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12日 星期六

人民也在檢驗司法

阿扁官司啟迪162

【摘要9.12.2009自由】陳水扁前總統夫婦,昨天被台北地方法院宣判有罪;這一案件從一開始,就程序正義來說,即出現問題。在偵查階段,檢察官明顯「先設定有罪,再找證據」,出現「你會死得很難看」的恐嚇手段,逼哭涉嫌人,甚至揚言「一定要槍斃」被告,且傳出竄改偵訊筆錄等情事。在這種情況所取得的證詞或「口供」,按法治原則,實不應有法律效力可言。

其次,本案原由法官周占春審理,後因庭長會議移交法官蔡守訓承辦,違反法官法定原則,引起諸多批評,並經提出釋憲,惟迄今超過八個月,猶未經大法官釐清群疑。同樣有爭議的是,本案發展至今,不論檢審,都以推論方式,諸如認定被告對龍潭購地案「不可能不知情」,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即加以定罪。

全案被認為程序及審判品質最有問題的,莫過於長期羈押被告。按照馬英九總統上任之後所簽署,並且經立法院通過施行法的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等候審判的人受監禁,不應作為一般規則」。本案被告以卸任總統之尊,卻遭長期羈押,明顯違反國際公約,無怪乎連孔傑榮、家博等國際法政學者也看不下去。

馬政府主政之下的台灣,說一套、做一套,這又是一個顯例。尤有甚者,近年在處理刑事案件被告羈押,法官明顯出現標準不一:馬英九市長的特別費案,同樣屬於本刑五年以上的重罪,審判過程並無羈押情事。公平公正,是司法最基本的原則,不藍不綠;如果因人、因政治而異,司法豈有公信可言?

本案被告的人權問題,也廣受國內外關切。同樣見諸聯合國「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凡受刑事控告者,在未依法證實有罪之前,應有權被視為「無罪」。本案被告,卻遭到完全相反的對待:法律程序尚未展開,媒體審判已經先行,對當事人未審先判,且極盡人格謀殺之能事。輿論審判既已如火如荼,檢察官繼之朝「有罪推定」方向辦案,本案一審難以公平審判,是廣泛預期。

在偵查階段,檢察官或明言限期結案,或於演話劇時毫不掩飾其必將被告定罪的預設立場。同樣地,法官在宣判時,教訓被告「明知己咎,卻以前朝不法在先,發動轉型正義攻勢,企圖合理化自己惡行」。如此「訓詞」,既未必符合法官專業與角色,也無法增進人民對「社會正義最後防線」的公信

更壞的是,昨天的判決,並未能釐清公眾普遍的疑惑:何以同樣出現假發票,馬英九可以沒事,陳水扁卻要終身監禁?

卸任總統真的因貪污而被繩之以法,足以彰顯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民主法治境地,這同樣也是「公民與政治權利國際公約」的基本原則之一。但是,它的前提是司法必須符合程序正義,且保障當事人人權,特別是被告的正當防禦權,否則即不免招致政治追殺、清算報復等質疑。

 

扁案判決自始無效 【摘要9.12.2009自由 洪英花】法官的審判權,源自「主權在民」,法院是為了維護人民訴訟權而存在。法官身為人民權利守護神,自應守憲守法、捍衛人民權利違反正當法律程序作成的「無效裁判」,自不具實質正當性,對任何人均不生羈束力。扁案判決自始當然無效。

(一)違反憲法第八十條、第十六條及司法院釋字第五三

我國憲法第80審判獨立,在建構公平法院,「法定法官原則」為其核心價值,「法定法官」為實現公平正義之鑰,為我國憲法第八十條、第十六條及司法院釋字第530號所明定。蔡守訓合議庭並非扁案「法定法官」,無權審理扁案。

(二)違反憲法第八條及司法院釋字第三八四、三九二號

憲法第八條明定,人民非由法院依法定程序不得審問處罰。所謂「法院」,當指有審判權之法官所構成之獨任或合議之法院(司法院釋字第384號、第392號參照)。「法定法官」乃能依法對人民審問處罰,蔡守訓合議庭為「簽呈法官」,對扁案既無審理權責,更無羈押權,扁案判決自始、當然無效。

(三)違反司法院釋字第六五三號

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訴訟權,係指人民有權利請求,依正當法律程序,公正審判,不得因身分不同而予以剝奪,亦據司法院釋字第653號解釋理由書闡明。阿扁雖貴為前總統,其正當法律程序及人身自由權之保障,與一般人民應相互平等,不容漠視或更加(相對)嚴苛。

(四)違反刑事訴訟法第六條

刑事訴訟法第六條,係針對數同級法院相牽連案件合併管轄之規定,依其精神,同一法院相牽連案件,固得合併由其中一法官合併審判,惟其合併均須以裁定移併,扁案換法官未以「裁定」移併,自屬違法

