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30日 星期三

程序問題和實質問題

熊秉元啟迪8

【摘要9.30.2009熊秉元 蘋果】法律可以分為實質法和程序法,而這兩者所追求的分別是實質正義程序正義。劉邦率兵入咸陽,和民眾約法三章:「殺人者,死;傷人及盜,抵罪!」這是非常明確的實體法,希望得到實質正義。

然而,程序部分卻完全付諸闕如──譬如,如何決定誰殺了人;殺人是意外或故意,還是正當防衛等等,在所不計。當然,戰禍過後,社會粗定,人心思靜,需要的就是實質正義,程序正義不是主要考量。戰亂過後人員物資條件都匱乏,所能追求的只是粗糙原始的正義。

社會安定之後,資源逐漸充裕,就可以追求較細膩的正義。程序正義是奢侈品,當社會豐饒時才有條件享受。而且,程序正義本身,也有許多不同的刻度。愈精緻繁複的程序,愈能實現實質的正義。因此,所得水準愈高的社會,司法程序通常愈完備,民眾的權利也受到更周密完善的保障!

法律在程序和實質的差別,也可以用來解釋其他的領域。對一個社會而言,公共事務的處理,也涉及程序和實質這兩部分。捷運系統經常出狀況,是實質問題;颱風過後土石流造成傷亡,也是實質問題。

如何處理這些考驗?涉及指揮體系和應變措施,則是程序問題。一個成熟上軌道的社會,是已經發展出一套好的程序,能有效的處理實質問題。特別是,穩健紮實的程序,能在事後檢討調整,使程序愈趨成熟有效

同樣的,對每一個個人而言,生活裡不知要面對多少抉擇。稍稍省思就可以發覺,很少很少的人曾經察覺到,自己是怎麼思索考量的?也就是,自己的思維過程是如何? 面對大大小小的「實質問題」時,自己的「處理程序」是如何?

大部分人,是跟著感覺走,或者依恃風俗習慣,根據經驗方程式來處理。自然而然,一旦面對思維模式或思考方程式的質疑,往往無言以對。其實,無論對社會或對個人而言,思維方式(程序問題)一直受到忽略。當社會愈成熟時,法律上會愈重視程序正義;同樣的,當社會愈成熟時,也可以開始注意其他領域裡的「程序問題」! 【台灣大學經濟系及研究所教授、中國科技大學講座教授】

參考資料:

金剛經啟迪28 非說所說分

人民也在檢驗司法

【摘要9.30.2009聯合晚報╱林進修】台北市衛生局今天公布化妝品抽驗結果,兩件產自中國大陸的化妝品不僅含有重金屬汞,其中一件甚至超過標準值250,長期塗在臉上,會變成大花臉。這次檢驗不合格的這兩件化妝品,分別是「嬌麗回春素」的「祛斑1號」及「祛斑2號」,經查是大陸地區製造的化妝品。

包裝標示的製造業者位於哈爾濱。檢驗結果顯示,這兩件化妝品分別含重金屬汞249.662ppm16.572ppm。衛生署早在民國72年已公告化妝品禁止使用重金屬汞,就算因製程中的原料或技術上無法排除等因素,致使自然殘留微量的汞,殘留量也不得超1ppm

【摘要2009/09/30 中央社】台灣有關高科技污染調查資料,散佈在環保署委辦計畫,民眾只能零星彙整,政府應仿效美國毒性物質盤查計畫,因為企業有責任提供民眾資訊。

民主進步黨籍立委黃淑英今天說,政府對高科技毒害管理法規配套不足,造成嚴重環境污染,應修正政府資訊公開法,新增企業污染資訊揭露專章。政府還應學習歐盟精神,修正毒性化學物質管理法,落實新興化學物質用量登記與風險評估制度;儘速對高科技生產製造業特性,訂定廢水、空污及廢棄物管制標準

國際環保人士泰德‧史密斯應台灣環境行動網邀請來台訪問,上午與會時指出,這趟來台看到某大光電面板廠污染環境的現狀,建議台灣政府應做到毒性物質的資訊揭露透明度,並重新思考高科技的乾淨產品與綠色研發等概念。台灣是全球聞名的高科技產品製造國,擁有21世紀的科技,但卻以20世紀的法律規範

史密斯過去幾天實地到新竹縣、彰化縣等地田野調查,並與農漁民及蚵農自救會等地方人士,針對高科技產業廢水處理問題座談,提供敦促監督各國政府及企業,發展責任科技的跨國運動經驗。

參考資料:朱立倫政績 明碁友達汙染農地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