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

花東竹投內訌 藍選戰告急

藍色蜘蛛絲112

【摘要9.29.2009蘋果】國民黨雲林立委補選敗選,目前花蓮、台東、新竹縣及南投縣都出現內訌,處理不慎就可能讓綠營漁翁得利。

獲國民黨提名參選花蓮縣長的杜麗華昨憂心說:「黨中央若不提早整合地方派系,難保花蓮不會變天!」她埋怨雖然背著正藍旗幟,但選戰以來她始終只是「小個體」,不像其他參選人有行政資源,有地方派系及財團支持,同室操戈下陷入苦戰。

民進黨花蓮縣黨部主委莊枝財說,藍軍仍有副縣長張志明及立委傅崐萁執意參選,以往花蓮政治版圖藍大於綠,這次藍軍三組人馬廝殺,建議黨中央一定要推派強棒。至於地方盛傳民進黨正在評估將與張志明結盟,莊說:「這對不起民進黨支持者,不可能啦!」

國民黨新竹縣黨部主委林國平說,黨提名邱鏡淳參選縣長,他呼籲新竹縣議長張碧琴學習張麗善為大局著想,盡快退選。張碧琴則說,黨提名的張麗善退選,代表黨的提名,並非絕對符合主流民意,當提名人選和民意有落差時,應該做出調整,她參選到底。

台東縣長國民黨提名參選人黃健庭,面臨現任縣長鄺麗貞威脅,黃健庭曾說,若總統要等到十月接任黨主席後才介入協調,「又錯過了黃金戰鬥期」。現在黨部一定一團亂。

 

同居的地獄【摘要9.29.2009蘋果 陳雪】湯尼搬進瑪莎的公寓才3星期,已經鬧得近乎分手,真是怪了,他們交往一年多,過去幾乎每個周末都見面,也常到對方住處過夜,一直都恩愛甜蜜。但同居時的瑪莎簡直判若兩人,成了個嘮叨的控制狂;並且瑪莎的廚藝很爛。

啊,這是愛的地獄同居是個天大的錯誤,湯尼每天搭捷運回家的路上,都想逃跑;他真後悔退掉了自己的公寓,可如今該怎麼辦?他如果說出這些問題,就注定要分手了,可他不想失去她,他只是想要回自己的空間,他還沒準備好要與人共同生活。突然間他的手機傳來訊息,「晚上一起吃晚飯,寶貝我愛你」,湯尼突然全身痙攣,忍不住把手機猛地關掉。

【摘要9.29.2009劉永祥、晏明強、王姵雯蘋果】中國今年擴大慶祝十一國慶,綠委蔡煌瑯昨在立院質詢時爆料,他從僑界得到訊息,美國舊金山及約紐地區的中華會館、中華公所等僑團將組團參加中國國慶。

吳英毅昨向立法院外交國防委員會施政報告,他宣示,僑務委員及友我僑團不能參加對岸主辦的高度政治性的活動,包括十月一日中國國慶活動,但「如果僑團幹部以私人名義參加,我們比較能夠接受。」

多位退役將領也表示,對此事不了解。國、親、新等泛藍政黨都說沒有被邀請,藍委說,沒人邀,也不可能去,「誰會那麼笨。」此外,馬英九總統千金馬唯中、馬元中姊妹的老闆蔡國強,將籌劃中國國慶煙火,總統千金可能負責中國活動,引發外界關注。總統府發言人王郁琦昨沒有正面回應。

急徵正直檢察官【摘要9.29.2009自由 陳安】殷琪一下台,台北地檢署就動用六名檢察官,兵分兩路搜索高鐵局和高鐵公司。可議!嚴格說來,台灣高鐵公司至今仍是民營公司,如果只因虧損,公權力就大肆介入,給人政治清算的聯想。

北檢解釋,是因偵辦航發會挹注資金背信案,擴大為全面清查高鐵財務流向,甚至去翻招標老帳,也許可以說是合理懷疑,不能說有什麼不對。

問題是,如果按照同樣的標準,耗資高達七百多億元的捷運內湖線,通車以來頻頻出包,更有堅強的理由確信,其中必有人謀不臧,甚至弊端,無論反對黨市議員如何舉發,檢調單位就是按兵不動。

憲法固然有給現任總統不受刑事訴追的保障,但並沒有保障他就任總統前的所有行政或法律責任,可以既往不究,陳水扁尚在總統職位上,國務機要費就已被查得天翻地覆,「馬英九市長」憑什麼享有豁免權?

相同的例子還有貓空纜車,只抓一個小科員當替死鬼,再由監察委員虛晃一招,就想蒙混過關,原因只有一個,內捷和貓纜都是馬英九的建設。內捷與貓纜若涉弊情,可以比照阿扁列為「準被告」,等他卸任再行訴追。否則,我們就可以斷言,法院(或檢察署)已倒退回國民黨開的黑暗年代了

 

【摘要9.29.2009蘋果】原本代表國民黨參選雲林縣長的張麗善,昨天一早閃電退選,令國民黨錯愕不已。不管看得懂看不懂政治上的算計,未戰先退如同未戰先降,對執政才一年多的馬英九,實在是壞兆頭。

上周六雲林立委補選,民進黨的小鬍子型男劉建國狂勝另兩名藍營候選人,民進黨太久沒有勝利的感覺了,而這一勝一敗之間,國民黨士氣重創,深怕產生骨牌效應。沒想到,兩天後,第一張骨牌就倒下

張麗善為什麼退選?真如她飆淚喟嘆,不忍胞兄張榮味被攻擊?還是見無力整合,勝選無望而怯戰?不管是什麼理由,如今張家的困境全都成為馬英九的困境。國民黨地方勢力盤根錯節,爭奪政治板塊好勇鬥狠,即將兼任黨主席的馬英九能應付得了嗎?

過去以公家資源,擺平地方私利,這一招在以101董座勸許舒博,退出雲林縣長選戰時,被明眼人識破後,不再無往不利,馬英九不會天真地以為,高舉道德形象,就能讓地方角頭齊心應戰吧?國民黨在雲林未戰先退,咱們必須睜大眼睛,看國民黨怎麼扭轉劣勢。

 

李鈞震:

1.      一個人如果想要對社會有具體的貢獻,他們就必須要加入社團組織以凝聚力量,來發揮影響力。如果發展的目標光明正大,又對百姓有實質的幫助,同時,領導人又善於組織與分配利益,那麼組織就會愈來愈龐大;但是有時候地方派系就得接受政黨的資金援助,說實在的,這樣子很沒尊嚴。

2.      地方派系要擴大影響力,一定要發展成為學習型組織,提升組織成員的知識水準,或是有計畫地栽培人才,讓智慧財產的力量大過於實質的金錢力量,這樣就可以免除被政黨利用或要脅,從此以後也不用看人家的臉色。

3.      以張榮味可以有能力組織水利會與農會,可見得在人事管理上面的能力非常地高強,如果有自己的人才庫或智庫,再結合社會各個不同的公益組織,那麼就不需要看國民黨的臉色。

4.      實際上,政黨對地方派系總是用一種施捨、瞧不起的態度,來看待地方政治人物。說實在的,國民黨高層知識水準也沒有人家高,品德也沒有人家好,憑什麼用那種鼻子朝天的態度來對別人?

5.      地方派系,應該要有自己的智庫,將來如果有機會進中央,應該帶著智庫來解決,原本蠢蛋官員解決不了的問題。

6.      地方派系的人,多半都是白手起家,實力與眼光都遠勝於權貴後代,所以,要選拔人才,眼光一向非常好,不必像政黨那樣花許多無謂的冤枉錢;一般政黨養的智庫,都是養一些庸才,而政黨的高層也不知道那些智庫的意見到底可不可行,因為他們自己也是庸才。

7.      而地方派系的人,多半天賦異稟,看人的眼光非常地精準,只要找到好的人才,把智庫當成老師,彼此互相學習,教學相長,派系學到的知識、智庫學到的經驗,彼此雙方都可以成為國家的棟樑。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