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29日 星期二

焚琴煮鶴

語無倫次41

【摘要9.29.2009蘋論】上周五大提琴家張正傑,搭立榮航空班機前往台東演奏,立榮的機場人員拒絕大提琴放在張旁邊的座位上,即使張要出錢為琴買個位子。

立榮要求大提琴隨託運行李託運。張讓步,希望立榮允許他親自把琴拿去貨艙安置穩當,立榮最後勉強答應,並說:「你是問題人物,以後不歡迎你再來。」

大提琴家在國際慣例上,都是為琴買隔壁座位。因為大提琴通常很名貴,演奏用的名琴尤其動輒數千萬台幣,若把琴當託運行李扔來摔去,一定會損壞。馬友友穿梭五大洲演奏,也都是如此。即使納粹時代迫害猶太人,都對音樂家網開一面,因為德國人尊重音樂家。

立榮的員工要多聽點音樂,變化氣質,跟上國際的腳步,以免貽笑大方。如果按立榮的標準,今後音樂家怎麼到外島演奏?服務業可以跟客人說:「你是問題人物,以後不歡迎再來」嗎?

 

【摘要9.29.2009莫寄屏 蘋果】「名嘴」這樣的字眼、我必須承認、我有點厭惡。「能登上高峰的人,就去登山;而上不了山的人,就上台講。」一般而言,能進入政治舞台的人物,當然能力又遠高於只在媒體評論的講者。

但講者,往往容易自我膨脹,輕率的貶抑政治人物,尤其是對自己較不認同的政黨人物,往往缺乏基本的尊重。某些政治評論者,動輒將自己所不喜歡政黨的政治人物,貶成不入流的下流人物,並且以一種不齒的語氣與態度來評論這些人物,那真的就是沒有自知之明,為有識者所不齒了。 【美國康乃爾大學經濟學博士】

「馬賊集團」的國際大醜聞【摘要9.29.2009自由 金桓煒】江宜樺認為,熱比婭女士要入境「會把恐怖主義陰影帶來台灣」,證據呢?第一,「熱比婭的世維大會與東突(東突厥斯坦伊斯蘭運動)恐怖組織有密切關係」;第二,「世維大會秘書長多里坤.艾沙(Dolkun Isa)是國際刑警組織通緝的國際恐怖份子」,結論是,將熱比婭來台界定為「有危害國家安全及公共秩序之虞」。

問題很簡單,孔傑榮說,熱比婭住在美國大華府地區,指控她是恐怖份子「很荒謬」;艾沙也不是恐怖份子,他不但不在國際刑警組織的通緝令中,而且被德國接受為「公民」,住在德國。世維大會,獲美國國會捐款的民主基金會補助,當然不是恐怖組織。那麼只顯示「白賊集團」提出的所有理由,與中國完全一致,證實聽命專制中國的指令而已。

鐵證如山下「白賊義」只好改口供,表示政府沒有說熱比婭是恐怖份子,這又是「白賊」;「白賊義」為了圓謊,只好把矛頭對準艾沙,指控艾沙是恐怖份子。問題是,艾沙不是恐怖份子;即使艾沙是,艾沙並沒有來台的打算,拿南韓拒絕艾沙入境當理由,全不能成立,因為受邀的是熱比婭,不是艾沙。

更荒乎其唐的是,「白賊義」把南韓拒艾沙的帳,算在熱比婭身上,回應記者時表示「包括南韓也禁止她入境」。熱比婭公開澄清,從2005年獲釋後,共訪問過二十八個國家,除了台灣外,沒有任何政府拒絕她入境,「台灣政府竟然以和中國同樣的藉口,拒絕她入境」。

吳敦義最應受到批判的是,他竟然敢公開說:「我國憲法對疆獨不容許。」真的嗎?請告訴台灣人民,憲法哪一章、哪一款、哪一項有此規定?這是「白色恐怖」、「戒嚴心態」的復辟!「馬統」當職業學生時就把「台獨運動」與「恐怖份子」劃上等號而大書特書。

更何況,刑法第一百條及一百零一條已廢除,從此思想與言論不能入罪,人民有權利推動「台獨」,甚至有權提出「台獨公投」。那麼請問誰給吳敦義權力說「不容許」?日本學者接受《自由時報》專訪時,諷刺台灣政府「不但被國際恥笑,也很清楚的說明了台灣是在聽誰的話辦事」。

參考資料:

憲法保障 可以主張分裂國土

社會正義77 馬英九依據中國劇本演出

合理懷疑馬英九是「匪諜」?【摘要9.29.2009自由社論】馬英九政府最近把維吾爾人權運動人士熱比婭認定為「與東突恐怖組織有關連」,因此拒絕發給其簽證。這項官方說法公布後,台灣與中國成為目前世界上「唯二」指涉熱比婭是「恐怖份子」的國家,國際社會為之譁然。

總統依據憲法,對外代表國家,一個政府如果所作所為有失國格,絕對足以動搖國本,不可等閒視之;馬政府禁止熱比婭來台的過程,昨日爆出內政部與法務部事前未經跨部會商討,是個由上而下交辦、片面不周延的決策,演成國際民主社群的笑話,這些爭端馬英九當然必須負起全責。

依據國際刑警組織的內規,各成員國可以要求國際刑警總部發布「紅色通報」動員其他會員協緝外逃要犯,但各國可自行判定並無強制性,中國至今已經向該組織提報了八百多名「黑名單」,其中涉及政治理由者,多不為先進國家所接受

台灣既非國際刑警組織會員國,根本不是被通報的對象,馬政府何以要把中方對刑警總部的一項單向請求,當成金科玉律?是不是也要將所有八百名「中國通緝犯」等同「台灣通緝犯」,並採熱比婭模式通案執行?

其次,熱比婭尚未提出簽證申請,馬政府就急著公告不會准其入境,是否中國威脅?中共在1949年之後曾經公布「十大戰犯」,叛逃的蔣介石赫然在列,於今未見中國發布撤銷,若對岸以同樣理由要求「逮捕」蔣介石遺體送至對岸鞭屍,馬政府豈不基於「國家利益」也不能拒絕?

其三,馬政府說各國國情不同,我國憲法對疆獨是不允許的,熱比婭訪台一定從事政治活動,因此禁止其入境。如果這種謬論講得通,「蒙古」亦在中華民國憲法規定的固有疆域之內馬政府是否立即宣布蒙古國為叛亂組織?從而一律禁止蒙古國人入境?

中國即將舉辦的十一國慶,這是慶祝六十年前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馬政府調查局長吳瑛,昨日在國會表示「立法委員就算前往參加也沒怎麼樣」,請問中國人大政協,是否也會對等來台慶祝雙十國慶?馬政府官員公開表述,我國公職人員前往中國,慶祝中華民國被殲滅沒什麼,這是什麼意思?

綜合上述的顛倒與錯亂,馬英九根本就是在著手實施破壞國體,或是通謀外國使中華民國領域屬於該國?這不就涉及了內亂外患罪,最高可處死刑或無期徒刑?如果熱比婭被指涉實施恐怖主義是無誤的,那麼我們合理懷疑馬英九是「匪諜」,有什麼錯?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