(五)違反憲法第七十八條、第一七一條、第一七二條、第一七三條、憲法增修條文第五條第四項及司法院釋字第三七一、五七二、五九

合併審判,固在防杜裁判歧異,並顧及訴訟經濟,惟多係出於被告對於合併審判無爭議之情況下為之,被告若堅執抗議,其「法定法官權利,不可被剝奪」。

法官審理具體個案,發生違憲爭議,應積極扮演聲請釋憲角色,並等候大法官之釋憲判斷,不容率爾依憑個人主觀之認知,怠於形成違憲確信,跳躍程序爭議,逕入實體審理。

(六)違反司法院釋字第四一八號、第四三六號

司法院釋字第418號指出「憲法第十六條,保障人民有訴訟之權,旨在確保人民有依法定程序,受公平審判之權利。」釋字第436號亦表明「國家刑罰權之發動與運作,必須符合正當法律程序之最低要求。」個案正義的落實,所賴絕不止於實體審理結果的有罪、無罪,並兼含程序實踐的過程與堅持。(作者為士林地方法院刑庭長)

李鈞震:

1.      法院,存在的目地,不是為了要審判人民,而是為了維護憲法,維護百姓的人權。其實,所有的公務人員存在的目地,也都是為了維護百姓的人權。

2.      為了保障所有百姓的人權,當有人不小心犯法,或被當成嫌疑人,檢察官都應該先把他們當成無罪的,才不會變成栽贓、抹黑,發生讓無罪的人蒙受不白之冤。

3.      為了要保護人權,每一審的法官都必須要換人,為什麼?因為每一個人都會有主觀,很難有人完全沒主觀;並且每一個法官的知識水準不同,判斷力不同,法學素養不同。所以,每一個嫌疑人都應該有權接受不同的法官來審判,才比較公平。

4.      法官斷案最主要是依據,證據、法條、因果關係、行為動機來判案,不是古文。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證據,另外,嫌疑人的自白,不能當成主要證據。

5.      為了避免政治鬥爭,或是有嚴重歧視主觀的人當法官,所以,每一審的法官的任命必須有「合法的程序」,如果法官的任命是隨便亂來,那就屬於非法的法官,那麼他所作的判決就無效。所以高雄地方法院的案件,不能找台北地方法院的法官來判。

6.      法院裡頭有一套挑選法官判案的「標準程序」,如果違反這個標準程序,法官的任命就是違法的,那麼他所判的案子,就不算數。蔡守訓當阿扁官司第一審的法官,有沒有經過合法的「程序」?據多數的法學教授表示,蔡守訓擔任法官的這個程序,不符合法院的標準作業流程,也就是違反「法官法定」原則,所以判決極有可能變成無效。

7.      到底蔡守訓有沒有資格審理阿扁的案件?要看他符不符合法院裡頭的標準任命程序,這件事情,正在大法官會議裡頭討論,過不久就會真相大白。

8.      一審的法官如果亂審,沒什麼重大影響,因為還有二審的法庭與三審的法庭。一審的法官如果亂審,最多只是會變成法律系教授,在上課的時候討論的內容。

9.      如果大法官的會議亂審,全世界的法學教授都會把大法官會議的內容,拿去做教材,寫成國際學術論文,以及教科書的內容,讓大法官那些人名留千古,永垂不朽。

10.  不分藍綠,所有關心扁案的社會大眾,應該藉這次機會多研究一下法條,不要隨便抗議,那樣太浪費時間,因為重點是自己不要犯法,然後教導自己的子女不要犯法。阿扁的官司,他們家的人以及律師去擔心就好。

11.  不論阿扁最後有沒有罪,都不會影響台灣失業的問題,也不會影響馬政府的行政效率緩慢,更無法影響地球愈來愈嚴重的天災。最重要的是,自己的學識修養、專業能力有沒有提升?這才是最重要的,而且跟阿扁無關。

12.  民進黨裡面的人,如果發憤圖強、用功讀書,知識水準比阿扁高很多,那麼,阿扁對民進黨就沒有任何的影響,民進黨一樣會得到許多中間選民的支持。

13.  國民黨裡面的人,如果發憤圖強、用功讀書,知識水準比阿扁高很多,那麼,阿扁對國民黨就沒有任何的影響,國民黨一樣會得到許多中間選民的支持。

14.  共產黨員,如果發憤圖強、用功讀書,知識水準比阿扁高很多,那麼,阿扁對共產黨就沒有任何的影響,共產黨一樣會得到許多台灣選民的支持。

15.  沒有人會選比自己愚蠢的人當領袖;政治人物一定要把自己的才學展現給選民看。如果民進黨內有二十個人的學識能力,超過阿扁,那麼,民進黨的支持度一定是八年前的二十倍;如果民進黨員都不好學,沒有知識水準,誰要支持這樣的政黨?

16.  誰要支持政績墊底的周錫瑋、郝龍斌、鄺麗貞、黃仲生?

沒有留言: