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

監聽反增 重創馬政府形象

獨裁者啟迪22

【摘要2009.09.29長啼/高雄市(教師)中國時報】馬總統上台一年,媒體驚爆情治單位在職官員監聽「不減反增」的狀況,民眾訝異之餘,更希望免傷害人權!

馬總統一直予外界「政治不沾鍋」的觀感,當馬總統在就職演說矢言「不再有非法監聽」之後,未料在職官員的說法,馬總統絕不容小覷,務必深入瞭解:

其一、軍情局監聽數量,在換了主任之後便「來者不拒」?箇中原因為何?抑或純粹是內部鬥爭的產物?

其二、對於諸多監聽動作,除了國家安全等必要監聽外,府方須深入瞭解情治單位監聽有無涉及監聽政黨及第四權等不法情事,違者絕不寬貸。

【摘要2009.09.29 呂昭隆/中國時報】情報獲得,不擇手段是鐵律,沒有情治單位會自廢監聽武功,特別是「非法監聽」這條捷徑。所以,想要有效監督政府監聽是否濫權或侵犯人權,不能讓國安局主導,也不能相信政府信誓旦旦的承諾,而是得靠民意機關。

如果立法院能設情報委員會,由於可以掌握預算,並以祕密會議要求各情治單位監聽負責人,列席備詢,藉此預算審查手段,始能達到一定程度的監督效果。

監聽執行,靠情治單位「自制」,是相當不可靠的事。以國安局言,它既是情治機關龍頭,又是負責情資綜整,還要國安局督導監聽單位,如同球員兼裁判,大家裝迷糊,不就呈報給「上級長官」了。

目前而言,國內監聽工作問題並不在於犯罪偵防,而是情報領域。法官對犯罪調查的監聽票有所節制,並不代表情治單位也會比照辦理;再者,情治單位的監聽所延伸的監聽對象,無法監督;「情治單位自制」,根本無法杜絕非法監聽情事。

李鈞震:

1、監聽工作,一定是國安會秘書長、國安局長,或總統親自下的指令,除了這三人,沒有人有權力下命令非法監聽。

2、非法監聽,當然絕對是總統要負全責。

3、知識水準愈落後的國家或地區,監聽的行為就愈氾濫,因為執政者沒有辦法透過媒體以及行政官員的反應,來判斷社會現狀,而要透過監聽敵對政黨電話的方式,來獲得安全感。

4、李登輝執政時期,監聽的現狀比蔣經國時期減少很多,因為李登輝的執政團隊,知識水準比蔣經國的執政團隊高;阿扁執政時期的監聽現象,又比李登輝時期減輕,這就證明了扁團隊的知識水準高於李登輝團隊。那為什麼馬團隊監聽的現象會增加、氾濫?原因很簡單。

5、中國、日本、美國,哪一個國家監聽最氾濫?道理很簡單,監聽最氾濫的國家,就是執政團隊水準最差的國家;最無能的父母,監控子女的手段就愈嚴厲。

6、如果執政團隊所用的官員,都是台灣最頂尖的學者專家,一般的大學教授哪敢廢話?既然如此,那一般的意見領袖、地方派系誰敢廢話?反對黨哪敢胡亂反對?顯然,馬團隊用的人才都不是一流的人才。

7、民進黨在國會只有28席,不到四分之一,為什麼馬團隊要擴大監聽的範圍?當然就是蘇起沒有安全感,馬英九沒有安全感;但是國民黨國會過半的時候,阿扁監聽國民黨卻比馬政府謹慎,顯然扁團隊的知識水準高於馬團隊。

8、監聽沒有太大的意義,國小畢業的人就可以做監聽的工作,要能夠解讀學者專家的報告比較困難,國民黨也養了很多智庫,但是他們的報告都當作資源回收,根本沒有用,因為國民黨高層根本沒有能力解讀。但是實際上,對國家最有幫助的不是監聽反對黨的電話,而是仔細地查看學者專家的意見。

9、馬團隊與其要監聽民進黨的電話,不如監察自己的行政效率,仔細地檢驗自己是不是政見都能夠守信用,這才是務實的、有格調的做法。

10、國安局或國安會如果太閒,花時間去監聽反對黨的電話,不如看美國的《白宮風雲影集》,好好看人家美國的白宮是怎麼運做的,如果看不大懂,還有娛樂效果,監聽人家的電話,有娛樂價值嗎?

【摘要2009/09/29 聯合晚報】作為一國領袖,馬總統真正應該在意的是,到底能不能做幾件「大事」出來

雲林立委補選結果,大家都在看,「馬主席」能否堅持讓選舉和地方派系脫鉤?又例如媒體揭露,這一年多來的情治監聽增加。馬總統帶領國民黨「完全執政」以來,新政府執政成績不盡令人滿意。重點是,作為國家領袖,馬總統應該更在意一點制度興革的大事。

舉例來說,情治監聽增加,這個問題很嚴重。馬總統介意被指「違反競選承諾」,但更重要的是,台灣的民主形象和人權紀錄似乎提升不夠;馬總統一方面不惜告上檢察官,另方面為避嫌卻不願評論司法,以致整體司改運動進展有限,從羈押制度法院速審的議題一直引起議論。

 

中國不必害怕強大的台灣【摘要2009/09/29 中央社】美國國防部助理部長葛瑞格森,今晚在美台國防工業會議中演說時表示,亞太地區所有國家,包括中國,不應視一個強大的台灣為威脅,而應視為區域穩定因素。

主管亞太安全事務的葛瑞格森(Wallace Gregson)在演說中指出,美國樂見一個茁壯強大的台灣,因為協助台灣茁壯,將使台灣有能力選擇對台海兩岸都有利的決定。一個強大的台灣,將使它較不易受到脅迫或恫嚇的影響,同時將較有信心與中國交往,以及較自由而沒有畏懼與保留地去拓展兩岸經濟、文化和政治關係。

葛瑞格森說,雖然美國與台灣的關係是基於一個中國政策、台灣關係法和三個聯合公報,但他強調,美台關係其實遠遠超越法律層次。美台關係是建立在深厚的友誼、共同的安全利益、密切的經濟關係和共同民主理念和價值之上。

他說,美台關係也遠遠超越傳統的防衛關係。台灣30年來活躍的經濟、世界級科技及民主發展,已使台灣成為美國有價值的夥伴。阿富汗戰爭發生,台灣慷慨支援重建;台灣也參加貨櫃安全計畫(CSI);台灣並透過參加世界衛生大會(WHA),協助世界防止疾病傳播。

葛瑞格森對台灣全面實施募兵制有高度期待。他以美國實施募兵制36年的經驗建議台灣,以高誘因建立高戰力自願役部隊。葛瑞格森最後才講到,再精良的訓練,沒有先進的武器,等於是紙上談兵。因此台灣必須優先考慮充裕國防預算,購買必要的先進武器。歐巴馬政府,絕對不會在提供台灣需要的防衛性武器的承諾上有所猶豫。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