比數表達「希望自主重建,而非進駐大愛園區」,並期待政府撥出部分土地,小林人願意出錢出力,打造新的小林聚落,而不希望成為「永久屋群的一個單元」。

災區除了少數「確定非遷村不可」的部落外,還有些因為行路難,或者山上狀況未明而被劃入災區,災民多數被安置在沒有隔間隱私的軍營中。他們不打算遷村,但一時也無法返鄉,在多次爭取「有家庭功能」的中繼安置未果的情況下,只能自嘲「留在山上是災民,遷入軍營成難民」。累積的失望與無奈,可能使原住民重視的耶誕節成為情緒引爆點,政府須及早因應。

原住民不是固執地反對「永久屋」,而是反對缺乏住民參與的「永久屋政策」;反對沒有「所有權」只有「使用權」的土地交換;反對只給「房子」而非重建部落生存空間的「速食式重建」。

每到選舉,政治人物總免不了赴部落示好,穿上頭目服裝、與耆老同喝連杯酒;但我們的政府可曾真正明白部落的心聲?可曾具體落實「原住民族基本法」?或是深切理解原住民在巨大天災之後,部落分崩離析的處境,及憂懼不當遷村帶來文化滅絕的焦慮?

重建是個過程,部落需要參與,因為對付災難最有力的方法,是當個「有能力的鬥士」,而不是「依賴的受害者」。如何協助部落遷至另一相似環境,接續族群生命與文化,需要耐心與時間。

 

不附和馬政府,就是撕裂台灣?【摘要12.4.2009聯合報╱蔡英文/民進黨黨主席】聯合報昨日社論「不要再用ECFA來撕裂台灣」,將民進黨對ECFA威脅台灣農業的質疑,扣上「撕裂台灣」的大帽子,全文多次提及「撕裂」及「反智愚民」。

一報社論,竟把政策的反面思辯視為洪水猛獸,為官喉舌?先駁「撕裂」。依該社論的邏輯,若對政策提出反對意見,因此將社會分為贊成與反對的兩方,就是一種撕裂手法?此一邏輯若為真,那所有非官方媒體都應關門大吉,各國政體也應向中國的一黨專制來看齊。

民主的可貴,在於人民不必與執政者共用一顆腦袋來思考,使多元發聲,讓政府不能一意孤行。在民主之下,公共政策沒有免於被批判的權利,ECFA如此,美國牛亦然。難道反對擴大美國牛產品進口的消基會,也是在撕裂台灣?

再談「反智愚民」。首先,掌握愚民實力的不是在野黨,而是國家機器。數月來在政府撲天蓋地的置入性行銷下,已有太多媒體資源用在呈現官方的ECFA宣導,在野黨的發聲空間早被壓縮

其次,「ECFA傷害台灣農業」的說法,如何能被視為反智?聯合報社論說簽訂ECFA後,台灣商品銷往大陸也可免關稅;但台灣農產成本高於中國,且優質產品的商標品名被普遍盜用關鍵技術外流中國,導致競爭力嚴重流失,這些難道是假?

社論又說,ECFA簽訂後,並未開放大陸農產品的新項目來台;但就連經濟部長在立法院,都不敢打包票承諾永不開放,誰又敢如此篤定?

如果不是馬政府對美國牛的把關在剎那間丟盔棄甲,農民也不會突然警覺到,政府撲天蓋地的政令宣導,可能並不真實可靠。他們質疑:連有毒的牛內臟、絞肉都放行了,中國農產品又算什麼?管制的八三一項農產品,難道不會用「專案進口」來偷渡?或者,明年簽ECFA的時候不放,後年不會再改嗎?

之前准入中國的台灣蔬果和漁產,許多項目的銷售量根本是零;兩岸農業貿易是去得少、來得多,逆差不斷在擴大;兩岸農業技術越是交流,台灣農產的國際市場被中國侵蝕得越嚴重;海西特區的農業大戶不管多賺錢,都無法彌補台灣農民的損失。

偎著土地求生存的農民,你如何忍心要他們站在「台灣整體政經發展」的角度,來看待自己的犧牲?當政府不可靠時,除了在野黨,他們又可以期待誰?

李鈞震:

1、聯合報社論,主張「民進黨的主張是撕裂族群」,這是聯合報的言論自由;蔡主席的抗議,也是民進黨的言論自由,雙方都應受憲法的保護。

2、誰比較有道理?由社會大眾自己來判斷,可以透過選票來反映。但是馬政府阻止ECFA公投,就是一種違反憲法、違反民主的獨裁者作風

3、言論,在社會上自由競爭,是民主的生活方式,也是常態;與自己思想意見相左的言論,當然會讓自己感覺「內心被撕裂」,這也是民主常態。

4、聯合報社論的觀點,讓蔡主席感覺到「內心被撕裂」;蔡主席的言論與作風,讓聯合報上下感覺到「內心被撕裂」,這是民主常態。有助於社會的多元思想交流與競爭,這就是民主生活的真實面貌。

5、剛從大學畢業的新記者,如果要求報社的長官,按照教科書的理論與規範來做新聞,長官的「內心一定會被撕裂」;報社的長官如果要求新記者,按照他們報社的傳統來報新聞,新記者的內心一定也會被撕裂。

6、許多大公司長官與底下的員工,意見與觀點都不同,他們的內心每天都在彼此撕裂。鴻海集團也一樣,但是這並不會影響,鴻海的版圖不斷地擴大。

7、參加奧運比賽,只要沒有得到獎牌的人,「內心都被撕裂」;得金牌的人,都撕裂得銀牌、得銅牌的人的內心。今年洋基隊得到世界大賽冠軍,其他球隊的球迷內心都被撕裂了,族群產生了衝突?美國會不會因為這樣子而崩潰?

8、誰比較有道理?要由社會大眾自己來判斷。只有社會大眾的知識水準不斷的提升,民主與法治才會進步,人民才能真正當國家的主人,百姓的腦袋才不會被媒體、政客操控。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